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73章:身轻言微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身轻言微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所以他热衷于这样那样的男女游戏,而更多时候,这些女人更像是他寂寂生活当中的调味品。

那一晚,她是真的娇羞,夜场里的一切她都不甚熟悉,却偏偏是这男人,让她觉得不再害怕和颤抖。

不只出现,他还带来了她的“庄周”,把“庄周”跟“梦蝶”搁在一块拍卖,他到底想要羞辱谁?

她沉吟,想着他身边的人和事,还有上午发生的事情。

她远远看见那穿着深黑色条纹西装的颀长身姿,引领着一群男男女女从里头出来,还是忍不住在车前唤了他一声:“耀阳!”

“芷柔怀孕了!”曲耀阳模样决绝,好像只为让她把不该说的话吞回去,“所以我们点到为止,当初是怎样开始的现在就怎样结束,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拿着休闲西装外套站在沙发边的曲耀阳,还是不住皱起浓眉,侧过头来望正在厨房边上用身上的围腰擦小手的裴淼心。

焦急伸手去护自己前胸,可他用的也是蛮力,狠狠一压,抱着她就旋身,用自个儿光裸的上身狠狠贴挤着她的上身,吻着她的双唇将她压进床铺里。

大家左右为难,还是推举了年限最久也最资深的秘书拿主意,于是那秘书联系总裁往日作风,还是狠狠一道:“拿进去!”

……

昨夜的种种,以及今天的一切,都再再提醒着他,他们这对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书的小夫妻之间,关系又大不同。

“那为什么还是低垂着头,不开心啊?”

夏芷柔冲她点头,快步上前接过阿成手里的孩子才去看曲婉婉,“她不是我叫过来的,我没事叫她干什么啊?我不知道你跟妈今天会回家来么,你妈那么讨厌她,我怎么敢让她们遇上啊!遇上了,万一让有心的人晓得了,还不以为是我故意搞的鬼。”

“……好。”曲婉婉应了一声,连忙挂断电话,还没等挣扎,原就压在她身上的厉冥皓已经用力掰开她的小手,将手机夺过来,一把扔到了不远处的地毯上。

修长的手指灵活地钻入她的睡裙,掌下滑腻的肌肤令他更加难耐。他不再给她时间做任何的反抗,邪佞地拉扯掉她睡裙的肩带,修长的手指顺着她腿内滑腻的肌肤一露向上,找到那热源,长驱直入。

他越拉她的心越寒,抖擞几下用力将他挣开,目色里都是平静,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算了吧,曲耀阳!不爱我就不要管我,别装得你有多在乎我似的,我们大家好聚好散不行吗,干嘛非要把人搞得这么狼狈你才肯罢休?”

在她震惊地瞪大眼睛的同时,盘过她一只大腿往自己腰间一架,一个用力向前猛挤——她痛得微眯了眼睛,额头的汗水开始顺着脸颊滑落。

慌乱中的裴淼心似乎早就忘记了呼吸,睁着双无焦距的大眼睛怔怔望着面前的男人,痛到眼角的泪水不自觉顺着眼眶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这么多台照相机跟摄像机对着他们的方向,她的身份敏感,丈夫亦才过世不久,这个时候同别的男人说些有的没的,保不齐就被有心人听去,做了新闻。

裴淼心不知道是怎么了,才下车就有这么多的记者冲上来围攻她。

却没想到已是如今,他日之事一桩桩、一件件,早都成为过往云烟。

“又跟耀阳置气了?”

“我听你店里的人说,淼心那边发生了点事情。”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夏芷柔开口说话:“那时候他心里不说,每次我问起的时候他也说不介意,可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我后来是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我是骗过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爱他!我长这么大从没有遇见过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就不可以爱他?我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我要我在他心中永远都白璧无瑕!”

裴淼心简直要气炸,“谁让你表示默哀了啊?可能这车在你看来不算什么,撞坏了就撞坏了,整个车的修理费加在一起还没有你的车一个角的修理费高,可是我的车在我的眼里跟你的宝马suv是一个等级,撞坏了就得赔,你说怎么办吧!”

