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娱乐:第41章:昏头转向

阳光在线娱乐 作者: 夜阑卧听枫

乌压压的人,汇聚在此。

“杨家四万股。”

方继藩像看智障一般的看着朱厚照,而后鄙夷的道:“下流,厚颜无耻!”

现在,他更加壮志凌云,已有了气吞山河的新志向。

陛下还会发光呀?

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

明明冷静,却令人生畏。

哪怕是还有一线拼命的机会,他们在‘皇帝’面前,也丝毫没有想要争取的念头,个个磕头如捣蒜:“万死,不敢!”

他毕竟不傻。

那么……就没问题了。

现在也只能默认这个狗东西,真的昏了过去。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他咬咬牙,抬头,眼眸如刀,骨子里的狠厉,此刻曝露无遗,他朝萧敬道:“你喊,你喊哪,你来告诉所有人,太子殿下,药翻了陛下,待会儿,你坏了太子殿下的大计,太子殿下,第一个就是剐了你。”

可是……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方继藩顿了顿,道:“得跟礼部去说一说,这几处地方,要改一改,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

方继藩方才心里信了几分,他道:“还有什么蛛丝马迹吗?”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弘治皇帝淡淡道:“莫非将他们召来京师吗?当初,唐太宗,便是在大漠,与之会盟,如此,才彰显我大明据有四海,普天之下,皆王土也。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古朴的大门,并不显奢华,门前的仪门、石坊,统统带着几分岁月的痕迹。

呀……他突然意识到,朕的爱卿们,都成了欠了钱庄一屁股债的穷光蛋啦……

“多少银子,你说。”王不仕不想听是什么茶,报个价格,更直观。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萧敬颔首。

陛下最近迷恋上了统计的数据。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方继藩用余光打量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认真听着,他才又徐徐道:“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天下需要恢复生产,需要安定下来的百姓,开垦荒地。所以,崇尚勤俭,本没有错。只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财富,十之八九,都在商贾们手里,商贾们现在心存疑虑,若是不肯将银子掏出来,陛下,现在有数十上百万人,都仰仗着大量的工程和作坊来维持生计,若是商贾们,不将银子拿出来扩大生产,不进行投资,害怕花银子,也学着来勤俭,那么……这天下的百姓,还有事做吗?百姓们的需求,极是简单,不过是有口饭吃而已……”

国富论他已经看了几遍。

“住嘴!”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看他。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朱厚照叫了刘瑾来,一本战略保障局的筹建章程直接摔在了刘瑾的脸上:“狗东西,照着这上头的去做,本宫可是为你做了保,若是做不成,看本宫打不死你。”

干爷爷好啊,没有干爷爷,就没有今日的刘瑾。

马在这个大陆上,乃是最犀利的武器。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王不仕道:“陛下斟酌着就是。”

可陛下深知,蒸汽舰队,关系重大,虽是不舍的,却还是忍痛,使那唐寅要多少给多少。

当初,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

“哎呀,陛下这……怎么可以与民争利啊。”有人捶胸跌足。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你王不仕,轻而易举,就能拿出三百万两银子?朕的内帑里,有多少银子来着?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于是,一旁的教士和葡萄牙的总督,纷纷退避开了一些。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公爵道:“屈服?”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幻觉,他看到了光,看到了无数的舰船,驰骋于洋面,看不到数不尽的财富,看到……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

公爵的脸上,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可惜,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

总不能收了人家商税,就一脚将人踹开吧。

方继藩皱眉:“现在保定和通州,欠西山钱庄的银子,已有上千万两了吧,这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就要还数十万两。”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所有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梁储心里激动万分,只好朝向方继藩。

他知道,女人们,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这女娃娃,若不是妙手回春,断然不会受陛下如此感激的,那么……这女医的医术,定是神乎其技。

那刘焱,已是面如死灰,听到叔父二字,他身子打了个哆嗦。

接着,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无数的白衣天使们,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

弘治皇帝坐下,看了一眼方继藩,呷了口茶,而后笑吟吟的道:“继藩,现在,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弘治皇帝道:“萧伴伴,你有话说?”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就在此时,突然……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萧敬乖巧的跟着张皇后,给张皇后递了一盏茶。

张皇后有些印象。

萧敬忙不迭的取了锦墩来。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