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40章:不齿于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0章:不齿于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风刃所过之处,空间当即破灭,时空的波动完全紊乱,易峰只能让裂天镰涨大身形将风刃挡住。

但饶是如此,十系神灵的裂变依然炸死了几位神王与二十几位神君。

在神君心中暗暗鄙视了自己一番,方才被易峰的逆天表现弄得太过忐忑,竟是以为小小雷霆便能伤到自己,甚至于方才险些惊呼出来。

剑心本就是能量体,不是实体,融入灵剑中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但让它自己去进攻就显得很苍白了。

也是中级火灵符出场的时候了!在易峰周围闭目疗伤的修士,忽觉周围生命元力波动弱了许多,睁开眼一看,才发现那株小树竟是将大股子生命元力透入到了近在咫尺的易峰体内,还有一部分仍旧流向下面的神园中,可就是很少透溢出来,供他们吸收。

易峰悄然起身,在周围看了一眼,而斩天则是道:“放心吧,有人来的话没人能够逃出我的感觉的。”

——————————————————————————

易峰听此,眼眸顿时一亮,细细地感受了一番,而九魅狐妖也完全放开,任凭易峰窥测,片刻后,易峰和斩天都惊讶地发现,这九魅狐妖确实有了超级神兽的气息,虽然很淡,但绝对是真实存在的。

少许沉吟之后,少年那疑惑的表情中流出了会心的笑容。

易峰醒来,连忙上前行礼问候,而星尘子则是将灵识在易峰身上轻轻拂过,察觉到易峰已经到了融合期,心中大慰。

砰!!!

易峰没有丝毫停顿,迎着那几位修士就冲了过去,同时噬魂魔杖却是已经被祭了出来。

而对于易峰的勇气和实力,却是连韩云都十分佩服;韩烟儿则是心思忐忑,神情忧虑。易峰这一走,天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是不是能够回来。四更,求收藏、推荐……后面还有一次更新。

未多时,刘一山和赵刚也传来捷报,二人都是轻松战胜对手。

它都成这样了,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还如此看重这魔剑,只怕是这魔剑十分紧要。而这大个子怪物身前极有可能是神王级高手,连它都如此看重这把魔剑,只怕是这把魔剑没有极品神器那么简单了。

易峰也没有磨蹭,当即再次发动,斩天剑又是直取大个子怪物所在位置,迅疾如电,大个子怪物不愿让开,只能硬扛,却是以胳膊再次挡了过去。

也难怪,自己进来这么久了,那杜凝肯定已经通报原阳仙君了。那原阳仙君至今都没有做出反应,肯定就是在等,等自己死在里面或者走出去。

易峰毕竟是炼火仙门的客人,不好在人家家门之中杀掉人家的仙兽,便将风火珠收了起来,那烈焰雄狮也是立时就将身上的岩浆抖落,乖巧的如同小狗一般窝到一边,自己给自己舔伤口去了,再也不多看易峰一眼。

斩天在让易峰做好准备后,缓缓抽调出了易峰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而易峰则是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九系神灵之力、剑元力、星辰之力的波动,额头已有汗水渗出。

易峰刚刚将两手攻击打出,就觉得自己外放的九系神灵之力组成的护罩一阵巨颤,瞬时就破裂开来,跟着他便是与南宫雪琪一道被推开了老远。

与噬魂魔杖同时出来的,还有一道血色虹光。那虹光飞到高空之后,蓦然高涨,转眼就变大百倍不止,呈现出一块红色圆镜来,宛如一大片血色浮云。

不多时,易峰遇到了一个人形的骷髅架。

易峰自然不会客气,虽然自己攻击这些不死生物,它们也会反击,但易峰只要不动,它们也不会对易峰主动出手。如此一来,易峰就可以有选择的吸收,专门挑那些自己有把握干掉的不死生物。

这个结果让易峰都有点意外,因为混沌之力毕竟不是十系神灵之力,主神级高手堪比天尊,而天尊级高手多半对混沌之力这种级别的能量有着极大的抵抗力,可这一道混沌剑芒竟然直接横扫了堪比天尊的几位不死主神。

两位不死主宰正在破解至高神的诅咒,眼看前途光明,岂会再做无谓的争斗与拼杀,万一再负伤,或者被对方那把不知道威势强到何种程度的长剑杀掉,那就太不值了。

“这个家伙就这样走了,居然没有一分不舍,我还想让他帮我们对付那两个不死主宰呢。”空间主宰有点惋惜地说道。

通过骆风的描述,易峰很是纳闷,自己分明不认识那位名唤笑萱的姑娘呀,她怎么会到风雷寨指名道姓地要寻找自己呢?

