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娱乐:第52章:跬步千里

阳光在线娱乐 作者: 夜阑卧听枫

王不仕告了两天的假,当宫中让他和刘文善来完善股份制的章程时,他似乎嗅到了一点什么,他一面去寻刘文善进行讨论,一面拟定出一个个的细则。

朱厚照想了老半天,乐了:“那本宫召集匠人,再将这短铳改良一番……”

“骗子。”朱厚照幽幽的道。

要知道,皇帝身边的大宦官,绝不只是伺候人这么简单的。

说实话,就算是内帑出银子,他们也舍不得。

弘治皇帝看了萧敬一眼。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这是谁借给他们的胆子?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却不敢进门,而是道:“萧公公,萧公公,陛下摆驾回来了。”

在这天坛之下,数不尽的禁卫,顿时铿锵四起,刀剑出窍,长矛如林。

转瞬之间,无数的刀剑和长矛作践着他的肉体,剧烈的疼痛,令他昏厥,可新得疼痛,又让失去意识的他,又被疼醒,接着……又昏厥。

‘皇帝’抿嘴一笑,和蔼可亲的道:“盟誓吧,时候不早,朕赶时间。”

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眼睛从迷茫,接着,已是勃然大怒。

这个逆子!

弘治皇帝沉默着,坐起来,接过了茶盏,呷了口茶,可心口的怒火,非但没有浇灭,反而更加腾腾的燃烧,简直要升腾三丈!人心散了。

萧敬一愣,细细打量:“呀,有那么点儿像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脸上血淋淋的,怎么能出去见人。

朱厚照亲手从食盒里,取出了参汤,小心翼翼的端在手里,这参汤还是热腾腾的,他捧着,上前:“父皇……”

朱厚照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方继藩脸色惨然:“跟我没关系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必须出关,去见诸部首领,否则,必定大同内外,议论纷纷。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可就彻底的完了。

刘瑾已经冷静下来了,幸好带了蚕豆来,一粒粒的往自己的嘴里塞。

弘治皇帝继续道:“大漠诸部,而今式微,在朕看来,他们特来归顺,也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屈居于人下呢?若是朝廷对此怠慢,难免使他们觉得朝廷慢待了他们,更有甚者,若有有心人暗中怂恿,使这草原和冰原诸部都认为,我大明非但对他们轻视,甚至可能对他们怀又剪除之心,他们在恐惧之下,会不会鱼死网破?”

方继藩是被扯着进来的,衣衫不整,见了弘治皇帝,忙是捋着衣衫,正了头冠,方才和朱厚照一道行礼:“见过陛下。”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若是长得像,乔庄易容一番,倒是让太子想办法,代替弘治皇帝去,倒也无妨,可是……真不像啊。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方继藩:“……”

只看到一张不怒自威的样子。

他继续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干爷爷,对孙儿真的没的说,有了这三千万两银子做本,又有太子殿下和干爷爷支持,孙儿若是还做不出点样子,那便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孙儿还想着,招揽的佛朗机人,可以拉拢,可是……只可利用,却也可完全放心;而奴婢的那些心腹,虽是放心一些,可大多数,不过是市井中人,到了海外,未必能挥如臂使。这外语书院,教授各国语言,招揽的,又是多少能识文断字的读书人,再辅之以一些骑射功夫,能磨砺出他们的心性,这样的人,既可放心,又有本事,可以作为骨干,连生源,孙儿也想好了。前些年,出海的时候,死在海外,有不少的船员和水手,这些人的遗孤……西山不是都让他们免费,入了蒙学么,不如从中挑选出一批,他们有读书的底子,若是想将来,做点儿大事,便进入外语书院……”

方继藩眯着眼:“准了,这个事……我会交代,不过先说好,这些少年人,入书院,他们的学费,都是四洋商行出的,对外说,就是委培西山学院,培养出一批海贸的人才,至于如何训练,教授什么知识,我自会处置。”

王不仕叹了口气,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背着手,轻描淡写道:“走。”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此次打包上市,吸引了不少商贾的目光。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

