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30章:吉人天相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吉人天相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你……你是不是伤到脑子了?你再仔细看看我,我是水菡啊,你好好想想,难道真的没印象吗?我们还有个儿子,你记得吗?小柠檬啊,他很想你……”水菡有点语无伦次了,越说越是控制不住眼泪,无声地滑落,心里慌乱无比,害怕眼前的人不是他,却又忍不住想要进一步证实究竟是真是假?

是的,这男人是晏季匀没错。他刚才故意那么对水菡,就是想让她死心,让她误以为她认错了人,他知道她反感什么,所以故意说要在花园里跟她发生关系……

他就算再怎么想做那个,但也不至于对一个生病的人下手。

这是哪里?

水菡的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有那么接近半分钟的时间里她感觉自己像是魂游体外一般的,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感知不到。直到她耳朵里传来开锁的声音……

时候,水菡已经醒了,只是她安静地躺着,没有惊醒他。昨晚他守着她输液,一定是很疲倦了,她也不忍心叫醒。

但洛琪珊还没动静,趴在他chuang上不

洛琪珊在情场上是个菜鸟,如果谁跟她谈医学方面的事情她能滔滔不绝说个不停,可这私人感情的事上边,她就有点笨拙和迷茫了。人无完人,洛琪珊也还是人,当然就有弱点……

大家都暗暗松了口气,看来不会闹僵的,这样也好,否则如果真的双方将气氛搞得僵硬了,他们还会为难。

家里除了晏季匀,从未有人对家规提出过异议和不满,现在还加上一个水菡。这夫妻俩真是绝配!

站到了新的高度,面对鲜花和掌声以及一片赞誉,小颖没有迷失方向,没有忘本,她始终记得自己是一个厨师,是热爱烹饪的人。能让自己的烹饪技术不断提高和得到肯定,这才是她立足的根本,那些虚浮的东西,她不看重。

妈妈六年都没有消息,如石沉大海,水菡一直都刻意逃避着不去想最坏的可能。但实际上,一个人离开那么久,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六年不联系,多半也许是她早就遭遇到了不测,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水菡不能往这方面想,否则她会崩溃的。她只能反复安慰自己,母亲还活着,一定要等母亲回来!哪怕是再苦再难,只要活着,就有机会跟母亲团聚。

五月的天气,白天出太阳会有点热,但这晚上一下起雨来还是有些冷意的。水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站在这棵枝叶稀疏的树下,雨越下越大,渐渐的就有雨水滴到头发,脸上,颈脖……

没错,他们就是在看戏……因为据说在这个厅里,才两小时的时间已经有人赢走了上千万。

家……多温馨却又遥远的名字,他真的来带她和孩子回家了。

洛琪珊爽快地答道:“知道了,我会打电话的。不过,蓝泽辉……”说到这,洛琪珊明亮的大眼里多了几分柔软:“你要记住上次答应过我的,你会振作,会照顾好自己,不会消沉下去。如果我回来看到你还没做到这些,我会很失望。我期待的是看到乐观开朗的蓝泽辉,而不是一个要死不活的躯壳,你明白吗?能做到吗?”

浴室里,洛琪珊舒舒服服半躺在浴缸,晏锥拿着搓澡巾,温柔而又周到地在为她擦背,那双闪闪发亮的墨眸里燃烧着暗色的火焰,大手滚烫,惹得洛琪珊时不时轻颤着,娇嗔地瞪着他:“你故意的是吧,搓澡就好好撮,别……别闹。”

“芷芯……”nike呢喃一声,脑子跟着发热,如着魔似的,低头对着那两片红唇亲了下去……

晏季匀终于得逞了,成功掳获了小柠檬的心,父子俩的感情迅速升温,小柠檬叫爸爸也叫得很顺口,最让晏总感动流涕的是再也没有“混蛋”的前缀了!

