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丢三拉四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嗯,有动静?”滕青山突兀停下,耳朵动动。

律律~~~

啪!啪!

“师祖!”诸葛元洪喊道。

要产生第一股‘先天真元’,这三位前辈,最快的一人仅仅一个时辰。而最慢的一人,花费了三天时间!总之,一旦‘神’突破泥丸宫,又是后天巅峰,那达到先天,便不难。至于快慢,应该跟‘神’的强弱有关!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浮起就被滕青山抛弃了,前世形意拳的苦功,今世继续钻研又转嫁在枪法上。使用长枪来,自己如臂指使。而且,五行拳法,自己才转化为三招,还有两招没转化成。

滕青山看过去,是一名青衣弟子。

爆发同样的力量?

“嗯,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之日,也是你担任第一统领之时!”诸葛元洪说道。第七十五章 强强激战

“锵!”

“呼!”体内运转《天涯行》功法,身体力量也爆发到极致,滕青山一窜就窜到了赤鳞兽的一侧,随即毫不留情地力量灌入右臂,手中轮回枪瞬间化为了锥子,极速刺向赤鳞兽后脑位置,在靠近一瞬间——

“百丈悬崖,内劲和身体力量结合,的确能轻易卸掉冲击力。”滕青山随即直接窜入那洞『穴』中,开始进入地底岩浆湖区域。

吸收只是部分。

“你们俩的意思是,认真夺那赤鳞兽鳞甲?”冀鸿看二人。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仔细观看司马庆全身,第一个便看了那双手套,“这一双手套,戴上它便能和兵器接触。可惜……现在已经破了!”滕青山一伸手,撕开司马庆体表的衣服。

滕青山仔细一看,这两张人皮面具,一张是看似平凡的青年,另外一张,则是有着刀疤的中年男子面孔。看工艺精妙之极,滕青山用手『摸』『摸』,这人皮面具竟然一片冰凉,轻若无物。

“如果我再改变一下身形,就是我爹娘,都无法辨认出我来。”滕青山立即将面具、金票,都继续包裹在羊皮内,随后藏进寒铁内甲和内衣的夹层中。不是滕青山不想放进外衣怀中口袋。而是外衣,完全破烂了。

静了下来。

滕青山感到自己全身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上一次杀死孟田,只是使用十八万斤巨力。连《莽牛大力诀》也没同时使用。而且仅仅一招,就胜利了。连热身都算不上。而这一战……

这司马庆一挡下这一枪,整个人立即朝滕青山靠近过去,完全爆发实力的先天强者‘司马庆’,能有鬼狐之名,这速度、灵活『性』上太强了。滕青山也来不及收枪,对方已经到了身前,带着灰『色』光芒的一爪朝自己面孔袭来。

“哈哈,实力真是不错啊,可惜,你今天是必死。”银发老者大笑着,整个人竟然又是一刀劈来。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轰!”平静缓缓流动的岩浆河流猛地爆炸开!

“啊——”

滕青山和银发老者‘王陨’的攻击,都令他受伤了。

白长老惨,冀鸿同样情况糟糕!

“杜九!”滕青山目光凌厉,瞬间辨别出那道身影身份,那一袭灰袍的正是青湖岛此次来的第一高手‘杜九’,“嗯,他的背上?”杜九的刀法,明显要比雷神刀‘吴越’差上一丝。他无法完全挡住四周来的暗器。

“啊!”杜九仅仅发出半声惨叫,随即惨叫声噶然而止!

“吼~~”那头赤鳞兽发出得意的一声吼声,随即迅疾沉入岩浆中。

“咻!”

银发老者刚挡下这一枪便感觉到这一枪中蕴含的奇特螺旋劲道,仿佛要将手中的战刀给卷飞,银发老者心底一沉:“哼,不能在这和这小子浪费时间!速战速决!”只听得一连窜的刺眼刀光亮起!

“哼。”

“大家往前冲啊,抢黑火灵果!”

“杀啊!”后面有武者喊。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热!非常热!

“青山,还是你们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遥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人,“这么多人,如果咱们来晚了。根本进不来!”

