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4章:丢人现眼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丢人现眼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sp;水菡的脸要滴血了,脑袋都垂到了胸口。

那个女人是谁?当然就是晏鸿章这辈子最大的遗憾,过了几十年都还无法释怀的初恋,是他记忆中,曾在樱花树下与他诀别,之后再没见过的那个她……现在,她早已经病逝了……

“宝宝!”水菡欣喜若狂,激动地抱着宝宝又亲又哄,如同失去了至宝而又重新拥有。

事已至此,晏鸿章也没有理由连分居都不让。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晏季匀和水菡都需要各自有冷静的空间,硬要在这节骨眼儿上强扯在一起,对他们没有好处的。退一步,才可能看得见更多的路。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水菡能感到母亲在听到这话时身体明显地一僵,她心里不由得微紧,就怕母亲又生气了。但水玉柔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着,这让水菡再次鼓起了勇气,抱着母亲的胳膊,越发柔软地说:“妈妈,您不是常说要给我幸福的生活吗?其实,对我来说,除了有双亲在身边,我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婚姻啊……就像您当年可以不顾一切地去寻找父亲,您只爱父亲一个人,非他莫属,而我心里也是只有晏季匀一个人,再也装不下别人,妈妈应该是最能体会我的心情,不是吗?”

“丫头啊,看来,你的情绪已经全被他影响了,这是陷入爱河的征兆啊,或许丫头你还不知道,爱情这条,不好走……”

晏锥的话就像是一根钢针扎在洛琪珊身上,她明白了,这男人看似笑得一脸温柔而无害,实际上极度腹黑,他不爽的是被洛家暗中耍手段将他和她安排在了一个房间,所以此刻,他可以冷漠无情地看着她喝酒,即使今晚她被灌醉,他都无动于衷。他不是不会怜惜女人,只是不会怜惜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童菲没有立刻回答,她也有些犹豫,究竟自己帮芊芊瞒着杜家人,是对是错呢?

“对,没看见没看见……”

一切都在朝着良好的势头发展,小颖拿到高级技师的证书,同时也加入了国家烹饪协会,在c市更是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烹饪协会的一名优秀厨师。

其余的同事都可以准时下班,可偏偏销售经理那个老巫婆却要兰芷芯去公司总部送一份资料,还美其名曰说是因为过两天新楼盘要开了,员工们忙一点是正常的。

是的,水菡现在只有做为一个人的最低要求——活着。

四周的环境很幽静,电话里的内容,兰芷芯隐隐能听到些。夜色中,看不清楚她嘴角自嘲的笑容里有多少酸楚……酒真不是个好东西,她刚才居然和亚撒接吻了?这是在做什么?她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她的冷静自持,怎么总是会被亚撒这家伙搅都七零八落……

兰芷芯差点当场昏厥过去,强烈的恐惧和绝望袭来,拼命往门口冲去!

嫣嫣忍不住发笑,刚才糟糕的情绪一下子减缓了不少。这个杜奕铭还真不错,看他生气却又要隐忍的样子,她就觉得好玩,有趣。

“孩子呢?”晏季匀的声音在发颤,格外嘶哑。

水菡说完,哇的一下放声大哭。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恐惧,太多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堆积在她身体里,如山洪倾泄,如海水倒灌,全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洛琪珊对于蓝泽辉心有歉意,这源自于她的善良。因为不能回应他的感情,而他做的事情又都是跟蓝覃不同的两面,尤其是,他还将公司还给了洛家。他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洛琪珊不希望他过得消沉。上次在医院见到,他很憔悴,不知道现在他有没有好些呢?

