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傲雪凌霜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其实这种争议是不可避免的,沈傲的国策有的人能够理解,有的人却是坚决反对,为了这个,邃雅周刊在沈傲的授意下,开始宣传一些金辽之战的内容,内容都是从辽人那里打听来的,绝不夸张,却足够耸人听闻,数万金军赶着数十万辽军如驱羊一般扬刀杀戮,不可一世的辽军竟是毫无还手之力,东京道黄龙府一战,辽军大败,十万大军一泄千里,死伤万人。辽阳府被七千金军突袭,五万守军无力抵挡,全军覆没。随即金军攻打宁州、豫州、庆州,数十万辽军大败,临璜府一战,辽军不战自溃。

沈傲呵呵一笑,道:“太后过奖,微臣不过是有几分虚名罢了。”

昼青松了口气,看了这封信,金大人就明白自己和他是一伙的了,虽然这一次自己办事不利,只要自己好好悔过,攀上金少文这棵大树,早晚会平步青云。

这首诗前半部分是渲染熙春桥的景物,说的是熙春桥美不胜收和热闹的情景,第三句又道出了熙春桥的声『色』犬马,最后一句却陡然一变,那钗头红粉所指的自是那刚烈自尽的名『妓』,一首四言短诗,将熙春桥的历史、景物道尽。这首诗自然比不得那流传千古的佳句。可是作为应景诗,已算是上乘。毕竟时间短促,这已是极为难得了,即便李白复生,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作出诗来。

这县尊听罢,带着笑意站起来道:“你便是沈傲?”他上下打量了沈傲一番,虽然早就知道今科的状元是个年轻人,却难以置信会这般的年少,不由地愕住,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赵宗道:“我肚子饿了,能不能找点吃的来。”

“夫人啊……”沈傲解释道:“你想想看,今日是洞房花烛是不是?我方才敬酒时,早就看到不少人不对劲了,都是拿一副『色』『迷』『迷』的眼神儿瞧着为夫,想想看,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沈傲一拍大腿,咬牙切齿地道:“若为夫猜得不错,待会我们吹熄了灯儿,他们就躲在那门外窗沿下头听我们……”

刘斌忙道:“方才得罪了县尉大人,大人恕罪。”

石英又去和那上高侯说了几句话,这上高侯莫看他鲁莽,在郡公面前却是不敢放肆的,毕恭毕敬之极,众人就在周府用了饭,这才各自散去。

刘胜立即唱了个肥喏,一边还道:“少爷,这袖子不能卷起来……对了,还有扇子,扇子……”

第二日清早,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城外汴河码头,这里有沈傲的亲眷和不少的知交好友,一群人拱手作别,互道了珍重,沈傲与程辉并肩登船,这船乃是花石船,高数丈有余,吃水很深,船身极其庞大,船夫多达百人。

沈傲道:“岳母大人若是想茉儿,便搬过去住个一年半载也不打紧。”

唐夫人突然觉得在女婿面前说这个有点儿不好意思,便吱吱唔唔地道:“只是拌嘴罢了。”

唐夫人颌首点头,沈傲说得倒是真的,在这个时代,女『性』赶远门不方便之处还真不少,所以除了一些必要的事,大多数还是能免就免,更何况现在路途上也不太平,若是中途出了事可不是好玩的。

沈傲应下,便道:“岳父在家吗?”

