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41章:谄上欺下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1章:谄上欺下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暖暖入梦:啊……都这么晚了?!

等若晞手术完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可是她一个人却在公园里,他迫切的赶来,他知道她的性子,只要不开心了,只要难过了,就总是喜欢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让自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想到此,小麦的眼眶有些微微发红,但是,她却坚强的不让自己有一点儿的悲伤情绪泄露出来,就只是愤怒的盯着龙尧宸。

“你凭什么?你想做,人家孩子的爹地还不同意呢!”乔治冷声说道,“你别想找借口不去接下来的工作!”

苏沐风转头看着嘴角噙着笑的夏以沫,不羁的脸上有着一抹忐忑……他一面沉浸在这样的生活里,一面,却又害怕着什么……

夜晚的路上救护车和警车的鸣笛声在那车顶的红蓝色闪灯中呼啸而来,救护人员把事故现场围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消防人员也快速的赶来现场。

龙尧宸看着抓狂的夏以沫,他的心好似被放到绞肉机里一样,被绞的血肉模糊,他冰冷的说道:“夏以沫,你,很快就会收到律师信的!”

午间的阳光灼热的照在她的身上,却驱不散她身上的悲戚,她不停的哭着,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崩溃的哭过了,她从生下乐乐开始,就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一切的伪装原来都是自己给自己建筑的假象。

夏以沫的唇在哆嗦,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龙尧宸,敲门声还在没有规律的传来,她看了眼门,随即乞求的看着龙尧宸。

电话里的人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夏以沫咬牙说道:“我不会让小宇坐牢的!”

下面附上了几组照片,分别是苏沐风在卧室里,一身湿漉漉,情绪失控的拉着小提琴的组照和他挂着点滴在医院的照片,前面因为有大雨做了景致,照片看上去有些朦胧,而后面因为医院门上探视窗上的花纹,也并不清晰,最多,只能大致猜测。

龙尧宸沉痛的紧紧的蹙了剑眉,他视线深邃的看着夏以沫,薄唇更是紧抿成了一条线。他没有再说话,因为夏以沫满脸的惊恐让他的心脏急剧的收缩着。

海风带着咸咸的气息迎面吹来,微卷的短发被风吹的凌乱,透着一股野性的嗜血气息。

龙尧宸走了进来,看到海月,眸光阴沉:“你在干什么?”

龙尧宸坐在那里没有动,二人谁也没有说话,空气渐渐凝固了起来,迫人心扉,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沉重。

突然,悦耳的小提琴独奏曲响起,龙尧宸的视线落在了床头柜上夏以沫的电话上……

夏以沫眨巴着清澈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龙天霖,听着他讲,脑海里想起那个拉着自己去追星,又从容不迫的应付坏人的凌微笑,不过也就半个月没有见,她竟是感觉已经过了许久一样的想念。

有钱人的游戏,不都是这样玩的吗?

夏以沫轻轻扇动了下睫羽,她的心里酸涩的不得了,一面她讨厌着自己的心丢落,一面,她却不想找回……这样的自己让她厌恶极了,觉得最后的底线都被踩到了脚底下,可是,自己却还是义无反顾的任由着践踏。

苏沐风嘴角浅浅笑了起来,一直以来,他为了继承妈妈的希望,在拼命的提高自己的时候,却已经遗忘了他最初的喜欢不过就只是一曲安静祥和的享受,这么多年来……唯一能让他感受到的却仅仅就是那一次,那个叫夏以沫的女孩儿……《夏天的风》,呵呵,沫沫,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吗?再见……你是不是还记得曾经给你拉《夏天的风》的我?

听到有人要对她不利,他限制了她的行动,只等着冷冽的事情结束,他会和沈爷碰个面,不光是她的事情,还有这些年来堆积的恩怨。

他到的时候,看到顾浩然走了出去,过后,他才知道,螣野竟然动了她!

夏以沫没有动,并不是她不想反抗,而是,她全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她只是虚弱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动作,虽然不是很温柔,可是,她这会儿却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动作很小心!

山狐被急忙过来的,可以说没有用到的突击队带回,爆破组的人介入,剩下的人开始撤离……

就在茫然的脑袋一片空白间,三点已到,何俊维持了下现场的秩序后,就见龙尧宸单手抄在裤兜里,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在中间的位置坐下。

从那个冬天,他为了夏以沫的安全曝光自己身份开始,那个女人,就已经不可以被任何人伤害……谁也不可以!

