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80章:点石为金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0章:点石为金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安小柔盯着手里的电话怔楞了许久,好半天后回过神时,整个人激动得欢欣鼓舞。

桂姐说话的时候双眼已经腥红,甚至端着汤碗的手都在颤抖。

他们什么时候熟到已经可以一口一个“淼心”,一口一个“一凯”叫得这么亲热了?

“好,再过两个月吧!”

“我买了青菜还有西兰花,因为不知道你今天会过来,所以只有青菜和西兰花,你想吃清淡点的还是辣一点的?或者你还想吃别的,我到楼下的超市去买一点来?”

“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过来跟你说这句话,说了,你听着记着,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电话。”

裴淼心还在愣神,手掌上的疼痛亦还没有散去,那男人已经当着她的面“砰”一声将房门给关的死紧。

繁忙工作了一整天,快到下班时间时,秘书室里突然来了人,说是新的合同已经准备好了,问曲耀阳什么时候有空到“玉奇珠宝”那边,完成所有人事上的接管和财务上的对接。

“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嘘!”他朝她微眯了眯眼睛,又斜了眼睛示意她去听浴室的动静。

等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时,原先放在他同夏芷柔那个小家书房第一格书柜里的茶色件袋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vivian和susan都上前来打过了招呼,这三个女人,包括严雨西在内,似乎对于这个模样好看,微笑的时候会有一边唇角暧昧上扬的年轻人颇有好感。

她的动作一顿,还是抬头笑了起来,“好,那我现在就走!”

车是不可能再倒了,裴淼心怕只怕自己的车子一动,直接就把曲母撂一跟头,到时候哪怕有理都是说不清了。

电话里的女人一直在轻泣,这段日子太习惯的情绪,夏芷柔的哭声已经不再让他觉得心疼或是难过。

住院部大楼的方向似乎也有什么人追了出来,易琛抬头就见苏晓,还有站在她身后,同样有些错愕与怔然的男人。

可是曲耀阳他不在意,他愿意。

裴淼心凝了满脸的黑线,“陆大少,正好,你的车撞坏了我的车,而且凹陷了这么一大块。”

她还记得母亲话里的意思,对于这段她与臣羽之间的婚姻,母亲一直是忧心大过于喜悦的。

曲婉婉绽一抹甜甜的笑予他,也不再多说什么,拿着电话转身,直接走到后花园去了。

她所没有想到的,是剧烈的争吵和疯狂的嫉妒后,烈酒催生下的狂烈激情,也更没有想到的是,曲耀阳只在她身体里泄过一次,便彻底沉睡过去。

“我自个儿高兴!我自己挣钱养活自己!我没有对不起谁,从来没有!”

她歪了头不解,“刚才豪哥已经把最后一期款项打在我们的账上了,也就是说,从这一秒钟开始,你已经不是我的老板!请问,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样一说,她仿佛真是记得。

他说:“以前不常在这遇见你啊!”

“练你个头你练,我看你皮又痒了是吧?是的话早点说啊!我马上给你的晴晴打电话,让她来收拾你啊!”她站在门的那边气喘吁吁地望着他这边,他一挑浓眉,打开车门,步出来弹了弹手中的香烟,等着她说话。

周围浅淡的薄荷香充斥,他闭了眸仰靠在那里。今天确实是有些疲倦,昨夜短暂的睡眠加今天一整天的忙碌,似乎待到这刻才是他放心休息的时间。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可是……可是那不是二少奶奶么……”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臭美,你要是芽芽我早抽你了,我女儿哪里会像你长得这么难看!”

裴淼心想要去拉架,可是膝盖与脚踝都疼到不行,被两个人几下推搡得向前一撞,正好与夏芷柔双双摔倒在地。

裴淼心挣扎着想从地上起来,可是才动了几下便有些力不从心。

她笑着在他胸口捶了一下,“不是,是我自己也有妈妈,自己也是妈妈,所以才更能推己及人地去理解她。其实你妈妈这些年过得也并不如表面上风光,作为她的儿子,她更想得到你的理解与支持,我不想因为我,破坏了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

她歉意站直了身子,感激冲他点了点头后,也不敢多留,旋身就想从这里消失。

“我不吃了,爷爷。我跟朋友还有约,马上我就得离开,吃得太饱不好消化的。”

“ailsa我知道你对我的关心,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我知道怎么去处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我承认,之前那段并不算愉快的婚姻让我对男人和爱情真的失去了好大的信心,可是这次,我是真的只想找个爱我的男人结婚。”

曲市长喝了些酒,却因着一个电话,说是有要事处理,立马就招了司机走了。

“对了,我听上个月从香港出差回来的同事说,好像看见裴总监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叫你‘麻麻’来着,我这没看见你戴戒指,所以不知道,裴总监你……结婚了啊?”

很快又开了车到他同裴淼心当做婚房的那套别墅跟前,暗夜里边,别墅外的庭园里亮着几盏路灯,将夜色里的芳草萋萋映得晦暗不明。庭园外,深黑色的铁栅栏隐隐有些斑驳的痕迹。

曲臣羽举起酒杯,同曲耀阳一碰之后一饮而尽。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她其实想问的是,他还是不是像当初一样那么爱着自己、义无反顾地相信自己。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麻麻?”