沈云姿和晏季匀在一起的时候虽然爱得深,可也有很深的自卑感,她对自己没信心,对将来更是迷茫,当时的她,没有答应晏季匀的求婚。

“你……你……不害臊……”水菡羞得面红耳赤,但又忍不住对着屏幕大吞口水。

水菡低头一看……

晏鸿章是因为早上接到洛凯旋的电话,说自己疏忽了,昨天忘记告诉晏锥不能让洛琪珊喝白酒,因为洛琪珊喝了白酒之后会失控。所以,很少出门的晏鸿章也坐不住了,非要亲自来看看才行。

“你骂够了没?我是伴郎,我不是新郎!你骂我有p用啊!老子不是你的出气筒!”杜橙不甘示弱地吼回去,声音盖过了童霏。

杜橙忽然笑得很灿烂,极尽讽刺:“呵呵……你回去照照镜子吧,谁像你这样才十八岁就肥得跟一座山似的,还不肯承认自己是胖子?胖子,要不要我介绍几个整形专家给你?帮你抽脂减肥,价格八折!”其实他是说得有点夸张啦,人家童霏体重也不过才一百二十斤,不算很胖,确实只是小肥肥。

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丢下她不管?他怎么可以跑掉!

晏季匀手捧着香拜了三拜,将香插进香炉之后就跪在了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头。

晏季匀死都不会承认自己觉得水菡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太可爱了,纷嫩水灵,让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将她搂在怀里亲吻一番……

水菡俏皮的眼神望着晏季匀:“你还真会享受!”

老伴儿顿时闭嘴了,讪讪地走到前边去跟女儿站在一块儿。

“云姿,你很喜欢这里吗,这次打算待几天?”晏锥轻柔的声音,眼神充满爱意,凝视着心仪的女人。

贺雨燕没好气地瞥了山鹰一眼:“瘦子,你走路没声音的吗?吓死人了!”

儿子这么乖,当父母的自然是高兴,晏季匀更是希望能多瞧瞧孩子,可是,他没有忘记小柠檬身子弱,不能在外边吹风太久的。

“其实当时晏鸿章董事长所立下的并不是遗嘱,而是一份委托件。只是因为我必须保密,所以不能在今天之前向你们解释,但现在我可以说了,因为这份件上写得很清楚……晏鸿章董事长的意愿是,假如他死亡或者发生不测,当他不能自主支配他名下炎月集团股份的时候,他所拥有的股份将自动转到他的亲弟弟,晏鸿瑞名下。这份就是原始件,请大家过目。”毛秉华将件摊开,放到了晏季匀面前。

晏季匀脑子里忽地闪过许多画面……他以前有时会去晏鸿瑞那里下棋,每次去几乎都是在书房看到晏鸿瑞在收拾书桌,曾问过晏鸿瑞是不是在练习书法,得到的回答是在练习钢笔字,但晏季匀见过晏鸿瑞自己的钢笔签名,那字体实在是很普通。为什么练那么久都不见进步呢?这不合常理啊。但现在,晏季匀觉得那答案呼之欲出了……晏鸿瑞长期练习钢笔字,恐怕只是专注于练习一个签名——“晏鸿章”这三个字的签名!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亚撒现在是醉眼迷离,身子都直不起来了,趴在桌上,哪里还能清醒地应对邵擎?

此话一出,邵擎脸色陡变,猛地站起来,大掌一伸,紧紧揪住了亚撒的衣领,眸中尽是一片肃杀之气……

灭族之痛,双亲惨死,这一切都是源于她曾最深爱的男人,和曾经视为亲人的好姐妹!伍辰儿觉得身心像被人活活撕裂了一般痛楚!

张青松被绑架,四天之前的事,紧接着就发生了张雨柔在家长会议上当众说晏晟睿脱了她的裙子。

下一步,那个人会怎么做?离开c市还是躲起来看戏?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一向脾气温和的晏锥,被洛琪珊激起了潜伏在血液里的狠劲,近乎疯狂地掠夺,阴沉地仿佛诅咒:“这都是你咎由自取,活该你痛!”