弘治皇帝正喝着茶,刚着戴着墨镜,一身锦衣,脖上挂着大金链子,腰间硕大玉佩的王不仕摇摇摆摆、叮铃哐当进来。

弘治皇帝连连咳嗽,好不容易,才缓过了劲头来。

是的,没错,这个眼神很熟悉。

现在好了,家奴也充塞了进来。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方继藩:“……”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邓健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泛滥起来,听到少爷说这样的话,还真是难得,可见到自家少爷一脸认真的神色,他不敢哭出声,而是做出一副聆听状。

“少爷说的太对了。”邓健擦拭着眼睛:“少爷这是深谋远虑,一语中的,得让他们花银子,不然百姓们没法活了。”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朱厚照道:“父皇不必召方继藩,问儿臣便是了,他懂得,儿臣也懂呀。”

而此时……砰砰砰……

老李等人,对此习以为常。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可在此时,他们却激动起来,纷纷拜倒在地。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投入进作坊里,他买了,同样大赚。

三百万两银子,哪怕是对于王不仕,也不是小钱。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此时,谁手里若有这股票,转眼之间,便可挣来数成的暴利,可偏偏……求购的讯息,很快石沉大海,因为……没人肯卖。

以至于,后知后觉之人,开始懵了。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想想看,自己还是东宫的人,就已掌握了海外的刺探大权,等到将来,太子登基,那么自然是名正言顺,一并将厂卫给收编了,到了那时,姓萧的算个啥?咱想捏扁他,便将他捏扁,想将他搓圆就将他搓圆。

实验……

沈傲和杨彪二人乃是老搭档。

朱厚照龇牙道:“现在你来怪本宫,你自己和本宫说,前几次,虽是降落成功,可是实验数据里,还需得有一些肥胖的人,来试一试,方可建立数据,得出数据之后,方才可进行改良。你也不想想,本宫到哪儿给你寻这么胖的人来?”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奴婢以为,这方继藩,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他居然拿补贴来要挟陛下,这……真是大胆。”

这令贵人很是欣慰,他被病痛折磨的不清,想不到在遥远的东方,居然在这里,还可以看到如此优秀的理发师,瞧他有板有眼的样子,讲究。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这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羞愧。

现在大明的铁路,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对于地方州府而言,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可一旦保定、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能说什么呢?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没毛病。

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如遭雷击。

是梁储。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不只如此,还有治病。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呼……

“钦天监若是说,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不利国家,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朱厚照想不明白,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信奉的是科学,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再过一会儿,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梁如莹,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何止是萧敬,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个个目瞪口呆。

殿中只留下张皇后和朱秀荣。

击鼓骂曹……

…………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梁如莹顿时冷静,立即道:“好,这就来。”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可就在这一刻……梁储突然两腿一软,啪嗒一下,跪在了道路中央,跪在了方继藩的马前。

车里的梁如莹,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女同学,一面焦灼的看着车窗之外,寻觅自己家人的身影,一面安慰他。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少爷,您有何吩咐?”

他陡然想到,自己将一切事情,想的太简单,数百年的纲常和社会风气,怎么会说变就变呢,自己把这些女子们,坑苦了啊。

至年前,方继藩上了奏疏,大抵是说,女医已有小成,可以入宫值守了。

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他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

周刊的编撰美滋滋的得了文章,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西山保育院……

朱厚照对于女子们的开放运动,也很热衷,他听到了风声,便忙不迭的跑来了。

方继藩喜欢那个叫梁如莹的女学医,当然,只是纯粹的欣赏,方继藩是个正派的人,前两日接到了父亲的家书,口称已在黄金洲物色了几个好生养的女子,方继藩都觉得脸红。

现在,看着这浩大的队伍,无数人穿着吉服,人人面带沉痛之色。

他穿着冕服,行动笨拙,待又行过大礼,而后,率百官至东配殿,东配殿里,香火鼎盛,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

人死为大。

所有人唏嘘着,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竟也是眼睛眨动,泛出泪来。

另一边。

可现在是什么场合。

呼……

接着,他眉头皱起来:“刘卿,你怎么看待?”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朱厚照毫不犹豫道:“父皇,儿臣附议。”

方景隆笑了笑:“这些话,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不过,老夫也承你吉言,这些日子,老夫重伤在身,倒是亏得你鞍前马后,辛苦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