就算事情败露出去,大不了就是转移个地方,仙界之大,仙人们的高手也不允许妖族来此大肆搜寻易峰等人的踪迹。

易峰话还没有说完,这边易可儿手中已经是握着一杆雷枪杀了过去。

“烟儿,跟为父回去吧。”韩云没有理会易峰,径直伸手拉住韩烟儿的胳膊。

易峰将韩烟儿父女送出院子,见韩云一副余怒未消的颜色,忍不住警告一句:“韩云,烟儿今日随你去了,来日若是受了委屈,你会后悔的。”

易峰不明白之前自己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记得班德这号人物的存在,只是觉得自己的肉身应该是崩溃了,而四颗魂珠逃逸了出来。

于是,不敢尝试阵法之威的易峰,当空震吼一声:“神牌可送于你们,请停下阵法!”

与此同时,斩天剑与魔剑一起出动,带着如潮般的镇天诀,杀将出去,而魔化神婴则是二话不说,直接准备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本来魔化神婴想用聚变的,一是聚变需要准备的时间稍长,二是因为聚变威力太大,易峰担心会毁掉了凤凰天尊的身体,也担心那六位新晋天尊猝不及防下受到影响。

斩天剑在当空,就像是正在进行蜕变一样,沉寂无声,但强大的气势波动,令所有强者都不敢小觑,使得大家更加坚定了将此剑据为己有的想法。

而易峰想要率先进入天门,取得最大利益时,天门却将他排斥了,他竟无法进入其中,纵然是顶着那甲骨的霞光也是一样。一直静坐了几个月时间,易峰虽然没有将那些功法或神通完全领悟,也受益匪浅,至少是心神状态已经到了巅峰水平。在此期间,易峰还吸收了不少神石中的神力,用以使九系神灵之力更加浑厚。

四下里,许多修士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在惊叹于易峰的攻击力的同时,也对易峰那超强的防御力感到震惊。在之前,可是有许多修士欲破开禁制,反倒是被禁制的反击给秒杀掉,就算是那些拥有极品神器防御的修士,也绝难坚持太久。

季常平的飞剑通体散发着青色流光,乃是一把下品灵器级别的木属性法宝,不是笔直的,而是蜿蜒如蛇,乍看之下宛如一根扭曲的青藤一般。

将情况和韩烟儿说明后,韩烟儿也放心不少,在之后等待的时间里,她一直拉着易峰,让易峰给她讲孙猴子的故事,二人的关系也更进一步。

见易峰二人依旧缓缓而来,南武门九位神王级高手脸色有点难看。千余高手的集体发动灵魂攻击,本来是早就设计好的,在大家看来,对方就算是神王,也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可是,事实却那么无情地讽刺了南武门高手的想法。

梦嫣仙子伸手虚扶了一把,道:“你也不必谢我,当时我与那魔头斗法,你只是不小心被卷入其中,我岂能眼睁睁看你被我们斗法所害?对了,你既然不是我剑宗弟子,又是如何缔结剑心的呢?而且,这里乃是我剑宗于这个修真星系设下的秘密分坛,外有迷宫防护,还有禁制阻拦,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不是易峰不舍得一块神牌,关键是不想便宜了革膺帝君而已。但形势比人强,左右权衡之后,易峰笑着对冷依依问道:“不如我们将神牌让于革膺帝君大人吧?”

这一连番的打击,却是让这龙龟直接挂掉了。它那庞大的龙头被星辰真火烧得一片焦糊,而它那引以为傲的龟壳,却是在易峰剑芒的攻击下只出现一个豆大的小坑。

此时的易峰,竟是觉得六位主宰是如此脆弱,实力是如此不堪,这才明白自己的进步是多么的巨大。

易峰心中不禁腾起绝望的感觉来,同时还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呃……”易峰差点被噎住了。确实,易峰他自己吸收龙魂每次都会受苦,那完全是因为他的灵魂修为不强,与龙魂相差太大。可是,这仙帝与妖帝的差距就很微小了,虽然有差距,但妖帝的灵魂此时却是没有意识的,炼化起来实在是随意而就,根本没有任何苦痛和麻烦。

