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娱乐:第44章:妙想天开

阳光在线娱乐 作者: 夜阑卧听枫

不过,易峰不是一般情况,他那四系元婴的消化能力极其强大,对灵力的转化也很快捷。只是同样一块极品灵石中的灵力,在一般一系修士体内能够转化成的真元力,却是比易峰要多了十倍不止。易峰真元力是高级了,可是形成需要的能量也变多了。

去云霄山干什么?驻地里的几位天尊都不知道,易峰在向云霄山不断飞行时,也在思量和打听,但却根本没有谁知道。

故而,易峰终于也明白了,对于一位超级剑修而言,剑之领域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有了剑之领域,才有足够的资本纵横修真界,才能够越过很多级别挑战高手。

——————————————————————————

易峰摇了摇头,对着远处的易可儿等人招了招手。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星球上门派很多,也有大派,但却没有哪个势力将整个星球都控制,此星也是完全对外开放。只是那些仙灵之力最为浓郁的所在,已经都被大仙门占了去,普通仙人只能选一些不是很好的地方修炼。

虽然没有如易峰想象中那般融合起来,但这种不断的变换也算是聊作慰籍,至少目前看来,神界能够随便转换领域的修士,也就自己的魔化神婴一家别无分号。

“小子,告诉我,你是怎么将九系神力融合的?你好像也没有修炼太久时间吧?”那女子终于是对易峰来了兴趣,当然,实力如她这般,很容易看出一个实力不如她的修士的修炼日子有多长。

疗伤的这些日子来,易峰时不时会抬头仰望苍穹,似乎在那遥不可及的天上,有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那张吹口气都能重伤自己的巨脸,更是让易峰久久无法忘怀,简直就像梦魇一样纠缠不休于易峰的灵魂深处。

为什么是封印而不是杀掉,乃是因为那批凶魔肉身十分强悍,几乎可以抵挡任何法宝的轰击,就是一般的仙器魔器都难以撼动分毫。

魔化神婴双目微眯,在五道流光刚刚发出便已经结出上千组镇天诀,用以削弱五道流光的威势,同时他一手握着魔剑,一手握住斩天剑,同时扫出大片如幕般的剑芒,十分勉强地将五道流光再次击退。

在半刻之后,大厅右侧的墙壁也豁然而开,则是显露出一个传送阵来。不用想也知道,由此传送阵可以离开神园,甚至连神牌都不需要。

听完袁清的讲述后,易峰也就了然了。如此情况之下,能够将龙皇妃救活,禾儿公主以身相许,绝对是非常有可能的。

而且,那极品仙剑在岩浆池中还不断溢出剑气,显然已经是成品。

虽然每天更新的时间稍晚,但肯定会不断更新。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沙鼠妖根本没有来得及对斩天剑滴血认主,而斩天剑则是在斩天的驱使下,对沙鼠妖展开进攻。由于斩天剑就在沙鼠妖身边,所以几乎不需要任何准备,只是剑柄上混沌之力一阵流转,剑鸣一声后,沙鼠妖的手臂就立时与身体分家。

来到大门口,易峰细细观量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匾额之类的东西来说明这里是为何处。大门虽然是紧闭着的,但看着应该是随手都能够将之推开。

在光幕之中的鬼头,则是被纷纷而落的红色光剑击中,接连不断的化成缕缕黑烟。

易峰虽然躲过一时,但那荆棘草却是没有到手,只能闷闷地停在那里思量着对策。

易峰见过一位无头的十二翼天使,乃是主神级别,这位十六翼天使,只怕也是主宰级的不死主宰。幽冥死城之中,居然有着两位堪比主宰的不死强者,形势越发显得严峻,易峰想要杀出去的可能实在渺茫。

易峰估计,自己面对如此高手,即便是魔化神婴也恢复了,也必定无法抗衡。

易峰觉得此处太过怪异,不愿久留,便是奋力逼近那小花猫,自己的储物戒指却是依然在那花猫口中叼着。

第一个目标比较容易实现,第二个目标就有点难度了。超级神兽属于妖族中的超然存在,基本上都被保护了起来,应该都在妖族核心区域里。

两只朱雀乃是被易峰的蓝红火焰勾引而来,因为它们也是玩火的行家。朱雀一族一向认为,除了火凤凰与火麒麟外,它们在玩火上不输于任何生物,即便是同期的火系巨龙喷出的火焰也比不了朱雀的。