凌微笑看着乐乐一脸坚定的样子,心里嗡嗡的只想上前死劲的抱一抱,可是,又怕吓到乐乐,只能忍着揉了揉乐乐的小脑袋,然后,又说了些浅薄的道理,更加有意无意的透露,要爸爸和妈妈一起和他完成一些必要的学习……

“唉,人长的帅了,怎么可以笑起来这么暖心……”秘书感叹一声,“莫小姐真是好福气,能有殿下这么宠爱着。”

“那何不试试?”

见龙尧宸又恢复了淡漠,女人无奈的翻翻眼睛,“夏以沫成了龙岛掌权人的未婚妻,未来可以说不可能替代的主母。那个时候,你,作为龙家人,甚至,龙天霖的哥哥……你能因为爱着夏以沫,将她抢回来?就算你想,恐怕龙先生也不允许你这样做了。”

“好了,现在夏小姐就只需要等着车过来接了……”化妆师笑容满面,“在有不到一个小时,您可就是我们的主母了!”

阿湛轻柔的笑了,那样的笑就像烙印一样刻在了她的心里……就像那刻他的吻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记忆里。

清淡的字没有任何的情绪,仿佛他只是感叹了一下,但是,他眸光里噙着的冷厉让人的心尖儿都开始打颤。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那也只能说哥身边的人该换了……”龙天霖一脸无谓,在夏以沫的注视下蹲下身子,一脸笑意的讨好说道,“小泡沫,你看哥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堆雪人的……想堆雪人,怎么不找我?”

阿宸,谢谢你在这样的夜里给我最后一个美好的回忆,不管以后的路是什么样子的,我都会记得今晚!

蔷薇花的话语是思念,她最爱的是蔷薇花,纵然玫瑰雍容华贵,但是她却独爱蔷薇。

莫忻然死死的咬住嘴唇,直到嘴唇被她咬出了血,她也毫不在乎,那双有着太多人生经历的眼睛里全然是自嘲。

夏以沫惊叫了起来,苏沐风本来就是坏坏的想要吓吓她,可是,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来不及多想的就去拉夏以沫因为身体重心不稳,开始狂舞的手臂……

“等我真的能帮到你了,在谢吧!”龙天霖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

话落,龙尧宸接过刑越递来的西装,就欲往外走去。

“事情被人爆出来了,”沈麟将手机递了上前,“黑客使用了未知路径,将整个齐亚岛的电子设备都给黑了。”

一直以来,我想逃离你,尤其当看到颜若晞的照片在你办公桌上的时候,我害怕成为别人感情的第三者,我求你放我离开,可是,你的不放开让我在你沉冷霸气的宠溺下,而此刻,你告诉我:放你离开!

李逸将身后那些调侃的声音抛远,不同往日的要嬉闹几句的蹦入了电梯,手更是慌乱的摁着电梯的按钮,仿佛就连几秒钟都没有时间去等。

“那你希望我什么反应?”顾浩然垂眸看着手里关于新建高架桥的立项报告,看到预算的数字,脸上隐隐间有着愁色。

这个女人,竟然对他表白?

什么时候,夏以沫这个女人的一言一行已然影响到了他?

夏以沫气愤的瞪着龙尧宸,就算乐乐不知道事情情况,她认为,也不可以对孩子撒谎……但是,当车驶入龙帝国私人医院的时候,她的眼睛瞪得越发大。

明明应该不开心,明明应该抗拒的,可是,为什么……此刻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幕贪婪而奢望的希望停顿在此刻?

夏以沫边吃,边情不自禁的视线落在龙尧宸身上,乐乐因为是小孩子,很多问题刁钻而没有道理,可是,这个男人却总能云淡风轻的将乐乐的疑惑解开的同时,让乐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他是在两手准备!”苏沐风坚定的说着,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证明自己的说法是正确的。

而二叔,为了对外宣传部那个曾经的部长宁筱悠,更是一辈子单身,只是守着这间“深情密码”,延续着宁筱悠对红酒的那份执着。

想着,颜若晞看向龙尧宸,正好对上龙尧宸深凝着她的墨瞳,顿时,心里洋溢了欢喜,宸,果然还是爱着她的。

“嗡嗡……”

冥洛“嗯”了声,随即转移了话题。男人和女人之间,有些时候出现一些意外的身体接触是无可避免的,只是,被人下药赶鸭子上架的和女人上床又另当别论。

“嗯?”

