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89章:弋人何篡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9章:弋人何篡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在这里吃?吃什么?”莫庭不解的反问着。

amanda的能力绝对是强到了极点,一走出医院莫庭的专车就停在路口。

听到门外的声音,蓝弦吓了一跳,立马拿过一旁的浴巾将自己包起来,水雾散去,蓝弦才清楚看到外面的人居然是莫庭?

白雪小心意意的将这段视频保存了好,然后传到自己的手机上,将蓝弦手机上的内容给清的干干净净,一点痕迹也没有。

蓝弦从颜末的办公室走出来并没有立刻下去,而是站在星娱二十八层玻璃墙前。

蓝弦在心中痛苦的叫道:男.色害人呀……

“墨前辈是个敬业的人,他向来很关照我们这些后辈……”

蓝弦看着莫庭,看着莫庭那明显疲倦的脸,就那么呆呆的看着。

此时的蓝弦还在摄影棚拍着平面照。

当然了,绽放之所以愿意省这笔钱,更多的原因是蓝弦她适合,当蓝弦穿着绽放旗下的衣服走出来时,摄影师双眼就放亮了。

莫庭是打着来法国分公司视察的名义,而他根本没有视察的打算。

蓝弦十指交缠,死死的压下自己暴怒的情绪,不让白雪发现。

给读者的话:

以前绽放并不以外接手工订制,但是从现在开始有了。

莫庭提出这个名字时,蓝弦第一反应是莫庭发现了,发现她重生的秘密。

剧组一干年轻的mm的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莫庭,咬着牙在心中痛道:同是女人,为虾米蓝弦就能遇上莫庭。同样是被潜,为虾米蓝弦遇上潜她的对象都这么帅……

为什么?明明把蓝弦当成融柳,可听到她的拒绝,心为什么还会痛。

“天啊,这不会是真的吧,冰水耶,真的是冰水吗,我的天呀,蓝弦你是不是爱斯基摩人,不怕冷呀……”那个以搞怪著称的女主持夸张围着蓝弦打转,一副我不相信的样子。

“白雪,相信我,联系录音棚就好了,融柳的经典我已经重现过,这一次一样可以。”

天皇巨星与偶像在演艺圈是不会缺的,没有人会是永远的唯一。

给读者的话:

很明显,说话的是一位女士,她不惊艳于蓝弦的美,她惊艳夏绿的美。

死莫庭,臭莫庭。

难怪要给她准备套装的。

蓝弦在红地毯上,是莫庭一手准备的,在此之前蓝弦也是不知道的,当打开那件礼服时,蓝弦第一时间震惊了,衣服好看是其次,重要的是莫庭为她花的心思。

“漂亮极了。”

这样,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不会因为一个爱情游戏而失心,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患得患失……

真名和艺名居叫蓝弦,今年十九岁,与公司另外两个年龄相当的女孩子弄一个三流没品的组合。那个个组合名极土,好像叫三叶草还是三姐妹的,就是三个小女生唱唱跳跳耍白痴的那种永远无法红的组合……

“蓝弦,你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和你说好了八点半到公司的吗?怎么现在还没来,你有没有搞错呀,你要不要混了?还没红就开始耍大牌,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呀……”

墨云天低头就看到沐菲一脸花痴样,原本就不喜欢这个整的像融柳却和融柳一点也不像的女人,当下很不客气的道:

一天拍摄相当的顺利,即使后来沐菲来了也一样。

“wolf,别把公司二字忘了,应该是公司的怀抱永远为我而开,而你…身边从来不缺美人,你的怀抱是为天下美人而开的..”lisa毫不客气拆穿wolf的话,当了wolf的秘书两年多,她清楚的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多么的花心。

这个圈子本就如此吗,要不是邵阳与颜末顾忌莫庭的身份,邵阳与颜末多的是办法,逼蓝弦与莫庭分手。

男人呀,真是悲哀,饶是英明睿智如莫庭也抵不过自己的浴望,想与不想又如何,最终还是本能主宰了自己一切。

难道老天爷让她融柳重生就是为了被莫庭吃掉?偶像剧这种东西,前期宣传到位,一般第一集的收视率都会不错,不过再好偶像剧终究是偶像剧,有百分之三到五的收视率剧组就要偷笑了。

这些公司之前就教给了紫心与红颜,虽因为红颜的事情在前,紫心答的不算出彩,但也没有失言,总之叶灵是松了口气的。

给读者的话:

可惜,蓝弦是什么人呀,多年面对记者和媒体的经验,硬是让那主持人半天没问出什么来……

蓝弦知道,莫庭好面子,没有再追问,反而问起来莫庭的绯闻:“莫庭,市长千金漂亮吗?”

