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53章:贯斗双龙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3章:贯斗双龙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那是自然!”谢芳华笑开。

    谢芳华扯开嘴角笑看着他,“现在你后悔也晚了。”

    如今……

“哥哥只管专心修桥,至于崔意芝嘛……”谢芳华用拇指捻着中指,“他是辅助你的人,你可着劲地用。至于皇上,应该是不乐意见到你们交好的。”

他八年日日夜夜的等待煎熬思念入骨几番挣扎想离京去无名山,那些压抑的几乎发狂的日子。她这些眼泪,都全部地弥补了回来。

/>

“前几日,朝中新入的官员,其中可有轻歌皇上可录用了”谢芳华问。

“小姐,您这一个上午都没好生休息,别想了,奴婢去厨房看看,午膳若是好了的话,用过膳,您就休息吧,等着轻歌公子来信之前,您就别再费神出去劳累了。”侍画道。

皇上和太后争执不下,满朝文武各有其词。

“谢墨含、谢芳华,拜见皇上!”谢墨含和谢芳华在忠勇侯身后稳稳跪下身。

谢墨含站起身。

谢芳华似乎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扯掉了面纱。

“皇上,老奴在!”一个老太监上前一步,躬身垂首。

“亭儿!”永康侯见他盯着谢芳华看,低喝了一声。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是,公子”风梨立即应声。

只要和他在一起,就算死又有何惧?

这样的倾天地九泉之爱之情之情深意重。

“你该感谢我们幸好醒来的及时,才没让你去见阎王爷。”秦铮扫了他一眼道,“短暂性闭息而已,你都看不出来,还好意思问我的良心?”

郑孝扬见识了早先二人心意相通时玉指环发生的罕见之事,此时对于谢芳华肯定能摧毁这玄铁囚牢,自然不怀疑,立即上前一

“那这两个人呢?秦楼楚馆的怜人也跟着敬鬼魂?什么时候有这个道理了?”秦钰挑眉。

画上的人,头戴金冠,锦衣华服,身处北齐王宫的花园内,正在逗笼子内的一只鹦鹉,画师功底极好,将他画得甚是传神,唯妙唯俏。

言轻挑眉,“你说这些做什么?”

孙卓恼怒,“等着京兆尹来破案?这里没有人,只有你在,是不是你杀的我祖父?”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她的声音虽然淡,但是凭地让孙卓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伤痛之下,重重地点点头,“一定要追查出凶手,我祖父这么大年纪了,平时也未得罪什么人,怎么会被人这般杀死?”

那二人闻言疑惑地看去,仔细看了半响,摇摇头,看向谢芳华,“匕首都是正中心脏处,没有什么不同。”

谢芳华推推他,他睁开眼睛,她伸手指了指里屋,他又闭上眼睛,“懒得动。”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原来喝个苦药汤子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是不是某些事情我若是想做,也不会太难?”秦铮忽然放开她,又坐回了火炉旁的矮凳上,再不见难受的神色。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谢芳华眯了眯眼睛,她没想到连皇上和皇后也查她这么个秦铮身边的小人物了。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秦铮立即让开了身。

秦铮无辜地看着他,“我第一次烧火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出了紫荆林,英亲王妃和谢芳华同时吐了一口浊气。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是,秦倾被毒蝎子咬了,我正要去喊大夫。”宋方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

“江湖中人生活在太平盛世下,丝毫不知道感恩戴德,日日只知道打打杀杀。可恨!”秦倾忿忿地骂了一句。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娘?”金燕看着大长公主,“我被入梦……”她刚想冲口而出,又立即改了,“我被梦魔,这其中定然是有人背后……”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走吧!”大长公主喊人服侍披上雨披。