……

她是亲眼见到过他同裴淼心那段并不使人愉快的婚姻生活给彼此带来的伤害。

“上次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的事我们家都搞清楚了,其实是她小姑娘家家不懂事,也没怎么站稳,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不怪老二媳妇,你也别怪了,好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进来也不敲门,简直越来越没规矩。”

曲臣羽这才总算明白小家伙的意思,点了点头,笑弯了唇,“嗯,肯定带。”

可是芽芽偏偏是个有些聒噪的小姑娘,自己唱完了跳完了还不够,非要得到大人的赞同后才会笑得花枝乱颤。

“是啊!我都不怎么喜欢打高尔夫球。”

这下裴淼心总算是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闲得发疯的公子哥,已经是‘发疯’,早不在‘发慌’这个级别上了。

“妈!妈我跟您说,这、这报纸上登的内容耀阳他其实早就晓得的,我没有骗他,我真的从来都没有骗过他!他是因为爱我怜惜我所以才接受我的,您不能就这么拆散了我们,不然耀阳回来他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自从奶奶去了以后,她早该料到,曲家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她也早就,没有家了。

餐厅里的裴淼心起身,几步迎到跟前,唤一声:“爸!”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曲耀阳的话还没有说完,裴淼心已经揽住他的脖颈轻轻抱住了他。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他皱了眉看她,“时间差不多了,一起来的就得一起走,你去哪里,我送你?”

裴淼心抬手又开始打他,两个人在小区的地下停车库里纠缠,周围窒闷的空气让他的大脑有些缺氧,一瞬更暴豆到了极点。

打包收拾好最后一包东西,裴淼心在电话里说:“没有,阿jim挺好的,真的,要不是他把真相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坏女人。”

“……”

那采购部的主管又道:“易家那场争产官司过后,‘y珠宝’因为人心动荡,早就已经不如往前。大易太太……就是那位姓汤的,经营公司不到两年,就因为二叔携款潜逃,最后落到她手上的也就是一间公司的空壳子。”

洛佳刚要暴走,立马就冲过来几个同事,架起她连忙开了包房的门出去,只说让她醒醒酒去。

说完了她就起身,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只见先前的两位同事一脸无措地站在旁边,而之前还举着酒杯大声说话的洛佳则正面贴着墙壁靠在那里。大抵是哭了,只听得见她嘤嘤的声音。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不久后,一楼客厅里,兄弟俩就在酒柜前的沙发上坐着。曲臣羽去开了几瓶上好的红酒,给曲耀阳递杯子的时候才道:“晚上喝了些白酒,这时候混着喝没事儿吧?”

他的生活又回归了暂时的平静,就像是这半年多以前,裴淼心突然从他生命里消失的那段日子一样,他的周围都只剩下安静的影子。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屌丝骗了就被穷屌丝骗了!现在外面的屌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屌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嘿!曲婉婉!”

苏晓兀自在原地气闷了半天,才说:“你到底更爱他们谁?”

“可是淼心,我记得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如果真的不爱,当初你就不应该同臣羽结婚,既然结了婚,你就应该收心,再不要去过问那些与你无关的人和事了。”

曲臣羽着意哄了她半天,才听到她颤巍巍的童声。

……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裴母迈步往前走时说:“我跟你爸爸这些年在曼哈顿跟着你外公,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几乎都寸步难行。我好几次受不住的时候想要同你联系,可又害怕听到你的声音会让自己伤心。淼心,你都不知道这些年你爸爸在曼哈顿过得有多么艰辛。你外公的疑心病又不是一般,我们这样贸贸然回去早他,他又总觉得我们是来夺他家产的,所以对我跟你爸爸更是一千一万个不放心。”

她狠狠摔门回了自己的房间,好像所有的坚持和耐心都在这场漫长的婚姻追逐赛中消灭殆尽。

“你以为是吃活的啊?现在哪里能有活人给你吃啊!要用特殊的渠道到医院里去拿那些被堕下来不要的婴胎,就是那样的吃了才补女人,你明不明白!”

医生离开以后他才又听见臣羽道:“我一直都想不起来我为什么会去瑞士,好像不是为了滑雪,可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如果就连自己也能知道,那是不是除了肚子里这个刚获得的孩子以外,她还能在这个家里巩固住自己的地位,再不怕任何人来犯?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裴淼心又抿了抿杯中的红酒。

她讶异地张了张口道:“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你却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臣羽,我该怎么感谢你。”

聂皖瑜哭着哭着反而笑出了声音:“你还想打我了对吗?耀阳,是你说过你会同我结婚的,可是你不参与咱们整个婚礼的准备过程也就算了,你还要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可是曲耀阳他欺负我,他们全家都欺负我,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是不是!”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这车它是你的。”曲耀阳大步上前,拉开驾驶座的车门,等着她坐进车子里去。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

“老曲!老曲!这时候你可不能这么跟儿子怄气!”门外的曲母轻叫一声追进屋里,“还有,耀阳你也是的,也不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看人聂家的姑娘,明明好好端端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什么样子!”

裴淼心咬了咬牙,点头,“行!”

曲耀阳冷脸看着她和她面前的东西,呼吸愈沉了几分,“这些东西哪来的?”

