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素丝良马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蓝弦在浴室内气的咬牙切齿,手忙脚乱的将身上的浴巾绑好。

只是,无论莫庭的想法是什么,注定会落空,她蓝弦没有兴趣当人的家的情.人和玩.物。

“泱泱大国,方有容人之量,弹丸小国,心胸亦是狭窄,我不后悔我今晚所说的话。但如果我因此回不了国,我会表示遗憾,我还没来得及和我的伙伴,分享我的喜悦呢……”

“行行行,莫总请,请请……”张导一听连忙让路,他隐隐明白莫庭的意思了。

绽放的风格偏向古典、贵气与优,可融柳的五观却是偏向现代与西化的,融柳美则美,但美的太有代表性了,无法完美的诠释绽放。

r&m集团公关经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士,看着一脸平静的蓝弦,眼里有着丝丝的欣赏。

蓝弦在心中犹豫着。

“我明白,公司做的没错。”蓝弦很快就收起了自己的情绪。

“沐小姐,很抱歉,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播了,导演很忙。”工作人员好脾气的说着。

还有,他的电影也不是那么好演的,大投资就意味着你还得讨好各个投资商。被导演潜、被投资商潜、被制片人潜……

“各位,麻烦让一让……”

就在蓝弦被众记者围堵时,莫庭在私人保镖的护卫下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私人保镖相当的尽职,尽管记者们都拼命的往前挤却依旧无法近莫庭身半步。

“白雪,去查查看,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操控媒体。”蓝弦的脸色也极为不好,这些报道很明显的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有人想把她排挤出这个圈子……

“真的是这样的吗?如果真的你所言,那么为什么是你,莫庭先生与墨云天先生同时对你刮目相看。”

不说忘本的事情,就是凭r&m集团能力,也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

瑞的眼里闪过一抹凌厉,双眼直视蓝弦:“蓝弦小姐,可以给我一个真正的理由吗?刚刚那个不是你的理由吧?”

莫庭一向不与演艺圈的女艺人扯关系,以前不是没有女艺人借莫庭炒作,那结果都是惹怒莫庭,然后直接被封杀。

karl的脸色有几分黑沉,但却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和莫庭是一个院子长大的,他深知莫庭的为人,只紧紧握着手中的酒杯。

没有任何的犹豫,莫庭起身朝蓝弦走去,伸手就想握着蓝弦露在外面的香肩,想要感受那肌肤相亲的触感。

老天爷,你太偏心了……

蓝弦把电话挂掉了,即便她明知这样做,会失去墨云天的支持……

她心中盼望皇上能来,可来了她又不知如何面对……

被三位绅士簇拥着走出来,蓝弦毫无疑问诠释了公主的概念。

紧接着vcr放出了蓝弦拍淋雨的那一段,悲伤的眼神、无助的身影,朦胧的站在水中,那一刻没有人不为lisa心痛。

面对底下人的赞美,蓝弦直接无视,踩着台步优的准备往后台走去,她今天的任务就是展视这三套衣服,展视完了后就是绽放的这三套礼服后,就等着接着来的接单还有一个庆功宴。

“蓝弦,你在获奖时,所说的辱日言语是做秀吗?”

最后,终身成就奖提名报出来了,蓝弦一听愣了……

轻熟女们大多是步入社会,有点小资情调的人,她们自持身份不会像一般小女生一样疯狂追星,而且她们也不认为蓝弦会喜欢这样的。

当然了,公司的高层是不会参加这样的节目的,不过是一个小成本的偶像剧,公司的人还没怎么放在眼里,只有几个中层过来陪同……

第一幕居然不是原定的任宇泽与沐菲相撞的剧,而是蓝弦饰演的lisa在机场与国外友人分别,飞回国内的剧情。

“恩,你不是因为邵阳的话而生气吗?”莫庭的上前,将蓝弦抱在怀里,手很自然的放在蓝弦的小腹上。

莫大少,怎么也不能娶一个被人玩烂的女人吧,这与爱情无关,而与男人的尊严有关。

莫庭身手灵敏的一个翻身,在蓝弦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个弹起人就跃到了蓝弦的面前。

“红颜小姐,请问你这是对公司的决定不满吗?”很快,就有记者抛出了犀利的问题,直接红颜与紫心的失礼。

蓝弦与莫庭一出机场,就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等着外面,两人上车后,车子一路朝莫家驶去。

不过,这毕竟是普通话吗,现场中能听得懂的,实在太少了,蓝弦也没有矫情的说,我不说英,在话落时,蓝弦又用英说了一遍,纯正的英式英语,带着一点伦敦腔,让人明白蓝弦的英相当的有水平。

