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59章:鲜衣良马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9章:鲜衣良马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她相信莫放会喜欢的,因为那是融柳唯一拥有的……

最主要,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炒作罢了,能有什么关系。”蓝弦挑了莫庭最喜欢的答案说着。

明明都准备放手了,可为什么还是心痛。

安排好这一切后,已经到了早上九点,而这个时候莫庭与蓝弦才得空休息,两人被莫老爷子安排在同一间房间,看莫老爷子的意思,是默许了……

八年,蓝弦是白雪第一个带的艺人,但是他相信蓝弦可以成为他经纪人生涯中丰碑。

随手抽出一本,是一个名叫韩寒的八o后作者的书,名叫《三重门》,书的封面有点旧了,看样子是看过的。

“白雪,八点我要去参加芒果电视台的一档娱乐节目,刚刚收到副导的通知,现在你帮我拿这档节日流程和主持人的底稿,一小时到我家楼下。”蓝弦很干脆的说着。

“白雪,其他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我今天有点累了。”

……

“蓝姐……”

“这蓝弦的运气还真是好呀,这角色都选中了王亦诗,那王亦诗却在紧要头头爆出这种惊天丑闻,还真是,走的好运呀……”李姐酸酸的说着,这个圈子好像还没有这样的事情……

“白雪,去查查看,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操控媒体。”蓝弦的脸色也极为不好,这些报道很明显的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有人想把她排挤出这个圈子……

蓝弦一脸向往的附和着,一旁的白雪站在边上快急死了,当他听到来人介绍的身份时,就明白今天蓝弦麻烦了。

“打电话问电视台可不可以改期,如果可以的话我就去。”蓝弦自从成为绽放的代言人后,就很少上娱乐节目,不是蓝弦拿桥而是她原本就不喜欢那些综艺节目,去那里不过是哗众取宠,这类访谈的她倒是很不排斥。

莫庭坐在蓝弦的身后,看着蓝弦愁眉的样子,心里就明白昨天的话,在蓝弦心中留下了不一样的痕迹。

给读者的话:

墨云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里满是苦涩……

蓝弦看着坐在她身边不走的莫庭,又看了一眼盯着莫庭不打算说话的墨云天,知道今天正事是谈不成了。

蓝弦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茶杯与杂志,朝落地窗前走去。

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一个不好蓝弦就永远的栽了。

说着,就把蓝弦往外拉。

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蓝弦真是一个好演员,拍她的戏最是轻松了,蓝弦从来不娇气,那摔倒的戏她也照摔无误。

记者的话夹枪带棍的,蓝弦本就心烦,此时更是被众位记者闹的头痛,对着身边的保镖低语了几句,那保镖点了点头。

蓝弦微眨眼,掩去了心中的愤怒,用着和平时一样的语调道:“新闻发布会不是在一楼大厅举行,原来是这酒楼外面举行,临时改地址,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蓝弦羞涩一笑,表现出一个新人该有的鲜嫩与腼腆,但言谈和举止间却是落落大方,一看就是受了极好的教养……

莫庭与众人交谈时也没有忘记蓝弦,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蓝弦几眼后,发现蓝弦和一般的女人很不一样,或者说蓝弦比一般的女人心更大……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墨,墨天王,你叫我吗?”沐菲连忙上前,站在墨云天的面前。

她们一直默默的网络上或者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默默的支持着蓝弦。

当然了,公司的高层是不会参加这样的节目的,不过是一个小成本的偶像剧,公司的人还没怎么放在眼里,只有几个中层过来陪同……

“快走吧,亲爱的,你再不走,我就舍不得放手了。”

叶灵很明白各中的道理,立马站了出来打圆场:“各位记者朋友,她们三个只是小姑娘,你们呀口下留情呀,融柳可是她们的前辈,她们怎么敢不满了,佩服和崇拜都来不及了。”

“我尊重公司的决定,虽然我很不舍,但诚如颜总监所说的,我们会和融柳小姐一样拥有新生……”

白雪以为蓝弦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蓝弦,公司说全力栽培你呢?”