沈傲笑道:“惭愧,惭愧。”

沈傲凑近了一些,老人道:“江南那边屡屡闹『乱』子出来,前几年出了方腊,近几年又有道匪作『乱』,陛下想知道,这些匪患到底是如何引起的,陛下亲自给你下的密旨,叫你好生观察,可着从袖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方黄绢,递给沈傲:“你莫小看了这县尉,陛下拳拳爱护之心,便是希望你深入县境,好好磨砺一番,将来振翅冲天、鹏程万里也不过是迟早的事。”

安宁低声呢喃道:“可惜沈傲不能夜里入宫,这宫里的月儿很美,这几日月儿尚圆,若是能与沈傲在亭中赏月,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赵佶道:“爱卿请说。”

王黼道:“契丹人本就是蛮夷,有什么信义可言。”

以至于后来送来的试卷惨了,一些明明极优秀的文章送到了御案,赵佶想都不想,直接打了个叉叫人送回去,这便是说进士及第是别想指望了,最多也不过给个进士出身或者赐同进士出身。

沈傲考完了,伸了伸懒腰,出了考场,就看到刘文亲自驾着车在外头等着,迎过去径直上车,心情颇有些激动,这几日考试考疯了,竟是连中秋佳节也忘了,连礼物都没有准备,便教刘文先载他去松竹坊,这松竹坊有个名堂,有点像后世的古玩一条街,沿街的店铺接踵毗邻,全是古玩铺子和当铺,只不过这古玩铺子有个名堂,就是真品、赝品都有,要想买到好货,全凭你的眼力。

周恒大叫道:“不去,碧儿不是我喜欢的那盘菜。”

沈傲笑道:“若是方才说了,先生会花一千五百贯买一件宝贝吗?”他笑道:“虽这是件赝品,可是若我猜得不错的话,这酒器应当是晋人的伪作,虽不是汉时宫廷之物,也算是古物了。”

安燕看了看酒器上的铭文,那君幸酒三个字赫然在目,安燕摇摇头,道:“汉时的酒器大多会刻上这个铭文,沈公子认为错漏在哪里?”

说话之人声音脆生生的,有点耳熟,待那人从车厢里出来,沈傲才看清此人的相貌,原来竟是狄桑儿。

刘慧敏见他们毫无所获,得意洋洋地哈哈笑道:“我说过,若是我不说,你永远寻不到酒具。”

沈傲无语,连忙道:“动刑的事还是先放一放,他毕竟是读书人,刑不上大夫嘛。”

沈傲板着脸道:“狄小姐,快去给我们上酒菜来,我们为你审案耽误了这么久,你就不要犒劳我们吗?”

酒具被人盗了?沈傲颇有些遗憾,天下之间,独一无二刻着王右军行书的酒具,弥足珍贵,不过酒具被盗,倒也说得通,一个价值三万贯的酒具,若说不遭人惦记那才怪了。

程辉仍是那副飒爽的风采,朝唐严行礼道:“学生见过祭酒大人。”他不说唐大人,而是故意报出唐严的官名,拿捏住了分寸,表示自己对唐严的疏远。

沈傲摇头,故意抬高音量道:“学生已检查了三遍,断无问题。”

沈傲将入仙酒楼的事说了,赵佶眼眸一亮:“当真是王右军的墨宝?”随即又想起自己方才金口已开,有些黯然:“好,我便随你去揪出真凶来,至于这宝物,我只看看便是。”

“噢。”沈傲呆呆的点头:“那么小妞……”

沈傲下起手来自然不客气,他这一手降『臀』十八掌端的是厉害无比,看似轻轻落下,入肉时却是加大了劲道,打得狄桑儿花容失『色』,低呼连连。

许多人不屑地望了沈傲一眼,继续跪在雨中。

王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还叫不想去喝酒?张口就要去入仙酒楼,这入仙酒楼是什么地方?乃是汴京城最好的酒肆,一杯水酒,便是数百文钱,一顿酒席,没有个七八贯是想都别想的,这次只怕真要大出血了。

沈傲正『色』道:“学生不是来做说客,只是想和陛下讨教画技,譬如这江山万里图,是该赤地千里,还是其乐融融,这幅画,只在陛下的心里,陛下一念之差,即可让这幅画变为另一番模样。学生与陛下有些交情,因此也了解一些陛下的为人。”

吴笔见沈傲从容淡定,虽是嘻嘻哈哈,可是眼眸中却是信心十足,大喜道:“好,我们去正德门。”