说出这样的话。

要再找一个,比莫庭更爱她的,不容易了。

这个圈子会有人签三年合约的吗?可偏偏他们手上的就是。

不过现在不是寻问这个的时具了,蓝弦不追究脸上真虫子的事情就好了。同一个剧组的,没出事导演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蓝弦对着镜子确定自己没有任何的异常便大方的走了出来,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现在,他对于蓝弦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大厅里,很多艺人已经拿着酒杯与导演和制片人攀谈起了起来。

d艺人正一脸谄媚的捧着某有钱老女人。

蓝弦略低着头,眼睛的余光扫向众人,将众的人情绪尽收于眼底,好半响后,在认为众人的情绪被调的差不多时,蓝弦才开口:“既然如此,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以上无可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蓝弦和他拗上了。

虽说莫庭的交友对象大多是名门小姐或者出身不错的书香世家小姐,但那些女人也只是人前高贵,在莫庭的床前一样的化身为浴女,她们随便一个脱.衣和穿衣的动作都比蓝弦来得自然和熟练……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五个美国佬睁大了眼睛,原本有些疲累、平静的双眼立马闪着熠熠的光芒。

茫然过后,蓝弦起身,姿态优美,隐隐有几分僵硬,打量着四周的空间,眼里闪过一抹恐惧与不安……

蓝弦毫不气馁,又接着继续玩了起来,林宗儿原本想找蓝弦聊几天的,可却发现蓝弦玩游戏,玩的忘了她的存在,耸了耸肩便出去了。

不过莫庭尊重她,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单方面的享受着莫庭的宠爱。

早知道就不推了,这样她对墨云天的了解也会多一点,而不全是道听途说说的。

就在整个圈子的人都以为蓝弦这一次必将跌至谷底、被这个圈子永远的排斥时,他们又看到了蓝弦更为鲜亮的一刻。

蓝弦成为绽放的代言人一事只一笔带过,蓝弦在秀场的精彩表现也一笔带过,各大报社如同约定好了般,纷纷报道蓝弦与莫庭的jq,大家都提到蓝弦身上那件礼服是莫庭送给蓝弦的。

融柳趴在沙发上,消化着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这个聚会一个处理不好,日后的类似的情况还会越来越多,那些人也会越来越放肆……

组合解散后,应该是她们二人风光无限,凭什么都让蓝弦抢了去,本想上前挑衅,可一想叶灵的警告,两人就有点不敢了。

“蓝弦,你真的不明白吗?”莫庭也放下手上的餐具,看着蓝弦,眼眸闪亮,一副不容蓝弦逃避的样子。

“表现的很好,没有动,脸上的表情恰当好处。”摄像师很快就给了答案。

“是吗?”墨云天陷入了沉思。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记者们也是聪明的人,立马又问了几个相关的问题,虽然犀利的不敢问,但一些小料,还是要报一报的,蓝弦也相当的配合……

蓝弦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第二天就出现在各大报社的头版头第。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颁奖嘉宾是橙色年代的老总,此时他正在台上,说着几句勉励新人的话,半响后,才开口说着:

至于爱伤的腿踝,只要谈下那部戏,蓝弦可以半年不用再接工作了……

快要完结,不是说……就这样的完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所谓的实力、算计通通都是浮云,我早就明白,可为何依旧会心痛——蓝弦

唯一能和他们扯上关系的,只有蓝弦……

蓝弦那个死女人,自从上次金碧辉煌的事情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而蓝弦居然一个人电话也没有打给他。

那个笨女人不是向来喜欢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温婉、高与完美的吗?在他面怎前怎么就不装了呢?

要说,蓝弦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星娱的打电话之前,盛世皇庭公关部的经理刚好接到了他们老板莫庭的电话:

最主要的就是,他不要加班费,不要加班费呀……

尤其是墨云天看蓝弦的眼神让莫庭实在不喜欢,蓝弦可是他莫庭声明了的所有物,墨云天有什么资格用那种纠结的眼神看蓝弦。

墨云天不知蓝弦为何这般郑重,只当她是感激自己给她手机号码,于是大方的摆了摆手:“无妨,蓝弦你打通一下我的电话,我手机里没有你的号码。”

只可惜她们的多情无人欣赏,莫庭在看到模特们不专业的样子,眉头微皱。

墨云天的经纪人是墨云天私人聘请的,与公司无关,与其说是经纪人到不如是下属和助理,所以这个经纪人相当的听话与尽责,凡是以墨天王的意思为意思……

“这个沐菲长的还是很不错的,很上相,再加上团队的炒作和客意打扮,看上去有五分的像。”经纪中肯的评价,如果没有包装的潜力,经纪公司也不会砸钱……

对于《神之子》的宣传,天皇是相当大手笔的,在全国二十几个大城市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蓝弦当然也跟着剧组不停的辗转了。

在贴子里细数了蓝弦出道至今的各种信息,媒体说蓝弦是绯闻天后,可是蓝弦的粉丝,却用有力的证据,证明蓝弦是无辜的。

“最佳新人奖是怎么一回事?”