蓝弦看莫庭这样只当自己吓着他了,怕莫庭尴尬,蓝弦很是实趣的转身,在饭厅里等着莫庭。

“是啦,是啦,你快放手……”

在污蔑别人的时候,最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足够的干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不是把尾巴给擦干净了……

手段、阴谋,莫庭从来不会认为不对,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多得是见不得人的手段,蓝弦这并没有什么……

剧组中唯一闲的人就是墨云天了,在蓝弦转身离去时,墨云天原本想要回去,可听到剧组人讨论的话,眼珠一转跟了上去了。

当墨云天目送蓝弦离去,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走出来时,却发现蓝弦已经离开了剧组,回住的酒店了。

从早到晚,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才轮到蓝弦这种小艺人,蓝弦上前恭敬的行了个礼,将手中的小白菊放了上去,动作虔诚而真诚。

“什么?是她?绽放的代言人?”

好整以暇的看着蓝弦颤抖的手指而肌肤上不正常的红晕,莫庭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蓝弦一边拿起自己的内衣,一边冷笑。

为蓝弦量身定做的剧本,大投资,片酬过千万……每一个条件,都是杠杠的,让人心动不已,如果不是顾忌到蓝弦特殊的身份,颜末真想替蓝弦答应下来。

白雪话一出,两人气不打一处来,刚刚在颜末那里吃了闭门羹,两人不敢对颜末如何,但是白雪吗?

蓝弦是吗?虽然我们没什么仇,但因为你我损失了一颗棋子,既然如此,你也就拿点东西出来换吧……

“她叫蓝弦,你是她的经纪人?”墨云天皱了皱眉,名叫白雪怎么长得和劳改犯一样,这里像经纪人呀,比较像混黑社会的。

“蓝弦,你别难过,日子该是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大好,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多谢莫总的招待,我吃好了。现在莫总可以蓝弦,莫总这是?”之前蓝弦就问了,莫庭说吃完再谈。

莫庭也不拦,笑着看着蓝弦落荒而逃的样子,在蓝弦刚刚踏出一步时道:

“表现的很好,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恰当好处。”摄像师很快就给了答案。

而在蓝弦眼中,只有王亦诗是她的对手。

当然了,日本方面不会忘了发一封公函,去质问中方这事,要求外交部和蓝弦为此事公开道歉。

虽然媒体一直有报道和影射金鸡千花奖,但是蓝弦却从来没有说什么,这是她第一次公开表达对金鸡千花奖的不满。

“我,没有。”蓝弦低头,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而就在此时一个身着蓝色工服的男人从走近了叶灵的办公室,从玻璃墙下慢悠悠的走着,那样子好像是在检查头顶上的灯管是不是有问题……明星出门,总爱墨镜帽子,把自己一张脸给遮的严实,可蓝弦却从来不再这样打扮……

知道是蓝弦,莫放故意装做没有发现,继续埋头工作,他想看看蓝弦要做什么……

“周婷!”

他到要看看,如果这个叫蓝弦的女人在红透了半边天后突然掉下去,还能坚持的生活在阳光下的理想……

如此想来,蓝弦心中的压力慢慢的消失了,怕什么,就当这是在拍戏呗,这样的戏码,又不是第一次演了,不用担心会演砸了……

为名为利?如果是为这两样的话,她早就不当演员了。

呜呜呜……他是这个世间最苦的秘书,他要去告状。

别说他们了,在华语圈子里,除了顾子寒外,还没有人知道呢,要知道莫庭在背后操作这事时,提前给各方打好了招呼,结果没有出来前,绝对不能透露半分……

两人就要分开三个月了,可莫庭却在离去前的一刻,不肯见她,不肯接她的电话。

不要说蓝弦与墨云天的见面,还有第三者存在,就算没有他莫庭也没有资格阻止不是吗?

