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新沸腾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黄鸟星,到了。”秦羽脸上浮现了一丝喜『色』。

毕竟侯费也只有三次进入传承禁地的机会,浪费一次就少一次了。

秦羽只感到空间一阵扭曲,眨眼间眼前竟然接连出现了三十六道棍影,这三十六道棍影有先有后,但是秦羽感觉到……每一道棍影都是真实的。

一道棍影狠狠砸在秦羽身体之上。“对,就是这个时候!”秦羽眼中精光一闪,早就准备就绪的食指如同闪电一般刺在了长棍上。

“曦儿。”禹皇看向盘膝坐于地面上的玄帝。

无尽的太空中,秦羽和牛魔皇并肩悬空而立,遥看前方。

这‘金『色』圆盘’,根本就是一种金『色』流沙不断流动形成的一个圆盘状扁圆球体。

秦羽苦笑:“如果一大群人同时联手阻截我,我还真的一点办法没有。”

这是一个有力量感的男人。

“强行带回来?”秦羽看着史战,等着史战解答。

“来人可是秦羽?”一道传音在秦羽脑海中响起。

石峰『舔』舐一下嘴唇,双眼放光,激动道:“战斧模样的,最好重点,攻击力强的。”

禹皇的惨败,让其他各方巨头,如雪天涯等人心中也存了顾及,在没有十足把握前他们再也不敢随意对付秦羽了,秦羽……每一个高手们都重视了起来。

木延仙帝忙走上前去,恭敬道:“陛下。”

屋蓝清醒过来,抱歉一笑道:“说到神界毒虫,秦羽,我可以这么和你说……神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小瞧,神界毒虫,告诉你,就是飞升神界的人,中了毒虫之毒,都可能魂飞魄散!”

这一战震惊了整个仙魔妖界!

弹指一挥间,血龙已经飞到了原处。

冰冷的声音还在响着,敖无虚整个人便化为了一道红光,那道红光一下子一分四,四道红光同时攻击向禹皇四人,『逼』得四人无法逃窜。

“无名是你兄弟?”敖无虚脸『色』微微一变看向秦羽。

“哪几个?”秦羽追问道。

“屋蓝先生,你怎么了?”秦羽疑『惑』看向屋蓝。

屋蓝也不解释,只是微笑。

秦羽点头,别人对自己如此,自己也不能过分,在心中秦羽已经决定,如果自己能够到了神界,肯定会让屋蓝回归自由的。

“属下鼎觉,拜见主人。”这是一个三级妖帝的中年男子。

“是,主人。”这四人很是恭敬。

秦羽略显愕然。

秦羽心中震惊无比。

敖无虚出声道:“我和逆央立下了赌约,如果我输掉了,就要成为他的灵兽,我赢了,他的神器战衣就要归我。而结果……我输掉了。”

无数的仙人们,无数的修真者们都愤怒了,疯狂了!

而此刻数百道寂尽天火,从四面八方覆盖了那座小山,这座小山,是整个礁黄星被蓝豕天火炼化后剩下的东西。

要破坏一件神器,那可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禹皇当初在蓝雪星,为了隐藏身份,只是用雷神锤,雷神锤威力不算大,自然破不了秦羽神器战衣。

禹皇那张充满自信的脸上,惊愕浮现了上来。

刚才十几位仙帝都一个个试验,疯狂地攻击着这绿『色』颗粒!

剑气吞吐间,空间都扭曲了起来,知白、木延仙帝等人根本看不清玄曦、禹皇的身影。

禹皇脸『色』一变,双手猛地一展,以禹皇为中心,方圆万里内尽皆成了禹皇的‘域’,在域中,就是一个泥土沙粒禹皇都清晰感觉到,可惜……以秦羽的速度已经出了这块区域。

“娘,我认识了一……”

