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娱乐:第33章:不堪设想

阳光在线娱乐 作者: 夜阑卧听枫

感同身受啊,每每听到书房里的哀嚎,还有方继藩时不时来几句,八股文为师不懂,不懂难道就不可以教你们吗之类的话,杨管事更觉得揪心的疼,这三个秀才,怕是前途都要毁在少爷手里了。

“好的,好的。”邓健笑嘻嘻的连连应声,贼兮兮地偷看了一眼已是脸色煞白的欧阳志三人,心里乐开了花。

小女孩儿顿时滔滔大哭,捂着脸飞也似的逃了。

于是方继藩有忙将想要抽出的银子收了回去,旋即嘻嘻笑起来道:“三个傻秀才。”

方继藩有点懵逼,怎么好像自己是遭遇了强买强卖了?

随即,他下意识的苦笑,这才想起自己竟是糊涂,这些日子,没日没夜的都在思考西南的问题,他是位责任心极重的皇帝,正因为西南长年累月的叛乱,更使他心里焦灼,不成想因为这日思夜想,情急之下,竟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一群少年郎的身上。

这硕大的巴掌,在半空划过半弧,方继藩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心里说,完了,打就打吧,这样的人渣败家子,其实公道的来说,自己都恨不得每天对着镜子给自己来一巴掌。

校阅的子弟,足有五百多人,分为了六个考场,他一个个检阅过,待到了最后一个考场时,穿着蟒袍的他驻足,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便朝诸考生道:“尔等皆勋贵,蒙受祖宗恩荫,今日校阅,分三六九等,为的便是择选英才,出众者,便要和尔等父祖们一般,从上征伐,入侍帷幄,好生拿出你们的本事来,为你们的父祖争口气,得一条金腰带。”

嗯?

谁料方继藩已落笔,他竟是答得最快的一个。

方继藩兴冲冲地道:“何止呢,走走走,我们去看看,我们方家好东西多,来来来。”

他很快又笑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不要客气,和本公子说。”

酒客们听得啧啧称奇,有晓得内情的,便忙颔首点头:“那就没错了,保准是好了,曾大夫是神医啊。”

因为三人虽还算是两袖清风,却也绝不是不近人情之人。

刘健三人也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特意提起这东西。

“卿不妨就留在这作坊里吧,好好学一学,什么是经济之道,这于你有莫大的好处。”

若是陛下没有想起来,且十之八九,陛下以后可能都不会记起自己这个人的。

方继藩终于明白为何这古今中外的贵族都爱打猎了,因为真的很香哪。

而在此时……整个作坊里,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好的很,实在太好了。”陈彤道:“臣日夜不歇,催促生产,那些偷懒的家伙,都予以了重惩,所以……现在的产量,比太子在时,要高得多,唯一……唯一的问题就是……”

就仿佛这个家伙,在戳自己的心窝子一般。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存着一些希望的。

若是这样算,一个月也不过卖掉了十四万瓶。

朱厚照跪在地方,方继藩只咳嗽一声,这朱厚照不必看报表,也知道发生什么了。只是此时,却不知该喜该忧,因为朱厚照发现……好像……无论最后的结果,自己都可能成为倒霉的那个人。

弘治皇帝目光便无奈的落在了太子身上。

朱厚照回到了公房,弘治皇帝等人,依旧还在焦灼的等待。

见了朱厚照和方继藩来,弘治皇帝终是开口:“如何?”

要知道,这十全大补露,大家伙儿可都在抢购呢,抢到了就是赚到啊,怎么老爷却是反其道而行。

“是是是……”杨霞笑的跟个孩子似得,朝着周遭那些懵逼的士兵道:“都聋了,开门,迎驾,迎驾……快,都赶紧的,将门打开一些,咱们的皇上回来了,皇上,凯旋而归了!”