而对于爷爷所做的事情,莫庭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爷爷做的没有错。

“恩。”莫庭应了一声,切断了电话。

“杨叔,我是莫庭。”

蓝弦对那个奖项很重视,他不想要有什么误差。

“对呀,对呀,你知道什么公司找你代言吗?”白雪说着说着又笑了出来,眉眼都都挤成一朵花了,一副你快问,我等不及要说的样子。

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还在那看着账册的影,不知这样说,他会不会不生气了?恩,还好,脸没黑。

……

在一个类似账房的地方,一个长相普通,身体瘦弱的中年男子在一青衣男子身后说着,由于那男子背对着坐着,所以,看不清他的长相,从背后看过去,隐隐有着几份书卷气。

这四个字,或者说影的回应,让幽韵琦脸上一喜。“好,等我回来。”

“好了,好了,这么高兴,看样子那小子对你不错。”他倒是想暗暗去看,可是宝贝孙女说了,他要是去看了,她就和他翻脸

接下来的日子,皇兄他以极其高调的姿态重入朝政,并迎娶名门之女,紧接着秦府被冠上谋逆的罪名被灭,她被杀而他的王妃却安然无恙,他不懂父皇在想什么,但他明白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全部象征着他失势了,他失了父皇的宠爱了,太子之位毫无悬念是他亲爱的皇兄的了,他汲汲营营这么多年,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儿臣无用,护驾无功,肯定父皇恕罪。跪了下来,语气里是请罪的惶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点也不担心,父皇如果真要治他的罪,启会让他进宫见到他这个样子,而且,依父皇的样子,定是没法救了,如果能有救,父皇定不会如此示弱,当年遭刺,被埋雪山时,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能活下来,定不在意牺牲一切。婉如轻轻的抱着知心,在知心的耳边说着

婉如,再见,再见,泪迷了知心的眼睛。

“树大招风,宇家这个样子正是骑虎难下之姿,如果散了,定是不可能,如果依就和一前一样了,也怕是皇室更容不下了。”宇定北不是糊涂他,他当然知道,宇有很多问题存在,但众人都不去面对。

“博一博,总比死守着家业等死来的强。”赞赏的眼光看向宇定北,的确是个人才,宇家能看得如此通透,能舍得下这家业的可没有几个。

扶着宇定南的定北,看了影一眼后,便退了下去。

这话,说的可又颇让人思量了,到底是谈的内容不拒绝,还是他谈的东西他不拒绝。

“宇府。”说完后,静待宇敏之变脸。

两人静静的靠在墙边,现他他们能做的就是等,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黑夜里不寻常的平静就被打破,众士兵哀叫与厮杀的声音从城墙处传来。

不能让自己的属下白白牺牲。

“婉如”

三天,这三天他们边打边走,一个个都弄得伤痕累累,才勉强走了三分之一的路。

“大哥,你怎么会让他逃出益州呢?”就一天,再等一天,他们的人马就借皇上的名义进了益州,只要那群所谓的“太医”进了益州,他就必死在益州无疑。

嗵的一声,门被撞开,知心连忙起身,只看到一身血的轩辕晗踉跄走了进来。“晗,你受伤了”

“更何况本王还要留着这双腿,带着我的知儿游遍这晗王府每一个角落呢。”

轩辕晗是个有耐心又极能隐忍心的人,这三个月来知心除了陪他,给他按摩穴位再也没有做其他的治疗,他也不担心,也不追问知心,只是一副很相信很信任知心,随她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样子,他这样的举动让知心感动不已,认为他轩辕晗是真心的爱她的,信任她,这让知心心里最后一丝疑惑也解开了。

“夫人,别担心,如果靖暄执意看中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愿意照顾靖暄,那我们闻人一家即使倾尽所有也会护住他们的。”闻人老爷轻轻的拍着闻人夫人,坚决的说着,闻人家族的势力并不只是青州首富而已,闻人家数百年经营下来,那势力盘根错节的,只不过,暄儿这个样子,让他们越来越低调了而已,但如果,暄儿爱上了那知心姑娘,只要那知心姑娘也爱上了暄儿,那么他可以倾尽闻人家所有,只为有一天,暄儿能……。