秦羽在旁边听着心中好笑。

原来他们竟然是暗星界三大君主之二。

“池青,说不定你比我还早度神劫呢。”倪皇笑道。

“银花大姐,我这就先告退,不打扰你了。”青帝微笑着说道,银花姥姥则是背着青帝轻轻点头,青帝便悄然离开了这庭院。

白衣男子,秦羽一前一后朝天空飞去。

“将整个星球给包裹起来,那庞大的能量甚至于让礁黄星上没有一处可以瞬移、大挪移,你又派人毁掉星际传送阵,是好手段,我的确是没法逃掉。”秦羽冷笑道。

听银花姥姥如此说,青帝便不再反驳,便掉头看向秦羽笑道:“秦羽小兄弟,你就呆些日子吧。”

“老龙啊老龙,你对自己的孩子要求实在太苛刻了,和谁结婚你也要管?”随着一道亲切温婉的声音响起,一道虹光出现在了几人身旁。

“大度解决,禹皇有那么好?”秦羽眼中有着一丝讽刺。

秦羽一个大挪移踏上这个星球,心情轻松了开来,秦羽悠闲地走在碧波星的无尽山林之间,天空中时而有着仙人飞翔而过。

秦羽,黑洞中期,可是单论身体,那六级仙帝羽梵仙帝也是不如秦羽的,加上羽梵仙帝连一件神器都没有,被秦羽甩掉很正常。

秦羽靠敖无名提供的那张地图,知道在白冰星周围各大星球的位置。

“你对域的感悟还算不错嘛,可惜……和我相比起来还差的远呢。”羽梵仙帝淡笑道,他刚才那一剑看起来并不快,可是却挡住了极快的破空指。

论维护族人,相比于妖界的龙族,传说中暗星界的人更加维护族人。谁敢杀他们一个族人,估计暗星界的高手都会立马动手。

就是一般的仙帝,都只知道仙魔妖界有个什么神秘区域不能进入,但是那些地位一般的仙帝也不知晓这个神秘的区域叫‘暗星界’。

“总算到这飘风星系最西北端了,这里离白芷星系的边界是最近的。应该可以一次『性』大挪移过去。”秦羽根据地图,知道飘风星系和白芷星系边界最近的就是这里了。

秦羽的最强攻击并不是这个。

姜澜界内,秦羽整个人气势都凌厉了起来。

“流星,就叫流星指法吧。”秦羽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名字,名字只是符号而已,真正重要的是指法本身的威力。

准备好一切,秦羽便准备离开姜澜界。

“希望这两人之间没有什么配合。”秦羽心中期盼。

秦羽很快穿过城池。

“这么多年在姜澜界,不喝酒不吃菜肴,这嘴都淡出水来了。”秦羽心情完全放松。

仙界占据了整个仙魔妖界近乎两成的区域,有着近乎二十个星域,秦羽一下子没有休息,从一个星球赶到另外一个星球,从一个星系到另外一个星系……

“二师弟,快说。”大师兄也催促道。

秦羽此次杀玉清子。

秦羽仙识发现了一处地方……盘卵星域的另外一个星系‘白芷星系’,白芷星系是青帝的地盘!

只是身体自行吸收的能量速度比较慢,赶不上全身心用意识控制吸收的速度。

青帝修炼时间长,灵魂境界可能很高,超过九级仙帝,甚至于更高!灵魂境界只是代表控制能量多少,体内能量才是抵抗神劫的基础。

“滑冰,还真是有意思。”

秦羽静静走在街道上。

他早在秦羽出现在枫月星的时候就已经派人开始监视,仙魔妖界各大巨头中,他绝对是第一个发现秦羽的,若说心中不甘,禹皇最是不甘。

秦羽明白,以雪天涯和禹皇那种人的心『性』,绝对不会简简单单就这么离开了,一定会在外仔细地监察着。而且……秦羽也能够感应到一缕缕仙识、魔识从姜澜界所变幻的沙石颗粒上不断流过。

八级仙帝,八级魔帝。

这个办法虽然不错,可是秦羽想要去妖界啊,最近的距离必须通过仙界,如果从魔界走,则需要绕一个大圈了。

自己的攻击方法,根本不是金仙的手段,也不是仙帝的手段!

