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07章:无可讳言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7章:无可讳言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谢云澜似笑非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谢氏一直以来招皇上最忌讳的地方就是人才太多。聪明人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觉得,你接手庶务,怕是会打破以往的规矩,都有些紧张。”

“是真的够快。够迅速,尤其是中间他还去了一次漠北边境。短短时间,铲除了荥阳郑氏,这果

她一惊,刚要质问来人,便被那人点住了道。之后那人开始翻箱倒柜,寻找东西。

谢墨含微微抿起唇。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皇帝对吴权摆摆手,吴权立即转身下去请燕亭。

她有多少心知,他都尽数体会。

郑孝扬嘎嘎嘴,别扭的扭开头,挠挠脑袋,嘟囔道,“我确实太蠢了,你们最好忘了。”

秦钰看了初迟一眼,然后又看了谢云澜一眼,眸光闪过一抹深思,对身后摆摆手。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孙卓!”谢芳华挑开车帘,拦住他的话,淡淡出声。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娘没见过忠勇侯府的小姐,不过是传言她病弱而已,事实到底如何,也不好说。”秦浩看了刘侧妃一眼,缓缓道。

秦铮看了他一眼,“记得!”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秦倾倒是没立即离开视线,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转头对秦铮说道,“铮哥哥,我听说她竟然随手扔了宝剑就能猎到白狐?是这样吗?”

“那只白狐呢?”秦倾问。

秦铮扫了秦倾一眼,“先用膳,一会儿饭后你再去看!”

谢芳华将盐酌量放好,拿着铲子翻炒。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王倾媚顿时回转身,瞪大眼睛,“你让我一个女人半夜跟着一个杀手去杀手门?”话落,她瞪眼,“秦铮,我可是你小姑姑!”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一行人回到后院,金燕和燕岚已经醒来,正要前往老庵主的住处,见到他们回来,立即止了步。金燕急急地问,“娘,据说老庵主所在的房屋塌了?她被砸死了?”

选了一处门面稍好的酒楼,大长公主吩咐人包了整座楼,跟随的护卫等一起用饭。

“回公主,准确。”二人齐齐回话。

“你去做什么?除了捣乱,还是捣乱!”大长公主恼怒地训斥了金燕一句,“你不准去。”

温书同样掐着点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恭敬地送出孟棋,恭敬地迎进温书。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小泉子一噎,“皇上,您还是安心在京中待着吧,小王爷和小王妃瞒着您,也是怕您失了分寸。毕竟两国开战,您要在京城稳住朝局啊。”

郑孝扬无奈,“一起去就一起去,反正我有未来的岳母和未婚妻罩着,大不了,搬救兵。”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马车顺畅地来到城门口,只见右相府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你若是扎了手,我还得照顾你。算了!我本来也不十分爱吃鱼。”谢云澜道。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谢芳华闻言知道这回他是态度坚决了。没想到半日以来他一直由着她,可是到了这里却死活不同意了。她垮下脸,“那我要住在这里几日,没事儿的时候,我能不能进你的院子找你?”

那二人同样惊骇地看着谢云澜背着谢芳华,闻言齐刷刷地低下头,恭敬地道,“是,公子!奴才二人一定不敢懈怠。”

二人齐齐颔首。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响午从英亲王府回来,直接回宫歇着了。”小泉子向太后宫看了一眼,“太后宫里似乎还亮着灯,看起来没歇下,估计下午歇多了。”

管家连忙摇头,“不需要,不需要,小王爷稍等,老奴这就去吩咐人将那辆车抬来。”

右相点点头。

谢芳华被他拉上车,他动作极快地落下了帘幕,车夫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右相府。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只这一句话。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这一辈子,可长可短,这样有什么不好

她想到此,对侍画吩咐,“去收拾行囊,准备一番,我们现在就启程去平阳城。”

侍画一怔,“小姐,十二个瓶子全部都带上这是半年的用量呢您是打算”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风梨则是探着脖子,焦急担忧地看着内室里。

    “小姐,不是只要女子的血就能行吗?用我们二人的吧!”春花、秋月不太赞同地看着谢芳华,一碗血对寻常女子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她们都知道,主子的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血。况且因为救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芝,她元气大伤,至今刚恢复些余。两日前又被那初迟因为救四皇子而打了一场,受了些伤。如今葵水又来。她身体其实极其虚弱,实在不适合再失血。

    “端过来吧!我喝!”谢云澜闭上眼睛。

谢芳华身子一僵,顿时坐直了。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谢芳华看着她,同样低声道,“除了荥阳郑氏,天下人才济济,好男儿多的是。未必非荥阳郑氏不可。不是吗你我姐妹情分,我劝你,还是不要趟进这趟浑水吧。”

谢云澜忽然偏过头,笑了起来。

她最不想伤害的人

燕亭挠挠脑袋,侧开身子,让后面几个人进屋。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永康侯府送了大长公主府好大的一个人情!”秦铮摆摆手,“说完了?再没了?”

林七果真立即滚了下去。

秦铮不答话,站住脚,目光却落在李沐清的身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秦铮又在箱子里捣腾了片刻,拿出一件同样素净的月白织锦,也去了屏风后。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大婚了呢

将木桶放下后,几个粗使婆子利落地出去了,春兰却没立即离开,而是来到床前,站在帷幔前,对立面的谢芳华轻声道,“小王妃可是醒了?”

