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56章:鹤长凫短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6章:鹤长凫短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容析元只觉得心在抽搐,嘶哑着声音问:“你怎么会来的?”

“嫂子,元哥的车又停了,这个地方附近有三个酒店,一个酒吧,有餐厅咖啡厅还有……商场……写字楼……元哥会去哪里呢,可能是跟客户在咖啡厅谈生意?”佟槿在碎碎念,忽地发现尤歌不在了。

尤歌和霍骏琰越是亲密,唐虞梅就越会对尤歌少一份戒心,这正是尤歌和霍骏琰的目的,不然也不会那样演戏给外人看了。

尤歌果真是一直没走出那道墙,晚上将香香放出去玩了一会儿,香香自己又跑回去陪尤歌了,乖狗狗这么贴心,尤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对香香越发疼爱了。

某男等这一刻多时了,紧跟着进去,还大言不惭地要伺候老婆洗澡。

看着她脸红耳涨,他又忍不住想逗她,邪恶的大手顺着她光滑的肌肤,肆意侵占这美好的身躯,所过之处全是一簇簇看不见的火焰在燃烧。

容桓不如自己老爸那么沉稳,他沉不住气,一脸不服地冲着容析元,伸手指着他的鼻子……

容析元其实一直知道尤歌每天都在茶楼里等她,对于她这样笨拙的行为,他以为只是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一时兴起,可他想不到尤歌在下雨时还坚持等待,虽然有保镖为她撑伞,但气温骤降,那么冷,她却不走,他低估了她的决心,同时也让这个骨子里冷情的男人再一次被尤歌所触动。

容析元勾唇冷笑:“怎么难道不是?刚刚我有幸瞄了一眼罗永昌手里的件,好像你的报上去的底价只比我高不到50万。是有猫腻还是你真的那么厉害能估算到我的低价是多少?”

“唔……”尤歌抬了抬脑袋,努力睁着眼睛看他,然后咯咯一笑,捧着他的脸,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嘻嘻……你是……你是我的大叔啊……”

瑞麟山庄。

...尤歌一路被拉着走,神情呆滞,像个木偶似的,任由容析元这么拽着,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耳边还回响着先前容析元姑妈说的:“尤家欠容家一条人命!”

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里一片亮晶晶的,是紧张也是担忧和恐惧,她实际上好害怕他会点头,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她将如何面对?

他变安静了,尤歌也就渐渐失去了防范,她心底藏着的孩童又跑了出来。

尤歌一惊,下意识地看向茶几,上边摆放着今天的报纸,立刻冲过去拿在手里一看……

“什么?解除婚约?”

“对,支持副董!”

这个念头一晃而过,郑皓月自嘲多虑了,从容析元拿来的首饰设计图纸就能看出他定是请了顶尖的设计师花了不少心思才绘出来的,他又肯花钱,怎么会不希望顺利完成?是她想太多了。

两人以后怎么发展,很难预测,但至少苏慕冉对许炎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很彪悍,他内心有种征服欲,期待着下次在拳击馆能战胜她,一雪前耻。

许炎刚才是在去楼上病房了,才顺道下来看看龙晓晓,她的伤势恢复得不错,过几天就可以出院。

苏慕冉乖巧地点头:“许叔叔好……”

贵妇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硬着头皮点头……她可不好意思说其实那个男人只不过是她进了展销会之后才认识的,主动来搭讪她,年轻帅气,她对这个人印象不错,自然就很容易相信了。

可是他们以为的常规,被容析元打破了,以为万无一失的算计,最终被容析元轻易而举化解。

这是尤歌的天使,上天眷顾,一举就生俩,还是一男一女龙凤胎,简直羡煞旁人了。

许炎也是黑着脸,因为马胜吉的死,让人感觉到好似暗中有一只无所不能的大手在操纵着什么?

“唔……混蛋!我的嘴……好疼……”尤歌心里狂喊,可就是发不出声音来,全都被容析元堵住了。

此时此刻,苏郴的病房里,许爸爸笑得可大声了,原来是苏郴在将苏慕冉以前读书的时候是多么的“女汉子”,脾气火爆堪比女金刚,因此才吓走了不少追求者。

除了打牌开心,更重要的是有人刚才来说了一个情况……说在天台咖啡厅里,许炎搂着苏慕冉的肩膀,亲口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女孩一下子就语塞,耳根都红了,然后勉强笑着,冲佟槿挥挥手,说了声“再见,88……”

许炎也是个明白人,如此说来,确实并非容析元的错。

因为知道尤歌和容析元和好如初,许炎感觉情场失意,大受打击,请了假,出去旅游了,至于去了哪里,不知道,去多久,不知道。

“……”

尤歌甜甜地笑着,晶亮的大眼弯成月牙:“大叔,佟槿说得没错吧?”