“夫人,晚了,睡吧,一切都会好的。”语气有些沉重,也有些坚定。

“怎么了,靖暄”有些疲倦,便却没有不耐,知心依就是温柔的问着。

“靖暄,我说了,益州不是瘟疫那么简单,我总觉得那里很有问题。”

轩辕晗的侍卫与曦卫队对上,一曦卫对不愧为是曦王府的精锐部队,闯过晗王府的护卫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他们准备踏入落霞院,认为任务即将完成时,十位从大将府借来的高手,无声无息的落在他们面前,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十对十,孰胜孰败,端看谁更技高一筹了,撕杀,是今晚的主旋律,一一对上,两两之间竟是不分上下,互相纠缠,谁也进不得一分,也退不得一分,撕杀,持续着……

“快”一旁小心看着一切的郑国公吓的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这两个人不能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知儿,你还好吧。”终于,轩辕晗一改之前的疲备,精神十足的打量着知心。还好还好,没有瘦,有没有受伤之类的,还好,还好,看知心面色红润,想必这黑族的生活不错。

“黑言舒,你混蛋。”话音刚落,闻人靖暄一个拳头就欲挥过去,却被黑言舒及时的躲了过去。

“你们……”

……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影实在懒得理这个人,蛮不讲理,他真后悔自己刚刚居然会吃这种人的醋,真是丢脸,是的,他承认,刚刚看到这个男人拉着韵琦的手时,他生气了,吃醋了,不然也不会没有理智的不顾门外那些盯梢的人,大声呵斥。

“韵琦,你还执迷不悟,你看这个男人哪里好了,脸色苍白,一脸病态,瘦瘦弱弱,手无缚鸡之力,遇到了危险只会要你保护。”

过了许久,妇人似觉得不太对劲,放开了他问道:“敏之,你怎么了?”

“三天前,突然传来岳母的死讯,我很是奇怪,于是便派人从二十三天前查起,发现当天五皇弟去了一趟秦府,五皇弟走后,秦府便传出岳母病重的消息,三天前五皇弟又去了一趟秦府,当天下午便又传出岳母去世的消息。”轩辕晗不是故意误导秦知心的,他知道定是因为秦夫知到了什么,秦夫人可能为了他们,想要出来报信,五皇弟他们怕自己做的事情泄露出去,才杀秦夫人灭口的,人绝对是五皇弟与秦相杀的,只不过,事情的起因起是因为他轩辕晗而已,轩辕晗不敢说,他怕说了,知心会无法原谅他,秦夫人在知心心中的地位有多重,他比谁都清楚,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年轻人,确实不错,心思细腻,大胆敢想呀。”影此话一出,幽冥手就明白,这个年轻人猜出了些什么。

的确,影是猜的,但他却有七分把握,因为燕子楼、燕形玉牌还有这建竹屋的竹子上刻满的燕子,种种与燕有关的,这燕肯定是个特别的存在,所以他大胆想着,这一切定是为了某个人而建的。

“恩”

唉,每一个都是手拿先皇遗诏的,他要怎么样才能两全呢?

但他们的表情,众人都明白,他知道的更多,只不过,那些事情,有损黑族先辈,不能对外人道而已。

“我们后天出发。”

这就是轩辕晗,心细如发,温尔的表面下,有着问鼎天下的决心,他一步步谋划着,盘算着,那个位置,他志在必得。

“可后来,你还来跟我抢父亲的宠”

“婉如,以后,姐姐会护你宠你”抱着婉如,这是知心第一次有身为姐姐的感觉,以前婉如与小弟还有二娘爹他们不过是知心眼里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秦府不过是她和娘生活的地方与依靠罢了。

(嘻嘻,最后打下广告,彩的好友,月见的新书《困情殿》在3g火热连载,在很虐很纠结,推荐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王妃,王妃,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小依和小琳一直守在秦知心的床前,看到秦知心幽幽睁眼,高兴的大叫起来,现在她们被关在这个院子出不去,可担心死了,要是王妃有个万一,那该如何是好呀。

郑国公这个算盘,或者说郑怜心这个算盘打的可是极好呀,秦府整个被灭,轩辕曦少了最大的助力,郑怜心也少了登上正室这位的最大阻力,他们助轩辕晗轻轻松松的登上太子之位,却仍然让轩辕曦留有势力,这样,轩辕晗日后数年都要和轩辕曦明争暗斗,而不管他们之间是如何的明争暗斗,轩辕晗都不得借助他们郑国公府的力量,这样,他们郑国公府才能有底气在最后让郑怜心登上后位,毕竟,他们可是轩辕晗登上皇位最大的助力,而且到了那一天,郑国公府的权势将会越来越大,轩辕晗不答应也不行了。

