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娱乐:第136章:镂骨铭心

阳光在线娱乐 作者: 夜阑卧听枫

不过,若他真的那么做了,夜无痕只怕也不会那么让他离开。

他错了,真的错了,当年,他就不应该向老夫人妥协,他应该带着鸾儿离开,带着她去浪迹天崖,他知道那是鸾儿最向望的生活。

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

“谁?谁的清楚?”叶寒可能刚醒过来,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听到他的话,有些弄不清状况,有些不解地说道,眉头微蹙,眸了似乎微微的黯了一下,才再次说道,“你是说秦思柔?她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住了,只是,这段时间,治疗不能断,而且还要根据情况不断的改变药方,所以,我才将她带到凤月国来,你不必担心的。”

“凤阑绝,你到底在说什么?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难道叶寒没有跟你解释清楚吗?”上官云端微微的推开他,直直地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凤阑绝微怔,双眸微闪,望向上官云端时,神情间似乎略略的有着几分犹豫,“云端,这件事,就交给本王处理,好吗?”

不过,他自然不会让她无端端的受这样的委屈,这件事,也不可能会这么结束,看来,他是应该去见见那个人了。

一时间大家都忙不过来了。

上官云端微愣,一时间也分辨不出,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蓝岚也是不由的微愣,有着太多的疑惑,也有着些许的迟疑,毕竟,她到现在还不明白,上官云端所说的是什么,心中没有底。

律法上面的内容对于不懂的人,本来就是极为的枯燥的,记起来本来就很难,但是蓝岚去背的极为的顺利,一口气背了几页,竟然没一点错的。

“回皇上,是一百多万两,小的将先前记好的帐本已经带来了。”那个管家见皇上仍就不相信,便从怀中拿出了帐本,递了出来。

她想比,她就一定要陪她比吗?真是笑话。

到时候,她肯定答不出。

“来人,为上官小姐搬张凳子过来。”皇上虽然气恼,见凤阑绝总算还是答应了,便连连地说道,生怕凤阑绝会反悔似的。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乱写的,这么多数字,根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夜如梦回过神后,一脸不甘心,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的脚,在她的椅子上微微的用力一蹬,她的身子便再也控制不住,直直的向前倾去,因为手是正向着上官云端的桌上的砚台的位置的。

夜如梦语结,她总不能说,她拿这砚台,是想要对付她的吧。

“云端儿,你还是坐回本王身边来,免的伤到了。”凤阑绝自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遂沉声说道,在说到伤到两字时,刻意加重了语气。

只是,她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声音中那些许奇怪的不满。更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很有可能会被误会。

凭什么这好的一个男人,却被这个又笨又丑,一无是处的女人给霸占了,她不甘心,不甘心。

她的话语突然故意的停住,然后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难道,你也以为,我是他的女人?”

上官云端走到门前,略带试探的轻轻推了一下,发现竟然真的没有上锁,心中不由的暗喜,果然如她所料,便微微的用力,慢慢的将那后门推开。

那一次,南宫雪就是带着她从后门进来的。

那声音不是很大,不至于惊动了院子外面的护卫,但是她相信,暗处的那个男人,绝对能够听到。

“不知道王妃突然让我们来,有什么事呀?”其中一个贵妇人一脸疑惑的问道……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本王没有那个意思,本王说过,这一次,本王是真心要娶你的。”蓝魅辰听到她这般直接的质问,语气也微微的多了几分不满,毕竟,身为王爷的他,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拒绝过,还被这般的质问。

“好,我现在清楚的告诉你,我,凤忆希不会再嫁给你。”凤忆希自然听的出他话语中的意思,只怕以为她是故意的拒绝他,其实心中是想要嫁他的。

她们平时,可是从来没有见王爷笑过,更不曾听王爷说过这样的话,而王爷此刻竟然会对一个傻子……

上官云端转向那侍卫,果真是他搞的鬼,只是,这侍卫明明是夜无痕的侍卫,应该是跟夜无痕一起来的,先前守在外面的。

两人心中都担心着上官云端,所以倒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急急的赶了进来。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这上官凌雨真够毒的,给她下了毒,已经让她的全身不能动弹了,还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分明是想把她活活的饿死在这儿。

“云儿,以后爹爹不在你的身边,你要自己照顾自己。”上官傲天的脸上带着几分担心,略略压低声音嘱咐道,云儿这一离开,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好了,先上轿吧。”上官傲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无奈地说道,真是可惜了,没有能够看到绝王给云儿戴上那链子。

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但是,他感觉到,那份理智,已经快要压不住他心底的冲动了。

现在,他们招与不招,都要死,不招,或者还能保住自己的家人,若是招了那。

“你没事吧?”秦思柔轻柔的声音中仍就带着明显的心疼,她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如何的安慰他。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沉重,双眸微抬,再次望向凤阑锐的脸,沉声道,“说真的,本王真的不想怀疑你,只是,当本王去你的王府,见到你时,便知道,你这么多年,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那一刻,本王也知道,你的腿并没有废,你当年受伤时,只有十五岁,若是你的腿当时就废了,这么多年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发育,反而应该越来越萎缩,但是,你的腿,却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虽然你为了掩人耳目,一直用东西遮盖着,但是那长度,却足以让本王明白一切。”

