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25章:相貌堂堂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相貌堂堂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大家都探头过来,在场的女士们,则一面拿着扇子掩嘴,一面故意发出了夸张的惊叫声。

待方继藩一走。

“短铳也贵啊……”

这些人,大多都是大漠之中的亡命之徒,只要年轻,能骑马,即可。

张永的兴趣,却在火铳上,那狭长的一柄鸟铳,其制作,可谓是巧夺天工。

所有人都看向方继藩。

萧敬:“……”

“果然!”说到这里,方继藩故意抬高了声音,继续道:“果然那鞑靼部的突兀,勾结了八九个首领,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的计划,等陛下上了祭坛,却不知这突兀如何将一柄匕首藏匿在身上,要对陛下不轨。”

其他的人和事。

‘皇帝’坐在马车里,没有做声。

作为习武之人的他,能感受到恩师那疯狂跳动的心脏。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弘治皇帝道:“既是来了,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朕还有事要问你。”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做人哪,不能像为师这样耿直,偶尔,也要学会变通,再者说了,这确实是太子殿下的主意。这事……防的就是万一,若是没有人行刺,那么陛下肯定要追究。可若是当真有人行刺呢?到时,就是大功一件,你便是想说,你不是主谋,为师都要将这功劳推到你的身上,为师……的儿子,不太靠得住,想着将来老了,还是弟子们比较稳妥,好好干吧。”

小宦官去了,却又去而复返:“陛下,齐国公非说有事要布置,可太子不让他走,说是一齐见驾,两个人在外头拉扯。”

“等朕回京之后,也该告祭一下列祖列宗了,朕总算没有辱没了他们。不过……英国公近来身体有所不适,哎……”

方继藩道:“殿下,你太冤枉臣了,臣现在担心的,乃是陛下会盟的事。”

方继藩道:“你有何事?”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这一次,他唧唧哼哼,用的乃是梵语,这梵语,说穿了,就是天竺语。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人都说这些大漠人傻,可细细想来,没一个傻得啊。

王不仕叹了口气,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背着手,轻描淡写道:“走。”

……

方继藩则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朱厚照顿时觉得,自己瘆得慌。

无数人在乌压压的人群里,冒出一个个当初秦始皇出巡时,刘邦和项羽观看秦始皇御驾时心态:大丈夫,当如是也。

今日,是好日子。

邓健笑吟吟的弯下腰,低声附在王不仕的耳畔道:“老爷,请放心,我已悄悄的准备好了,过几日,会有人送缕空的金链子来,看着很大,比大和尚脖子上挂着的念珠,还要粗壮,可实际上,也就一两斤而已。如此一来,老爷就可放心了。”

果然装逼有三宝,墨镜就在其中哪,陛下戴了这墨镜,气质骤然一新,方继藩立即道:“陛下真是……真是……”

这妇人剜了邓健一眼,却还是觉得这个邓健的来历过于蹊跷,老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心里狐疑着,却还是随邓健进了堂里。

王不仕不徐不慢的摘下了墨镜,冷冷的看了这翰林一眼,其他的翰林,也忙是收起看热闹的神态,纷纷上前,给王不仕行礼。

这一吃,吃的王不仕要吐了,舍不得啊,可依旧还坚持着,唯恐自己吃的少了,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这是啥意思?

弘治皇帝:“……”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少爷挂念着小人?”邓健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方继藩。

若是出了任何的岔子,弘治皇帝可就血本无归了。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单单这货运,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这家伙,还真是大方,竟和我方继藩一样,都是散财童子啊。

这样的风气,若是依旧盛行,还有人敢买股票,敢投入作坊里吗?

因为他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可转眼之间,这主动权,就落在了方继藩的手里,自己又好似,成了方继藩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王文玉激动的颤抖。

只是……话说到这里,就算是彻底的把天给聊死了。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