“秦府就这样,没了。”面色沉重,眼神呆滞,毫无表情,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窗外。

“我没事”知心一晚都没有睡,听到两个丫鬟的叫声,便抬了抬有些僵硬的脖子。

“一切都是命,我无力改变,我没事的。”这话似像说给她们两个人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或者说,这话说给自己听的成份大一些吧。

“秦知心接旨”憔悴不堪的秦知心身着中衣就打开了房门,跪在地上,今日已今明了的,不是吗?秦府的人被问斩,又启会独放过她。

上了岸,知心看到眼前茂盛的树林,不得不敢叹,黑族那是个什么鬼地方呀,层层天险就算了,居然还有一个如此恐怖的树林在此里,纯心不让人进去的吧。

“恩,还好吗?”

“回父皇,儿臣实在看不出这女子与秦知心有什么不同,儿臣所见的那秦知心也是如这般的清高淡,但皇兄说不是,想必这个女子定不是秦知心了。”轩辕曦这话说的漂亮,让人可真是摸不着他这话里的真意了。

“那此女就是欺瞒朕了?大胆秦知心,你可知罪。”皇帝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那怒气,怕是远在宫门口的侍卫都感受到了。

“婉如还有话要说?起来说话吧。晗儿、曦儿也起来吧。”皇上的声音,稍稍收敛了几分怒意。于是乎,局面一变,跪下的只有知心,而其他几个都站着。

“都起来吧。”

老大夫坐在管家备的椅子上,拼命的点头,开始检查知心腹部上的伤口“伤口太深,流血过多,要赶紧给这位姑娘清洗伤口,上药止血,气息太弱,府上有没有千年人参,切一片给这姑娘含着”

“还不是因为你,知心差点死了,要不是我用千年雪参给知心吊命,你以为你醒来能看到什么?”他说的是事实,虽然特意提了他的功营,但却没有丝毫的夸张,要是他轩辕晗有能力,知儿怎么会受这个罪呢,要不是他有千年雪参那好东西,知心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闻人靖暄小心意意的收起赞赏的眼睛,这个男人精的可怕,知儿的事也只能让他短暂的失去理智,而其他的事,想必他定不会失了理智,这样的他,身为一代帝王不知是好是坏呀。

“哼,秦知心别忘了,你原本就应该是本王的王妃,只不过,本王不屑你而已。”自尊被伤到轩辕曦只想秦知心也受伤,可不想,秦知心更不在意。

“好了,族长大人,我们累了,先给我们安排休息吧,至于后面的事,到时再说说吧。”轩辕晗淡淡的说着,此刻显然已是反宾为主。

从六岁那年接受现实后,知心就努力的学着这个王朝女子该学的一切,并且每一样都做的极好极好,以便能讨了秦相的欢心,从而让母亲的日子在这个宅子里好过一些,毕竟这个宅子里除了有名份的二娘外,还有数不清的歌妓、舞女给秦相暖床,如果没有秦相的宠爱,她们母女,即使顶着正房夫人的名头也是很难活下去的。知心的付出是有回报的,前世学医的她,这世可是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还得了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当初五皇子也就是为这了“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才能秦府求亲的,可没想到婚事刚说定不久,那五皇子就看上了秦府那有着沉鱼之姿的秦二千金。

“知儿,你别这样,不要这样。”对于秦知心自虐的举动,轩辕晗很是难过,知心她没办法承受,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父亲与亲人的手上,轩辕曦再怎么说也是婉如的夫婿,而婉如,虽不是同母所生,但毕竟也是姐妹一场,五皇子与秦相,这样做,不仅仅只是杀了秦夫人,还把知心心底对家人的牵挂给全部杀掉了。

轩辕晗也不想这样,但他不得不顾大局,现在,掌控全部局势的人并不是他一个人,他不能因为秦知心而让五弟他们有所警觉,也不能让五弟提前知道他的腿好了,五弟一但有些警觉了,一定知道了,那么他就很难能收集到不利于五弟的证据了,五弟的狡猾他也是见识过了的,只有面对残废的轩辕晗时,五弟才会放松,才能让他找到机会,现在,他不能,不能出任何一点意外。

傻靖暄,靖暄永远都是知心的好朋友。

看着坐在一旁被冷落的闻人靖暄,知心白了轩辕晗一眼。你不是还有公务要处理吗?先去忙吧,我陪靖暄叙叙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