小麦轻叹一声,方才缓缓说道:“以沫,心病需要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

辛辣刺激着味蕾和喉咙,夏以沫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可是,她就这样“咕嘟咕嘟”的喝着……

龙天霖走了上前,和夏以沫平行站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沫沫,你是决定要放弃哥了吗?”

他们两个开始的结合可以说就是一厢情愿,可是,如今的他们幸福。不求轰轰烈烈,但是,他们相濡以沫。

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龙岛一处风景巍峨的山下,蜿蜒的小径就像他们理不清的思绪一般。

五朵金花肃穆的站在冥洛的办公室等待着他,五个人没有人敢说一句话,直到半个小时后,冥洛才姗姗来迟……

冥洛笑了笑,眸光透着邪魅,“早完成一天,她就可以早一天回到龙尧宸的身边,我不觉得她会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十年,太久了,久到估计就连她自己都会失去信心!”顿了顿,眸光一凛,“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强化训练这几项,其余的也不能松懈……”冥洛又顿了下,方才若有深意的缓缓说道,“她需要多久……就要看她自己对龙尧宸的想法有多少了。”

*

暗暗翻翻眼睛,苏浩骂了刑越祖宗八代,“那个宸少……”接收到龙尧宸冷厉的眸光,他顿了下,最后硬着头皮说道,“疯子已经在外面跪了两天三夜了……这样下去您看也不好,是不?”

“疯子,你先回去吧……”刑越沉声的说道,“宸少早晚有一天会原谅你的。”

刑越送完carina回来,途中接到秦枫传来的消息,本打算给龙尧宸汇报一下,他径自去了书房,发现龙尧宸并不在那里,不由得微微蹙了眉的视线到处看着,当落到乐乐所在的卧室,没有关的门里透出淡淡的光芒时,他的眉蹙的更紧了。

夏以沫头猛然撞上了龙尧宸,她惊慌的抬头,不过就是自己低头的片刻,龙尧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脚步,她看着他阴沉的脸,急忙向后退了两步,扇动着酸涩的眼帘,瞪着龙尧宸。

他龙尧宸的佣人就这样好当?

二人天南地北的闲聊着,莫忻然的心却有些添堵……其实,她已经不在乎过去的真相是什么了。如今有妈妈在身边,有冷冽在身边,她觉得她的人生已经很完美了。只是……莫忻然的手不自觉的摸了下肚子,顿时,心里空落落的。

枕巾上被滴落的泪水晕染开来,外面的星光仿佛此刻也变得黯淡,莫忻然微微开始抽噎了起来,想要醒来……却深深的被梦魇住。

“宸,你轻点儿……”

“没问题!”电话里传来幽幽的声音,“拿……方才给你演戏的那个呢?”

冷冽轻轻勾出一笑,目光深邃,“从没有见过挖自己伤疤来安慰别人的……”

“放手……啊……放手……”夏以沫一直不停的挣扎着,就在两个人将她带到厂房外面的时候,她又猛力的挣脱着。也不知道是她用力真的很大,还是架着她的两个人没有注意,竟是真的让她给挣脱了。

“小麦姐来了?”夏以沫一听,就像听到了救星一样,顿时急得问道。

司机显然是慌乱了,他的脸上全然是愁苦之色,眼睛里也是焦急。

“我需要苏沐风的手,甚至……他的命,”龙尧宸的话冰冷而沉痛,甚至透着失望,“我需要那么大费周章吗?就算当街杀死一个人,甚至……一百个人,我龙尧宸都不会眨一下眼睛!谁,敢抓我?”狂傲的话透着冷绝的杀气,“就算我要用隐蔽的方式对付苏沐风……你,认为小可爱会有机会跟踪过去……嗯?”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沉默了下,淡漠的说道:“她一定在医院,找!”

