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11章:目成心许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目成心许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军方的人去雪地执行任务,都是全副武装,怎么可以得雪盲症。

至亲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有些人为了权势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凤轻尘在凤离族一点根基也没有,光有一个身份也会被人看轻。

当然,九皇叔和凤轻尘所谓的放弃,并不是不要这个女儿,只是不会在和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疼爱萌宝,更不会让萌宝,有机会接触到权利中心。

不能说九皇叔和凤轻尘狠心,而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决定权他们只能这么做。

晋阳侯夫人被凤轻尘看得心里发毛,见对方半天不说话,只好开口:“凤姑娘了,你有话直说无妨。”

在城外,听到九卿要立后的消息,秦宝儿疯了似的要进城,而他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便带着秦宝儿来了。

她要进宫,她要当皇后,她要成为人人钦羡的那个女人!

凤轻尘立马起身相迎,看到九皇叔,自然地露出一个微笑。

有九皇叔这话,凤轻尘就不再多想,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和玄医谷谷主聊聊哲哲的病情,小日子悠闲的让人嫉妒。

时间刚刚好,九皇叔与王锦凌走出来时,正好看到九皇叔的亲兵,单方面殴打洛王的亲兵。

王七彻底的无语。

小身板被电得一颤一颤,看上去很吓人,幸亏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不然凤轻尘就真得会被人当成妖孽了。

尼玛,他们不知道救人如救火嘛,小皇子就一口气吊在那里,再耽搁下去可就真死了。

招式狠辣,招招都朝致命的部位招呼,可惜凤轻尘忙着躲南陵锦凡的护卫,根本没有空欣赏双方绝杀的招式。

在那六人又一波联手猛攻时,九皇叔毫不犹豫地后退,左手抓住山洞上的藤条,借力往上一跃,一个翻转,人就跃到了洞顶:“南陵锦凡,本王不陪你玩了。”

合格的手术室,手术助理,她通通没有,她完全只能靠自己,如果王锦凌同意1;148471591054062动这个手术,她也提前做好各种准备。

江南几个大家族,更是摆明不欢迎凤轻尘,如果凤轻尘只买几亩水田,他们不在意,可凤轻尘一买就是大山头,大庄子,精明的人一看就知道凤轻尘有动作,当然不肯让她挤进来分一杯羹。

凤轻尘这一觉睡得极安稳,直接从早上睡到晚上,一睁眼就看到坐在她床边的九皇叔。

“那批人……”九皇叔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讥讽的笑:“即不是谢家、长公主一系,也不是皇上的人。”

众人讨论的越激动,凌天的脸色越难看,几次想要出声打断众人的议论声,可都被凌堡主给制止了。

凤轻尘懒得和她较真,她虽然不是娇羞腼腆的小媳妇,可仍旧无法做到,在人前谈论九皇叔行不行,说自己闺中的事,她的脸皮真得没有那么厚。

哗啦一下……苏文清火大地将桌上的茶杯全部扫落在地。

他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想到凤轻尘,总让他有一种患得患失危机感。

“公子?”丫鬟进来,看着盛怒的苏文清,吓得不轻。

清冷,傲气,只听这声音,就可以断定,这人不凡。

“圣敏皇后,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胆小怕死。”九皇叔一个字一个字,咬得特别清楚,凌厉的眼神满是鄙夷与不屑。

“那当然,凤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差。”八卦男一脸自傲,在心中默默的说一句抱歉,他没有把凤轻尘婚前失贞,被人退婚的事情说出来。

“爷?”太监颤抖的问道。

可惜,让他失望了,周行没有出事,凤轻尘来这里只是帮忙。

凤轻尘站在一侧,看着脚不挪、眼不眨的赤炼水和郭保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这个时候邀请我去九王府,王爷不怕被人骂吗?”王锦凌笑得温和,拒绝之意明显。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护院看到凤轻尘活着回来,一个个都松了口气,平时不觉得,可自从凤轻尘出事的消息传来,凤府的护院才明白,凤轻尘就算是女子,可也是凤家家主,有凤轻尘在他们这些人才能昂首挺胸。

两人撕破脸了,还顾忌什么……

她知道苏柔与南陵锦行合作,是南陵锦行一手促成她进宫一事,却没有想到南陵锦行会在大年初一,把人带到凤府。

现在的凤离族,确实没有什么可以争的,但是……

“六长老虽然上跳下蹿,却没有动手的胆量。大长老过于迂腐,三长老和四长老圆滑,他们想动手也没有那个本事。”九皇叔这几天虽然没有外出,可并不表示他什么也没有做。

君子一诺,在世人眼中王锦凌就是君子,他说出来的话没有人会怀疑,洛王护卫也不会认为,清隽尔雅的大公子会骗他们。

“好了,好了,别这么悲观。”奶宝露出一抹虚弱的笑:“相信曲哥哥,他一定会带吃的来。”

