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无事生非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过了一会,只见宫弦蹙着眉头看着我:“这就是你要让我先离开的原因?那天我早就猜到了,你有心要支开我。我也本以为你计划好了下一步,可是怎么两天没见,你还是这样?”

空姐满意的离开了,我的心中却是无比惊骇,我的手机虽然是关上了,可是在关机前我还是读到了手机开机时,闪现出来的一条短信的内容:十天内不要去甘肃,就是非去不可,也务必要在出发之日,每日的午时分别为滴一滴血在手镯、戒子还有……项链上……

“啊……”我本能的闭上了双眼,身体却没有传来意料之外的痛疼。我疑惑的睁开了那紧闭着的双眼,这才看到并感觉到宫弦的左手正搂着我的腰身。刚才那种下坠的感觉竟然是他吓唬我的。

的士一路往前疾驶。我的心却终是,安不下来。因为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依然如影随形的跟着我。

我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张兰兰,此时我方才知道原来当我想找人倾诉时,竟然除了张兰兰以外,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让我去找他倾诉的人了。

不知不觉之中,我跟张兰兰也走了过去,停在了蓝先生的身旁。

我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发生了什儿事情了?要不然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神神秘秘的?”

之前张兰兰跟我说过,变成鬼的东西都会记得对它来说印象最深刻的那个人,然后在那个人身上留下印记。之后无论是有恩还是有仇,都能够找到那个人。也有的鬼是来不及留下印记,所以只能凭借着生前的记忆来到之前经常跟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我还准备说点什么,张兰兰又接着说道:“去吧,我不会有事情的,他们虽然危险,但是他夫人的命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哎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陈你倒是痛快的说呀,别这样吊着我们的胃口。”

“好啊,没问题,正好坐车时间长了,可以下车活动活动筋骨。”张兰兰应承了下来。

确实,这样的程秀秀跟她手机里面的照片是有一些不太相同,但是五官上整体却没有什么变化。

我不知道宫弦是以怎样的方式通过项链跟我建立了联系的。

突然周围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领头的人远远走来就骂骂咧咧。

该不会就是我面前的这个变态,他一直在说的怨气吧。

血雾一样的鬼物冲到结界的边缘,然后狠狠的被结界给撞击的往后弹了好几步。

也许是我的喊声引起了那厉鬼的注意力,它的目光一扫,调转了方向,朝我们扑了过来。

我心中的不安感进一步的扩大了。

大妈还说了一些什么,我统统听不进去了。我近乎于用抢的速度把她手中的钥匙取了过来。却发现我的手抖得连钥匙也握不稳。

跟在沈琳的身后,我也在琢磨着她说的话,倒也能理解她说的希望我们保密是为什么了。毕竟沈琳也算是在这边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切的资金更是她自己打拼下来的。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传播出去也是情有可原。

跟着宫弦时间也不算短了,我知道每当他的手心聚起了红色的火苗时,往往都是他要出手的时候。

“好的,一切都要小心!”王鑫的老婆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但是我还是委婉的对她说:“要不明天吧,我今天刚敷了这个面膜,人也很累了,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听她这样一说,我就更没有底了。

宫弦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呀,这厨艺简直没谁了。感觉对于我这样的吃货,就像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一样。退1万步讲,以后跟宫弦就算做不了夫妻,大家也是可以当好朋友的嘛!

那个女孩子走进来以后,书包也不脱下来,就愣是一直背在身上。经过客厅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曾大庆说:“哟爸,还挺浪漫的啊。现在知道找女人回家了?啧啧啧,你看着周围,这灯光暗的。”

要给我看到是谁给我吃这个东西,我非要打死他**!

“陆雅那天走了以后,就一直怀恨在心。你昏迷的时候,陆雅就声嘶力竭的那里吼着,就算宫一谦不喜欢她又怎样,她依旧是宫一谦的妻子。而她总自负的认为,她跟宫一谦的时间还太多,根本不急于这一时。但怎么也没想到,宫一谦查到了陆家在抢宫家货源的这件事。让她再也不能跟宫一谦在一起了。”

我捂住嘴巴,怪不得宫弦这么虚弱!我还给了他一拳,天啊……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这个白玉手镯可以将我跟一谦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我获救了吗?到底是谁救了我?刚刚的事情又是真的发生了吗。

可是宫一谦并没有就这样安分下来,甚至继续对我说:“梦梦,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朋友。”

这是什么鬼地方呀!我觉得啊,物流包裹能够到达的地方。就算是不是特别的繁荣,但是也该是人来人往的吧!