一个血气方刚的硬男子,用这般绝裂的方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出卖那人的决心。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那个男人完全的愣住,一双眸子快速的望向上官傲天,一脸难以置信的错愕,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傲天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绝王总不会是想让我朝这么多的重臣与朕一起学狗叫吧?”皇上此刻是真的怒了,虽然仍就害怕凤阑绝,但是心知,此刻若是再一味的退让,只怕真的要学狗叫了。

“皇上息怒。”坐在一边的皇后轻声安慰着他。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到时候,若是绝王坚持,皇上也护不了他,毕竟皇上不可能不顾两国之间的关系,更何况现在的凤月国可是极为的强大,皇上是明显的怕凤月国的。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

凤阑绝的身子微僵,愣了一下,唇角也慢慢的绽开淡淡的轻笑,灿烂中,也是满满的幸福,他寻找了二十几年,终于找到了她,找到一个唯一能够让他心动的女子,所以不管发生任何人,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爱惜她。

上官云端将自己的手慢慢的伸到了他的面前,这根链子是当年爹爹送给娘亲的,娘亲留给她的,今天由最爱她的人为她戴上,她的心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激动。

自以为够淡定的上官云端这次也是完全的惊滞了。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李玉的态度已经越来越嚣张,上官云端展开的画像,他只是象征性的扫一眼,便一口咬定不认识。

“本公子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李玉听到上官云端的逼问,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对着她怒声吼道。

“我最后再问李公子一遍,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若是李公子说谎,那么便证明李公子心虚,就说明,李公子与本案有关,是最大的嫌疑人。”上官云端再次望向李玉,一字一字冷声问道。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而李玉也快速的跑上前,等到终于看清了那画像时,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张脸,也慢慢的阴沉,变黑……此刻房间里有好几个宫女,她也无法保证这些宫女都靠的住,若是叶寒一旦说漏了,传到那个的耳中,她的计划只怕就被破坏了。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折腾了一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这。”那人一时间语结,毕竟上官云端现在的样子,可是跟傻子沾不到半点的关系。

那个侍卫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到夜无痕,身子便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但是态度却也变的更加的恭敬,连连陪着笑道,“王妃,这真的是太上皇下的命令,太上皇下令说,谁要是违抗,私自放其它的人进宫,就要处死。”

她们现在这身打扮,想要这么进宫,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们必须要伪装一下。

等了一会后,上官云端果然看到有两个宫女向着这边走来,可能也是感觉到这皇宫中的异样的气氛,所以都带格外的小心,甚至还带着几分轻颤。

那个宫女微愣,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对她们这么的害怕,神情间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还是低头答应道,“好,奴婢听从王妃的意思。”

“放心吧,我有办法的。”上官云端再次的微微有些,低声的安慰着她。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突然的咳了起来,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脸微微的涨红,咳的更加的厉害。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

皇后望向的她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多了了一丝轻笑,原本,她在听到那些传言时,也是有些担心的,只不过,她相信绝儿,既然是绝王自己选中的人,自然不会太差,更何况绝儿的来信中,也明显的表过出了对她的喜欢。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毕竟现在凤阑锐已经是皇上了,他就不怕被凤阑锐发现了吗?将来影响他的前程吗?

那么,她身上的毒,是不是也是凤阑锐下的呢?

前两天,他一直在查这件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发现了凤阑锐的阴谋。

所以,前几天天,他捉了几只小白鼠在做实验。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这人长相虽然平凡,但是却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身份肯定不简单,只是,他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从凤阑绝下令将她们关押,到宴会结束,再到她们来到这密室,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这个人的速度还真够快的,而且,宴会一结束,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很显然,是有人在宴会结束前,就准备了这一切。

但是,当时,他们也没有发觉有那个侍卫有任何异样的动作来向外面的人报信呀?

上官云端也完全明白凤阑绝的意思,心中也暗暗多了几分赞赏,这倒真是一个箭双雕的好主意。

“奴婢,奴婢不怕……”那丫头倒也十分的乖巧,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害怕。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奉命,奉谁的命令?”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她是奉了谁的命令。

上官云端现在才明白了她的目的,竟然是让她来换衣服的。也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虽然此刻她仍就是一脸的浓妆,遮住了她那绝美的容貌,但是,就因着这一身的衣服,便让她多了几分靓丽的光彩。

“恩,那就先借来用用,帮我送送这位客人,王爷应该不介意吧?”上官云端淡淡的笑着,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客气,只是在说到那个送字时,微微的加重了语气。

“可是,皇兄。”凤忆希微愣,随即有些着急地喊道。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不要,不要呀,不可以。”二夫人急急的拦在上官凌雨的面前。

“我来吧。”飞赢已经走了过来,捞起了那丫头,并没有怎么理会上官云端……

月儿很快便端来了饭菜,看到那丫头已经离开了,不由的疑惑地问道,“咦,那丫头走了吗?那王爷?”

“还继续什么,被这么一闹,皇嫂怎么可能还记的。”凤忆希实在是忍不住了,微微带怒的望向她。

双眸微微的望向皇上,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次比试胜负未分,我自然要继续,赢,我就要赢的漂亮,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

丞相大人拿的正是上官云端刚刚看的那本书,上官云端事先将她看到的最后的那一面折了起来,这只是一种习惯,可以方便下次继续翻看。

丞相事先也注意了这一面,所以翻动了这一面时,也是微愣了一下,眸子深处却更多了几分惊讶。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