龙天霖的眉皱的更紧,他抬起手在夏以沫眼前晃动了下,见她一点儿都没有反应,目光一沉,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微微倾身上前打横欲抱起夏以沫……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最近都不能有大动作,如果伤口再次裂开……恐怕会留下后遗症!”医生专业化的交代着,“伤口不能沾水,不能吃刺激性食物……”

“看监控,她在楼梯间,神情很绝望!”龙天霖的话悠悠传来,带着一丝无所谓的随意。

“没去!”龙天霖不羁的说着,知道龙尧宸到底想问什么,遂缓缓说道:“我来看看血库里的血都准备到位没有。”

“疼……”

一声轻的几乎听不到的呓语随着龙尧宸的手指轻触到夏以沫的脸颊上的红印时传来,带着隐忍的委屈。

二人同时问出问题,冷冽蹙眉,莫忻然挑眉说道:“你先回答!”

庄纯乌黑的眼睛噙着别人无法理解的心情看着宋冉冉,随即抿唇喝着热茶。

苏沐风嘴角的笑更深,眸光戏谑的看着夏以沫,“看样子,这怨念很深啊。”

“乐乐不说,我也是要说的……让乐乐去我那边住,我之前有答应他去游乐城的。”苏沐风说完,和乐乐挤了下眼睛,然后才对夏以沫说道,“你快去收拾东西吧,市区离机场有段儿距离呢……记得带夏天的衣服,那边很热。”

夏以沫到了机场,就已经听到广播里说龙帝国的专机要起飞的声音,她气喘吁吁的就跑向vip通道,刚刚开口,就听安检人员说道:“夏小姐是吧,霖少已经吩咐了,让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夏以沫看着蓝影笑了,笑的很柔和。阳光打在她的侧脸上,透出波光潋滟般的柔美和绚丽,这样的笑清澈的就连蓝影都忘记了反应。

风在吹,扬起紫色上面有着白色小碎花的窗帘,原本一直看着很舒逸的窗帘此刻却变的刺目,这些全都是沫沫喜爱的……苏沐风嗤嘲的勾了勾唇角,拖着沉重的步子上前,缓缓俯身,手轻轻覆上那被飘进来的些许雨滴染到的琴箱,他的手从头滑到尾,手指轻勾间,“咔哒”一声,那锁扣便弹开,随着这一声,他猛然就紧紧的蹙了眉,手也不知道因为拉了太久的琴还是什么,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够了,够了,够了……”乔治大吼的拍打着门,怒吼的声音气愤却又心痛的传来,“沐风,我求你好不好,不要再拉了,你会走火入魔的,你会被琴声反噬的,别拉了……沐风……快开门啊,你停下,你停下——”

由于沉郁的天气,夜晚仿佛来的特别早,就算已经筋疲力尽,苏沐风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乔治在外面已经急的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面担心苏沐风在家里会出事,一面就急匆匆的去找了开锁的人前来。

颜展翔嘴角亦勾着淡淡的笑意,他面色不改的迎上了龙尧宸的眸光,两个年纪有着悬殊的男人就这样视若无人的对峙着,时间随着推移,渐渐的,在场的人都觉得周遭的空气渐渐的变的稀薄了起来……压抑的让人没有办法呼吸。

龙尧宸薄唇微不可见的撇了下,剑眉更是蹙了起来,对于自己竟是慌了心绪不能理解,他鹰眸轻倪了眼刑越,刑越心一惊,急忙低了眸,很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的看向了别的地方,佯装还在找着夏以沫。

龙尧宸在电话等待音停止后,又拨了过去,可是,依旧没有人接电话,龙尧宸蹙了剑眉,从开始的生气,渐渐的变成了担忧……虽然他不认为颜展翔的动作会这样快,可是,夏以沫不接电话,不回复简讯让他的心有些慌乱起来。

夏以沫看着龙天霖脸上的面条,一副做错事一样的怯懦的看着他,耳边是大厨们因为强制忍着笑而不停的咳嗽声,最终,她看着龙天霖黑沉的脸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想着,夏以沫暗自翻了翻眼睛的抬起脚步的同时朝前看去,只是,刚刚视线落到前方,她所有的动作就都静止了……

顾浩然没有说话,眸光还是看着手里的资料,但是,却一心二用的听着李逸仿佛自喃的话语。

摁着夏以沫的手僵住,龙尧宸眸底深处溢出浓浓的伤痛,只听他咬牙问道:“就算,你的爱要牺牲掉永远不能见到乐乐?”