不过,单从这块镇魂神符的品级上就可以看出,里面封印的绝对不简单。而且,小莲可以猜到,能够弄出如此强大镇魂神符的修士,估计就只有天尊了。

就当凤凰精火快要洗身,易峰不得不再次发动星辉剑诀,将那凤凰精火引入到空间裂缝之中,也算是挡过了妖皇级别高手的一招。

必须要有一件防御力极其强大的法宝才行,不然在星球外围肆虐的天煞罡风肯定要将自己撕成碎片。而让帝级高手都不敢深入这里,星球外围应该不只是各种罡风,肯定还有别的危险存在。不过,这里也是相对安全的,至少一般高手是不敢来的。

天典的全部内容,莫说是一般天尊,纵然是祖神只怕是也会为之疯狂。

然而,又走了十几天易峰依然没有见到终点,不过,易峰却是一直用着同样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或者说是给自己鼓劲。

镇天诀在前面,已经配合混沌剑芒将那盾牌炸裂,在易峰的魔剑一击之下,盾牌顿时爆开,可越贤的父亲却是已经退避开了老远。

取出传讯珠,却发现自己貌似还在仙人地盘与妖族地盘的交汇星域之中,自己的传讯珠根本不能将讯息传到康庄仙门,基本不用指望易可儿等人会来营救自己。

不过,召唤法师感受到易峰身上的能量波动气势后,心中十分惊讶,如此强者竟被伤得如此凄惨,其对手必定也十分强大吧!

“姑娘,你还是认输吧,这把战刀我还没有祭炼完成,无法掌控它的攻击,万一伤到你了,就不太好了。”炎傲握着战刀后,似乎自信心极度膨胀,对小芙如此说道,浑然忘记了方才激斗半天都没有奈何小芙的郁闷。

“那姑娘小心了!”

“我这里也只有几个果子待客了,嘿嘿,不过这些果子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能量,口味儿却是非常不错的。”三眼碧水猿还算客气地说道,而且还略显尴尬。

说完话后,那三眼碧水猿一只手伸入了一个箩筐中,易峰却是明显看到了箩筐口处的空间微微起了波动,看来斩天说的确实不错,这箩筐很不简单。

而且,当二人再度到达驿星后,连续传送几次还是能够以神晶购置到不少记载了各种领域的玉简,虽然这些玉简都很贵,但易峰二人却不算什么。

而为了安全起见,易峰先是将血焰魔帝的神牌存到自己储物腰带中,随后才与麒麟兄弟以及沙鼠妖商量起来。

不过,易峰纵然心中万般愤怒,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原地努力维系自己的情况。

易峰发觉,等自己的情况稳定了,人家两位美女主宰肯定也会恢复很多,自己想要报复人家,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

一直行了近一个时辰,山洞越来越宽阔,暗系灵力所成的魔雾也越来越浓郁。

易峰讪笑一声,心中自然是明白斩天的意思,不过,此时那落入水中的黑龙却是忽然露出头来,张口就要将一朵黑暗圣莲吞入腹中。血焰魔帝在那短距离移动之间,在易峰等人眼中,根本就像没有动过一般,所以易可儿对血焰魔帝的呼痛也没有怀疑。易可儿的速度,也就比一般仙帝中期修士差不多,而血焰魔帝的速度,据斩天估计已经不弱于一般帝君了。

血焰魔帝以为谁都看不到他,才将自己的法宝祭出来,可惜他不知道有斩天的存在,斩天不仅看到了他的动作,还看出了那短刀的品质。

奇怪的是,易峰对灵气的吸收速度十分惊人,而密室中灵气的浓度却是不减一分。

要知道,连那么强大的禁制都能够破开,易峰的攻击力一旦全面爆发出来,则有着不弱于神王发动极品神器的威力,而这份威力则是神王以下任何修士都会被秒杀的。

易峰这样不以为意地将实情说出,反倒是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没有说实话。在正常情况下,易峰肯定要说自己并无大碍,这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故意说严重了,估计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引诱自己动手。

此时局势越来越复杂,而斩天在观量新来修士的同时,也看了看沙鼠妖的情况。

“你如何认得此树?”这是斩天说的。易峰虽然是说谎,可也说的很靠谱,就连斩天都觉得易峰确实认得此树。

还好的是,虽然在名义上神园中留下的这些修士有主人,但并不是那种有灵魂契约认主的关系,毕竟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骄傲。当然,他们原来的主人何等人物,估计也不屑于收这些修士为奴为仆,只是需要他们看护神园而已。