时间流逝……

“我也只有一件神器战衣而已,那‘血衣’将剑仙傀儡防御强,认定为我的分身也有神器战衣,我还真是有点冤。看来事情不妙啊。”

二人目光对视,他们都没有看秦羽,但是秦羽却一动不敢动。

“哼,你们在这相互瞪眼,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耗。”秦羽朗声说道,随即直接身形一动便朝天空『射』去。

已经变成血红『色』的短剑和巨大的锤子猛地碰撞……

这两个自称‘雷锤仙帝’‘冰剑魔帝’的高手早就各自展开了自己的‘域’,虽然看起来空间还算稳定,可是秦羽知道自己一旦瞬移绝对是死。

“做梦。”雪天涯又岂会让禹皇杀了秦羽夺了宝物?

“父亲。”

“是,陛下,属下先告退。”玉清子非常知趣的和禹皇躬身,随后便悄然离开了这个客厅。

“陛下,这次你一人出手就可以了吗?要不我也和陛下一同出手,那秦羽身体防御很怪异,要一下子杀死是有难度的。”

“陛下,你去杀那秦羽,变幻容貌干什么?还怕那秦羽不成?”知白看到眼前这一幕疑『惑』了。

姜澜界内。

“太快了,太快了。”秦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正在以恐怖到让人心颤的速度提升着。

等自己到仙魔妖界的时候。

一点生命元力,效果超过九块极品元灵石十倍,可能还不止。

姜澜界中照样是形成了元灵之气的‘龙卷风’,整整三个时辰之后秦羽终于感到一股压力,应该达到自己的灵魂的极限了。

而三个时辰的修炼让黑洞中的两个圆环能量愈加精纯些。

“从黑洞前期到黑洞中期,我只需要三个时辰修炼,而现在同样三个时辰修炼,也只是让黑洞中期更加稳固些而已,愈是往后所需要能量就更加多啊。”

秦羽伸了个懒腰。

蒙闳也抬起头来,看到远处而来的秦羽也是一脸的惊讶:“秦羽兄弟,你不是才闭关十五年吗?怎么就出关了。”

敖无名、怜竹、蒙闳几人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有几个金仙实力的一般人随便朝这里看了几眼,而这几人正是禹皇的情报人员。

“雪兄,你说呢?”敖无名陡然看向雪天涯。

雪天涯这次算是吃了大亏,只是这时候雪天涯依旧有一方豪雄的风范:“银花姥姥的确是超级高手,这等高手这么多年来我们竟然都不知晓,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害怕,仙魔妖界到底有多少银花姥姥这样的高手。”

“不可能太多的。”敖无名笑道。

听到这句话,雪天涯心底略微松一口气。

蓝湾星域是仙界和魔界的交界处,属于非常重要的战略要点,一般高手会经常到蓝湾星域聚集。让血衣一辈子不可踏入蓝湾星域,的确是非常重的惩罚。

“秦羽、落羽,刚才隐帝那一掌可不是随便的一掌,刚才击在血衣身上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注意几道绿『色』细线从隐帝手中『射』出,渗透入血衣头部?”敖无名传音在秦羽、君落羽二人脑海中响起。

“林兄,第二个要求已经做到了,第三个要求呢?”雪天涯冷声说道。

“那个血衣,雪天涯也该好好管教管教了,还真以为他想要谁陪葬谁就陪葬了。”林隐冷然说道,随后目光『射』向东星城方向。

凡人界降临的几大上界使者,其中便有雪天涯派出的‘血魔杜中君’,杜中君出了逆央境后同样将凡人界事情经过通报给雪天涯。所以雪天涯对于‘秦羽’这个名字还是很敏感的。

“血魔帝毕竟是一方大人物,说话又岂会不算话,秦羽兄弟,你就放那女子出来吧。”敖无名笑着说道。

“君落羽,你的好兄弟秦羽本身实力太弱了,就是有那么多宝物,却根本不可能伤我丝毫。我要杀你,以他的实力根本阻拦不了我,你……准备死吧。”

秦羽将剑仙傀儡收了起来,走到了君落羽身边。

隐帝摇头。

“小羽,恭喜你打开了姜澜界第一层空间,后面还有两层空间等着你,等你完全打开姜澜界的时候,便是有资格见立儿的时候了。”