上一次说是易峰重伤击杀一位仙君,可若是属实的话,那么重伤的易峰也有实力再杀一位仙君,要么就是易峰重伤之后可以快速恢复。这两点,都让大家无比震惊,自然是不敢再行动。就连赤都华府的仙君提议大家集中兵力一起杀敌,也被拒绝。

紧跟着,那道金光缓缓散开,渐渐凝化成一幅山川地图。

听此,易峰等人都是连连摇头。虽然大家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惜时间太多,大家根本就没有对图画中的情形完全过目,记下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易峰也没有多想,更不敢在此处多留,驾着斩天剑就向星空而去。

不过,三位散仙也知道了这边的情况,脸色则是更加难看。那位六劫散仙对其他两位五劫散仙传音一句后,自己就奋身飞入星河,逐着易峰的方向而去。

“呵呵,那你也可以免费见识下小夜的神通!”

此时,斩天剑与戮天枪就像是两位穷途末路的高手,被数十位散发着强悍气息的敌人所包围,根本难以冲杀出去。

不用想也知道,这六位帝级后期高手必定是那帝君派来的,而那帝君自以为不会被发现,却也不会知道有斩天这么号人物存在。

其实,斩天已经提醒过易峰,不过来的只是两位中期仙帝,并未有多么难对付,所以易峰也没有对末原仙帝示警。

“云邪?”易峰听着,眉头顿时一皱。

“谁?”那青年修士后退一步,有点警惕地看着易峰。

从革膺帝君趁人之危夺取了纳兰帝君的地盘以及这次偷袭蓝骄帝君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革膺帝君绝非善类,而且为人十分果敢,不是那种做事瞻前顾后的优柔寡断之辈。也正是这样的人,往往能够成就大事,也是最令人值得提防的。

易峰刚刚经历大战,九系神灵之力虽然现在还算稳定,但纵然自己可以自保,冷依依又当如何保护呢?一旦战起,冷依依势必不能自保。

“还有时间嘛,我们找人结盟啊!”易峰不以为意地说道。

而当易峰准备防御之际,那任谷却是看也不看便纵身飞遁,合体中期高手的速度也被他开到了最大程度。

若是可以循序渐进的领悟,易峰完全可以凭借自己比一般修士强大了无数倍的计算力,来早早完成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可这也需要他能够摸到头绪才行。

那之前想让可儿成他女人的暗彬,此时更是脸色涨红,但他连小黑一拳都接不住,此时又何颜出来反驳。

小黑有点无言,而另外一边的场面却是十分尴尬,浑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天典书页里的内容虽然重要,但还不比自己的命重要。再则,即便是东辰天尊得到了那些内容,也不可能有易峰的成就高。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这个怀有龙族气息的小子,居然能活着回来,而魔龙却迟迟未归,这个结果既出乎它的意料,又同时说明了结果。

那石洞只有一米直径,易峰只能蹲着身子慢慢向里面行去。

那年轻修士却是微微一笑,霎时间从他身体中飞射出无数把宛如实质一般的剑形光芒,纷纷打击在彩色剑芒上,竟是直接就将七彩剑芒击成粉碎。

易峰的肉身无论是品质和速度,都强大到令人心悸的地步,再加上有斩天剑这么强大的武器,岂会怕与人近战,当即也就迎了上去。

三女之中,易可儿几乎可以无视任何幻想对心境的考验,因为她现在还很单纯,脑子里根本没有多少邪恶的思想;而梦嫣仙子一直都是纯良之人,性情婉约,温柔如水,自然也不怕那些个对正邪的考验;可冷依依就不一样了,她心中有着很明显的执念,那就是对于她那惨死的师傅的情谊,而且她还做了多年的强盗,灵魂修为虽然不低,但面对神园中的心境考验,她只怕是会遇到难以预测的危险。