蓝弦一点也没有白雪那种狂喜,而是沉默下来,想着r&m这一举的深意。

原来药王年轻时曾有一个心上人,不过那女子官宦人家,即命名两情相悦,奈何身份摆在那里。女子的父母不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个江湖浪人,那女子也是个烈性之人,父母不同意,她为了不勉强自己嫁给他人,也为了做个孝女,居然找个寺庙出家了,可不想,二年后,那地方突发大水,寺庙整个被冲垮了,那女子也不知所踪,药王找了她近三十年了,一直未果,为了那女子,药王终身未娶,燕子楼本没有找人这活,但为了要那药王的大还丹,只得遣天下的燕子们,找那药王的心上人了,好在,燕子的楼的实力不小,一个月,终于让他们找到了,现在,就等药王上门了。

“七日后的年夜饭,我们出去吃。”在幽韵琦的帮助下,他的身体已大好,而且他也接受了新的身份,再这样下去不是他的风格,是出去面对的时候了。

看了闻人靖暄一眼,轩辕晗懒得理他,这人估计脑子还没好,依就那副白痴样。

“是”人立马消失在黑夜里。

他们什么时候会动手?

看了看时辰晡时(15:00-17:00)了,此时父皇找他,太奇怪了,即使奇怪也不能多想什么,换了衣服,便随着宣口喻的太监进宫了。

“闻人大人何必动怒。你要谈什么,敏之又启能拒绝。”喝着下人倒来的茶,影冷漠悠闲的说着。

知心扶着轩辕晗一路小心意意的避开着沿路探查的官兵,慢慢的往城门口走去,一路行来,虽然有轩辕晗在一旁提点如何躲避盘查,但知心还是紧张的混身是汗。

“恭喜爷,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经害了这么多的苦,爷的腿总算能治愈了”吴管家才泪纵横,三年了,这三年了爷受太多的苦了,也承受了太多的失望了,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名医都对爷的腿放弃了希望,没想到,没想到那五皇子塞来了的王妃既然给了爷希望。

“一路跑来有些喘。”轩辕晗晃了晃自己手中的书信,告诉知心,他是为了抢这个跑太快而已啦。

不,轩辕晗不是戒心重,也不是无情,只不过,他轩辕晗是个理智的人是个懂得把握局势的人是一个追权逐利的人,他把这份爱意压在心底最深处,因为无爱才能将自己的布的局发挥最大的能力。知心在吴管家的引领下,第一次踏入了这晗王府的大厅,还未走到,远远就听到了秦夫人开心的笑声和轩辕晗爽朗的声音,看来两人相处和谐呀。

“王爷请,奴才一定竭尽全力配合王爷的搜查,不过,这太子府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不知王爷您要从哪个院子开始呢?”一旁的吴管家立即上前,一付讨好的样子对着轩辕曦说着,却说出让轩辕曦更加吐血的话。

“朕,谅你也不敢”哼,敢说他的儿子,一气就遇到天灾,什么意思,他儿子运气差还是他运气差,这不就是变相说轩辕王朝时运不好吗。

“知心,你别担心,轩辕晗他在那里一切安好,在行馆,有那么多护卫保护,定不会有事的。”

知心摇头,太医,谁知那群太医心里打着什么主意,皇宫的人,有几个可信。

轩辕晗他不仅仅是轩辕国的太子,他还是轩辕国现在唯一的皇子,他的命,可比皇帝的命还值钱,他是要出了什么事,那么轩辕族的气数也尽了。

“是,爷”吴管家一直都很佩服自家的主子,温的表面有着一颗七巧的心,足不出户,却知天下事,抬手之间便可谋篇定局,这三年的时间爷只是低迷,却没有失了那骄傲与自信,现在的爷比三年前更甚,轩辕曦在爷手上讨不得一点好了。

“太子爷、爷爷……”郑怜心哭着,她怎么办,怎么办呀。

“不,不要,我不要回太子府,爷爷救我……”被护卫押住的郑怜心突然拼命的挣扎,她不要回太子府呀,她要回郑国公府,要回郑国公府呀。

(话说阿彩只是提砖和红包,亲们送不送,阿彩都没有说什么的,该更的,能多更的时候,阿彩一样努力多更了,砖砖和红包都是和作者的利益相挂钩的,我不敢清高的说,我只是在寻找写的乐趣,砖和红包也是一种受欢迎的证明,所以,阿彩提还是会提的,但是送与不送完全在个人,阿彩并不会强制,送,阿彩开心,不送,阿彩也不会生气,就不更了,反感的亲们,可以直接跳过不用看的。)风尘仆仆,又在树林里转了两日后,他们三人终于碰到了黑言舒派出来的人马,虽然三人都很是疑心,但考虑到自己实在出不去,出于明智之选,不管前面是什么,他们都必需选择跟着黑言舒的人马出去。