“其实,你在大门口放下我就行……”她没想过他还要把车开下去。

“啊?”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脑海里飘过的,都是那些仿若日记的信纸背后,曲臣羽这几年所有的心声和忍受。

因为苏晓的事情,裴淼心到现在仍然心情郁郁,点了头回身,便任曲耀阳带着女儿将车开进了附近商场的停车库去。

曲母笑呵呵迎了上来,说:“爷爷昨天到军区那边去了,年底老干联欢,还得在那边住上几天,所以今天总无缘过来见一见皖瑜,到是怪可惜的。”

一桌一桌地敬了酒,差不多绕完一圈的时候,姗姗来迟的曲耀阳这时候才到主桌落座,一一道歉,说是临时处理了些公事,所以脱到现在才赶了过来。

等到曲臣羽绕完一圈发现姗姗来迟的曲耀阳时,这才赶忙牵着裴淼心的手过了来,“哥,这一杯,我跟淼淼一起敬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们的照顾,还有上回她在家里昏倒,也是多亏了你送她到医院里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样的居心?”她抬起眼睛看他。

“你有什么样的居心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现在公司里事情多得很,奶奶才刚走,家里人一时之间未必接受得了这样多的变故!东西我拿着,想什么时候递出去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还有这个,跟这个,这些全部都是冷的,裴淼心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浪费粮食?之前给我煮方便面都舍不得放午餐肉跟鸡蛋,可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做这一桌子的菜到底是想怎样?告诉我你在你‘老板’的公司工作得很开心很快乐,他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以外还有其他的零花给你,所以你现在很满足很快乐!你做这一桌子的菜,不就是想告诉我这些吗?”

“不需要?”他挑唇冷笑,“好一声‘易琛’,刚才口口声声唤着是你老板,怎么现在又开始直呼其名?还是说,你们公司的人都已经这样习惯去唤一个男人的名字?”

他不高兴,“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吃饭!”

没人知道他有多疼,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会这么疼。已经是过去了这么久的事情,现在看到弟弟成家立业,他应该开心和放心,可是……他的心为什么还是这么疼?

从认识,到现在,她这般新嫁娘的模样竟然一次也没在他跟前展现过。

洛佳轻喝一声冲上前来将曲母一推,“你以为你是谁啊!当今市长家的夫人就那么了不起啊!你也不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现如今是法制社会,法治社会!我还不信市长夫人就能公然在医院里打人了!你信不信我一会儿就发微薄,我要把你打人的事情放上网去。”

“巴巴,还有还有……”

“曲耀阳?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可是现下,瞧瞧他的语气,他这满脸的怨怼和责怪到真像是她做了多坏的事情,而他又回到从前那个跟自己说几句话就心烦、不耐烦的年岁里。

接着试了几下无果,裴淼心顿时就有些恼了,“曲耀阳你这个骗子!刚刚不是才说你人在国外,根本没办法赶回来吗?”

一把用力将他推开,这一下真是使了猛力,曲耀阳原本也是无半分动弹的,却是看到她拼出了吃奶的力气,又怕她伤着自己,所以才稍稍往后退开一些。

可是裴淼心现在什么都说不上来,心寒的情绪充斥满她整个心怀,既然不爱,又何苦要让对方怀孕?怀孕了后再将对方一脚踹开,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裴淼心的脚步在原地一顿,不过几秒,又继续大步向前。

“曲先生,编瞎话得有个度,你知道吗?更何况是现下这样的情形……”

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才忍着自己乱作一团的心跳,“我不要你为我什么,耀阳,我已经同别的男人结婚……”

他在那套房子里坐了七天,整整七天,一边打电话一边抽烟。

曲母打了他一巴掌,痛斥他的窝囊以及不清醒。

曲母被人这么间接一夸,心里早就美滋滋得仿佛乐开了花。

曲耀阳吻了一会儿方才放开她的唇瓣,顺着颊边细腻的肌肤一直吻到她的后耳根,这才像是刚从水底打捞上来的人一样深深吸了一口气,静默不作声。

“臣羽……”

……

曲臣羽哈哈笑了半天,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下来。

接下来的话,曲臣羽没有再说下去。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外走,手刚触上那斑驳的铁栅栏,又听见身后一声急唤,是她追了出来。

他心底沉闷,酒劲又上来了,整个脑袋疼痛欲裂。

那些不好的记忆又来,裴淼心想起多年前的某天,自己刚出社会工作,才到“y珠宝”上班的时候,也是因为夏芷柔的诬陷和媒体的炒作最终害自己丢掉了工作。

后者看前者的模样是冷的,不过几秒侧身去看一屋子的人,冷了声道:“都看什么听什么,全都不用做了是不是?”

洛佳沉吟,终是叹了口气道:“就没见过你这么倔的妹子,没看出来你人小小娇娇的一个,骨子里还硬气得很。”

“自己解决?”陈副总一听都急了,“你打算怎么自己解决?michelle,我敬你是从总公司出来的,可是一地都有一地解决问题的方式,而这件事我们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不能不听公司安排,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