沈傲呵呵一笑,若真是疥癣之患倒也罢了,此时的金人已经势如破竹,兵围辽国首都上京,若是他记得没有错,再过一年,辽国就要灭亡。只是在这个时候,消息较为闭塞,况且满朝的文武仍然对辽人十分盲从,仍然认为契丹人还是数十年前那叱诧千里,无人可挡的契丹,却不知道,这辽国一旦衰落,便是一泄千里,在数年之间,已被金人打得落花流水。

赵佶板着脸道:“好啦,秋闱将近,你也该安心读书,不要再节外生枝。”

沈傲望了汪先生一眼,不『露』声『色』地问:“敢问这位先生是谁?”

此时的大宋朝,在辽人和西夏人眼里,明显是属于那种人傻、钱多、速来的敲诈对象;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倒并不是大宋天『性』软弱,这其中,已经涉及到了根本利益的问题。

这样的愣头青,居然也敢来与契丹国使斡旋?一个契丹国使已足以让人头疼了,再加上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只怕不出三月,宋辽两国非要兵戎相见不可。

杨真冷哼一声,道:“沈钦差,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上高侯殴打了契丹国使,你为何百般维护于他?”

沈傲的话,杨真只能信一半,可也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便专心喝茶去了。

他虽是冷哼,却没有再说下去。

绢二十万和银十万,对于当时的宋朝来说并不算多,每年也送得起。只不过这个先例一开,辽国自是狮子大开口,年年滋事,要求增加岁币,到了如今,这岁币已高达绢八十万,银六十万。若这还是太平盛世时倒也罢了,可是现在朝廷因为前几年围剿方腊,再加上赵佶奢靡无度,国库已是十分紧张;原本拿出这笔岁币已是相当不容易。

有了圣旨赐婚,周正也无话可说,反正这提亲的事,他也一向处置不来,都落在夫人身上;夫人倒是热心得很,一开始有些难以接受,后来一想,也释然了。

于是便有人道:“唐大人太不公平,这明明是偏袒沈学士,不行,不行,换一个题。”

昨日酒宴上,沈傲虽与胡愤照过面,也相互敬了酒,可是碍于人多,倒是并未细谈,沈傲觉得这胡指挥使是个豪爽之人,颇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品德,便笑嘻嘻地道:“那就劳烦邓兄弟去通报。”

沈傲微微笑道:“谢大人提醒。”

蓁蓁见沈傲神情认真,心中凛然,道:“沈公子,你问。”

赵佶眼眸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笑道:“你有这个心思,王某还有什么不许的,反正这侍读学士也就是偶尔进宫陪朕作作书画,你仍旧去国子监里读书吧。”

沈傲点头道:“学生明白。”

“唐大人,你还是先回去吧,学生过几日再来拜访。”沈傲突然停下脚步,又对唐严道。

这一次随沈傲来的人不敢造次了,一个个在外头安静等候,沈傲随管家进去,杨戬倒是没有为难他,也没有什么题来考校,毕竟沈傲的水平摆在那儿,杨戬虽识得几个字,比起沈傲却是差远了,考校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三六九?唐严很激动,这话儿是什么意思,莫非沈傲口中心仪的对象不止一个?他吹着胡子道:“你……你……你好糊涂啊,你一个读书人,去沾花惹草做什么。”

高俅的脸上突然扯出一丝让人难以捉『摸』的浅笑,好整以暇地道:“大人,犬子无状,得罪了沈公子,本大人一定严加惩戒,至于这板子,还是算了吧。”他的声音虽是温和,可是话语中却有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推官又是愣住了,这个书生还真是得理不饶人,心中满是懊恼,怒道:“本官判案,还要你来干涉吗?来人,将他赶出去。”

沈傲朗声道:“大人,高衙内鱼肉乡里,天子脚下,他仗着高太尉的声势,目无法纪,若是大人不管,学生无奈,只好明日清早,前去告御状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