那人一挥手,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秦钰没言声。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谢芳华跟着秦铮迈进门槛,入眼处,房间简易,帷幔挑着,韩述无声无息地躺在大床上。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这雨下得这么大,目前还没有停止的势头,我在军营,便收到了各地递上来的加急奏折,堆了一堆了。”秦钰道,“如此灾情,怎么能置之不理?接下来我要处理灾情,没工夫理案子,交给你最好。”

------题外话------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秦钰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目光似乎蒙上了浓浓的雾霭。秦氏就没有一个女子,能如谢氏的女儿一般,素手能搅动乾坤,肩上能担起天下。

若是谢氏完,南秦皇上也完,所以,世事多变,匪夷所思,南秦和谢氏必须联手一致对外。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英亲王妃点头,走了出去,见春兰守着门口,对她道,“你随我进去。”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一切进展顺利,卷宗重新做了整理,京中人口重新清洗登记,那一百三十二人也在做进一步的彻查。三日的时间应该够了。”秦钰道,“毕竟,京城是最大的后方,是我南秦王室的根基之地,再不能重蹈覆辙,在天子脚下,被动至斯。”

秦钰批阅完一日的奏折从御书房回来用晚膳时,便见谢芳华立在窗前,夜幕的暗影将她笼罩,她周身的气息如雾霭,沉如天昏。

刚要出城,从左侧道口冲出来一辆马车,挡在了城门口,左相从里面探出头,急声道,“皇上,已经夜了,您和小王妃这是要出京去哪里如今多事之秋,您要爱惜龙体,小王妃也要爱惜身子。”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掌柜的,听说玉宝楼来了一批新的首饰和脂粉,你拿出来给我和芳华妹妹看看呗。”金燕笑着道。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那也不行!”谢云澜摇头。

    赵柯颔首,“就是这么简单。其实,公子的病,一旦发作,只需要一碗女子的血就好。可是公子自从三年前实在厌恶了女子的血,便再不沾碰。本来这些年由在下施针,压制住了。可是不知道为何,自从公子接了您来,见了您之后,他体内的恶气便抑制不住爆发了。大约是因为压制三年的原因,所以,这次来势汹汹。我施针也压制不住。公子又倔强执拗,执意不用您的血,也不让我去外面找女子的血来。所以,如今公子昏过去了,我不能看着公子有救而不救……”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谢芳华头疼得如崩开一般,她眼前有那么一片画面,似乎拉开了久远的记忆之河。

不多时,听言端着饭菜进来,见她支着额头靠在椅子上喝水,顿时笑了,“听音,你这样靠在椅子上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公子,怪不得公子见了你就喜欢得不行。”

一顿饭的功夫,听言的嘴就没停过。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犹记得,那一年,她韶华年纪,父母择选亲事儿,在亲事儿的名单上,没见到他的名字,她便开玩笑地对爹娘问,“你们确定这一份名单里,都是京中大好的未婚男儿?”谢芳华和金燕从太后宫里出来,直奔御花园。,

谢芳华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太好说。”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金燕见她进来,抬起头,对她看来,依旧是从雨花台离开时一样,目光坚定坚决。

忠勇侯府一门两个侯爷,哥哥暂封太子辅臣,她以公主之礼从皇宫待嫁,这都是天大的荣耀。似乎在今天一个早晨,忠勇侯府一下子又迈了一个天阶,迈上了别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高位。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

忠勇侯冷哼一声,“秦铮在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这么些日子,他应该也都变成自己能掌控的了。秦钰若是不想血流成河,应该不会闹得太过分难堪。总不能让秦铮抓住把柄。毕竟名义上,她是入宫待嫁的,可不是嫁去皇宫。秦钰若是连这点儿都分不清,也就不配做未来的皇帝。”

“我也陪着一起”谢林溪道。

“哥哥不用找他,若是有需要,他自会找你。”谢芳华道。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英亲王妃等人齐齐一怔,卢雪莹喜欢秦铮的事情她们自然都知道,都不由看向他猜测。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秦铮“嗯”了一声,一边往画堂走去,一边随意地问,“京中今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