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54章:降尊纡贵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降尊纡贵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呼出了一口气,他一把将她抱坐了起来,翻个身,自己平躺在身后的大床上,让裴淼心整个人趴到了他的身上,便将她整个人紧紧地圈在怀里。

“这、这的沙发挺软的,怎么会……怎么会屁股疼?”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到半夜,这本来就不算柔软的小沙发这时候更是铬得她骨头疼。

“心心……心心……你乖,一会就不难受了,一会你就会跟从前一样舒服了……”曲耀阳轻声哄着,在她一遍又一遍的轻吟中一口含住她一边的红樱桃。

“相信在场的很多人对我并不陌生,曾经我也在这里,与一些人共事过,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离开了公司。”

他冷冷一笑,“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帮我自己的弟弟,还用得着你来说谢谢?”

可是进了家门才知道她很早以前就已经离开,坐在沙发上气愤得要死的曲母张嘴就开始讽刺,说:“好一个吃里扒外的裴淼心,我费尽心机帮她把路都铺好了,她自己不会走也就算了,居然还拿子恒的事情来要挟你爸爸,说他要是不同意你们离婚,她就把子恒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外面的媒体去,即便外面的媒体不敢发这条消息,她也要散布得网上人尽皆知,你说就这,你爸爸怎么还会不同意?”

他没有回答她,却是旋着身在屋子里找来找去。

“我交了!”她侧过头不再看他的眼睛,眼泪却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两个月里会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也不知道,在我怀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你跟她都做了些什么!所以,你犹豫不决的事情,我就都帮你做了!哪怕你恨我讨厌我都好,可这也是你曾经答应了我的!”

他扣着她的下巴揉着她的唇,那额头上的青筋,眼眸里的怒恨,显然已经拼命烧到了极点。

vivian的话让拿着筷子吃饭的裴淼心微微顿了下手。

“这个款式太老了,你给我拿全店最好最新的。”想着想着,夏芷柔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出来了,竟没想到看见她抱住门外的一个男人。本来焦灼的心被那一幕烫得更加支离,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却偏生像有什么人,拿着把尖利的美工刀,一遍一遍地割他的心,搁到鲜血淋漓,痛得就快失去知觉。

“裴淼心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与你们这样出身高贵,普一出娘胎就被人捧在掌心里疼,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千金小姐相比,你永远不会懂得像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却在不断挣扎的人内心到底有多么的纠结和痛苦。”

他愿意在她的眼底跟前什么都不是,他愿意。

她说,这对胸针是夫人的一点心意,感谢他当天的善举,以及重新赠送给自己的宝石项链。当夫人看到这两只胸针同时出现,以着她对珠宝的了解与认识,也看得出来这两只胸针应该是一对。既然那天他送了份这样的大礼给她,而作为主人家,她也想回份礼与人情给他。

说完了他抬腿就走,看得裴淼心一脸莫名其妙。

“陆大少,你看过了就算了,难道不需要表示一些什么吗?”

她一提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五脏六腑便开始疼痛。

曲母叫了司机开车直接到市政府去,也路畅通无阻地往市长办公室而去,到了曲市长门前直接用力一推,迎面就撞上好像正在开会的几个人。

苏晓不解,“什么事情?”

苏晓对着好友一通狂骂:“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裴淼心,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儿,你特么别再耍二了,真以为自己是女金刚女无敌,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解决吗?你当我白瞎的啊!你还有我啊!”

曲臣羽换好睡衣重新在床沿坐下,长臂一伸,便将裴淼心母女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裴淼心没敢靠近,只是巴巴地站在门边继续看着里面的男人,满脸的戒备。

“那没义气的,说是晚上他另有安排,就他刚在大厅遇到的啥美妞,他约了美妞吃饭,所以果断跑了。”

两个人正说话的当口,苏晓的玛莎拉蒂小跑,一下就给抛锚停在了半路。

裴淼心拉了裴母上车,等到洛佳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开了车准备离开。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再也不想像傻瓜一样被他们曲家玩弄于鼓掌了。还有,妈您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了。”

“军军!”实在是别无办法,夏芷柔在最后关头终于向曲母妥协,“妈!军军不是我生的!他真的不是我生的,他是耀阳领养回来的!”