可惜的是,有了那股子诅咒的能量,易峰的幸运就显得有点黑暗。

特别是那位时间主宰,此时看上去依然没有什么太强的功力波动,但她的时间法术,绝对能够让易峰直接定格当场,任由她们处置。

如此感觉,易峰愿意永远沉浸其中,最好一直都不会醒来。

而此时,易峰则是已经通知斩天剑赶紧发动星空剑诀。

可当南宫雪琪苦闷欲退走时,刘一川与剑宗剑域高手忽然赶来,其身边还有几位正道高手,个个都有着九劫的实力。

虽然易峰在明面上不康庄仙门的掌门,但原阳仙君也已经知道,易峰就是背后的掌舵者,而且他也在私下里直接称易峰为掌门。

如此反复几次后,人家就派出了高手,一位后期玄仙,自然也被众人不费吹飞之力就搞定。终于,这二流仙门怒了,门内仅有的两位仙君同时出动,却是很自然中了易峰等人的埋伏。

这是彻彻底底的死山,连不死生物都不愿意留在这里的死山。

巫妖和血兽都是会在血咒灵泉附近出没,可同时的几率并不大,易峰对此只能徒叹奈何,唯有一战而已。战胜了血兽,易峰也隐隐有了几分豪气,只是想起那血兽临死前的奋力反击,依然心有余悸。

那些棺材对于易峰而言,目前不算重点,也不是该他考虑的,将这巫妖引入狭小的空间战而胜之,才是当务之急。

“完成不难,就是很有可能失败,若是凝结器灵失败,器胎也会毁掉。”血焰魔帝回答道。

在湖心位置,有六株小树,呈六角形而立,在它们中间则是一个六角星芒阵,而在阵中央则有一件状如镰刀般的法宝。

血焰魔帝虽然也不解,但却是不知其用意,只是客气地回了一句。

翌日,应成子派人到星尘子这里请易峰去云浮道观,却听说易峰已经不在山上,应成子大怒,亲自跑来,一掌将星尘子排飞老远。

就算是易峰等人速度不慢,可那黑云速度更快,不到十息时间就已经将天空遮掩,四下里当即黯淡起来,而深沉如山的气势,也压得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颤抖不止。单凭威压就已经强大至此,若是全力发动,那还得了!

易峰想起自己储物戒指中,还有两朵黑暗圣莲,自己又已经缔结暗系灵根,剩下两朵给这女魔倒也无不可,索性认了:“取了,不过只有两朵了,仙子若是需要,在下这就给你。”

终于,霞光落下,那缕魔气也同时渗入易峰的灵魂之中。可惜的是,那魔气能够考验所有应劫者,能够让他们产生幻象,但在易峰灵魂中时,易峰却是早有准备。

仅仅不到百息时间,居然从天界下来了不下二十位祖神的化身,这些祖神化身可能是以前对盒王中的宝贝没有看在眼中,可听说是寰宇天晶后才纷纷而来。

这一个是掌门孙女,另外一个是脾气火爆的应成子的徒孙,哪一方背后的人物都不好得罪,不如将这个令人头痛的问题抛开了事。

听了这句劝,应成子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而恰好此时芸霜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应成子,让应成子不禁下意识地退后两步。

而那些受了欺负的弟子,委屈之极地向易峰报告,可易峰却不敢为人家出头。

易峰无奈,只得跟上去,而在城门口处,见到城楼上的一块匾额上写着“邀霞城”三个大字。可气的是,易可儿身上没有仙石,竟然没有理会门口收取入城费的仙官,直接就闯了进去,让那位仙君级的仙官愣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先不说这个了,方才逃走一个仙君,他肯定会四处宣扬,所幸的是他并没有证据,也没有人能为他证明,相信更不会有人为他来强出头,我们可以安生一段时间。但是,事情往往都会有意想不到的地方,从今天起外围星空的戒备要加强一倍。”易峰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恢复正常,虽然很有把握的样子,但却有明显的忧虑之色。

