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50章:无上苍天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无上苍天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方继藩脸色苍白,只是战战兢兢。

自己不会是隔壁老王生的吧。

这几位师傅,都是弘治朝的名臣,以清直著称,不过既然清直,那么一般都不太会给朱厚照什么好脸色看。

弘治天子笑吟吟地道:“可见用了心,便是好的。”

方继藩一拍他的脑壳:“狗一样的东西,少爷之所以得病,定是因为这宅子太过老旧,翻修,懂不懂?”

两个亲军将方继藩的绳索解开。

酒客们听得啧啧称奇,有晓得内情的,便忙颔首点头:“那就没错了,保准是好了,曾大夫是神医啊。”

到了奉天殿,弘治皇帝才坐定,就立即召了刘健等人觐见。

刘健三人又面面相觑。

可问题却在于,卖了这个价,却还能卖这么多。

弘治皇帝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已是走了。

于是开始说起自己在作坊里的所见所闻。

他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唯一的问题是……库房好像不太够用了,这十全大补露如今……如今是堆积如山,臣……臣以为……臣以为……是不是应该,多修建几个货栈了。”

弘治皇帝坐下,又待要喝一口温开水。

弘治皇帝硬生生的将手中的杯子收了回去,却不禁叹息了一声:“等营收吧,怎么还没有送来,这里到处都是一股腐臭味,实在令人生厌。”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这是暴跌啊。

眼下的问题,不过是找销路而已。

朱厚照抬手就给他一个耳光:“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周文英那个狗东西还不在?”

哪怕是一旁的刘健和李东阳,尽头是大明最顶尖的人才,却也是一无所知的样子。

我陈彤就不一样,我陈彤是个讲道理的人。

他勉强露出笑容:“也好,也好,你放心,三千瓶,到时自是如数交齐。”

第一个表态的,乃是赵王陈贽敬,陈贽敬怒气冲冲,他心知这个条件,已经开始使人动摇了。

洪健磕头如捣蒜:“臣无话可说,蜀国有罪,愿陛下严惩。”

这一夜,极是漫长。

紧接着,楚人和文武官员也鱼贯而入,重新行了君臣大礼,陈凯之看着这刚刚修葺好的大帐,道:“卿等的官职,暂时都保留,等灭楚之后,再以你们现在的官爵为基础,进行封赏,朕与胡人厮杀,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出关,以灭胡为目的;可楚人亦朕之骨血,却是不同,自此之后,再无陈楚之别,都好生用命吧。”

项正胸膛起伏,不甘的呼吸着,他突然冷笑:“朕乃大楚皇帝,乃是上天之子!”

项正身躯发抖,恐怖的眼睛看着梁萧:“还有机会!”

围在这中军大帐之外的官兵,似乎有了一点儿怯意,有人稍稍后退了几步。

突然,自黑暗中,一枚冷箭却是突的射出,而千户猛地瞳孔收缩,滚之后,便是一个呃字,叮当……长剑落地。他疯了似得开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原来这冷箭,一箭封喉,淅沥沥的血水,自他捂着脖子的手里渗出来,他如醉汉一般在地上踉跄了两步,接着,闷声栽倒。

沉默。

所有人都沉默了。

官兵们不知道是谁放出的箭。

谁都清楚,大陈皇帝带来的消息是,要让项正奉上人头,没有人愿意继续战斗下去,这已不再是是否有勇气的问题,而在于,没有人希望自己不明不白的为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去死,即便是立下了功劳,这功劳也只是令人唾弃而已。

回家……可以回家了……

混乱,彻彻底底的混乱。

最可怕的是,这里太混乱了,方圆数里之内,没有多少人能听清他的呼喊,身边茫然无措的人,即便听到了命令,竟依旧还是无措。

那士兵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已是蓬头垢面。

吴越其实并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雨水再下一些时候也好,他穿着蓑衣,站在山丘处眺望,看着远处被雨水浇灌的世界,还有那被雨水冲刷的洛阳城城郭,不禁感慨道:“说句实在话,这水一冲下去,下头这些人,只怕十不存一了,实是有些残忍啊。”

乌压压的一大片骑兵,这……这不可能吧……这是从哪里来的?

若是直面遭遇了陈军,或许,他还有勇气和陈军一决死战,他虽然知道,这陈军并不好惹,可至少,还有一站的勇气。

一般情况之下,这种攻城之法,叫绝户之策,各国之间虽也有攻伐,可多少,为了防止遭人口实,总还会留有一些余地,毕竟灭国之战,已有数百年不曾出现了,而现在……大楚皇帝,却是直接断绝了攻城的念头,直接采取了水淹,这令吴燕竟有些瞠目结舌,无论如何,这毕竟是最下作的办法,至少,也得等攻城失利,再做最后的手段。

吴燕脑海中迅速的想到了项正的盘算。

杨义正色道:“洛阳城内的慕太后等人,倒是态度坚决,要守洛阳到底,与洛阳共存亡,虽是派出了使者,表示只要归降,依旧可以保他们的富贵,也绝不会侵害陈氏的宗庙,只是……”

“哼!”项正冷笑,在杨义面前,他倒没有发怒,可现在杨义走了,在自己心腹爱将面前,项正面上却是杀气腾腾:“暗中将这些口无遮拦之人,记下来,现在,暂不要打草惊蛇,等朕进了洛阳之后,再做处置吧。呵……胡人远在天边,且……陈凯之讨胡,难道当真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过是想要收买天下人的人心而已,现在……他自己找死,被胡人围了,全军覆没,反而是咱们楚军之中,竟还有人认为他乃是为了所谓的大义,甚至还有人将朕和此人相比,朕才不会效仿陈凯之,做出那些蠢事,你看,这陈凯之为了所谓的大义,不照样死无葬身之地了吗?而朕却活着,朕不但活着,还将得到他的疆土,他的宗庙社稷,甚至……他的嫔妃。下头的将士们不晓事,你是晓事的吧。”

这个机会,项正绝不愿意错过,他要的,便是彻底打断大陈的强盛之路,兼并大陈。

好在他虽不同意,可陛下既已经做出了决定,他也无可奈何。

他哪里想到,只来了一个汉使,局面顿时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