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99章:高步云衢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836

    连载(字)

26836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高步云衢

圣安娜注册 九尾鲤 26836 2019-09-02

到了第二天早晨6点半,尤歌的生物钟到点醒了,开始觉得有点头晕,混沌的意识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不经意一侧头,就看见沙发上凌乱的衣服,当中那熟悉的粉绿色,可不正是她的睡衣么?

“嗨……”许炎冲着尤歌挥手,自带金色光环的男人犹如天上那一轮朝阳。

许炎眼中快速掠过一抹失望和心痛,可下一秒他就若无其事地笑了:“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只不过是看你腰上的围裙快要掉下来,帮你系一下而已,切……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还好不信,这如果是知道尤歌乃老板娘,那她又是什么表情?

赫枫冷笑:“呵呵,看来有人狗急跳墙了,连警察都请来……走,我到要看看是那只跳梁小丑!”

不排除有人绑架容析元之后企图勒索钱财,霍骏琰认为可以在瑞麟山庄里装上警方的窃听器。

尤歌也是有些倒霉,她不是心肠狠毒的人,她只是一时气话说了几句,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错,可偏偏容析元听到了,就会以为尤歌因为怨气无处发泄而迁怒于翎姐。

好不容易,尤歌争取到了将手机拿回来,打开一看,里边的未接电话足足有三十几个,短信以及其他信息也是密密麻麻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许炎。

但璇宝贝和奕宝贝显然是认准了爸爸麻麻,抱着不松手,谁还有抵抗力啊。

是有些惊喜的。虽然她也买得起这里的衣服,可他送的,感觉又不一样了。

容析元啊容析元,你清醒点!他对着镜子这么警告自己,还真起了作用,某处昂扬膨胀,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郑皓月简单询问了一下刚才的事,店长和詹琦都添油加醋地说了,听起来就是尤歌和龙晓晓的不对。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解释?店长都已经把经过告诉我了,你还想说什么?难道是认为冤枉了你们两个?”郑皓月凶巴巴地呵斥龙晓晓,摆明了是以权压人。

“儿子,你工作也累了吧,快吃饭。”

“容析元……他不是已经……”

尤歌忍着头皮传来的疼痛,咬牙说:“别掰他的手了,怕伤到他……我……我没事,我能忍……”

许炎并没有一下子展开猛烈的攻势,他觉得至少要先跟尤歌靠近,才能有接下来的进一步发展,他可不想穷追猛打把尤歌吓跑。

许炎知道,这个混血儿男人刚才是在看尤歌!

“废物!你知道这会是什么后果吗?立刻滚回来见我,别被容析元发现了!”

唐副市长微微一愣,心头蓦地咯噔一下……此刻容析元的眼神怎么看起来更像是胜利者,丝毫没有因为收购不了华铭公司而心疼,反而更像是胸有成竹,有种掌控一切的姿态。

翎姐慌忙缩回被子里,怒视着尤歌:“你太过份了,你什么意思?明知道我身子不适,还要来掀被子,你安的什么心?我怀孕了那又怎样?跟你有关系吗?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电梯门打开的一霎,尤歌第一个冲出去,她就像是风火轮,急着要将容析元逮

“……”

“宝贝不要乱动哦,麻麻在跟你们的爸爸说话呢。”

医院。

容析元被打了!他是一时疏于防备才会让对方有机可趁。

容析元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淡淡地说:“我现在不饿,不吃。”

“你……”唐虞梅碰了个钉子,强忍着没发火,可这心里头却是很酸爽……这是她的儿子啊,要怎样才能修复母子关系呢?

容析元能感觉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在抽搐着,这是在为一个从鬼门关回来的生命而心痛。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只是凭着过人的敏锐触觉,李大勇动用了各种关系和人脉,最终查到了何碧翎的身份以及那位妇产科医生,紧跟着,一段豪门惊天秘闻就这么登上了头条,几小时之内就在社交圈被刷屏了……

容析元面色凝重地说:“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对现在的何碧翎感到很陌生,而我们以前在孤儿院认识的那个何碧翎却是那么善良温暖,像姐姐,像母亲,是我们的亲人,可现在你还有这感觉吗?”