若是易峰在星空中发动星辉剑诀攻击,绝对比在幻灵星时要强大一倍不止。

“你小子不是有粒仙丹吗?如今也就只有以仙丹之药效或许能够救她,只是要看你舍得不舍得了,毕竟仙丹可是修真界极其罕见的东西,也是你的保命依仗之一。你现在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若是以仙丹来治疗会很快恢复,而且还能够让你修为更进一步。”斩天腔调怪异地对易峰说道。

最让易峰不能忍受的是,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人把自己当人看。眼看带着自己来的罪魁祸首露面了,不敲诈点好处,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穿越一回。

其实,就算没有这一道关节,易峰若是为袁清做媒,龙皇也很难开口拒绝。

只有那个公子哥,只有他没有受到伤害,而且是一脸得意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易峰。他还说道:“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在他眼中,似乎易峰已是死人。

而三劫散魔速度却是实在太快,即便是血灵镜作为极品魔宝,其释放出来的血色剑光,也只能击中三劫散魔留下的幻影,而三劫散魔的本体其实已经攻到易峰身边。

斩天剑也不知道刺中多少只这黑色怪物了,可惜的是,斩天剑刚刚刺穿那黑色怪物,甚至于将之搅散,它们化作一股子黑烟以后,不到片刻时间就会奇迹般的复活。

在易峰的不断逼迫下,那些漩涡纷纷收敛,变回了它们的本体状态。

易峰没有渡过天尊劫,虽然透明魂珠乃是天尊魂珠的表现,但易峰的魂珠若是也透明了,绝对不会是天尊魂珠那么简单。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

“先干掉这两只畜牲!”

梦嫣仙子心地善良,倒是没有想到易峰是如何打算的,她只想将这么一位剑修奇才带入完好无损地带入剑宗。

所谓的巧合,也正是指的这个。可不巧的是,易峰等人急着出去,人家却都跑到核心区域了,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又找了一段时间,易峰率先领会了流光遁,因为这种神通只要有功法配合,有足够发动的条件,其实发动起来并不算很难。

可是,龙皇妃与袁清的问题都解决了,易峰却是有新的麻烦了。

当那帝君与刘一川都离开后,三眼碧水猿才挣扎着稳定身形,忽然,他也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显得十分担忧。

可传送已经结束,三眼碧水猿只能祝易峰好运了。

可越是向前,空间里的压力越重,易峰的速度也只能越来越慢,可身后的那些空间裂缝追来的速度却是缓慢增加,此消彼长之下,易峰也越来越危险。

想着这些石子也都是好东西,易峰就欲收下一些,奈何那些石子居然是被紧紧扣在地面上,任凭易峰如何使力,都无法抠出一粒来。

飞到山顶之上,一样是什么都没有。山顶很尖,宛如剑锋,没有易峰想象中的火山口一般的入口。无奈下,易峰只得向山脚落下去。

它以目光观量着易峰,似乎是在问易峰是谁,为何而来。

炎傲受伤不轻,纵是勉力躲闪,也只躲了过三条尾巴,另外三条还是击中了他,让他的气势当即萎靡下去,可九魅狐妖又有三条尾巴扫来。

故而,易峰很客气地应道:“不知道黑风前辈有什么要吩咐小子的。”

易峰听了,先是一怔,而后便想也不想地驾着斩天剑逃也去了。小黑则是再次变成一条小四脚蛇钻进他的袖口之中,默默无声。

在易峰身上检查一番,梦嫣仙子才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易峰的伤势虽然在加剧,但小命还在,只是元婴已经开始缓缓消散了。

可真当梦嫣仙子施为时却是发现,自己目前对仙灵之力还不熟悉,这种比真元力高了一个档次的能量,虽然是她的却不怎么听她使唤。

“劳神君大人与仙尊大人久候,易峰罪过。”易峰抱着拳头,客气地说道。

即便是魔尊没有后手了,如此多仙人仇视下,易峰三人也会很麻烦。

血焰魔帝笑了笑,道:“虽然我没有胜算,但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本来剑宗老者可以用攻击来抵挡血焰魔帝的攻击,可血焰魔帝的速度实在太快,又兼二人之间距离太近,如此之下,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经过十年的练习,易峰剑心被消耗后,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只要不是被耗得干干净净,便能很多复原。