易峰直觉自己被封印当场,感受不到空间的波动,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就像是永恒不变了一般。

向韩烟儿交待几句后,易峰就去了密室闭关。韩烟儿则是肩负起了管制那三万魔道高手的重任,不过她身份特殊,倒是没有谁敢忤逆她的意思。

易峰虽然有过灵魂撕裂的经验,但此时也是越来越难以支持,可他方才也是别无选择,就连斩天也没有阻止他吸收如此多的龙魂,只是默默助他渡过难关。

想当初在与天机老头单对单时,易峰的时间静止法术可是发挥过强大的威势,以天机老头之祖神级修为,也难以摆脱时间法术的作用。

可就在易峰对胜利来得如此之快有点发愣时,那带着一串污血飞起的头颅与无头的尸体居然同时爆炸开来。

易峰蹙着眉头,有点不明白的是,自己专注对付铁链,黑风老魔又有什么办法让火池中的火焰威势稍弱呢?

六爪骨龙被控制住后,虽然是竭力挣扎,但奈何它已经不是以前的六爪神龙,在黑烟的牵扯下,它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那火池的火焰也在它眼窟窿里渐渐清晰。

说着,易峰就飞速带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散魔进入城中,动作之快,让所有一般魔修都认为这是老友相见,人家急着去喝酒叙旧了。

当然,易峰肯定不会怪她们太关心自己,说完这句后就没有再出声了。

强按下心中的惊骇,易峰凝目看去,却见一根闪着电光的长矛已经没入了那血兽上半身,只留下了一尺长露在外面。

他犹豫的是,若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炼制,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失败,到时候就连一件并不完美的噬魂魔杖都没有了。

在那大厅之中,有一面墙壁上挂着一个大牌子,此时大牌子上面有一行小字写了“用时一个时辰,贪婪指数二”的字样。

而在许多白骨之中,易峰感觉有堆白骨的气息有点熟悉,仔细感受一番才想起,这似乎是一位故人的骨身,那位故人便是——邀霞仙帝。

继续前进,易峰到达了一个大厅之中。

向下看,怪石奇峰耸立挺拔,在最下面则全是黑漆漆的液体在翻滚咆哮,隐隐可以看到其中有不死生物在痛苦地挣扎着。

要知道,九幽深渊乃是与神界大陆一样有了无数年历史的存在,在两位不死主宰没有被打落下来时,这里也不知道就已经孕育出了多少高手,甚至还可能有其他不死主宰存在。

此一战,作为魔道北方的壁垒一般的存在,北方军团损失殆尽,只留下了十万人不到;而妖族一方,则是付出了四十几万妖族菁华,其损失不比魔道小。

这个星球上也有不少妖兽,但由于这里温度过低,又没有多么浓郁的天地能量,故而这里的妖族修士修为都不算很高,莫说是帝级要修了,就连君级妖修都没有。

“你这是承认了?”易峰反问一句。

————————————

“哈哈……我的乖徒孙醒了没?老头子来看看你。”

而应成子却是大大咧咧地说道:“些许皮肉伤就要放弃争夺冠军的机会,我应成子这一脉可不允许出现如此懦夫。”

可惜的是,没有哪位修士有那样的速度,也没有哪位修士有着可以无视许多强者攻击的防御力,纵然是斩天剑飞入其中,就算是不会被崩裂,也会被击飞。

这让易可儿越来越没趣儿,只能再去找易峰了,虽然易峰交待过别去打扰。

要知道,星云剑诀可是要将剑芒由一线化成一片,形成如一片星云一般的强大剑诀,需要聚集的星辰之力与对修士功力浑厚程度的要求,都比星芒后期高了百倍不止。

可就在敌人的修为稍差者全部战死,而只有十几位仙君级高手还在挣扎时,易峰忽然感受到噬魂魔杖在不住地颤抖着。凝目望去,却是见到噬魂魔杖正在不住地鼓胀着,就像是随时都可能爆裂开来一般。