一掌扣在她转身要走的墙面上,他恶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的,“以前是谁口口声声说我长得好看,是谁说她有多喜欢我?我认识了你多久你就勾引了我多久,干什么现在有了新的男人就想把之前的事都一笔勾销?裴淼心,是你勾引了我!”

门前疯狂吻了她的唇又扯开她的内裤,将她所有可能的挣扎或是轻呼尽数泯灭在自己的口里。他用力堵住她的双唇,越吻便越有些不能自已。裴淼心突觉这吻并不像吻,唇上一阵撕扯的疼,他这样的动作,到更像是宣告,他对她的情绪还有身/体拥有着绝对的占/有权。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夏芷柔用力推开半个身子摔扑在她身上的裴淼心,吃痛捏着自己的手臂仰起头来。

可是,大笑着的裴淼心早就没了踪影,与他错开身子光脚奔出去的时候,她只是笑弯了腰道:“大叔,我肚子饿了,快做饭给我吃。”曲耀阳心照不宣,“陈行的消息果然灵通,可是现在国家严控房产性质的项目审批贷款,即便是‘宏科’,也不好贷啊!”

裴淼心从随后的电梯里出来,看着他一瞬有些阴沉的脸,笑问道:“怎么了吗?”

万晓柔冷笑,“可是当初我进去的时候你们全家是怎么对我的啊?耀阳又是怎么对我的啊?我那么爱他,可是他却设计让我怀孕,我被人抓被人告他也不管我,他曾经说过他爱我的啊!可临到关头他却不帮我,他满脑子都是裴淼心那狐狸精!”

“嗯,过去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无力改变什么,那就让它都过去吧!而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从前的曲耀阳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曲耀阳脑里心里都只装得下你一个人,任何人都装不进来,明白了吗?”

裴淼心苦笑,“那说不定只要你恢复记忆,想起从前的事情,对她,你或多或少还是存有眷恋和感情,只是现在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罢了……啊!”

“没事。”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是我多事了。”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她娇红着脸在卫生用品的架子前挑东西,他便提着篮子站在一边,看着她默不作声。

“不过我帮你找了另外一份工作,你长的这么漂亮,做这个肯定行的!”

桂姐蒸了各种味道的粽子出来,非让回家过节的少爷小姐一人吃掉一个才准离开。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她又想起多年前的那些年月,每回两个女人起了争执,他都是不问缘由,一味将所有的错处都往她的身上怪。起初她是不明白,以为他是真的瞎了眼睛,待到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她也才慢慢明白过来,有时候什么所谓的真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其实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他若真心想要爱护一个女人,哪怕知道她做的事情全是错的,他也一样会站出来维护这个女人。

“婉婉!”裴淼心轻叫一声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曲臣羽这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块巧克力来,撬开曲婉婉的嘴巴就往里边塞。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谢谢,但愿你不是诓我。”

裴淼心惊奇,“昨天麻麻不是才买了很多酸奶给你和弟弟吗?”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曲婉婉走后,曲耀阳才拿着车钥匙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去。

夏芷柔立时一吓,赶忙挂断了电话才道:“哦!没有,就是何太太他们几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我又再次怀孕都为我高兴,她们想在何先生的游船上面为我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何太太还专程让人从北海道运过来一批新鲜的海鲜,她、她就是问我想不想吃。”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曲婉婉被他这么用力掷在地上,除了后脑勺,几乎全身上下都疼。

苏晓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这样的质问过后,裴淼心只是一怔,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小家伙摇了摇头,只是并不做声。

裴淼心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茫然后退了一步,很快就对上他一脸的冷笑。

“嗯。”

夏母见夏芷柔僵持着不走,赶忙连拖带拽地把她往门口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