连大个子怪物都惧怕混沌之力,那些鬼头就更加不堪了,它们虽然也是纷纷扑上来,但易峰的斩天剑可不是吃素的,一记横扫,便会清空一片,易峰瞬即就钻进了鬼头大军之中。当易峰已经消失在眼前,那大个子怪物方才醒转,怒吼一声后也跟着冲了上去。

有那大个子挡着,易峰又陷入被动,不想激怒了它,只得缓缓下降。

偏偏此时,在这邀霞酒楼门口,设下了一座高台,而高台之上则是有着一张长长的木桌,木桌之上摆放着几坛酒水,还有几十盏玉石酒杯。

那女仙倒是没有再多说,随即就给易峰倒满了一杯酒水,易峰接过来后,扫量了下面的众仙人一眼,却是发现大家都是一脸羡慕地看着,就像这是天赐良缘一般。

此时在吉雄与越玄心中,自己想要找的人,都是瓮中之鳖而已。

易峰一直轰击了大半晌,冰层也终于豁然洞开,一股子热气冲天而起。

越贤依然未动,而他身边的两位神王巅峰高手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却被他挥手止住。这两位越玄神宗的高手,当初也参与过神界大**,自然也看出了些端倪。不过,越贤不让他们动手,他们自然老实点待在原处继续观战。

“做什么手脚?”易峰也懒得去思量,直接问道。

当霍鸣仙帝带着老友来到城主府门前时,也就见到了强盗团的几位仙帝高手,霍鸣仙帝当空怒吼一声:“大胆贼子,居然在我的地盘撒野,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斩天剑将在周五,也就是5月14号上架,请大家准备好阅读币支持订阅。

现在易峰在时间法术上的修炼,又更进一步,身体与能量的修炼还欠缺,但神通与法术绝对强到逆天。

当金色大蜈蚣经过易峰头顶的天空时,易峰见其速度太过,便先是以十系融合领域限制其速度,随后才发动时间静止法术与空间凝固法术将之定住。

而依然在阵法独立空间中的易峰,则是不断以斩天剑本体轰击着虚空,而之所以轰击哪里,其实也是斩天给的意见,斩天感觉哪里就是一处空间节点。

黑色波纹不是别的,就是斩天剑中的诅咒之威的体现,入体之后就直入易峰的丹田和识海,欲攻取易峰的能量中枢与灵魂。

易峰没有多说,转身驾着斩天剑就破空而去。

最关键的是,这颗金丹自缔结之时起,就极为不稳定,光彩爆闪不止且不说,还不断膨胀。用斩天的话说,就是已经到了金丹后期的顶峰,需要立即碎丹成婴。

斩天剑作为神器,虽然一直在丹田之中,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此时正安静浮立着;而噬魂魔杖与血灵镜却是不然,易峰金丹过程之所以用了这么长久,完全是因为大量的天地灵力与真元力被两件魔宝吸收,不过,斩天却是说这是好事儿,因为二者都有了进阶的趋势。

元婴甫一出现,便张开小嘴将丹田内的所有灵力都吞了进去,身形更显凝实。

有了斩天剑引动的星辰之力的支持,雷霆之力虽然强大,雷参对雷霆之力的输出也加快了速度,但二者却是僵持起来。这种互相冲击、打压的能量碰撞,比之刚才更为强烈,易峰只能将元婴出窍躲避,而他的肉身也有了苦痛的感觉。

而在那个神秘星球上的魔尊几人,也感觉到了星球有异,不禁脸色大变,魔尊大人有些失态地呼道:“莫不是它们要出来了?”

未过多久,易峰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你还是先说说如何渡过此次危机吧。”易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你小子,不要命了吗?”

可这个天咒神章却不同,它分为九个层次,到了第八层时就已经可以让主宰都被诅咒,而到了第九层后便是天咒,任何事物被种下天咒,都几乎是要永远在诅咒之中,绝难解脱出来。

“不知道。”易峰摇头说道。

即便是如此,对于任何一位刚刚来到仙界的修士而言,这都是不敢想象的成就。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