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匡时济世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李建山顿时愣住了,那湖水里他可没有这个能力下去。

“那是花蜂,这里有不少。再往前,过了这个地方,前面便可以到了有草有湖的地方,那里有野兽出没。”唐毅提醒道。

李建山见一群花蜂冲了过来,心中来不及多想,伸手一直指,手中的软刃已经射出,直接将一只花蜂斩杀。

是唐毅是唐毅来救自己了!

最初开这本书是因为对海贼的热爱,后来我比较玻璃心老读者应该也都知道,出来原创剧情之后被骂的狗血淋头,搞得我书评区不敢看,读者群不敢上,就那么闷头写。

海格力斯却没有理会,继续说,“在那之后,boss给了我许多机械领域方面的思路,并一直倾尽天罚之力,在暗中为我大量招揽机械科技方面的科学家们,帮助我继续开拓这一领域……不夸张的说,天罚其余四支军团全部加起来,也未必是‘机械军团’的对手。”

龙尧宸没有动,只是看着苏沐风,苏沐风的眸光是跟着夏以沫而动的,对于龙尧宸的深谙的视线完全没有看到,直到夏以沫的身影消失在凌乱的树干后面他才拉回视线看着龙尧宸,“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龙尧宸,如果你不能对他好一点儿,那么,我就算付出任何代价,我也会把沫沫抢回来。”

换鞋上楼,夏以沫回了房间,门在龙尧宸的注视下关了起来……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可是,龙尧宸却有种感觉,什么东西丢掉了……

“你的意思是我只是喜欢若晞,但是,却爱上了夏以沫?”龙尧宸蹙眉问道。

夏洛浅笑的点点头。

“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

话落,龙尧宸冷漠的倪了她一眼后,启动了车滑入了路上,淡漠的开口:“先陪我吃饭,然后,我陪你去凤凰山!”

苏沐风转过脸看向开着车已经气恼的乔治,眉眼轻挑,假假的一笑,说道:“因为我今天不爽了……”

“怎么会这样?”龙潇澈的脸沉郁的就像一块黑铁。

午间的阳光灼热的照在她的身上,却驱不散她身上的悲戚,她不停的哭着,她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崩溃的哭过了,她从生下乐乐开始,就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坚强,可是,一切的伪装原来都是自己给自己建筑的假象。

夏以沫苦涩的笑了下,没有说话,此刻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龙天霖是刻意还是无意的出现在她面前了,她的脑子里只有龙尧宸那冷绝的话,她不能失去乐乐!

**

夏以沫经由龙尧宸提醒,猛然就觉得脸颊上传来隐隐的刺痛,她瞟了眼龙尧宸,偏过了头。

夏以沫越是反抗,龙尧宸眸底的沉戾的气息越发的浑浊,此刻的他完全的失去了控制,唯一的想法就是狠狠的占有身下这个女人,可怜的宣告他的所有权!

这边抽噎的浅泣着,那边,龙尧宸将乐乐放到床上后,就去厨房又热了牛奶端了上来,乐乐很少起夜,但是,一旦醒来,必须要喝了牛奶才能睡觉,这个是夏以沫给他养成的习惯。

夏以沫正惊愕间,突然电话就被挂断,她先是怔愕了下,方才反应过来,电话里传来的对话的意思是,她,和别的男人跑了?

“嗯!”龙尧宸打断了舜的思虑,他也不能肯定,但是,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龙帝国在那边投资的全球最大的游乐城不能出事,否则,到时候股市真的动荡了,他这边不好维持,对方的目标很可能就是一损俱损!

医生拿出针管,配好药水后为夏以沫注射了,没过多一会儿,夏以沫眼皮就缓缓阖上,人陷入了昏睡。医生又拿了消毒水和纱布给夏以沫被麻绳蹭的破了皮的手腕包扎好后方才离去……

夏以沫不想理,不管是谁的电话,可是,电话彼端的人仿佛不甘心,断了继续打,就这样一遍一遍的……

刑越眸光看向后视镜,轻倪了眼龙尧宸后应声,不明白龙尧宸此刻身上的怒气又为了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因为颜展鹏插手了宸少的事情。

“ok!”sam有些高傲的点了点头,领了行礼后就跟着刑越往停车场而去,sam很是健谈,一路上一直问东问西的,而他对于龙尧宸给他建立的那个研究室很是欢喜,自然,对于这个传说中可以算是他老板的人,也有着几分好奇,“emperor是个怎样的人?听电话里的声音,感觉让人压力很大。”

sam紧张的吞咽了下,他突然有种感觉,如果自己骗了emperor,下场一定会很掺……而此刻的sam也对病人好奇起来,毕竟……emperor会亲自去接他,让他有种意识,这个人一定对emperor特别重要!