尤歌的小手抱得更紧了,几乎快要咬到他的耳垂:“你早就知道我父亲害了你的父亲,可你都能爱上我,不跟我我计较,不把仇恨加在我身上,那我为什么不可以也跟你一样呢?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由我们来承担,我想,我的父母和你的父亲,他们在天上也都会理解我们的。”

尤歌茫然地望着他,眼底不经意就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佟槿听翎姐这口气有点惆怅,他眼珠子一转,适时岔开话题:“翎姐,我好像记得以前你在孤儿院的时候最爱唱歌了,有时候我睡不着,你还会唱摇篮曲给我听,直到现在我都还很怀念……翎姐,现在能不能唱首歌来听啊?嘿嘿,我期待已久啦。”

但这又如何,别以为这样就能融化她的心,她现在可不会再吃那一套!

这还是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吗?脾气呢,个xing呢?高傲呢?全都没了……

不过,卢老先生还是派人准备好了车子,等着将尤歌送到会场。

她的理智,狠狠地戳中了容析元的心窝子!

“嗯……嗯……知道啦,没事的,我已经到家,你放心吧。还有,你别喝太多,喝醉了很难受的。”。

臭*?容析元又听到自己多了个称呼,那脸色可想而知有多难看。

时间过得飞快,没多久就到了三月之期。苏慕冉今天来送午饭,特意在袋子里里放了一张卡片。

问号在脑子里,但这难得的和谐氛围却是令人心暖的。容析元或许是因为快要当父亲了,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因此今天他不跟老爷子吵架了,吃一顿和气饭。

何碧翎脸上的肌肉勉强牵扯着一个难看的笑容:“析元,你……你在说什么呢。”

那双眼……真的很像是尤歌!

郑皓月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嚷,不敢真的说出口。确实,外界对容析元有了一些难听的传闻……有的说他可能是弯的,有的说他xing无能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四年都不跟未婚妻结婚也从来没见他在外边找个任何一个女人。

尤歌这才注意到许炎今晚果真特别的风骚,更像是个花花贵公子了。

这是一件多么奢华的礼服啊,上边的珠子不太可能是假的吧?脖子到胸口再到腰际,目测至少有几百颗珠子,这如果都是货真价实的珍珠,那……

尤歌身体里的小宇宙开始在膨胀了,攥紧了拳头,一步一步朝着宝瑞的展区走去……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她必须要有行动!坚信宝瑞出品必是精品,是经得起考验和挑剔的,不该受到冷遇!

尤歌也很无奈,昨晚的事,如何启齿?她和许炎这四年来,除了医患关系,更是朋友,并非真的如别人猜想的那样“鬼混”在一起,两人之间一向都以礼相待的。

“看到了吗?还说半年,这才几天呢,尤歌就急着登征婚启事,说明她是巴不得你不在她身边,她就可以自由自在找个男人当孩子的继父!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哈哈哈,简直一不值!”唐虞梅居高临下看着容析元,眼中还不掩饰的轻蔑。

婚礼是很重要,但在这件事之前,容析元还要回香港去接手公司的事务,重新履行董事长的职责。

香香很开心,欢快地摇着尾巴捧着食物。真是饿了,先吃饱再说。

这些人的鼻子还是很灵的,确实出事了……

这里好像是另一个世界,能让人断魂送命的世界,四周冷风嗖嗖,天气说变就变,如地狱般阴沉可怖。

这群人是知道了老爷子即将立遗嘱的事,可容析元不知道啊,就算知道了无法猜到老爷子的心思……

龙晓晓在尤歌身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显得很紧张,她知道尤歌怀孕,但尤歌说了不能声张这件事,那个郑皓月要叫尤歌搬东西,这不是在害尤歌么?

容析元眯起的眸子迸出骇人的光线:“你也忘记了,是谁曾将尤歌吃的药换掉,是谁背着我将首饰拿到酒会去拍卖,是谁发了邮件在尤歌的信箱?我不否认你对宝瑞的贡献,但我不想留一个只会跟我添乱的女人在我的视线里。你就是个地雷,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为了避免你伤到无辜的人,你只能离开,没有选择。”

尤歌无语,是啊,展销会才不过刚开始,容析元怎么可能真的在家休息。

容析元和尤歌是走得潇洒,可容家就没那么平静了。

“如果我没记错,这是宝瑞内部的事务,她来做什么?”郑皓月横眉竖眼,眼底那藏不住的妒火旺盛。

容析元的手指摩挲着她光洁细滑的肌肤,双唇在她唇上粘着:“乖,你不是还没恢复么,医生说了你需要休息几天的,你真的确定自己可以了?”