巡视了一圈儿没有看到人,夏以沫垂眸自嘲了下,默默的走在临时买的小公寓的方向的路上……

夏以沫含泪的眼睛茫然的看着龙天霖,不明白他怎么会说这个,随即涩然一笑,自嘲的说道:“你认为我现在有心情吗?”

“那三成的钱,就由龙帝国出面,以‘乐乐’为名建立一个基金会吧!”淡漠的话语落下的同时,龙尧宸已经出了门,龙天霖听了,笑笑,只是,那抹笑有些涩然。

*

“老王,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雪肌可比你们魅妆要有名头多了,”另一家不干了,“再说了,我人们现在新上市的药理护肤更是得到消费者的青睐,比起你们,我们集团岂不是更有资格和龙帝国合作?”

……

一家开始自荐,接下来的几家也纷纷开始说着自己的优势,从头到尾,没有龙天霖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这些人为了这个项目不停的争着,他抬手抿了口酒,辛辣的酒气在嘴间蔓延,他轻倪着在灯光下泛着淡淡金光的酒,嘴角勾着他那不变的痞笑,透着危险的气息。

“天霖也在a市呢!”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下,随即低沉的声音传来,“好!”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估计回不去……”龙尧宸淡淡说道,“晚上我定了餐厅,我这边忙完了去接你!”

“说,你是谁的老婆?”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透着暴风雨欲来的危险。

“我……那个……不是,殿下……我……”支吾了半天,沈麟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殿下,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明明放不下莫小姐,又干嘛在这里……装冷……冷,冷漠……”说到最后,他到底气势一下子弱了,声音也变成了蚊子哼哼。

“是!”沈麟应了声,转身往外走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那么怕传染给她,为什么不去看医生,早点儿好了不就可以看莫小姐了……明明每天晚上都有去……”

夜,不管在任何时候的齐亚岛下,都绚烂的让人沉迷在这种外观所营造出来的繁华下,让人只愿意沉沦在自己的糜烂生活,无法走出。

“总裁,老爷子他们在主厅包厢等您。”大堂经理亲自引领着冷冽往包厢走去,一路上,他被冷冽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压得几乎喘不气儿,直到给冷冽开了包厢门,恭敬的等他进去关上门后,他才长长下嘘了口气。

冷湛看了贺玲一眼,探过手握住她因为气愤而紧攥在一起的手,随即含笑的看着冷冽,“爸和妈明天就要走了,全家人就一起吃个饭。”

何医生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间趟过悲戚,一辈子,由他做手术的人不计其数,大部分人都能下的了手术台的,却也有永远长眠于此的……人生悲欢离合他早已经看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夏以沫苍白的脸,含血的眸子,他的心就好似被这个并不大的女孩儿给震住了。

“夏小姐,”何医生拧眉,“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未知的变化太多,如果幸运,也许并不会受到影响,毕竟,你孕期也就刚刚足月,但是,如果有个万一……对孩子是不公平的!”

“医生,”夏以沫艰难的吞咽了下,就是这样一个小动作,她的头顿时传来钝痛的感觉,险些痛的她晕厥了过去,“能不能……能不能再……再求你……求你一件……一件事情……孩子……孩子不要……不要告诉任何……任何人……”

“小舅舅?”乐乐洗手的动作停止,他仰头看着一直看着他的人。

“是!”刑越应声后离开了。

沙发上,身影蜷在上面,头搁在靠垫上,手里还抱着杂志……龙尧宸眸底闪过一抹心疼的上前,他在沙发前站定,看了看后在茶几上坐下,看着熟睡了的夏以沫,淡漠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柔和。

夏以沫艰难的扯扯嘴角摇摇头,拖着疲惫的身体就想上楼,“兰姨,我有点儿累,先去睡会儿,等下我自己下来吃,您也休息吧。”

夏以沫紧抿着唇,艰难的吞咽了下,深深吸口气,告诉自己,三天已经够了,她不能这样自怨自艾下去,乐乐在凌阿姨那里努力的和病抗争着,她怎么可以在这里颓废?

兰姨正好端着小笼包出来,这样尴尬的一幕也没有错过,她看着龙尧宸,暗暗一叹将包子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