“武者们,身体的训练太差!”滕青山暗自摇头,那些武者都是内劲浑厚,可遇到高温,身体本身就吃不消了,“遇到困境,内劲消耗光,他们只能等死。”滕青山偶尔才喝一口水。

七个人,坠入岩浆中!

“之前竟然没注意到这点!”滕青山暗道。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隐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发秃顶老者仰头一看,随即整个人一跃,仿佛一头老鹰,到了崖壁上,抓着藤曼,略微一查看,便发现了旁边隐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秃顶老者朝下方点点头。

滕青山在那精瘦汉子朝隧道中跑时,也反应过来,也连追过去,只是当滕青山、杜洪跑到那隧道处,便看到精瘦汉子一转弯,便拐入未知的隧道。

“你在这,我去追。”滕青山吩咐道。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有!”精瘦汉子点头。

要靠近,耗费内劲越多。

“哈哈……果然是黑火灵果!”岩浆湖边上,三人遥看岩浆湖中央的黑火灵果。

“一个月零三天。”滕青山皱眉道,“黑火灵果,距离成熟也快了吧。”

……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哼哼,我不说出去,每天盯着,这黑火灵果就是我的了!虽然我实力差,即使夺不过那赤鳞兽,最起码,我还能吃到那黑火灵根,到时候,我也是一流武者了。”那精瘦男子得意地很。

魏苍龙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哈哈……”

上千名武者们,其中有不少人大声喊叫着。

说完,关绿便走开了。

滕青山说道:“杀死就不必了,让他们终身难忘就行了!”

“听好了,我叫燕铁!”这短衫青年朗声道。

在场人多,很快有人辨认出滕青山。

楚郡,槐城的一家酒楼里。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一块硬物砸在他脑袋上,护卫低头一看,正是一两黄金。

顿时有人『插』嘴道:“黑火灵根,听说吃了,能改善体质,强化筋骨,让人拥有巨力!”

对厉害的后天武者而言,吃了‘黑火灵根’,肌肉力量增加一万斤,实力提高一些,只是锦上添花。‘黑火灵果’,能让他们有希望踏入先天,那才是宝贝。

诸葛元洪将手中的密信朝冀鸿一扔:“二师伯,你和绿儿,看看密信中的内容吧。”

“赤鳞兽?”冀鸿一怔,“宗主,赤鳞兽无法驯服啊。”

“朱兄,你招待已经够好了。不过,我黑甲军现在刚过招收新人阶段,我这一营人马,也会补充新人。这黑甲军军士要补充、淘汰、训练,有很多事情要忙。真的不能再留了。”滕青山说道。

杜洪看向滕青山,低声道:“都统,这天『色』虽然昏暗,可这夏天天黑的晚,咱们再赶赶,应该能赶到下一个城的。”杜洪不解,不但他心中不解,连旁边的滕青虎等人也是一肚子疑『惑』。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女人?”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

“嗯。”灰袍男子点头。

这老者和在场的武者高手说话,也含着一丝敬畏。

妖兽有智慧!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滕青山目光冷厉。

就在这时——

“我已经深受重伤,如果持续厮杀,肯定要命丧滕青山之手。之前我断臂,吃亏在我的血月刀,比他的枪要短!这一次,即使他长枪刺穿我,我也要趁势杀他。”孟田下了决心,不顾一切杀死滕青山。

“《地榜》六十一位!”一群人赞叹了起来。

咻!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朱兄,目的地是这?”滕青山有些惊讶,朱崇石却是神秘一笑。

须知……

长枪呼啸着,仿佛一条蛟龙吞噬向那道光!

这就令两千马贼可以跟上,还有一千马贼在后面跑着。

朱崇石看看前方,又回头看过去。

……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只见滕青山前方的马贼,一个个尽数染血抛飞开去。众多的马贼,好像『潮』水海浪。而滕青山就好像破浪前进的战船!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咻!”“咻!”“咻!”