。”谢芳华说。

谢芳华拽着他不松手,偏过脸,坚持地看着他,“你画得轻一些,稍微点些黛色。”

谢芳华一动不动,感觉他落笔很轻,轻轻地那么一扫两扫,便抬起了笔,看了一眼,然后将笔放在了梳妆台上。回头又端详了她片刻,低声问,“还要我帮你上妆吗?”

“那你就去拿个垫子来。”谢芳华道。

门口距离围墙不是太远,但也不近。落梅树穿插的缝隙间,依稀能看到她华丽的衣摆和素淡的面容。风吹来,落梅纷飞,她靠着围墙下坐着,像是与围墙融为了一体。

边被褥,一片冰凉。屋中看了一圈,没有秦铮的影子。她拥着被子坐起身,感觉浑身酸痛,疲乏至极。懒洋洋地在床上坐了片刻,披衣下床,穿戴妥当,打开了房门。

“那……医书可否准确?”秦铮问。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秦铮忽然对他笑了一声,收回视线,不再看他,慢慢地放下了怀里的谢芳华。

人人都知道安远将军是皇上和太子的器重之臣,特意扶持去了漠北接管三十万兵马的,皇上母族吕氏多少代只出了吕奕这么一个擅长兵法谋略十分出色的武将,可是没想到,这才多久,短短时间,他竟然水土不服发病身亡了?

秦铮话落,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淡淡一笑,“我南秦上下,满朝文武,能才大才多得是。漠北三十万军马,一直由武卫将军驻守,这么多年十分之忠心为国,军纪严明。即便漠北当前失了主帅,一时半会儿也乱不了,太子不必忧急,稍后再派人去就是了。”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赞礼官待二人行完夫妻之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礼毕,送入洞房”

“喂,你可不能进了洞房就不出来啊”程铭喊了一声。

谢芳华笑看了秦怜一眼,大约是这些日子帮英亲王妃准备两场大婚,她累得瘦了一圈。

谢芳华淡漠地道,“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就算京城皇宫和各府邸炸开了锅又如何?也不干我的事儿。见不到七星,我自然不会放了他。对于不相识的人,对于我派出去的使者,被人随意扣留了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提醒四皇子一声。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扣留的。早晚要还回来!”

那一拨人却没住手,显然没听他的。

秦钰看了谢芳华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我没回京时,便一直好奇忠勇侯府小姐到底什么模样?没想到没踏入京城,却在平阳城见了。”顿了顿,他又道,“而这两次见面,着实能让人记忆终生。”

这一处药圃很大,几乎覆盖整个洼谷。

谢芳华转过头,同样恼怒,“秦铮,你还是不是人!”

秦铮更是气笑,又重新地拽过她的手,让她看着他,恼怒克制地道,“你可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那三箭看来不是我落下了心结,而是你落下了心结,致使你从此后半点儿也不信任我了。”

秦铮又道,“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谢云澜竟然也有前世的记忆,大约是因为魅族王族血脉与你牵扯的原因。当我在皇宫里养伤时得知,他暗中筹谋,引你出宫,本不是焚心复发之日,他却迫使焚心发作,想要趁机带你离开,我便坐不住了,情急之下,想了对策,狠心假意与你绝情断情,料你会去落梅居,狠心出手伤你,使得谢云澜看清楚你对我的心,同时也是为了拖延住他带你走的计划,毕竟我那时身受重伤,他若是带你走,我拦不住……”

谢芳华抿起嘴角。

谢芳华伸手打他。

谢墨含见他对谢芳华步步紧逼着追问,有些不悦地接话道,“不错,燕亭兄身体不适,不想在皇宫里待,也不想回府,我便邀请他来了忠勇侯府。”

谢墨含看着她,抿了抿唇,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手中晃动的茶杯上,“而其他人,程铭、宋方、郑译、王芜等人昨日都在各自家里过年,并不知晓燕亭离开的事情。都是今日才知。秦倾在宫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算有心,也是无力。剩下的人里,唯独一个李沐清。但是依着右相府中庸的门风,以及李沐清的聪明,他才不会去染手永康侯府邸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

谢芳华点点头,人家给她做脸,她到底也不是不懂事儿的无知少女,这个情自然要领。

“你是不在乎,但是你媳妇儿在乎!”英亲王妃笑着嗔了秦铮一眼。

还没走到近前,英亲王妃一把抓住她的手,握在了手里,笑意如花一般地连连夸奖道,“我今天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手如柔荑了。我一直自诩清河崔氏出美人,可是今日才知道,真正出美人的是忠勇侯府。”

皇帝见他不是说假,看向谢墨含,缓缓道,“谢世子,算起来,谢氏长房是忠勇侯府的旁支。这件事情你是想谢氏族里解决,还是要朕给你做主?”

“还是别了!您身份尊贵,哪里有必要操这小心。还是让侄儿的人看着吧!”秦铮话落,不等皇帝开口,对外面道,“将这两个人带下去,好好看管!”

皇帝对忠勇侯府忌惮,对谢氏忌惮,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想要除去忠勇侯府的心,这京中多少人都心里明镜一般。秦铮身为英亲王府嫡子,且脑子好使得狠,怎么能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