洛琪珊跟陈羽艳聊天,两人还挺谈得来,聊些家长里短的琐碎事。陈羽艳当然也好奇,问洛琪珊跟晏锥可有生孩子的打算。

邵擎很淡定,一手拿着酒杯,慢慢地抿上一口,精深的眸子里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复杂。妻子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明白呢,只是女儿的情绪也要照顾,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有难处,要协调好这两个角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直到现在,水菡都没亲口叫他一声爸爸,就是因为这孩子与父母之间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啊……

晏锥的大手覆上她的手,温柔而坚定的目光望着她,轻声说:“我不骗你,我都告诉你。”

这些念头在晏锥心底稍纵即逝,很快就被抹杀掉,他暗暗冷笑,这恐怕是洛琪珊一时感觉太羞愧,所以才会临时改变主意吧,实际上这洛家人原本的计划就是要这样,只是洛琪珊见我也不是软柿子,怕事情闹大,怕我真的报警,所以才装出一副坦白的样子。呵呵……这女人的心机不是一般的深!

童霏激动得脸都红了,杜橙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并且她还有越骂越起劲的架势。

到了晚上,水菡被接回家去了,晏季匀没去医院,手机也不通,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晏季匀当然明白了,他不会为难毛秉华,但晏家的其他人是否也像晏季匀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年岁已高的老人是什么心态,倒数着自己活着的日子,那种滋味是怎样的难过和凄凉,只有自己真的老态龙钟时才能体会。但晏季匀即使没有到那个年龄,他此刻的心境也如同一个年迈的老人了。

“你平时吃的什么药,我帮你去买?或者,我让洪战去买,你等着啊……”水菡急急忙忙转身就往浴室外跑,但还没跑出几步就听见晏季匀说:“等一下!”

晏锥心里一疼,他最不愿看到的就是沈云姿在受伤之后还无法自拔。但他也明白,这种事急不来,沈云姿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现在才只过去了半个月而已。这半个月的时间,两人都在游玩,每天朝夕相处,晏锥觉得这是自己长这么大以来,过得最开心的日子。他内心多么渴望着,时间可以暂停,永远不要流逝……

兰芷芯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听他说话。关心则乱,这道理,兰芷芯还是懂的。亚撒这几天一定过得很辛苦吧,从他接起电话这一阵急吼,就能听出他有多抓狂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一个星期,我和孩子在这里等你。”兰芷芯轻柔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坚决。

所以亚撒为了不跟母亲发生正面冲突,只能先将母亲安抚着,等母亲走之后立刻将兰芷芯和嫣嫣接回来。那时,母亲远在莱,鞭长莫及,加上亚撒又决心娶兰芷芯,这一切想起来似乎就是挺顺理成章的了。

窗户里透出微亮的灯光,那里边睡着一个可爱的小公主,正在做着甜甜的美梦。爸爸妈妈都已经将风风雨雨为她挡开,照耀她的就是一片暖阳……

夫妻俩对老人很孝顺,出门都不忘带点礼物回来,亚撒也是的。这一家子团聚的时刻是挺温馨的,气氛良好,其乐融融。

炎月集团总部大楼。

晏晟睿的表情此刻十分精彩,憋得俊脸涨红,就像是被人逮到的小偷。可嫣嫣最后那句话,给了他深深的震撼,那不就是他最揪心的么?他都困惑了,究竟自己对嫣嫣是亲情还是爱情?

晏锥僵硬的脸部终于牵动了一下,尽量放柔了声音轻轻地说:“洛琪珊,你冷静点,你知道吗,你这样会伤到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恩将仇报,快把你的手拿开……那不是你该碰的东西。”

一直嫉恨梵狄,还想着要坐上梵氏家族继承人的位子……

“我才没脸红,我只是……只是很热。”

洛琪珊扁扁嘴,像小孩子那般鼓着腮,哼哼地说:“我没有喝醉啊,我只是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我记得……下午你说……我和我父亲串谋,哼,你冤枉我!我根本知道我爸爸会把我跟你安排在一个房间。我本来很感激你救了我,我想跟你说谢谢……想跟你成为朋友的,可是你却冤枉我。我最受不了就是被人冤枉。还有……在我和梵狄的婚宴上,他跑了,我找你临时充当我的新郎,可是你事后看见我在天台,以为我要自杀,你居然说让我改天再死,怕我当时死了会影响炎月的股价……呜呜,你太可恶的,你怎么可以枉顾一个人的性命呢?”

