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97章:冰壶玉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7章:冰壶玉尺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这次的耳光事件,立刻就引发了国际级的关注,连外国留学生都伸着脖子往事件中心瞅,围观者还默契的自动静音,就想要知道究竟是啥八卦。

“你脑子都装的什么啊?臭*!”尤歌鄙视他,低头继续啃面包,只是这脸就更红了。

尤歌温柔地蹭着他的颈脖,软糯的声音在嘟哝:“别生气啦……”

就在尤歌的衣柜里,有容析元留下的银行卡,是从结婚开始就放在那里的,尤歌依稀记得好像容析元说过,卡的密码是她生日加上这别墅的门牌号码。卡上有多少钱,尤歌没问过,她没打算要动那个钱,她平时穿的衣服都是用自己的钱买的。虽然她收入不高,不足以买得起各种名牌,可她穿着舒服,安心。

容析元抱着小奶狗,得意地暗笑……尤歌的脾气他太了解了,知道那么贵的酒,她肯定不舍得倒掉的,那么只有喝了。

尤歌想要挣扎,但身上的力气好似被抽干,心里乱成一团。

他深眸里的光线变得柔和了许多,将她放在chuang上,轻轻地在她唇上沾了一下,转身进去浴室了……为她放好洗澡水,先洗白白再做运动……

如果这真是他的亲妈,那又将是何等的可悲?她正不遗余力地打击着她的儿子,恨不得绞碎他所有的希望,亲妈?呵呵……亲妈能做到这样,还有什么资格身为人母?难道她不知道容析元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精神上的安慰和弥补吗?

洗个澡。

两人抱着睡得很香,可另外还有人却寝食难安,同在一个屋檐下,心却是背道而驰。

容桓摸了摸嘴皮上的一撇胡子,狡诈的目光透着算计:“爸,我也怀疑容析元身后有个高手。这戒指,听说设计图纸是容析元拿出来的,其他设计师都没人参与设计,更没人参与制作,戒指就像是凭空掉下来的宝贝一样。有可能两枚真的戒指都是同一个人做的,这种级别的高手堪称大师级,说不定陈楝能帮我们找出这个人。”

原来是容析元早就站在翎姐身后,只不过她没发觉,而现场这么安静,他能听到两个女人的对话。

说实话,只要眼睛不瞎,都看得出来许炎有多出众,能甩晓东几条街呢,云珊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不愿相信这真是苏慕冉的男人吗?

许炎都感觉不可思议,她到底为什么这般执着?

说完,龙晓晓赶紧走开了……看来还是别跟他多说话,不然会露出破绽泄露心事。

容析元吻得正起劲,哪里舍得放手,不但没松开,反而抱得更紧,果真是个十足的无赖啊。

还没进入正题就先把鸡血石送出来,用这种方式先攻克股东们的防线,拉近距离,而不是以位高来强压,这就是容炳雄聪明的地方,让人很容易接受他的存在,即使知道他必定是有什么特别的计划,股东们也都默然地愿意听一听了。

人家只是在试衣服而已……

“嘻嘻……”璇宝贝笑着朝麻麻伸出了小手。

“他……怎么会……怎么会……”尤歌说不下去,那个“死”字,太过沉痛。

许炎不想对尤歌发火,可他的心痛又如何排解?

“咳咳……那个……你最近还好吗?”

“翎姐,尤歌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会怀上的……我跟你,我们……”容析元也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难怪尤歌这么紧张了,沈兆出现,这就说明希望在前方啊!

“你……赫枫?”尤歌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妖孽得人神共愤的家伙可不就是容析元的朋友赫枫么?

何矩这般前呼后拥的阵仗,人人对他敬畏有加,他是赌王的得力助手,也是何家未来最有希望成为掌舵的人。如此重要的地位,难怪出入都带着大群保镖了。只是,如今的何矩春风得意,只怕已经不记得年轻时他曾有过惨痛的遭遇……被仇家追杀时,与年幼的女儿失散,现在他还记得吗?

“不……我不要喝香蕉牛奶,我以后都不想再喝……”

她给予孩子母爱,同时也能从孩子身上获得满足和温暖。而此刻,望着孩子的睡颜,尤歌柔和的脸颊越发温柔了,心里在暗暗对孩子们发誓:“宝贝,妈妈不会让你们的爸爸离开我们太久的,不管多么艰难,妈妈都会想办法让爸爸重新回到我们身边……我们是一家人,是不可分割的整体,谁都不能拆散我们……”

苏慕冉从小学习散打,高中的时候还参加过比赛,得过奖,别说是自保了,就是寻常三两个男人想要动她,那都是会被反收拾的。而她的脾气也是在学习散打的过程中养成,不怒则已,一怒就变身成女金刚了。

尤歌吃痛地皱眉,扁着小嘴难受地求饶:“我知道啦……大叔你好凶……”

尤歌在海滩上散步,碧绿的海水泛起温柔的浪花,打湿了她的双脚,微凉的感觉从脚底窜上背脊,正好抵消了太阳的炎热,让整个人都凉爽许多。

“……我没有故意气她啊,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杯具,他居然会嫉妒一只小狗?可是能不嫉妒吗,馋馋的爪子,你在摸哪儿呢!