待炸响过后,待云烟消敛,易峰却是看到,那辰震仙帝一脸狼狈地矗立在半空,他所在的位置,正是方才那蘑菇云的中央。

随后,大家各自返回到康庄仙门之内,易峰将清点战利品的任务交给了辰震仙帝,也没有多理会易可儿的那些异想天开的要求,更没有与韩烟儿缠绵,而是独自一人闭关了。这次闭关,为的搞清楚他自己那最为强大的凭仗噬魂魔杖的问题。

易峰倒也没有急着离开,他先给芸霜发去了一道讯息,半晌后,芸霜回信了。

易峰此时就遇到了这个情况,他辨不明方向,但他却是一直直线飞行,一天天时间过去,也没有停下。

不过,在星空中练习了几个月后,易峰虽然对星辉剑诀更加熟稔,但却依然不得突破到星辉后期。

这下南宫雪琪终于找到出气筒了,这位散魔简直是太值得她扇一巴掌了。

而感觉到自己身上沉重的伤势后,梦嫣仙子又看到了易峰手中的那粒金光灿灿的仙丹,轻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鬼妖正在吸收陆长风二人的元阳,一时半会儿很难完成,感受到身后有剑气纵横,不禁转身。不过,只是两眼,她便开心地笑了起来。因为易峰现在正在演绎飘零剑法,而飘零剑法又是世俗的剑技,根本入不了鬼妖的法眼。

易峰左右无事,韩烟儿与易可儿都在身边,康庄仙门有辰震仙帝照料,他很安心的在龙星喝喜酒,当然也少不了给新婚夫妇送一份厚礼。

漫天的雷霆再次纷纷而落,威力却是强大了不少。

来人一身儒雅灰白长衫,如刀剑削过一般的脸庞上有着一对淡漠苍生的眼眸。

云空天尊淡淡地点了点头,云枝一下子便扑进了师傅云空天尊的怀里,而云邪则是在一边杵着,身子微微颤抖,显然也是激动异常。

“师傅,易峰曾经在徒儿渡天尊劫时救过徒儿一命,请师傅能网开一面。”云邪犹豫片刻后,不禁接话道。大丈夫自然要有恩报恩,此时若自己不出声,自己估计会愧疚终生。

故而速战速决则是所有正道高手心中所想,然而众人争斗也是为了蓝冰火灵,即便是拿不下来,正道高手也要将之毁去才行,若是让蓝冰火灵被魔道高手所得,肯定会在将来成为屠杀正道修士的利器。

直到这边那位一劫散魔冲出鬼头的包围圈,而与他同来的渡劫期魔修全部战死时,天火玉净瓶中终于不再有天火喷出,而那蓝冰火灵也是嘴里冒着火光,浑身一会闪着蓝光一会儿闪着红光。

不过,当沙鼠妖暗自庆幸就要抓住一个外来修士时,却是发现自己的手腕已经被一只宛如钢铁一般的手掌紧紧攥住。

此时袁清修为突飞猛进了,可妖族之中的上位帝级神兽也有不少与此时袁清实力相当的,若按照易峰的意思,这部分妖修实际上在一开始就能够在确保不死的情况下完成救治龙皇妃,可易峰并未将这些说明。

说完,不等易峰接话,革坦仙帝就已经动手,只见他身上似乎有奇异的光彩闪动,跟着他的速度便是骤然提升,几乎快到易峰都不能及时作出防御的地步,而他的攻击则是化作一道流光,已经近在易峰眼前。

当那帝君与刘一川都离开后,三眼碧水猿才挣扎着稳定身形,忽然,他也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显得十分担忧。

当螳螂妖兽再次扑上来,噬魂魔杖率先涌出了漫天鬼头,直接就将山洞里堵得满当当的。而血灵镜与天火玉净瓶则是横在易峰身前,没有当即发动威势。

易峰就这么在鬼头大军的掩护下慢慢向洞口退去,而一边走,易峰也一边思量着如何对付这只妖兽,毕竟鬼头大军除了能延缓它的速度外,根本起不到任何攻击作用。到了最后,螳螂妖兽肯定可以将鬼头大军屠杀干净。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也就是说,易峰对斩天剑认主与对混沌剑灵认主,需要的魂力和精血不同。可易峰也同时纳闷,认主也不需要这么多精血和魂力吧。若是需要这么多,当初刘一川岂不是早就被吸成干尸了。

果真,混沌剑灵并不是要杀掉易峰,在易峰魂力修为几乎要跌到帝级初期时,在易峰的精血几乎不剩一滴时,混沌金剑终于停下了,易峰的伤口也瞬息就愈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