“等下小泡沫要检查,我答应会陪她!”龙天霖说着,朝着夏以沫笑了笑。

男人摇摇头,“具体我也不清楚……从兰姐到我家开始,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她也没有联系方式……”说着话,莫忻然已经转身离开,“欸,欸……兰姐她……”男人看着绝尘而去的车,眉头蹙的更紧,最后到嘴的话什么也没有说的转身进了屋。

二人相对,没有了当初的亲昵,有的只是彼此憎恨!她没有后悔过杀了她的妈妈,这一切……本来就是付祯茹造成的,如果不是她,也许,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顾浩然轻轻的眯缝了下眼睛,眸底顿时隐现出一股掠夺的野性,夜风中,森冷的声音随之传来:“国府,我是要进的,但是……以沫我也不会放弃!”

龙天霖“嘻嘻”一笑,俯身上前,微眯着魅惑的双眼,斜挑了嘴角低沉的问道:“我只是说我第一次做饭献给了你……你,是不是想歪了?”

龙尧宸微微点了下头:“这件事情你不要出面。”

龙尧宸倪了眼夏以沫,墨瞳深处有着戾气,他只是瞟了眼,没有理会,心里却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乐乐的“叔叔”很是郁闷。

“给他安排戒毒所!”顾浩然的声音沉沉的,听不出他到底想什么。

“只是有个友人的孩子在贵校,我不太方便明着身份!”

看着夏以沫多变的表情,苏沐风微微蹙眉,疑惑的问道:“沫沫?”

夏以沫被他的话说懵了,不解的目光透着询问,“阿风,你……什么意思?”

a市今年的雪来的特别的晚,前段时间,整天阴阴沉沉的天气,仿佛随时都会下雪,可是,偏偏它没有下来……

慕子骞和苏墨、龙潇澈和凌微笑也已经抵达,在和国会的一些老人们寒暄的同时,彼此的心里都有着复杂的情绪。

订婚仪式不如正式结婚时那么多繁缛节,但是,却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环节。在龙岛历年来不成为的规矩上,一旦订婚,那女方将会是不变的主母!

`莫忻然看着前面犹如古堡一般的别墅,再看看整个山头,一股凉意顷刻间从脚底慢慢的,慢慢的蔓延……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被沉浸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而凝固住了血液。

她说:我想你记住我的味道……那么,你我不见的日子里,你偶尔还能想想我带给你的感觉。

夏以沫的脸又往枕头里埋了埋,她知道龙尧宸在看她,那样炙热的眸光早已经将她看穿,也许……此刻自己的掩饰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场笑话。

“怎么了?”凌微笑看到龙潇澈的不妥,蹭了过去,看着屏幕上的代码,一脸茫然的问道,“xk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来,要吃吗?”对方像是逗狗一般,用食物去引诱莫忻然。

那孩子也没想到莫忻然居然就这样突然给他咬了上来,疼痛让他方寸大乱。

`震撼,悲怆奏鸣曲

“啊————”

龙天霖嘴角的笑意加深,眼底深处,更是有着邪魅的气息闪过,“十二点半,就在月华街的dream-coffee见!”

齐亚岛的清晨从来没有这样凌乱过……加上昨夜下过的大雨,今天早上雾霾一片,空气中噙着冷寒的湿气让人们月越发的不安起来。

冷冽俯视着付兰芝,冷俊的脸上噙着一抹复杂的情绪……不仅仅是付兰芝后悔,他,也后悔了!

冷冽心疼的看着面色憔悴的莫忻然,“然然……”

一直以来,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男人……他某种程度上来讲,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

就在夏以沫不知所措的时候,龙尧宸回到了酒店,他和冷冽谈了些事情后,本来要和冷冽一起去吃饭的,可是,一想到夏以沫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孤零零的一个人在酒店时,他竟是想也没有想的就和冷冽告辞,回了酒店。

龙尧宸静静的拥着夏以沫,他没有说话,只是眸光微沉的落在前方……

李逸拧着眉看着顾浩然,一脸的不解,这个和他担心的有关系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