只是……这种坚守已变成了绝望。

紧接着,楚人和文武官员也鱼贯而入,重新行了君臣大礼,陈凯之看着这刚刚修葺好的大帐,道:“卿等的官职,暂时都保留,等灭楚之后,再以你们现在的官爵为基础,进行封赏,朕与胡人厮杀,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出关,以灭胡为目的;可楚人亦朕之骨血,却是不同,自此之后,再无陈楚之别,都好生用命吧。”

紧接着,禁卫们骤然间,如受了惊吓的夜猫,有人大吼:“预备!平乱!”

而此时,楚军大营,却已是沸腾了。

锋利的长刀直接自他的头顶切入,竟是借着余势,直接斩下了他半个脑壳。

回家……可以回家了……

事实上,它们虽是削铁如泥,却并不太适合在战马上进行砍杀。

他们看不清对面的人,却可以听到,那冲破云霄的喊杀。

那士兵在泥地里打了个滚,已是蓬头垢面。

他似乎也想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顾得了什么呢,拿下洛阳,灭亡陈国,才是当务之急,而且,一定要用最省时省力的办法,以防背后的燕人捅刀子,更需保留着足够的有生力量,弹压接下来数之不尽的陈地民变,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用这个法子了。

项正凝视着杨义的背影,待杨义走远,他方才脸色变得冷峻起来,如刀一般的眸子,瞥了梁萧一眼:“朕听说,军中有不少人,暗中散播流言蜚语,甚至有人,还敢腹诽朕?”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杨义斩钉截铁的道:“陛下理应立即派出使者,送上酒水和余粮,前往越军的军营,犒劳越人先锋军马,并且告诉他们,此番三国进兵,本是因为陈军的主力已被胡人所灭,为了防范胡人借机入关,这才收复陈地,为的,乃是抗拒胡人,陈国的疆土以及州县,多不胜数,楚越二国,本是近邻,决不可为这一城一池,而失了和气,而是理应同气连枝,待攻破洛阳,再一起划地为界,互不相侵,如此,双方都可得利,同时,也好使楚越二国,继续延续秦晋之好。”

而现在,陈军的主力已经回到了关内,携带着击溃胡军的巨大威望,此时,几乎可以想象,那些急于想要攻城略地的各国军队,在得知大陈的主力已经回到了关内,会是何等感受。

“哎……”朱寿长长叹了口气,他很明白,其实……一切都已大势已去了。

不只如此……有人低声道:“若是胡军没有覆灭,他们怎么可能来此?胡人的斥候,会允许他们通行吗?”

何秀彻底的慌了。

“好好养伤!”陈凯之道:“所有的胡人,都会付出代价,现在在这草原上,几乎再没有多少胡人的壮丁了,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朕还有一些事要处置。”

陈凯之已快步出了营帐,接着,他很快的抵达了自己的大帐,而在这里,却是灯火通明,许多文武官员,都在忙碌。

他沉默了片刻,又道:“立即给洛阳传书,让户部要在一个月之内,拟定一个方略,大陈要鼓励商贾在大漠之中牧马,这里有广阔的草原,现在已没有了多少胡人,商贾们可以以牧场的模式,圈占土地,招募流民,所有迁徙的人口,朝廷都需予以一些奖励,甚至,可以允许他们出关之后,购置火器进行自卫,从前的时候,即便击溃了胡人,可过了数十年,等到胡人又重新繁衍起来,他们又会成为关内的大害,可这样的情况,从今日起,再不能发生了,胡人可以牧马,我们汉人也可以牧马。胡人可以骑射,汉人也可以骑射。将来,关内对牛马的需求,只需不断的增长,那些士绅们,不是抱怨着大量的佃农不肯种地,宁肯去工坊吗,那就让他们购置牛马代替人力吧。”

赫然……

而那个发现了陈无极的人,似乎已松了口气,他留给了陈无极一个背影,又朝着乱尸的深处走去,去寻觅着他所要寻觅的东西。一声前进,随之而来的,便是附近的官兵一齐高吼:"前进!"