“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你别等我了,先睡吧。”

这么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容析元来说却是那么困难,仿佛这胳膊和腿都有千斤重……

说实话,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被吓得转身就跑,那算是胆大的。

尤歌纯美的形象确实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是个软柿子可以随便捏,但却不知道她脾气是隐忍的,一般不惹就没事,真要惹急了,她会不顾一切伸出爪子挠得你一脸血!

尤歌下意识地看向容析元,可她只看到他沉下来的脸,他毫不客气地对着众人说:“你们不懂说话就闭嘴!”

但容析元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困惑。

唐虞梅下意识地顺着容析元的视线,转过头看向身后,骤然变色……原来,许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楼梯口,手里正拿着一把手枪,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唐虞梅,懒懒地说:“疯婆子,你要敢开枪,我保证你也活不了。”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谢谢……”尤歌脸上保持着笑容,可她在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眼前这老头子的眼神分明有点色!

保镖见到尤歌质疑的表情,无奈之下只能拨通了沈兆的电话……那家伙在电话里匆匆向尤歌打招呼,说明这俩保镖的身份之后果断挂电话了,他还在睡觉呢。

璇宝贝缩了缩脖子,肉嘟嘟的小脸露出一点害羞,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容析元,犹豫不决的,最后还是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在万米高空之上如此惬意的享受蓝天白云同时还有美味,顿时感觉人生美好的一面,整个人都会放松,懒洋洋的。

许炎满以为就今天一次,可没想到,接连下来的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只要他上班,她就会送便当盒来。

苏慕冉看看表,已经8点过10分了,他还没出现,可能是路上堵车或者,他还没下班

害喜的感觉随着时间慢慢平缓了,到了三个月的时候,尤歌已经不会害喜,身体各方面正常,还时常看些相关书籍和资料,了解孕妇该注意的事项,了解关于如何养胎以及育婴方面的知识。

问号在脑子里,但这难得的和谐氛围却是令人心暖的。容析元或许是因为快要当父亲了,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因此今天他不跟老爷子吵架了,吃一顿和气饭。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容析元已经成为了尤歌的心结,必须战胜,不可退缩。

容析元心里一暖,阴霾的情绪在看到香香的一刻,莫名就消散了几分。

也不知道容析元本人有没有听到传闻,郑皓月是听到了,可想而知她气得多凶。

容析元虽然赶去酒会了,可他内心的愤怒却是压抑着。他能肯定是自己人干的,但究竟是谁?要等沈兆查了监控之后才知道。

心疼,从未停止过,期待,从未消失过。

尤歌心里一紧,有种不好的预感,不得不暂停一下,出去接电话。

客厅的灯光亮着,温和暖白的光线让人心生亲切,缓缓走进去,最想看见的是熟悉的身影。

“我没有这么快睡觉,才9点多呢。”

尤歌按门铃十分钟,才有佣人来开门,是个陌生的面孔。

怎么是两个孩子?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是双胞胎?

谁能一生无憾呢,容析元的人生有遗憾,尤歌又何尝不是?但这两人也有别人羡慕不来的幸福和甜蜜,这就够了,至少这个小小的四口之家是完整的,还需要夫妻俩将来慢慢地精心去经营,像浇花,有耐心去施肥,浇灌,除虫除草,修建,才能开出一朵迎风绽放的花儿。

龙晓晓还没出院,听到这消息,兴奋得紧,早早地就放话了,她出院之后要当伴娘。

“这是哪里?你不是带我去休息室吗?”尤歌感到不对劲,停下脚步问。

这诊室里静悄悄的,许炎已经说完了,尤歌还一言不发,沉默望着他。

但终究尤歌还是忍住,她明白,若自己一时冲动打草惊蛇,可能救人的计划就要彻底泡汤,为此,她必须忍。

“我是可以休息,你运动就行了。”

黑虎假装哀嚎,顿时又嬉皮笑脸了:“大少爷绝对没问题,回去我就跟老爷报告去!”

就在这时,孙洪青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孙洪青顿时感觉来了精神,立刻接起了电话。

苏慕冉在经过一晚的休息后,今天还是没精打采,整个人犹如褪去神光似的,就连下午在健身房上课的时候都一再走神儿,幸好是在将理论时而不是在亲身示范时。她虽然及时纠正了,但自己清楚,这是因为有心事,才影响了工作。

霍律师吩咐佣人倒水来,但端来的却是一杯红糖水。霍律师若有所悟地看向儿子,似乎明白这是儿子特意吩咐的。

“你叫龙晓晓吧?那我就叫你晓晓了?这么晚了,外边又冷,你来我们家……”霍律师亲切和蔼,慈祥的笑容让龙晓晓减少了些紧张的情绪。

经这提醒,许炎也点点头,冲着尤歌挥挥手:“走了,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