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52章:昂藏七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昂藏七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未来,这大规模的人口,将一路向西,他们需带着大量的给养和武器,翻山越岭,越过千里的荒漠和平原,这可能对于女真人和蒙古人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他们吃的了这个苦头。

“短铳也贵啊……”

现在……这武器陈列馆里,则玲琅满目的挂着各色各样的火器。

这都是一群热血青年,最爱的是打打杀杀,看到心仪的武器,便如看到了绝色的女子一样。

…………

不只如此……招股书里的前景虽然诱人,可要做到,实在太难太难。

可若是认了,那么,便是天命所归。

一念至此,他便怒极攻心。

“听见了吗?”

哐当一声,匕首落地。

“呃……杀了我吧。”突兀泪如雨下,整个人已成了废人,他疼的眼泪滂沱而下,这一刻,他竟开始哭诉。

他们实在无法解释。

莫非……根本就没有人图谋不轨。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弘治皇帝一笑,朝萧敬看了一眼。

萧敬吓了一跳:“不敢。”

弘治皇帝微笑:“朕乃天子,蛮夷岂敢侵之?”

朱厚照:“……”

弘治皇帝又道:“你看,你又觉得朕是自大了,你带了那鞑靼商贾来见朕,朕岂会不知,只是,心怀不轨之人,只是少数,若因为这少数,朕便不敢去了,岂不是……先寒了那些愿意归顺之人的心?朕听说,大漠之人,最敬重的乃是英雄,倘若朕如此惜命,反而被人看轻了,若真有人图谋不轨,自有人将其拿下。”

朱厚照倒也认真起来,不敢怠慢。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衣襟:“你想说什么?”

方继藩不禁道:“太子殿下,伯安是我的爱徒啊……”

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

他拼命摇头。

吁了口气。

与其说是外语书院,不如说,是专门培训间谍的军事学院。

现在,这外语书院,却也不可轻忽。

而现在……

真是大手笔啊。

骤然之间,天色灰暗了。

因为宫中尚黄,寻常庶民百姓,不得恩赐,是不得随意用黄金装饰的,因而西山那儿,便绞尽脑汁的折腾出了白金来。

妇人欲怒。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方继藩和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他信誓旦旦:“殿下和干爷爷放心,奴婢这两日,也在琢磨着这事,奴婢在保定府时,就曾养着一群闲汉,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可见缝插针,察言观色,各种给人上眼药,还有打听消息的本事,却个个都是好手。”

老李拼命点头,额上青筋曝出。

而这铁路,则是以京师为中心,向外辐射。

而在另一边,铁路的股票,却开始疯涨。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而……接下来,股票依旧还是暴涨。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那提着火铳前去打猎的老李,匆匆回来:“快看,快看那里。”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王不仕微笑:“迟了。”

瞬间,八百万股,销售一空。

这些股份,统统可以买卖,可以交易……

他抬头,凝视着王不仕:“可朕不相信,一样东西,可以尽善尽美,若如此,那么这天下,早就太平了。凡事,有利就会有害,难道,这东西,就没有害处吗?”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紧接着,飞球腾空。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好像……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又失业了。

理发师一脸惋惜,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天主的安排。

银子疯狂的流转,可问题在于,这疯狂流转的银子,倘若是一旦断裂,就是灭顶之灾啊。

现在,要修铁路了。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只是,这些女医,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方继藩吹着茶沫,满腹心事的样子。

“呀……”

这一刻,这满朝文武,俱是鸦雀无声,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听到罢黜……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小梁……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许多人不禁唏嘘起来。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任何学术,都是慢慢的成长,拔苗助长,是要不得的。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这也是问题的关键。

刘健等人,纷纷微笑:“陛下圣明。”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一切如常了,好生照料,便可痊愈。不过……这等病,随时可能反复,需有人随时照料,免得,下次再复发时,耽误了急救的时机。”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呸,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也罢。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只是遗憾的是,这梁家之女,居然如此伤风败俗,虽然梁家身份高贵,可对于诗书传家的刘家而言,却不得不忍痛割爱了,刘家是体面人,无法容纳那样的女子,何况,自己在都察院里公干,乃是清流,万万不可自己的名声,有所毁伤。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更多人一头雾水。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殿中,宦官们纷纷的拜倒在地。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可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大有山雨欲来,乌云压顶,大雨倾盆之势。

说实话,朱秀荣不太喜欢。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方继藩道:“陛下,这些都是儿臣,亲自调教过的。”

说也奇怪,历来女子们,只有在出嫁时,心里才会忐忑。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方继藩顿时杀气腾腾:“看谁敢说,来人,将王金元那狗东西叫来。”

萧敬依旧乐呵呵的样子,习惯了。

弘治皇帝淡淡道:“少啰嗦,去兑换吧。”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卧槽……

京里很热闹,果然如这编撰所料,这突然被看好的黑马,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我的儿子英俊!”

方继藩哭了。

所有人唏嘘着,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竟也是眼睛眨动,泛出泪来。

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宦官忙是将他搀着,刘健和李东阳,都不禁担心起来。

谢迁也不禁感慨,低声道:“是啊,新津郡王功业未竞,实是可惜,而齐国公……”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可李东阳却站不住了,他匆匆上前几步,轻轻的摇了摇被宦官搀扶着的刘健。

他懵了。

活人无数……

却发现,李东阳正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

后来大家发现,李陵还活着,原来是投降了匈奴。

人……活了。

弘治皇帝不禁道:“这算是欺君之罪吧。”

“陛下……”刘健立即道:“老臣以为,祭祀不能继续进行了,未亡之人,岂有祭祀之礼。”

顿时,众臣哗然。

卧槽,没死为何不早说?

弘治皇帝道:“新津郡王若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为之欣慰吧。朕在想,回京之后,朕该亲自祭祀新津郡王,借此大捷,以慰新津郡王和战死在新津的忠魂,这件事,让英国公去料理,命其承揽祭祀之事,择定吉日,朕率百官,亲往祭奠。”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修养。

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他穿戴着厚重的盔甲,按着刀,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之下,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操练。

“好吧。”方景隆重重点头。

张懋道:“圣旨都下来了,能有错?老夫昨日,已见驾了,陛下的意思很明白,新津郡王薨的轰轰烈烈,以身殉国,实为万古楷模,此次,陛下要率百官,亲自祭祀,这祭祀的典礼,老夫来主持,老夫主持了一辈子的祭祀,这一次,却没有怨言,一定要让你的父亲,风风光光,漂漂亮亮,就当老夫……送他一程吧。”

可现在,张懋的背驼了,方继藩却依旧俊秀,身子更加挺拔。

外头,便见朱厚照匆匆而来,见了方继藩,刚要开口,方继藩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快跑。”

这一场仪式,许多都是弘治皇帝拍板的,不少的礼仪,都超出了郡王的身份,这叫恩旨,以此来旌表方景隆的功绩。

“哎……”弘治皇帝道:“伤心过度,朕能体谅啊,丧父之痛,有几人能熬得住呢?你别看方继藩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他可是孝子,朕明白他。”

弘治皇帝坐上了车驾,左右的金吾卫以及大汉将军们,纷纷拥簇着车马。

他又不傻。

横冲直撞的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无须乘风,却已破开万道海浪,犹如在海中狰狞的海兽,如疾风一般,朝着佛朗机三舰冲去。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