“蓝弦,不可以再有下次了。”

星娱乐的人想哭,三年合约……蓝弦才红起来,合约就没了……

看样子,有人把她当对手呢,才刚开就打压她。

难怪这个女人不仅可以红,还能把名声经营的这么好,没有几分手段确实是不行,可是她蓝弦早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拿捏她的……我是女人,所以我学不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一般有仇我立马就报,毕竟没有人值得,要我花十年的时间去记——蓝弦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蓝弦看到几个过了气的女星、男星正对着记者的镜头一边哭一边说着他们与融柳多么交好,融柳生前多么的照顾他们……

当蓝弦准备就绪,朝电视台走去时,白雪在蓝弦约定的时间赶到了,大汗淋漓尽致、气喘吁吁,很明显这一个小时白雪很忙。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白雪与颜末都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和蓝弦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白雪与颜末两人都有亲密的伴侣。

迷茫、疑惑、不解,种种情绪一瞬间暴发了出来,可却又不让人觉得突兀,很一个情绪都相当的有层次感,一点一点的推进,让观众有一种心痒的想要知道接下来情节的想法……

“太棒了,你就是我们心中的东方女神。”坐在中间的美国佬惊呼,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一个表里不一的艺人,一个见到了他还能保持冷静,在他面前演戏而不被他发现的艺人,什么时候圈子有这么好的苗子了……

演技,他墨云天也不差,在这个圈子沉浮了这么久,蝉联影帝三年,他的实力摆在那里。他到要看看这个新人的演技是不是好在可以在他面前收放自如。

千薪千万的经纪人,就得拿出相应的能力,不然他干吗花大价钱自己去请经纪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何对得起千万年薪。

蓝弦正想开口自我介绍,一直在角落里旁观的白雪突然冲了出来,肥硕的身子,满头大汗的样子,看上去很像从外面赶回来的样子,白雪跟在蓝弦身边久了,也学坏了……

她给的理由合理,再加上失去进军国际的机会,最可惜的就是蓝弦本人,所以颜末与邵阳即使是再痛心疾首,也只能忍了……

给读者的话:

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业界,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直到各大报社与名人收到了r&m集团发出来的请柬众人才不得不信,这一切是真的。

被杀就被杀了,死了就死了,反正她融柳这一生也足够了,死在最黄金的28岁,死在最璀璨夺目的时候,她很满足了……

进入了会场,蓝弦与莫庭同样引起了不小心的轰动,不过里面的人哪个不是大人物,众人就是再八卦也会有个度。

“没有应酬的必要。”她现在不是被贴上了“莫庭的女人”这个标签吗?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莫庭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一改之前对蓝弦的热切,整整两个月都没有来找蓝弦,而这两个月当莫庭每次出席公共场合都带着不同的女伴,这让很多人明白蓝弦失宠了,或者说莫庭的新鲜感过了……

白雪看蓝弦一脸的郁色,心里明白蓝弦这段时间不好过。

咚……

不会有并不表示完全没有,当镜头拉近时,导演通过镜头看到蓝弦完美的表情有,痛苦挣扎、想要死却更渴望活着,眼角缓缓流出害怕的泪,但脸上却是更加的坚定……

当然了,这是后话,也是扯嘴皮帐,大家吵来吵去,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在国内,日本是拿蓝弦半点办法也没有。

让蓝弦把那份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收回。

“墨天王,你交待的事情,我什么时候没有办好,这段时间蓝弦的名声被那几个女的抹黑的严重,负面新闻不断,天天占据头版头条,众人在认可她演技的同时,也有点不耻她的为人,你放心……我保证星娱看到这个趋势一定会同意将蓝弦卖到天皇娱乐的。”墨云天的经纪人擦了擦汗。

记者从紫心与红颜那里得到了不少爆料后,心满意足的放过两人,然后笑容可掬的问向蓝弦:

“王楠,红颜和紫心说的是真的吗?”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车流,朝莫放所住的疗养院走去,这次来,蓝弦给莫放带了一些小礼物……

不知为何,像来拿奖成习惯的蓝弦此时心里却有点打鼓了,虽然邵阳和颜末说没有问题,但不知为何蓝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莫庭却是毫无所觉,优的走向一边的椅子,拿着浴巾擦起水来,一双眼看向蓝弦与白雪刚刚消失的方向。

也许他可以考虑找个演艺圈的女人来调节一下生活。

蓝弦别的没有,就是有耐心,莫老爷子不出声,蓝弦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等着……

莫庭对从政一直就没兴趣,如此只能找个媳妇从政了,看蓝弦在日本的应对,莫老爷子觉得蓝弦绝对是一个可造之材,好好培养,日后与莫庭一政一商,完美的契合呀……

呜呜呜……好伤心呀。剧组小妹站在口看着墨云天,双眼里闪着爱慕的光芒,可惜墨天王根本没有看见。

“铃,铃,铃……”就在白雪为蓝弦谋划着,怎么利用公司资源和蓝弦的优势拿到那个角色时,白雪的手机响了。

不伪装的、不演戏的蓝弦又是如何的呢?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怎么?你不饿?”他可是饿了,哪里都饿,如果蓝弦不想去吃饭也没有关系,他不建议在这里先吃了蓝弦……白雪知道蓝弦想问的不是星娱为什么选择盛世皇庭,重点是盛世皇庭怎么会答应呢?

“《神之子》的就要杀青了,不知道蓝弦你有没有接新戏呢?毕竟暴光率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大荧幕虽然不错,但是电视剧却能让更多人记住你……”简大经纪人很自来熟的指点着蓝弦的发展方向。

莫庭与墨云天的出现都让蓝弦很是郁闷,他们打乱她的计划,让她太早红了……

“各单位请注意,各单位请注意,一辆红旗黑色轿子,由东向南,超速行驶在机场高速上,请拦截……”

冰冷的水让莫庭的神智恢复了几分清明,脑子里也不停的想着蓝弦的那句话。

很快,莫庭那处处充满力量,却没有让人恶心的腹肌身体完全的展露在空气中,躺在浴缸里,任按摩浴缸将自己全身精绷的肌肉放松起来……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飙戏最是痛快,他们都不需要对方带,自己很快就能入戏,导演一说开拍,镜头前就只有小七与北君默了……

《神之子》因为要借用一府古宅,一直都是封闭式手拍摄的,除了墨大神不用留在剧组外,全剧的人都住在剧组安排的酒店里,毕竟这里谁也没有墨大神那么有钱,每天直升机进出……

莫庭愿意解释就够了,至于真假……

被蓝弦认真的看着,那感觉很好!

“杨叔,我是莫庭。”

不就是借着墨天王红了没,凭什么抢她的戏。

全场又是一阵的静默,大家都睁着老大的眼睛,看着蓝弦,没有相信这如同公主一般的蓝弦会说出这么傲慢的话来。

而不知是那女主持人太白痴,还是什么的,看到蓝弦半天不说,又再次催促道:“怎么了?还不会吗?要我再教一遍吗?”

白雪似乎被蓝弦给震醒了,整个人不安的看着蓝弦:“蓝弦,你说这事有古怪?”

“爷爷是个聪明人。”这小竹屋,是人也不会相信这会是江湖鼎鼎大名的情报楼,这,就像是个猎户屋。

爷爷传来消息了,饵已放出,就等药王上钩了,大还丹,指日可待了。

闭上眼睛,轻轻的摸着手中的剑,眼前这女子的用心他并不是不知,她待他的好,他也是知晓的,如果不是她去警告了宇家族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哪能呆在这里好好养病,如此之久呢?宇夫人,他的娘,哪能轻闲到日日来看望他呢?他不说,并不表示他不记。

那他这举动是什么意思呀?丢不起,怎么不去争呢?要是他即使知道争取也没用但也不会放弃的。

“谢太子殿下。”婉如的脸上荡出了如花的笑靥,眉角亦带笑,太好了,终于不用回那如狼似虎的曦王府了。

“婉如,要幸福。”知心上前一步,但被轩辕晗拉住了,只是眼含泪水的对婉如说着。

“慢着,本官有说是给你送礼来的吗?”似笑非笑的眼神扫向影,这个人物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落到了官府手上,那么他什么都可以做了,而背后之人就是整个宇府。