进入新军之前,他们的念头无非是从了军,可以吃饱饭,无非就是从此之后,可以让家人过上好的日子,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而在此时……

关于这一点,参谋总部做过许多次的演练,最终认定了这个结果,因为让士兵们在近战中使用火器,极容易分心,而且也容易误伤队友。

以至他举着剑的手,竟也微微有些颤抖。

到了现在,双方显然都已经疯了,似乎一切的后果,都已经可以不计,曾有过胆怯的胡人骑兵,再无畏惧,他们无愧于天下第一骑兵的称号,竟是面对无数的炮火,没有丝毫的退缩,漫天的铁骑,宛如蝗虫一般,竟是杀之不尽,除之不绝。

第一大队的后备队,已经开始投入了失守的位置。

“杀!”

啪,这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声音,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射中,而接下来,只需要将火铳抽回壕沟里,装填弹药之后,继续射击罢了。

直到这个时候,新军的强大火力,才开始让胡人们印象深刻起来。

伤亡已经开始出现了。

武官道:“陈队官,陛下的口谕,敌人若不进入五十步,决不可开火,请将命令传达出去。”

“明白。”陈无极颔首点头:“请陛下放心。”

各部涌动,在那片汉军的草场上,汉军显然也意识到,胡人预备决战,所以开始收缩了兵力,各营开始聚集起来,而胡人们则开始在外围疯狂的刺探。

只是……他的目的,不是要消灭这一支汉军,而是希望带着胡人,杀入关内,成为那关内江山的主人。

所以他是极力反对决战的,而是先挑起各国对大陈的战争,等关内的大陈疆土被各国吞食,而这一支在关外的孤军,自然会慢慢被胡人困死。

不决战,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汗位。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显然,胡人压根就不打算寻求正面的决战,而是妄图想要一直对新军进行颤抖。

“狗一样的东西。”首领怒斥道:“便是你这狗一般的东西,在大汗面前,教我等处处忍让,我们白狼的子孙,从不知畏战二字,也只有你们这些汉……”

各部首领各怀心事,正待要告退。

赫连大汗正与各部首领饮酒作乐,见了这气喘吁吁的斥候来,放下了牛角酒盏,其余欢声笑语之人,也俱都噤声。

这使整个参谋团里,意见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何秀笑了:“贱奴以为,只要拖延下去就可以了。”

大汗随即大笑:“哈哈,将我的兄弟以及何先生请进来,他们自洛阳而回,一定辛苦。”

陈凯之一笑,目中却是一沉,此时此刻,是该出发了。

陈凯之点了点头,眼看着自己的大帐已经搭建了起来,在众人的拥簇之下,进了大帐。

他这是完全支持陈凯之,顺便也在帮陈凯之拉拢人。

于是乎,大家安下了心来。

不过,许多人倒是极认真。

那赫连大松,却已到了洛阳。

赫连大松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和大陈真正的进行议和,只是进宫,见了陈凯之一面,陈凯之看着这魁梧扎着辫子的胡人,口里叽里呱啦一通。

陈凯之笑了,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可是你应当很明白,赫连大汗看重你,给你礼遇,并非是因为,当真看重你的抱负,只是因为,你了解你的族人而已,他借你这把刀,为他效力,也不过是为了袭击你的同族做准备,你自以为是的礼遇有加,所谓的国士待之,不过是你用你同乡、同族的血,换来你的所谓的施展抱负的空间。”

许多人顿时哀嚎起来,这服徭役可不是好事,男人被拉走了,妇人和孩子们留家,无依无靠,这倒也罢了,这若是死在了路上,就成了无定河边骨,家破人亡,许多人涌出诸多痛苦记忆,一个个噤若寒蝉。

而根本的问题就在于钱庄。

这一战,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无论是济北上下的商民,还是新军的官兵,意愿如此强烈,开战,已是不可避免,陈义兴固然之后,此战事关国运,可也知道,这股浩荡潮流,是万万无法阻挡的。