也许我的潜意识是想告诉张兰兰。如果她联络不上我。她会过来找我的吧。

待我自己回味宫弦说的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房间里面了。甚至连个影子我都看不见。

我不由自主的往张兰兰的方向靠了过去。却看见张兰兰一脸黑沉盯着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难道这个男人有问题?我靠的张兰兰更近了,整个人都几乎要靠到她的身上。

记得有一次我受重伤后,跟宫弦坦白了被差评捆绑的这件事情。可是宫弦也没有办法帮我,因为对于那样的事情,他也是很疑惑。但是他还是给了我一本叫做《百鬼谈》的书。可是我一直都没有看……

“张兰兰,对不起。看来又让你陷入到了这种危险的地方。”我心里无缘的愧疚,张兰兰好不容易才脱险回来,由于我的执念,害你又陷入到了这样的地方。”

“可是,此时我又听到了诡异的歌声:“小白菜啊,地里黄呀,生了个弟弟,比我强呀……”

我明显的察觉到周围的乘客也都在看着我。我连声说:“没事,没事,我做恶梦了。”

只能看看找个机会找曽小溪下手,这下好了,才大清早的我就已经醒了。总不能在这跟曾大庆大眼瞪小眼的一直到曽小溪放学吧?

我边做边在心里面纳闷的想:自古以来,心魔都是最伤人的。可是我这些不堪的过往对我却没有多大的影响。

我极想追过去询问她,巷子的那头通向哪里。可是我刚从里面逃生出来,又实在不愿意再踏进巷子里半步。

我正在为他抱不平时,变故却是忽然就发生了。

钟明见求宫弦无用,又掉转了头来求我。

看到钟明不躲反而迎上前来,我为宫弦捏了一把汗。生怕他会有什么险招而让宫弦受到伤害。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大陈的话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哭笑不得。

“这串佛珠啊,你看它现在的颜色夺目的鲜艳。可是你不知道啊。刚到手的时候它的颜色就跟地上土的颜色一样,要多丑有多丑。”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微醺的张兰兰,说话也变得一针见血。

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宫一谦又找到了我的事实,可是现实的又不允许我有太多的自欺欺人。

想不到我都在脸上现出了怒意,宫一谦还不回答我,这让我腾的就火起了。

我不管宫一谦那越来越浓黑的脸。又说了一句:“你记得我说话算数。”

也许大陈正在打扫着他那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小功四处观赏着这山谷里的宁静,大明呢则不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及治疗着他的晕血症。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即安逸又平静。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虽然我现在并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但是为了谨慎,我打算对他们全部都隐瞒我跟张兰兰联络的事情。

“好的,我们去试试看,顺面也找他们看看能否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过去。”我想着不就是多出些钱吗,有钱走遍天下这个道理我觉得还是很灵验的。

“照片,陆雅无聊的时候在里面翻找宫一谦的东西,无意之间发现宫一谦桌子上的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大堆照片。而那些照片,竟然都是我们家太奶奶的!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劲爆!”

到了外面,小鬼魂一直都安安分分的。也不知道是被宫弦刚刚吓得,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在张兰兰旁边的小凳子上,一点也没有刚刚盛气凌人骂张兰兰老巫婆的那种底气。

女鬼也停下了嘴边动作,面部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恶狠狠的呲着牙齿:“谁!谁来打搅我!我不可能跟你们分一杯羹的,这是我先找到的猎物!”

可是我看到空姐却是一脸的为难,毕竟空姐并没有看到旁边的这个男人做了什么不正常的举动。光是听我们一面之词她也不好擅自做决定。否则对方一告她,她也很难做的。

面前就是一堆尸体,在我神情高度紧张的时候。当时我蹦了起来,脚踩到了地上复杂的枯木。

我整个人就重心不稳的往前一甩,一个不小心就扯到了一个尸体的裤腿。

我走回到了车体边,拿出了手机,一看还是有信号的,于是赶紧尝试着拨打张兰兰的电筒,却发现她的电话已经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了。

我:“……”

她说,“看雕像的外表和听她的描述,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泰国的小鬼!”

我也有些烦躁了,睡意不断的席卷上我的大脑,但是意识却异常的清醒。我没有办法,只好平躺着睡了一会。真羡慕张兰兰,直接喝了点酒,什么事情都不用想了。

我咬着嘴唇,一动都不敢动。可是夫人仍然坚持不懈的在敲着门,声泪俱下的说:“开开门啊,我求求你们了。放我进去吧。外面真的好恐怖……”

中间一会儿是华先生的声音,一会儿是夫人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小孩子的哭声。中间还夹杂着我听到的诡异的风铃声。

张兰兰过了好一会才回答我:“没呢。”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这段话发过去后,那边再没人回复了。估计是睡觉了吧,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买家。虽然人不太靠谱,但是还是希望在修改差评的时候不要太难缠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