青禹仙府一类的洞府是可以让人进去,但是防御却是靠着禁制。而且这些洞府是有大小限制的,比如青禹仙府,总共就那么大而已。

“澜叔随意便给了宗倔、费费他们那种特殊材质的武器便堪比神器了,而这件姜澜界,澜叔给我的时候却显得那么郑重,姜澜界的珍贵想想便明白了。”

宇宙空间是最难以预测的。

“那这是什么缘故呢?”黑袍黑发男子、白袍白发男子都疑『惑』的很。

“夫人她喊我是怎么回事?”敖无名疑『惑』着从密室之中走了过来,刚才他还在闭关,只是怜竹不断妖识传音给他。

刚刚出来,敖无名就是脸『色』一变:“隐帝星怎么了?”

“蓬!”

“怎么可能?”魔帝血衣睁大了眼睛,“我明明轰掉了你脑袋,甚至于感应到你的灵魂逃入丹田中,但是我的能量应该攻击到你的灵魂了,你怎么还没死?”

说道就绝对要做到,除非死!

自从秦羽达到黑洞之境的时候,那股从黑洞通道另一端传来的气息融入秦羽的意识,秦羽整个人就蜕变了。

魔帝血衣眼中有种浓重的杀气。

林霖也传音道。

“别废话了,快走。”秦羽心中也很是恼怒,这个绿衣少女不趁机逃跑,反而在这里劝说自己。

“挺厉害的嘛,你的那柄短剑应该是神器吧,竟然割裂了我的极品魔器级别的护臂,伤了我的手臂。”魔帝‘血衣’这时候却笑了起来。

“别妄图反抗了,方圆十里范围内,尽皆属于我的‘域’,在这里她们两个连金仙都不及的小女孩是不可能逃掉的。”魔帝血衣的声音传入秦羽脑海。

秦羽却是一把抓住林霖、思思二人。

“别反抗。”

不管林霖、思思二人疑『惑』的眼神,秦羽直接将这二人收入了青禹仙府之中。要将人收入青禹仙府之中,必须要对方不反抗才可以。

“但是你依旧要死。”

“怎么了,思思?”林霖疑『惑』看了过去,“他不是我们几十年前在枫月星见过的那人吗?”林霖一眼就认出了秦羽。

林霖眉头一皱。

“你。”红发少年盯着思思,“闭嘴。”

仅仅一句话,酒楼中没人说话了。

他能够看得出来,这红发少年是一个从生死之中走出来的血魔魔道高手,但是即使是再厉害的高手,秦羽也是不容对方欺辱这绿衣少女的。

阴沉了许久的老天终于随着一声雷响,掀起了狂风,狂风让酒楼的壁画都不断晃悠了起来,而秦羽那黑『色』长袍也飞卷了起来。

“先生,你能告诉我寒舒他在哪里吗?”林霖忍住心头羞意,忙问道。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注意那个红发少年了,她心底只有当年在枫月星,那个淳朴的,那个容易害羞的男孩。

“我不管其他,我看上她了。”红发少年盯着林霖,“所以,她就是我‘郭奴’的,阻拦我的人,死。”

秦羽长发飘洒了开来,这一刻,秦羽和红发少年几乎同时出手了。

“怎么可能?他的重力领域怎么这么强?”在郭奴难以置信中,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

宇宙碎金流、寂尽天火流、薰冥流……各种恐怖级数的能量聚集在隐帝星周围,黑压压地覆盖整个隐帝星,谁想最后竟然会形成一行字。

禹皇心里明白,他和那个能够控制整个仙魔妖界能量的‘存在’相比,也就是蚂蚁和巨人般的差距,地与天的差距。

“我。”秦羽点了点头,“是挺震撼的。”

一旁的怜竹也点头郑重道:“是有变化,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成熟’了点吧。”

敖无名从自己座位上走了出来,走到大厅之外在庭院中仰望天空,天空中黑压压一层恐怖能量依旧形成那一行字……“小友,我们等着你”。

这一刻……

“是了不得,到如今我还懵懵懂懂呢。”隐帝自嘲一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