就在知心专心观战时,一名黑衣人突然现身跪在二人面前。“属下救驾来迟,请主子责罚。”

“晚上,你们休息,我留守。”影,他是一个不爱说话,或者他没有说话的习惯的人,但这几日来和他们相处久了,他也会不自觉得会说上这么几句。

“娘这段日子过的还好吧,二娘没找你麻烦吧。”看这个样子,娘这段日子应该过的不错的,可是那二娘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不欺娘?

“那知儿,你快去看看吧。”听到有药能抗秦夫人就放心了,便催促着知心去看看,在她眼里,晗王和知心的感情很是不错的。“老爷,这靖暄天天往那药膳坊跑,你就不担心吗?那知心姑娘……”是夜,闻人夫人与闻人老爷两人正在房间里,准备就寝。

“老爷……”

“对不起,靖暄,我真的没办法去。”别看眼,不看眼前的闻人靖暄带着乞求的眼神。

这个冬天、这个新年,因为知心让一些人过着一个别样的新年。

秦知心没有死,轩辕晗没有死,秦知心的药草没有丢,甚至秦知心与轩辕晗住的院子都没有被外力闯入,这一晚以轩辕晗大胜完结,轩辕王朝也要变天了。

“郑国公这是干吗,怜心她现在还是本宫的侧妃。”怒,轩辕晗刚降下的怒火再次上升,郑国公,哼,别以为本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把郑怜心带回郑国公府,想问清怎么回事,你以为本宫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吗。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好了,族长大人,我们累了,先给我们安排休息吧,至于后面的事,到时再说说吧。”轩辕晗淡淡的说着,此刻显然已是反宾为主。

“是呀,王妃,您就喝点吧,不喝哪有力气,您哪能去看夫人呀。”

“知儿,知儿……”解开穴位的秦知心身子只是稍稍动了动,依就毫无反映。像个破布娃娃一般躺在床上,任轩辕晗如何叫唤也不理。

第二日一天早,小依就兴奋异常,不停的在衣柜挑着她认为知心穿着好看的衣服,尽其所能的把知心打扮的漂漂亮亮,头上的朱钗左一件右一件的带着,耳环、链子也是左比右比的,才决定。

“小依,我们是去赏枫,不是去参加宴会,不用这般华丽。”看着小依手上的轻纱华服,知心摇了摇头,让小依去拿了另一件简单大方的白色丝绸外套。

“头上的朱钗也太多了,都取了吧,只留一根别住头发好了。”知心起身,才发现自己头上平起平日来不知重了多少,这小依当她去干吗?如些奢华的打扮她。

“是”知心突然的强势与严肃让小依吓了一大跳,平日里习惯了知心的温和,突然见到知心这样,一时还难以接受,只是出于本能的颤颤的回了一句。

对于婉如会嫁给这个人,让知心有些意外,不过在看到他小心意意的扶着婉如走进来,那有些凶恶的脸甚至露出了一抹不相称笑意与小心,这举动让知心明白,这个男人,不像那外表那样粗鲁与野蛮。而接下来的举动,更让知心了解,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细心与体贴,他扶婉如进来后,把婉如小心的交给一旁的下人扶好,才来给轩辕晗面前。

太子府,第二天早朝一结束后,闻人靖暄就再次光临,轩辕晗吩咐过,白天,允许他呆半个时辰。

知心摇了摇头“这都是你自己争取的,与他们无关。”

知心只是婉尔一笑,事情都过去了,再纠缠也无意义,而且,现在的婉如,能如此知足幸福就好了,看着婉如那圆滚滚的肚子,伸了摸了摸。“你快生了吧”

也许轩辕晗也感觉到了她的不安吧,所以才会把她带着他身边,即使危险,也要一起面对。

“他明天就能回来了,到时候,我介绍他给你们认识。”

知心这一举动,把司徒小吟给乐得,也把吴管家给寒的,这样子,在吴管家眼里就是知心姑娘她知道太子要了娶妃,那人还不是她,她生气了,知心姑娘会不会一气之下走人呀。

“回。回爷的话,知心姑娘听到后,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呆在房间一直没有出来,奴才担心会出什么事,所以,一直派人守着。”痛,痛,痛,爷再不放手,他这把老骨头就散架了。