“奶宝他们带的粮食,已经到了极限,他们再不出来,就会活活饿死在那里。”凤轻尘很担心,心心念念的草原,也要排在后面。

关键时刻闹肚子,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暗卫甲是不信的……

“一个人云城,换一点研究经费,皇上怎么算也不亏,不给银子都对不起云起大伯等这么多年。”云潇写完折子,就丢给了王七:“快点让人送回京,等着银子救命。”

符临在心中默默为九皇叔默哀,指了指外面,说道:“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

“轻尘……”

她身边的暗卫是苏文清和蓝九卿的人,而苏文清与蓝九卿又是九皇叔的人,她的一举一动,又怎么逃得过九皇叔耳目。

“我不留下他,他也不会走,再说,他和我娘的交情不一般,看在我娘的面子上,我也不能赶他走,因为小时候我娘哄他的一句话,他等了十八……”凤轻尘原本还理直气壮,可看到九皇叔那越发冰冷的眸子,凤轻尘越说越没有底气,最后变成了一句嘀咕声。

豆豆本是随意一说,见凤轻尘气恼地离开,也不再追问,只是……当凤轻尘从马前走过时,豆豆正好看到凤轻尘凌乱的发丝,当下眼睛都瞪圆了。

也许是强烈的执念,或者是兵符与凤离王的联系,让鬼将不敢冒犯凤轻尘,可并不代表鬼将知道凤轻尘是谁,会任凤轻尘摆布,任凤轻尘宰了他。

只一眼,暄少奇就决定退!

九皇叔不在殿中,太医和医女已在殿中等侯多时,那太医凤轻尘看得有些面生,却没有多问,乖乖地坐在那里,等太医和医女动手。

老者和九皇叔一样,不过老者并没有把南陵锦凡放下来,而是随便拿缰绳,将南陵锦凡绑在马背上,同样给马扎了一刀,让马往前跑。

九皇叔也不隐瞒:‘姓陆,闺名以沫,海盗陆家的后人。’这些消息,杀手联盟的人要查,很快就能查到,瞒着也没有意思。

凤轻尘把院子里的人都遣走,再三交待暗卫,一定要守好,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别让他进来。

下一个,云潇。

呼……崔浩亭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玉脸微红:“凤姑娘让你见笑了。”

“咔”的一声,拉开保险,举枪对准那身影。

凤轻尘尴尬往后移了移步子,讷讷的道:“刚刚那是意外。”意外对你开枪,你意外避开。

“姑娘正在准备明天医治云公子的事宜,交待属下,任何人不得打扰。”这个任何人包括九皇叔。

“我们辛苦一场,说服凤轻尘让我们旁观,结果却是为他人做嫁衣,真是不甘心呀。”众太医各种委屈,各种不爽。

西陵天磊与北陵凤谦默不做声,两人如同约好一般,同时抬头,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羡慕。

果然,她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蓝景阳脸上的笑容不变,并不再解释,倒是凤离清歌沉不重气,开口说道:“他不是什么外人。”

蜥蜴人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仔细想着凤轻尘的话。

她并不是因为被冷漠而失落,而是她发现谷主和郭神医探讨的东西,她根本听不懂。

九皇叔下午一直没有办公,虽然他不怎么会哄人,但要让凤轻尘保持好心情却很容易,九皇叔陪了凤轻尘一下午,让豆豆想来找凤轻尘问清况,都找不到机会。

她师姐出身那么好,也没有见着娇滴滴的,反倒和男人一样,成天对着尸体,下刀超利索。

“师父,会很痛。”孙思行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他只知道痛,却不知道具体有多么痛。

“九皇叔带人过来?这么快?不是有消息说,九皇叔带兵去小岐山了吗?”邰邵急得直冒汗。

邰邵早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丝毫不见之前的狼狈,风度翩1;148471591054062翩地九皇叔做了个小揖:“九皇叔大驾光临,邰邵有失远迎,还望九皇叔恕罪。”

唰唰唰……血衣卫一窝蜂的冲了进来,这一次他们手持弓箭和大刀,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早有准备。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这事我们要好好商议一下。之前听南陵锦凡和那白衣怪人说话,这个灰老在百鬼宫地位似乎很高,如果他们得知灰老被我们抓了,又没有死,肯定会来救他。”凤轻尘已经开始盘算,要如何不着痕迹地布好这个局,要自然地不让百鬼宫的人发现才好。

“连城动乱,连城城主退位,由少主景阳接位。”

“砍脑袋。”找到诀窍的九皇叔,在一剑削掉对方的脑袋后,发现头没了,这些鬼兵就无法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