其实洛琪珊对晏锥的感情是她自己一直都在刻意压制着的,并非今天才开始,而是早就萌芽了,只是她之前也不愿意面对自己的心。

&nb

说到蓝覃,洛琪珊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洛琪珊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说:“我……我才不怕你。”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带着威严的女声:“你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吗?护士长。”

童菲闻言,一下子愣住,杜橙的想象力真丰富……她可不愿让别人为她背黑锅。

“你好厉害……”

沉默,令空气都凝结,窒息,这是一种来自心灵的威压,来自精神上的凌迟。你不知道他会做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沈蓉和廖辉同时望向晏季匀,尽管廖辉看似镇定,可心里也是在打鼓,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社会上波爬滚打多年,自问识人有一套,但面对晏季匀这个人,他还真的看不透对方的想法……太过深不可测,行事往往出人意表。

大家面面相觑,虽是有些惶恐,但其实心里听着谢谢两字,还是有一阵感动的。

孙婆婆清瘦的脸上皱纹不少,矮小的身子坐在小颖对面,正朝她亲切地笑着:“怎么啦?干嘛不吃?”

观众们不明就里,见到“嘉宾”上台了,虽然是生面孔,但是她长得好美,美得让人忘记了她只是一个不曾见过的没有名气的“嘉宾”。

晏季匀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爷爷亲自发话让他代表晏家出席,他也只能来走走过场了。其实,他怎会不知这晚宴实际上就是变相的“相亲活动”。

两人正缠缠绵绵难解难分,不知何时脚边多了个小身影,正好奇地望着,咬着手指说:“妈妈……爸爸……为什么亲亲的时候不叫我?你们好偏心……我也要亲亲!”

长寿,是很多人渴望的,但对于有的人来说,长寿或许是种折磨。子女们一年到头都很少来看望,亲

兰芷芯傻呆呆地躺在那里,默默地心里在发笑,先前阴霾酸涩的心情竟是缓解了很多,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亚撒没有在办公室里和卢洁莹那个?

“你在笑什么?都伤成这样了还笑得出来?你该不会是听到我没跟卢洁莹在办公室那个,所以你才高兴?难道说,你喜欢我?”亚撒这货,语不惊人死不休,刚一说完,兰芷芯就咳嗽起来。

洛琪珊的性格就是这样,让她跟一个在外边鬼混了回来的男人睡一起,她做不到。

洛琪珊在外边半晌都没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晏季匀这造型师可不是浪得虚名,他不只是有着最高端时尚的品味,更有着一手顶级的化妆技术。他办婚礼,连化妆师都省了,他会亲自为水菡化妆,造型,让她在他手里呈现她人生中最美的时刻。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母亲不在身边,不能亲眼看着她结婚。

特别是哈吉的父亲,博西,他为自己这个儿子而感到骄傲。他本来也可以是王储的人选之一,但儿子即成为王储,博西觉得这比自己当上王储还要开心。他已经快六十岁了,本该也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他对于权力的*已经淡了,所以他即使没能成为王储,也不会惋惜。有亚撒这么个儿子,博西足够自豪了。

可这俩人并不像普通的夫妻那样热情如火,总是感觉彼此之间隔着距离,而这多半是来自于晏锥的冷淡。除了在chuang 上时他是一团火,清醒的时候就是一潭水。

“这……”洛琪珊囧了,没被子她怎么睡沙发?

她的笑声里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喜悦。毕竟,谁愿意总是睡沙发呢,夫妻生活这样过下去太没意思了,她还是喜欢睡软软的大chuang。

7点半,洛琪珊首先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眼前一片蜜.色……这是?她在哪里?