洗完澡,水菡将衣物都穿上,全部都刚好合身,尤其是这条裙子,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每一处都显得恰到好处,凸显出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曲线。一字领露出她精致的蝴蝶型锁骨,小小的性感为她清新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动人的娇美,胸前那美好的线条之下,是平坦的小腹和轻盈的腰肢,再往下,小巧的翘.臀被裙子紧紧包裹着,侧面看去那身体的线条更是you惑至极。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梵赫磊更是气得咬牙切齿,脸都青了,愤恨地拽住梵狄的衣领,将他拖到桌子面前,指着上边的一份件:“签字!”

“嗯,不理混蛋,我只要妈妈……”小柠檬亲昵地缩在水菡怀里,讨好地笑着。

最让他抓狂的是,这领带……不是他晚上吃饭的时候佩戴在脖子上的吗?先前被他丢在沙发上……

此时此刻,洛琪珊再也不是一个顽强的泼辣的女人,她只是一个对感情对婚姻对未来有着憧憬的渴望幸福的人,她的眼神变得温柔而脆弱,她希冀能听到某种答案,可她潜意识里也是在害怕他会说出伤人的话。

洛琪珊的心就这样被捅破了一个洞,嗖嗖的冷风灌进去……这滋味,怎么比当初在跟梵狄的婚礼上被甩,还要难受?难道是真的喜欢上晏锥了?

晏鸿章到是没有太过惊讶,早料到是有私人恩怨在其中了。

“妈……我身体向来没问题,您别说得我好像很弱一样。”晏锥无奈啊,他长期健身,平时也很注意饮食起居,这身体够好了,还需要怎么调理?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带着威严的女声:“你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吗?护士长。”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室外是冬天,室内游泳池却是春.意盎然,一道道亮丽的风景令人目不暇给。各种肤色的美女都有,黑的白的黄色的棕色的……但都有共同一个特点就是火辣性感。

沈蓉的心陡然间下沉,冰凉……眼珠子越瞪越大。

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晏家以前就是一棵大树,在这儿工作的待遇十分优厚,是外边无法比拟的,但除了这个之外,佣人们也是真心的从感情上舍不得晏家。

陈嫂一抹脸,擦着眼泪说:“我听老爷子的安排……我现在就做饭去!”

水菡又是摆手又是摇头,急着推开这天大的好事,但看得出来她内心其实有点纠结……谁不想把握这种绝佳的机会呢,但她有自知之明,认为自己的能力还差得远,才会按下那股喜悦的心情,转而推辞掉这单广告。

唯一不怕她的人,只有那个救了她性命的农民,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婆婆。

孙婆婆清瘦的脸上皱纹不少,矮小的身子坐在小颖对面,正朝她亲切地笑着:“怎么啦?干嘛不吃?”

事先,她一点都不知道儿子的计划,直到晏锥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在飞机上了,他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去国外。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只是对母亲百般愧疚,乞求母亲的谅解,但沈蓉怎可能会释怀呢?

晏季匀依旧不发一言,只是走向门口。这不禁让沈贝急了,心慌意乱地说:“你还在生气吗?气我昨晚……对不起,我不是存心想引.诱你,我只是因为仰慕你,所以一时糊涂……我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保证以后会规规矩矩的,我……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经过晏锥的仔细讲解,洛琪珊终于明白了这些复杂的连带关系,越发焦急不堪。

当纪雪薇还在闷闷不乐时,嫣嫣和晏晟睿已经开始了。

这样纯净的歌声,仿佛是天空的白云,仿佛是山间的清泉,仿佛是晨曦的露珠,仿佛是早春的花瓣……不染尘埃,无悲无喜,自然而流畅,却又有着星空般的辽阔渺远。将人们带入到一个犹如天堂的仙境。嫣嫣用歌声和气场营造出的世界,成功地打动了在场的每个人。