大战迫在眉睫,不是想躲就能躲的。

这就意味着,自己的敌人,将超过百万之众,而且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兵,在这世上,只怕没有人可以抵挡他们。

讨胡令已出。

钱穆随即叹了口气,一双眼眸看向陈凯之,嘴角勾勒出淡淡笑意,略带嘲讽的意味。

陈凯之哭笑不得。

有人低声咒骂,也有人……忧心忡忡。

只是,勾结胡人不算什么,可是自称儿皇帝,彻底的做胡人的走狗,却依旧让人觉得过了头而已。

陈凯之看着钱穆,一双目光里透着冷意,就这样看了良久良久,他才轻轻挑了挑眉,冷声道:“朕若是开战呢?”

陈凯之却用手指节磕了磕御案,目光阴沉,注视了钱穆片刻,他便冷冷道:“朕取妖僧首级,不需各国协助,只需大陈派出一支偏师即可。”

什么时候,你们西凉有了个爹了,而且……还特么的如此理直气壮。

陈凯之只得道:“一切依母后便是。”

在这宫中,除了皇后,便是贵妃了,这贵妃在皇帝的众多嫔妃之中,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几乎在以往的情况之下,任何一个贵妃,出身都是极显赫的。

满朝公卿,一个个瞠目结舌,天下诸国,怕都震动了。

陈凯之召集了百官,在正德殿召见了他。

河西郡王很年轻,昂首入宫,手持着西凉国的国书,步履坚定。

京师的员额是五千人,也用了半月不到,便招募完毕,这些人大多是适龄的年轻壮丁,家境并不算太糟,新的大营也已搭建起来。自勇士营挑选出来的教官也都是现成的。

这后宫之中,终于迎来了两个女主人,慕太后颁布了懿旨,令各州府进行选秀。

“劳民伤财?其实宫中和朝廷,也不必拿出内帑和公帑,怎么能说是劳民伤财呢。皇帝啊,你已年纪不小了,而今,虽已有皇后和贵妃,可皇家和寻常百姓家没什么不同,都讲究多子多福,从前的那些宫人,都是先帝们留下来的,宫中,也已有七八年未曾选秀了,现在打发一些年长的出宫,让一些适龄的女子入宫,没什么不好,皇帝,后宫宫中的事,哀家替你做主,这外朝的事,哀家呢,则是一概不问,可这事,你不可令哀家不痛快,否则啊,哀家也让你不痛快。”

陈凯之下意识的点点头,某种程度,母后说的似乎有理,却依旧还是再次追问道:“可儿臣还是不明白,这和选秀有什么关系?”张昌等人,已被人押了出去,此时,恐怕对他们而言,自尽已是再好不过的事,能够一死了之,某种程度而言,此时能速死,对他们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宦官显得诧异,他以为陛下是不肯让这些叛将下葬的,大多时候,都是将其尸首悬挂起来示众,可宦官不敢违拗,忙是颔首点头,匆匆去了。

陈凯之却是一笑:“因为从前,朕要靠杀人,方能立威,可现在,却不必了,其实……杀人历来只是手段而已,倘若朕已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何须靠杀戮来告诉天下人,朕的威严呢?这些话,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朕只是告诉你,你们也别当朕是虎豹,朕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朕从不嗜杀,朕有时杀人,自是因为朕有自己的考量罢了,现在……杨贼已除,可外患还在,今日所发生的事,令朕终于无所忌惮了。”

陈凯之站了起来:“朕许诺的这些,你们可能现在还看不到多大的好处,可是,你们若是相信朕,便会明白,将来这些都将是你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未来你们的前途,比之今日这一地藩守,还要光明的多。”

陈凯之笑了笑:“裁撤天下军马,除各州留守少部分的府兵之外,其余人等,俱都裁撤干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