洛琪珊的惊喜再次升级,想不到还会有礼物。

晏锥的一只手也是搂着洛琪珊的香肩,指腹摩挲着她嫩滑的肌肤,绝佳的手感令他微微心悸。

“晏锥……你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吧?”洛琪珊略带沙哑而慵懒的声音听起来有种别样的风情,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淡淡娇媚,这是被男人滋润着的女人才会有的。

爸爸妈妈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只觉得很不自由,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关起来的小鸟……有一次,我调皮,在郊外的别墅里,我跟表哥一起捉迷藏,我趁机想出去外边玩,于是就在表哥的帮助下,跑了出去,我们两个只是想在别墅周围的地方玩玩,也没想跑远的,可是……”洛琪珊呼吸发紧,快要说到重点了,也是她心理障碍的根源,她难免会紧张,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就好像时光都倒流回了当年的那一天。

”杜橙笑容灿烂,心情更是大好。

“嗯?”晏鸿章的筷子一下就停在了空中,本来要去夹菜的,却又收了回来。

“我……我……”

“我手链上本来有两颗心型吊坠,但是有一颗被我不小心弄丢了,所以想请您允许我进去您房间找一找可以吗?我们游轮上有规定,不得擅自进入客人的房间,我现在要进去找东西,必须要有您在场才可以的,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您帮个忙?”服务生显得十分焦急,满是期盼的眼神看着水菡,笑容里带着祈求的意味,令人难以说出拒绝的话。

水菡的心软了……一个服务生而已,找份工作不容易,她何不就给个方便?

水菡听晏季匀说了的,游轮上到处都有监控器,再说了,这么多富豪在,游轮的安保措施怎么会差呢,在这里是相当安全的。

周震在行业里德高望重,他说是和局,即使贺雨燕不服气也没用。

三人又继续先前的话题,芊芊这丫头在肖恩面前就是个十足的乖宝贝,自觉地藏起了她好动的一面,看起来静乖巧,时不时还含情脉脉地偷瞄着心上人,那含羞带怯的表情实在有趣。

两声惊呼分别出自芊芊和童菲的口中,前者在惊愕之际更多的是失望和心酸……原来肖恩有喜欢的女生了?哎……芊芊心里无声地叹息,纷嫩的小脸蛋上顿时掩饰不住失落,低头紧紧咬着下唇。

小颖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泛起了点点波澜……哪个女孩儿不爱美呢,怎么可能不介意自己的身体某部分留下伤痕,但小颖最终还是摇摇头,小声嗫嚅:“我看过电视上有打广告说有种药挺好的……不过,很贵,要四百多块钱一瓶。我……我买不起。不过我以后会努力存钱的,买一瓶给我弟弟擦,他身上也跟我差不多,他还小,皮肤嫩,比我更容易留疤。”

“该死的,不知道是谁去抓兰芷芯和嫣嫣,不是我,也不是我母亲,还会是谁?我……我真的想不通……晏少……你想得通吗?”

海风迎面吹来,梵狄魁梧的身躯如高山仰止,仿佛寒暑不侵,他到此刻,眼中仍然是没有敌人预期的慌乱和乞求。

亚撒已经精神抖擞地坐在餐桌前,看起来并无异常,好像昨天那些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觉,他衬衣袖有一颗纽扣没有扣上……这种情况,在别人身上或许是一点都不稀奇,很正常,可在亚撒身上出现,就是不同寻常了。

不是故意偷听,只因为他听到了母亲提到他的名字,不由得站在门口停下来,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听到的竟是一个之密!

洛琪珊的自尊心被伤到了,原本还想好好感谢一下晏锥,可那些话,此刻都被硬生生梗在了喉咙。她也有自己的骄傲,这样被晏锥毫不掩饰地讽刺,她心底无端涌起一股淡淡的疼痛,只几秒便消失,但却是真实存在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