想到这,容析元觉得舒坦了一点,将这香喷喷的身子

“今天我们新婚,该用行动庆祝一下。放心,有隔板的。”说着,他的手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驾驶室后边竟然真的出现了一块隔板,将后座与前方隔离出来,这样,驾驶室里的人就不会知道后边的人在干什么。

霍律师吩咐佣人倒水来,但端来的却是一杯红糖水。霍律师若有所悟地看向儿子,似乎明白这是儿子特意吩咐的。

“不不不,怎么会是冒昧呢,欢迎之至,欢迎之至。”霍律师这慈祥的笑容,让人很难拒绝。

尤歌和容析元自然是求之不得,这里才有他们最好的朋友在,许久未见了,正好趁春节这个机会聚一聚,在瑞麟山庄办个家庭聚会。

家里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庆贺新年,同时也是祝愿彼此的情义能长长久久,一直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大家都知道年后尤歌和容析元要返回香港,因为现在宝瑞已经有了一个总裁在坐镇,那就是容析元的恩师——彭楝。

“……”

尤歌也是十分同情地望着佟槿:“快找个女朋友吧,那就轮到你秀恩爱刺激别人了,我和你元哥等着呢。”

两女有说有笑,没留神外边进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其实许炎巡房的时间已过,所以他才顺道下来看一下龙晓晓的情况。

“你……”

“晓晓你别激动啊,小心伤口!”尤歌佯装生气地按着龙晓晓的肩膀,表情严肃地说:“你要听从安排,这次,由我说了算,你别想有异议,哼,你家的事,以前都不跟我说,太不够朋友了,如果早说,我拿钱给你还清债务了,不就没昨天的事了吗?所以啊,现在你只能听我的。”

容析元眼底泛起一丝紧张,走过去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搂在怀里,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刚才你在客厅的窗户外边?”

尤歌倔犟地没说一句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扁扁小嘴,小声嘟哝:“哼哼……男人……他还是忍不住了吧……去就去,你去了最好今晚别回来。”

尤歌现在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她也一直在观察沈兆的表情,被她发现他的眼睛有过一秒的异常收缩,神色分明不是最坦诚的状态。

尤歌不由得轻叹……看来她是不会知道了,容析元一定将这件事守口如瓶。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以前不是瑞莲山庄的,就是最近才出现在这里。是谁?跟容析元有何关系?听郑皓月这口气,似乎很失望?人家做了什么让她失望了?

这时,许炎过来了,他灼热的眼神里只有尤歌一个人,其他的美女,他好像都看不到。

“用不着穿,我就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迎接你出浴。”

尤歌冷汗涔涔,第一次感到喘不过气来……竞争,太可怕了,远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比她预料的更加残忍十倍!

“难道不是么?你照照镜子就知道自己的眼睛出卖了你。”

“说起第三者,不知道你家现在住的那个女人又算什么呢?好女人,自然会有男人去追,尤歌的好,你不懂欣赏,不代表别人就不可以拥有。是你先伤她,凭什么现在来管我和她之间怎么发展?从你再次伤害她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了过问的资格。”许炎一针见血,毫不示弱,别看他好似有点痞相,可他的气势不会输给容析元。

一阵静默之后,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是许炎带头鼓掌的,他拍得很用力,他眼神里的激动满怀着赞许。

郑皓月的脸色一僵,尤歌看起来毫无异常,可为什么她就是有种怪异的错觉,好像尤歌句句话暗藏讽刺?

容析元放在桌子下边的双手紧了又紧,刀子般的目光戳在尤歌身上,深眸里蕴藏着的暗潮,带着一丝只有尤歌才懂的警告。

几个大男人对于尤歌这个小萝莉还是掉以轻心了,以为她就是个软柿子随便捏吧,不会想到她会动什么脑筋企图逃掉。

“他们会比你更痛。”

容析元已经换上了睡袍,刚洗过澡,身上还有股子清香味。

“嗯,你也是和我一样吗?她虽然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可我还是她的监护人,我这心里……不好受。”郑皓月泫然欲泣的表情,实在有几分令人怜惜。

郑皓月也是豁出去了,再不隐瞒,干脆全都吐出来,将那股压抑在心中的憋屈都爆发,一下子她就成了被害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