“沈兆,你留下来处理,我送人去医院!”

许炎发火的样子还挺吓人的,没有了花花公子的气息,只有暴戾与狠绝,此刻他不像是个医生,更像是道上混的。

“呵呵,你确定你派去的人能抓到歹徒?万一抓不到呢,下次再伏击你,万一尤歌没有今天这么好运呢?”

如今,最棘手的不是容析元那边,而是宝瑞的各位股东们,知道首饰无法如期完工,将责任推到了尤歌身上,今天的紧急会议就是要将尤歌从董事长的位置推下来!

这也是容析元第一次吃到尤歌做的饭菜,以前也顶多是吃过她煮得面,这次却是可口的家常菜,感觉又不一样了,很有家的味道。

尤歌见佟槿的反应这么热烈,她越发觉得这个想法是很明智的,是该带这个技术宅男多出去走动一下。

一番激烈的缠绵之后,容析元顺理成章又回到了chuang上躺,留着尤歌入睡,现在他才觉得踏实,舒服,比睡沙发的待遇好太多了。

“嘻嘻……”璇宝贝搂着霍骏琰的脖子,很大方地在他脸上吧唧一口。

但就算这么小心翼翼,还是会在不知不觉中被什么东西偷偷溜进了她的心扉,停在那里,与过去的记忆相纠缠,博弈……

五星级酒店,位于金钟港铁站之上,为香港其中一个金融商业中心。酒店所有客房均座拥醉人的维多利亚港海景或优的城市景观,和谐及充满现代感的客房,优、舒适中透着高贵的奢华。

...龙晓晓按着尤歌给她的地址,坐着出租车到了尤歌家门口,看到这周围的环境,龙晓晓只有兴叹的份儿。

尤歌大惊失色,瞪圆了眸子紧紧盯着他,震惊之中夹杂的难言的情绪,可下一秒,她已经转身就跑里边跑去,冲到门口,疯了一样将门关上,挡在前边,不让容析元入内。

那是一位女子,她身边站的人中年男人就是这间酒店的负责人——黄经理,也就是今天原本与容析元约好了谈收购计划的人。

容析元说不出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失望吗?

这叫许炎的男人听了越发得意,哈哈一笑,得瑟地说:“我是你的最佳拍档嘛,当然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场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你也参与了泰华酒店的收购计划,总不可能一直都躲着他吧,迟早要碰面的。”

nbsp;??在许炎的协助下,尤歌用了两年的时间就从加州一所名校的酒店管理专业毕业了,学习的速度堪称奇迹。她仿佛是积累了多年的能量找到了突破口,一旦涌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像坐火箭似的成长,一鸣惊人。

郑皓月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嚷,不敢真的说出口。确实,外界对容析元有了一些难听的传闻……有的说他可能是弯的,有的说他xing无能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四年都不跟未婚妻结婚也从来没见他在外边找个任何一个女人。

“……”郑皓月一时语塞,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原来不是她说动了他,而是他本来就要去那个酒会的。

公共场合,闹起来总是不好,尤歌火辣辣的脸蛋涨得绯红,只有低调,只有忍……

===========

一切都还是没变,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她每天在等待着容析元回来,痴痴的,傻乎乎的,根本不知道他早就跟郑皓月在一起了。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一声爷爷,将老爷子震得浑身一抖,好半晌才缓缓转过头来,看见容析元在身后,这一刻,老人有种幻觉,好像大儿子的面容与孙儿的面容重叠了。

“放p!尤歌现在只是普通人一个,再也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有谁还会绑架她?绑架她还有意义吗?我认为在这里她是最安全的,可没想到居然会无声无息被人带走,我看……只怕这当中有什么猫腻吧,嘿嘿……”尤建军冷笑着,目光有意无意地瞄了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好好好,你赢了,我说,我说……可是你别辞职。”

尤歌还真震撼到了,一时间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原来许炎竟是那个许家的少爷?

尤歌听他这话,怎么感觉很别扭呢?

“嗯,也只能这样了,监控器是挺麻烦,唐虞梅想得真周到,呵呵……”

他们都不知道容析元已经醒了,还都以为他是植物人呢。

忽然,尤歌的脖子僵硬了,猛地转身,震惊地望着那间屋子的阳台,差点惊叫出声……

尤歌愣愣地看着他出神,忽地发现他在踢被子,她心里一动,想都不想地伸手为他盖上。

当时她那种可怜又无辜的眼神,至今他都没忘记过。

精光,如同一个敦敦教导的师长:“你不是成天想着要夺回公司么?现在我给你机会了解宝瑞的内部现状,你难道不想把握这个机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讲?”