就这样,水菡和晏季匀,这两个看似是两个世界的人,兜兜转转,终于是住在了同一屋檐下。水菡无法预料,自己从马路边被他捡回来,之后将过上怎样的生活,她更不会知道,这个如高山仰止的男人,将会是她今生今世痴痴念念纠纠缠缠的牵挂……

望远镜里,他能看到她在为孩子穿衣服……那精灵般的小孩儿白嫩嫩肉乎乎的身子,一张犹如洋娃娃的脸蛋,浓密的卷发,湛蓝色的瞳眸,小嘴里似乎还在嘀嘀咕咕着什么。最萌的是嫣嫣的小肚子,有点鼓鼓的,典型的婴儿肥小皮球圆肚……

可他并没有马上冲进去见兰芷芯,他觉得应该暗中观察观察再采取行动。

亚撒有些失落,坐在椅子上闷闷地喝着茶,心不在焉的,思绪早就飞到对面去了。

晏季匀低头捧起她干净的小脸,就像是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贝,轻轻吻着她湿润的睫毛,眼角的泪,咸咸的,他却觉得很甜,因为这是她的爱,她对他的心疼,是最美丽的花瓣,他吻到嘴里也甘之如饴。

见她否认这么快,亚撒冷冷地扁扁嘴,赏她一记大白眼,忽略掉心底那一丝丝的不痛快。

“妈妈……妈妈怎么了?为什么刚才我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嫣嫣稚嫩的童声软软的,却有着小大人的架势,她是在担心妈妈,先前在妈妈挂断电话之前她听到有男声。

水玉柔站在卧室门口的走道上,情绪显得有些低落,邵擎走到她身后了都还没察觉。

童菲的肩头都被血染红了,裸露在空气中,那伤口处还在流血,滴在她粉红色的胸上……是的,为了让杜橙能处理伤口,她的衣服脱了,只穿了胸。

晏季匀心里一窒,拿着唇彩的手停顿在半空……晏家已经为婚礼准备妥当,可以说是应有尽有,看似简单却是极尽奢华,但是,他们能满足所有物质上的东西,却唯独有一件事做不到——找不到水菡的母亲,她那未曾谋面的父亲也是毫无头绪。

水菡温柔软糯的声音钻进他耳膜,就像是一缕春风在疏离着他纷乱糟糕的心情。她就是有着莫名的力量,安抚着他的心,让他觉得,身边有这么个贴心的小东西,他才不至于冰冷孤单。她的力量很微薄,但却是不可缺少的暖。

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碗。

晏锥依旧没睁眼,可他的一只手却准确地捏住了洛琪珊的下巴,用力捏了一下说:“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你说我有没有时间听?就算是陈年老窖的事,你也给我全部交代出来。”

“呃?这是什么?”洛琪珊好奇地问。

“哈哈哈,儿这是在向我们表示抗议了,他嫌我们不疼他了?”童菲望着儿的背影,说得很大声。

梵狄是混黑道出身的,见过数不清的血腥,他的一颗心炼就了超越常人的坚硬,但此刻,这男人却禁不住呼吸一紧,心头蔓上一缕沉重。虽不是血淋淋的伤口,却可以看出是时常受到虐待才会呈现出这样的,小颖这些年这该是被继父抽了多少次才会有这么不堪入目的背。每一道伤痕,无论深浅,都在无声地控诉着,让人不得不去想象,当她在受到虐待时是怎样的痛苦与折磨,她是有多隐忍和坚强才能让自己熬到今天?

赫淑娴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猛地拍着桌子说:“我再说一次,跟我无关!不是我派去的人!”