“好,好,我这句去。”小琳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飞快的跑去找轩辕晗,现在只有轩辕晗才能说服得了王妃。

“晗儿,别忘记了,一个月后你就要去迎娶郑国公的孙女了,我们可是答应了郑国公,虽是侧妃,但却是已正妃之礼迎之的,那秦知心正妃的位置可是不会久坐的。”看着还有些摇动的轩辕晗,司徒大将军说出了重话,晗儿与秦知心早在最初就无可能的,晗儿的腿未好,她秦知心只是个挂着名的王妃,现在晗儿的腿好了,她秦知心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晗儿的身边呢。

一身粗衣丫鬟打扮的知心点了点头,便被同样是一身粗衣的轩辕晗拉着走了。

哪知欧阳长祺那家伙白目的紧:“韵琦,不用怕他,有我在,我看他敢动你吗?”

“你无耻,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你还是不是男人?”

啪,随着杯盖摔碎声,也传了来站在那里不能动的欧阳长祺的骂声:“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韵琦,这个人阴险狡诈,你可别被他骗了。”

“好,我也想见见爷爷。”娶了人家孙女儿大半年了,却连长辈一次都没见过,他可能会被当成无礼之人吧。

“轩辕晗,你松手吧,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动到不计较一切的。”看着越来越支撑不住的轩辕晗,知心开口,如果轩辕晗松手,也许他还能活,但两个人,太难了,轩辕晗又受了伤。

“吴清,看到你,真是太好了”轩辕晗看到了吴清的到来,便不在和知心继续刚才的话题了,他们有救了,他等到了,他知道吴清有跟在他身后来,他在等,等他先掉下去,还是吴清先到。

“我下去把他们带上来,你在上面把我们拉起来。”

“吴清,先带知心上去”放下悬着的心的轩辕晗,看到挂在自己旁边的吴清。

又过了一个月,影一直过着不与外人见面的养病日子,他慢慢的熟悉也了解了他现在的一切。宇敏之,宇家族第二十八代掌权人。宇一族乃是轩辕王朝的首富,平日行事低调,除了在商界中,平常人当中知道的不多。

“知儿,你,好吧,我说……”看着秦知心一付我非知道不可的样子,轩辕晗也知道,他不能不说了,只是想着他要如何说,比较好而已。

“我说我喜欢你呀?”恩什么恩呀,不会回她一句吗,生气,她生气了。

“王妃,到了”大概是巳时,也就是上午十来点钟的样子,秦知心和吴清,当然还有那超高规格的马车到了断崖底下。

“闻人宰相恭喜的太早了,朕还未赐封那些个美人呢。”漫不经心的语调隐含危险,闻人靖暄,管的太宽了,给他权力并不是让他干涉自己的举动。

“婉如的丈夫是我原来的手下,我特意让他们住在这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皇后太不了解自己的儿子,轩辕晗经过当年那段久躺不起的日子已经变得更加懂得皇室的生存之道,在那个地方,彼此有的永远都只是互相利用的价值,情,在那里,只有毁灭,轩辕晗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当时没有站起来,那么他早晚会失消,自有另一个“他”来取代。

“咦,司徒小姐,您不再等伙?”吴管家刚到大子府门口,就看到司徒水吟带着丫鬟慢慢走来。

老泪纵横的说着“爷,您总算回来了。”

轩辕晗听到后,什么都没说,一把放下吴管家,就往太子府走去,那步伐虽还能称之为走,但却比常人快了不知多少倍。

“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不幸,也是最大的幸福。”

“你?”知心起身,轻轻的拍着哭的哽咽的婉如,她以为婉如一直都是幸福的。

皇帝笑,他想看看接下来的两个人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比如,让眼前这个神色不变的女子变色?但在他看到他说了宣后,眼前这个女子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站着,有些懊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