容析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被这小女人被迷惑住的,好像只要一沾上她,他就会欲罢不能,总是意犹未尽,要不够似的。

身后那小伙子可是将全部的过程看在眼里的,望着大少爷的背影,他一万个不解啊……原来大少爷喜欢的是这个女人?可她不是已经结婚了吗?难怪大少爷总是拒绝家里安排婚事,原来是因为心里有人了。

苏慕冉拉着许炎去买饮料,这货闻到空气里满满的爆米花香味,看到苏慕冉买了两杯饮料加一大包爆米花儿,他那两条眉毛皱得好紧,能夹死苍蝇了。

这番话,信息量好大!许炎都不禁被勾起了那么一丝丝的好奇,用一种玩味的目光打量着苏慕冉,像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明白了,那不外乎是横刀夺爱的戏码,那个女孩子抢走了你的心上人,于是你们俩就反目成仇,啧啧……这么老的剧情啊……”

难怪那么多人热衷于旅行,原来是需要释放心情的人太多。

这家伙,想挽留却又不会直说,还要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实际上他的言行早就出卖了他的心。

但是……

“许炎,我相信我和你的缘份,否则我也等不到你亲自来机场挽留我了。所以,我答应你刚才所说,我们在一起试试,交往看看,我相信我们会成为让人羡慕的一对。”苏慕冉眼含着两团水泽,深情款款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吻了一下。

“呃?”龙晓晓抬眸,愕然地望着他,见他这凶巴巴的态度,她心头忽地一痛。

兴许是在寒冷的天气里等待会使人的心被风吹得脆弱,龙晓晓不由得喉咙泛堵,一股酸胀涌上眼眶……

那里距离尤歌父母所在的墓园不远,上午祭拜容家祖坟,下午前往墓园。

乌鱼汤对伤口的愈合有好处,龙晓晓每次吃着尤歌送来的食物都能感觉到满满的温暖。

无奈,苏慕冉只能说:“ok,打赌就打赌,不过要先说好,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

许炎一扭头对龙晓晓说:“走啦,拜拜。”

许炎没耐心说下去了,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瞟了她一眼,然后,径直从她身边经过,只留下一句……

也因此,苏慕冉被许炎冷眼相对。

尤歌没留意到容析元的异常,心思大都在孩子身上。

“是啊,龙晓晓受伤住院了,我来看她,你呢?”尤歌清澈的眸子紧紧盯着许炎。

两个女人都显得很客气,但总会觉得这不是真的亲近和蔼,更像是在维护着一层表面的东西。

霍骏琰假意咳嗽两声,拉回自己的心神,但心里却在暗暗嘀咕:刚才居然失神了?

为了不引起怀疑,只有沈兆和他带的保镖才下楼了,许炎还留在房间里,如果三个人一起出来却又不见佣人跟着,唐虞梅的保镖一定会怀疑的。

可现在,容析元却不肯离去,计划还怎么进行?

...很难得看到容析元尴尬的表情,此刻他却是老脸一热……这,真不好意思说出口啊,不是他不想给尤歌一个像样的婚礼,而是她自己说现在孩子太小,想等孩子一点,再过两年办婚礼,让俩宝当花童……

“朱坤抓到了,在他亲戚家里躲着,我们去的时候,他正打算跑,还好去得及时,不过,人虽然抓到了,但有个坏消息是……朱坤由于之前在赌场里豪赌,不仅输得精光,还欠赌场几十万,他家里现在连几千块都拿不出,你的医药费,他暂时就无法赔付,可他妻子说,会筹钱,尽快会将钱送到医院来,估计需要好几天。这段时间,如果医药费不够了,你可以说一声。”

有时候,能有盒饭吃就是万幸了。”

他不想谈那个话题?尤歌感觉到了,可她没有再追问,想象像他这样的男人也是不会轻易谈到自己的过去,她只能按捺住好奇心了,不过这件事在她心里形成了疑问就难以释怀。

趁着她愣神之极,容析元强健的臂弯将她抱起,这轻盈的身子被移到了窗边。

“不要……”尤歌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只能放软了口气:“好好好,我喜欢,喜欢还不行么,你别再折腾我了,我也是血肉之躯,我又不是机器。”

保镖对于这样的场面司空见惯,很懂应付,立刻提高警觉,将容析元护住,一个个的眼神都是冰冷狠厉充满杀气,若不是因为记者们是一窝蜂而上的,谁单独冲上来一定会被保镖的气势先吓到。

“你……”龙晓晓无奈,看了看时间,这都快11点了,确实有些晚。

尤歌快要气晕了,遇到这么霸道的男人,简直就是强盗嘛!

一石激起千层浪,郑皓月差点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