有风吹过的时候,带动着院子里的一些翠绿植物窸窣出声。

他不知怎的突然就回了身,一双眼眸犀利,堪堪就是之前餐桌上不动声色看着她的模样。

“随口也最好不要。曲耀阳你应该知道,我同臣羽的婚礼在即,现在外头是什么样的环境,家里的其他人又多么忌讳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是个流言都能杀死人的社会,我不想因为我跟你之前的一切而毁了现在的一切,所以这样的问题求你不要再问,而且不管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个孩子不可能跟你有任何关系。”

坐在餐桌前的曲耀阳一眼就看清她所有动作,皱了眉,“鸡蛋,不是要放吗?怎么又不放了?”

他拧了眉从面碗里抬起头来看她的眼睛,“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你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我会照顾你到你结下一次婚为止。”

“之韵!”

“砰”的一声,夏之韵直接就夺门而出了。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曲臣羽就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和躺得太久的关系,我总觉得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麻痹。”

直到站定在她的门前,他仍然没有想好见面以后应该同她说些什么。

曲母着急去问,却叫旁边的曲耀阳冷声问道:“妈,您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子恒吸毒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华兴街付胜路的一间小宾馆里长期有人聚众吸毒,所以前后我们在周围埋伏了几人,也是到快过年的时候才准备收队,结果我们值班民警在年前一举将那个窝点给端了,你弟弟曲子恒就是在那次行动当中跑掉的。”

“嗯,五六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想到你帮她开车也已经有这么多年,那她平常待你如何?”

洛佳一瞬就有些为难地道:“还是不要了吧!你也知道,自从他们家的家族企业被‘摩士集团’收购以后,她已经很少出来露面了。都说曲耀阳在商场上的手段铁腕,收购别人的公司从不手软,可是比起‘摩士集团’的凶狠,曲耀阳又算好得多了,至少他不会干把别人的家族企业打散了拆分,再卖出去的事情。”

她讶异地张了张口道:“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你却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臣羽,我该怎么感谢你。”

她弯唇冲他笑笑,放下手中的项链低头去吻他双唇,“我现在不就在你的身边?”

他恍然松手,说:“对不起,我弄痛你了。”

“谁要你假好心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你现在在勾引我的男人!”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大哥!”路边的人群当中突然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是曲婉婉,她正好在这附近逛街,却不曾想无意撞见了这边的情形。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曲婉婉看着眼前的情形,也知道大哥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聂母说到这里,更是泣不成声,弄得站在阳台前的聂父愤怒回头,“总之这事儿今天必须有个说法!”

这款钢笔之前她见过,曲耀阳就有一只,据说是非montblanc高级会员便无法拿到的限量定制款,而国内拥有这只钢笔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但是……”

“你昨晚住院的费用我已经帮你缴了,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他还是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我问你,刚才那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等我回来吗,可你该死的生病也不让人消停是不是?!”

这不看还好,看了她才皱眉。

芽芽赶忙伸手指向窗外。

“芽芽!”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

裴淼心抿唇笑笑。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她拿着筷子又指了指旁边的菜,说这个是无毒害的绿色蔬菜,那个是她走了很远的路到另外一条街上的超市买回来的新鲜菜,总之这桌子上的每一样东西,包括曾经她做给他吃的每一道小菜,全部全部都是用了心的。曲臣羽抓着裴淼心的手紧了紧,转头看她的时候微笑,“我知道。”

姑娘们哈哈乱笑得前仰后翻,一个个地起哄:“亮啊!亮!你们现在就亮,姐姐们吃的盐比你们吃的饭还多,还怕你那小茶壶啊?亮!”

有哥们儿凑头过来,“嘿,怎么着?”

她习惯性地咬起粉唇,曲耀阳看着都微眯了眼睛。

曲耀阳猛地一推,将曲子恒撞得背抵墙面,带着不顾一切的愤怒和痛恨道:“曲子恒你给我把话听清楚,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听见了没有!”

“曲子恒我提醒你,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她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也还记得他曾同自己说过,他特别特别喜欢洁白的雪,如果有一天他的生命因此而结束,他希望自己能够葬身一片洁白的地。

“如珍!”聂父这时候轻叫了一声冲上来将妻子一扶,已是气到极点的模样,“你是谁?这里长辈教训晚辈的时候你冲出来插什么话?难道这就是你们a市的待客之道吗?”

这时候曲母已经不快到了极致,好不容易安抚好聂家的情绪便迅速回身,用力拉扯了裴淼心一把道:“裴淼心!你说你怎么回事?你做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家跟你有仇是不是,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你还想着法儿来害我们,你就是故意想要看到我们一家人不安宁是不是?”

“苏晓,不要!”裴淼心慌忙将她扬高了的手抓住。

可是现在,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她人还难受,就算他现在在外面又有了别的新欢,她又拿什么去跟她们争跟她们斗?

“嘿,我说你这傻姑娘,又不开窍了是不是啊?”夏母气结,看着这个没出息的女儿就来气,“你现在怀孕,可比不得其他十六七八的小姑娘,更何况耀阳答应了会给你名份,不是到现在还没给吗?你不趁这个时候好好再打扮打扮,赶紧把你男人的心给抓住了,成天地在那摆一张苦瓜脸是想给谁看啊?我是男人看到你这模样都不想回家!”

裴淼心知道现下她跟这个家里那么多人的关系,在大多数知情人的眼里都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裴淼心喝完了桂姐递来的汤后将碗还回去,“味道真是不错,果然还是桂姐的手艺最好。”

桂姐笑嘻嘻地收拾好包里的东西,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又去逗了逗芽芽,“小可爱,待会准备跟妈妈到哪里去?”

“巴巴,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小家伙眼巴巴地望着正在系扣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开出去的曲耀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