知儿,千万不要对晗失望,晗答应过你的,无论多难,都会做到的,千万不要。

“你?”知心起身,轻轻的拍着哭的哽咽的婉如,她以为婉如一直都是幸福的。

“曦王爷携王妃求见”门口一太监高声报着。

“黑言舒,你去准备三套守城士兵穿的衣服,大小我们三人合适就可以了。”接着又对炎烈说着。

“走吧,明日我们光明正大的进就好了。”今晚的事,定会引起轩辕晗注意,以他的性子,他定会让人查清,到时候让吴清联系他们就好了。

“民女知心见过太子殿下。”在听到轩辕晗说到那个“本”字时,知心突然清醒了,从那迷雾中醒来了,走出柜台准备跪下。祭天立太子,这事全天下都知道了,虽然她刻意不去关注这件事,但并不表示她不知道。

走了近一个时辰,在知心觉得自己的腿快不是自己的了,他们终于走出了树林,看到了人烟了。“这里就是黑族的部落”一走进这里,黑言舒就不停的给知心介绍这里的情况,以及哪些地方景色很美,哪种小吃很有特色之类的。在知心眼里黑族其实就只是一个稍大的城而已,它所依凭的也不过就是进入这黑族的那些天险而已,除去那些,黑族,并不强大。

知心抬着看着婉如,眼里没有一丝的害怕,她真的不担心,因为她看到婉如进来时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死而已,死,对她来说不是一件可怕的事,而且以皇帝现在的样子,似乎没有处死她的心。知心看着轩辕晗,似在无声的说着,轩辕晗,这件事情过后,我们也许能从新回到原点。

“是”轩辕晗再次跪下,他不懂皇上在想什么,但皇上眼里的意思他明白。

只剩寝衣在身的影看了一眼幽韵琦,在她被子整理后,便准备休息,玩心理战一点也不比打一场架轻松,他现在的身体虽无碍但却没有当初当凶手时的好。

半晌之后,轩辕晗看着他们二人,看他们的表情,他知道知儿肯定不会有事了,如果有事,这二人怎么可能会站在他面前而不对他动手,他不过是太过担心知儿,才会失了平日的警觉,收回了愤怒与担忧,轩辕晗又恢复如初。

轩辕晗点了点头,不在说这个问题了,如果换作是他,他也会如闻人靖暄一般,扯上知儿,他也不正常。

走出院门,看到一旁守侯的仆人“去,找大夫给里面那们包扎伤口。”

“哼,秦知心别忘了,你原本就应该是本王的王妃,只不过,本王不屑你而已。”自尊被伤到轩辕曦只想秦知心也受伤,可不想,秦知心更不在意。

“秦知心,你的做用真是不小呀。”轩辕曦在听到属下的说轩辕晗就一个人骑马而来,身边没有带一个护卫,轩辕曦不禁笑的张狂,他轩辕晗居然有这么听他话的一天。

笑了笑“你看人看准,那人的确不简单”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你知不知道,娘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都是因为你,我唯一的亲人才会被害,都是因为你,我的娘亲才会死在我父亲的手里。”老天爷呀,你怎么可以如此待我,两个都是我最爱的人,可是其中一个却因另一个而死,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呀。

“不论什么原因,我都要去。”知心知道,以秦夫人的死因,秦府肯定有很多危险,但她不管,她必须要去。

知心没有理会的吴清的怒气,只是看了一眼轩辕晗,转身离开了这间房间,这间房间,她呆的越久,就痛的越狠。知心一进来,就看到一身华贵的闻人靖暄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品着茶,那举止那动作无疑就是一个翩翩贵公子的样子,知心的眼里闪过一丝陌生,这样的靖暄和她认识的靖暄差太远了,不过知心很快就回神了,她为靖暄高兴,此时的靖暄才是真真的闻人靖暄,俊美无涛、举手投足之间竟显大家风度。

晗,脱口而出,让轩辕晗甜蜜不已,得意的眼神看像知心身边的闻人靖暄,闻人靖暄也不甘势弱,成功的让轩辕晗的脸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