可她不知道,这次妈妈带她走,不是真的去旅游,而是要躲开危险。

“唔……我们不是几天就回家吗?怎么要带那么多玩具?”嫣嫣亮晶晶的大眼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咬着手指,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玩具装满了一个大包包。

兰芷芯的父母舍不得女儿和外孙女,哭哭啼啼良久才送走了。两老也明白女儿的苦衷,表示理解,祈祷危机快些过去,兰芷芯能早点带着嫣嫣归来。

“菡菡,这个你拼错了,不是放这里的……”小柠檬奶声奶气地对水菡说,手里还拿着一个蓝色的东西往拼图上的空格放去。

这个小小的生命来到世上的过程十分艰辛,他脆弱,但也有种令大人都为之钦佩的坚强意志。晏季匀今天又看到孩子和中药了,那一幕始终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心疼的同时也深深地为孩子的坚强而折服。凝视着这个缩小版的自己,晏季匀的心久久都难以平静……孩子睡得好甜好安详,美得像个天使。真希望这小不点儿的身子能尽快好起来,到时候他会给孩子找个最好的学校……

小柠檬鼻子一哼:“就是叉叉啊,意思是让你不要唱了。小星星妈妈唱才最好听,你还是唱最炫民族风吧!”

&nb

小柠檬想了想说:“你唱江南style。”

这……洛琪珊愕然,但酒杯已经送到跟前了。

可这里的人都是来去匆匆的,尽管发生一些事,人们就好奇一下,之后便各走各的,不再交集。

梵狄猛地缩了回来,刚才那美妙蚀骨的感觉一下子就被破坏了,他就像做了亏心事一般满脸燥热,比女人还妖娆的面容上红得滴血。

小柠檬撅着小嘴儿,圆溜溜的大眼瞄着梵狄,这可把梵狄给瞧得背脊发毛,赶紧地捂住了小柠檬的嘴巴,一边冲着水菡讪笑:“小柠檬说饿了,我们吃饭去吧!”

如果晏鸿章在,就不会存在这样的问题,他可以有权利让晏季匀继续任总裁,但现在的情况都是因为有了家族斗争才导致乔菊会拼老命来跟晏季匀抢。晏鸿章之前已经将手中的大权都放给了晏季匀,现在晏季匀不但是总裁,也是暂代董事长的职务,乔菊要是将他拉下来,她自己坐上去,她是晏鸿章的老婆,坐上这个位置之后,她哪怕不是真正的董事长,也算是掌握了炎月的命脉,其后果可想而知多严重,用不了多久,炎月就得姓乔了。

亚撒一听,顿时苦着脸做出可怜状:“哥,我喜欢中国化,我想娶一个中国媳妇回来,妈妈很支持我的,只是我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中国女人……哥,你帮我在祖母面前说说吧,就说我太忙了,没时间。”

她身上有股油烟味儿,梵狄蹙着眉头,俊脸一片淡漠,但心里却泛起丝丝诧异,凝视着这张戴着口罩的脸,还有她惊慌的眼眸,他不由得问:“我们……难道以前认识?怎么你好像很怕我?”

小颖又是一个劲地摇头,脸都皱到一块儿去了……她想去洗手间,但是前路被他挡住了,看样子他都还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这若是换做普通人家里,想要在短时间被筹备好一场盛大的婚礼,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梵家和洛家联手,加上无比雄厚的财力人力,要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也并不难了。

“爸,我们也是关心您,虽然有弟弟在您身边照顾,可我们毕竟还是您的子女,血浓于水嘛,我们尽点孝道是应该的。”梵赫磊小心翼翼地哄着梵顶天,面露关切之色。

沉思良久,梵顶天缓缓坐起来,靠在枕头上,凝重的脸色望着梵狄,隐含担忧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看上洛家吗?”

水菡愣了愣,意识到了什么……他居然不听解释?他不信她吗?

一个成功的企业势必在明处暗处都有不少竞争对手,而像炎月集团这种重量级财团,更是处在舆.论的巅峰,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多少人算计着。货仓失火,如果只是意外,那也罢了,但假如是人为的,整个事件就会变得异常复杂而紧张。

“晏季匀,怀孕是意外,我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你相信我吗?”

这一对狗男女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对不起水菡,与水菡的关系早就决裂,此刻还能想到要从水菡身上捞点好处。厚颜无耻到如此地步,也算是超凡脱俗了。

晏季匀这个澡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了浴室。

这番话,与晏鸿章所说的那些,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