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91章:绿鬓红颜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绿鬓红颜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里屋内,秦铮进去后,不多时,便上了床休息去了。他前两日睡多了,昨日晚上喝了大半夜酒,今早一早就带着她跑去了玉女河,回来后又下厨做饭,一番折腾下,自然是困倦不堪。

    “是啊,云澜哥哥睡了。”谢芳华露出笑意。

“你既然记在心里,不用你写下来,你只这样口口相传,告诉我就行。”藏锋不吃这一套。

“郾城刺杀,若是没有人暗中相助,崔二公子觉得你能平安归京吗?”谢芳华询问。

情天幻海,欲海深深。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的袖剑割掉了秦铮一缕青丝,刚要得意地收手,秦铮丢了梅枝,抬手用气劲也销断了她一缕青丝,握在了手中。

谢芳华一怔,从小不爱吃甜刚刚还吃了那么多?

侍画松了一口气,“所以,您才放心他入朝”

“也好李统兵的府邸就在三里地外,去你的府邸也是就近,只能打扰了。”秦钰颔首。

到底选谁

就这般新婚燕尔地消磨二十多日,英亲王府中渐渐地传着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恩爱异常,夫妻和睦,情浓意浓的传言。

卢雪莹顿住脚步,看着燕岚,“关你永康侯府什么事儿?难道你家男人也想娶她?”

小太监快跑几步上前禀告,小心翼翼,“秉皇上,忠勇侯、谢世子、芳华小姐到了。”

谢芳华抬起头看了一眼,果然见皇帝的大总管太监吴权领着孙太医来到了灵雀台。

谢芳华此时却从东方天空收回视线,摇摇头,“哥哥不用去告罪,我能进宫”

“他混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皇上却笑了,对谢芳华道,“将你赐婚给他,朕就觉得不是个好主意。如今你受了这等委屈,朕不能置之不理。朕下旨取消你们的婚约,如何”

秦铮拉着谢芳华坐起身,看着郑孝扬,“爷还没活够,死什么?”顿了顿,瞥着他挑眉道,“没看出来,你对爷竟如此忠心,甘愿陪着自刎而死。”

言轻凑近他,简略地说了经过。

“四皇子!”谢芳华淡淡开口。

谢芳华撇开视线,望向天空。

谢芳华指指自己。

半个时辰后,谢芳华将第二副药煎好,收拾妥当,熄灭火炉,看着秦铮。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果然不出秦铮所料,半个时辰后,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程铭、宋方,还有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来到了落梅居。

“果然不愧是秦铮兄,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根本就不是君子嘛!”燕亭道。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你这些年没好好吃饭挑食的原因。”秦铮放下菜。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谢芳华看向英亲王妃。

秦铮颔首,“刚刚得到消息,漠北军营不能无首,明日他就启程,毕竟漠北较远,他早一日启程,也能早到一日。”

那三人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都齐齐白着脸转过头来,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也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秦铮点点头,对谢芳华道,“你要什么药材,只管报给他。”

郑译看了一眼秦倾,对程铭低声道,“他刚刚看到柳妃身边的人了。你想想,柳妃什么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一定是等着拦截刺杀四皇子的。他是担心四皇子。所以,才烦躁。”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你也回去,若是长久不回去,侯夫人会担心的,毕竟她怀着身孕。”谢芳华截住她的话。

李琴笑意温和,拿出琴谱,对她询问,“你该是识字的吧?”

小泉子悄悄走到跟前,,“皇上,您若是累了,就回寝殿休息一下吧。这些日子,您一直没曾休息。依奴才看,再这样下去,您快比李大人还要瘦了。”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的背影,可见他真是气急了,又道,“若是打了他们,传扬出去,被华丫头知道了,估计会动了胎气……”

英亲王一拍桌案,“岂有此理孙太医和韩大人都是朝中有品级的大员,竟然就这么被人杀了。到底是什么人背后这般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