三柄飞刀,『射』杀四名马贼精英,其中有一柄飞刀同时贯穿两个人。那几个马贼眼眸中都有着惊恐,可是,他们已经死了。

“对,我们退,我们现在就走。”不远处的二当家等人也惊恐连道。

加上黑甲军本身的名气,徐阳郡内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没敢来抢掠。

这是滕青山靠个人实力弄到的。在黑甲军,如果一支黑甲军队伍扫平一伙强盗,即使军官没出力,得到的金银,都是军官占大头。更何况这一战,黑甲军军士们一人都没有出力。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这笔银子,比大家一年得到的月俸都还要多了。黑甲军军士们荷包鼓了,当然更加拥护滕青山。至于那七八十名车队护卫眼馋,可滕青山却懒得分一两银子。

……

“有孟老出手,货物肯定能夺走。如果那些人,到了客栈。哼,孟老都不需要出手。”短衫汉子走出屋子,自信的很。这一家叁石客栈,就是在两天前,他们刚刚买下,专门在这等朱崇石他们的。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青青姑娘。”旁边的滕青虎连说道,“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滕青山点点头,瞥了那近百名护卫,笑道:“你们朱家富甲天下,有了这么多护卫。看来路上,我麾下兄弟们也会很轻松啊。”

来到归元宗这么久,滕青山也对这个世界地理知识有所了解。

估计人小跑,就能赶上货车速度。

“青山。”滕青虎骑在旁边,“哈哈,让你穿重甲,你不穿,看,现在被淋湿了吧。”滕青虎等人全身套着重甲,就脸和手是『露』在外面的。颈部内部还有着护脖,刚好将雨水完全阻挡,无法淋湿他们。

一步步来,每一次都只做一个行业,当在一个行业里面成功后,才会进入新的行业。

“这次,为那位九少爷‘朱崇石’保护送货的事情,就交给滕青山!让他再选两个百夫长,以及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诸葛元洪淡笑道,“十万两银子,我派滕青山带领人马,那位九少爷算是赚着了。”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那支马贼团伙,可早盯着滕青山他们,半途都有不少监视的人,随着他们要半途而逃。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浇油’以及‘火中取栗’,这两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来的时候,滕青山是百夫长,滕青虎是伍长。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正策马飞奔,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滕家庄一如既往,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惑』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

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没其他人,只有滕青山一家四口。

滕永凡和袁兰相视一眼,有些心动。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啊啊,我要去,我要去!”青雨兴奋的跳起来。

“爹,娘,你们呢?”滕青山看向父母。

“咱们五个,都是经过入宗考核进的黑甲军。”杜洪冷声道,“宗派内,在都统、统领位置上,一般都偏袒核心弟子!不过,一般都是选本营的百夫长!希望,宗内,别让咱们寒了心!”

田单也躬身笑道:“属下,拜见都统大人。”其他二人也这样。

“当统领好!现在四位统领都是核心弟子,这规矩也得改改了。”万凡祥唯恐天下不『乱』。

“青山,你当都统了,你那一队人马的百夫长,怎么选?统领大人可是让你来定的。”田单问道,“青山,要不让你表哥滕青虎当?”

白崎强忍住不哭,只是心中悲苦。

白崎咬咬牙,想说什么,却没说。

《地榜》上有七十二个位置,一般相近名次,实力都难分伯仲。一切都看临场厮杀反应。

白崎低下头去。

的确,唐含,情况比他糟糕多了。他好歹还有一条腿,一只手臂可以发力。

毕竟……

对于毒,滕青山并不怕!

仅仅瞬间,白崎便咒骂起来:“完全麻木了,这是什么毒?放血,一点用处都没有。”白崎清晰感觉到,毒素在不断地延伸,一旦延伸到要害,那他必死无疑。白崎额头冒出了冷汗,全身微微发颤。

……

“那胡童早就逃掉了,属下等也没法子,都统大人,你身受重伤,现在需要好好静心调养,不宜动气,我们就不打扰了。”田单高声说道,随即和其他人交流一个眼神,立即远远走开了。

“嗯?”滕青山双眸陡然睁开。

“统领大人。”滕青山等四人躬身。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