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急中生智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赵紫蘅掩嘴笑道:“沈傲真笨,老鼠怎么摇得下来,若换了是我,我就寻一根棍子将它赶下来。”

下两浙时走的是水路,用的是造作局的船,这一番回京,沈傲起了个大早,不忍惊醒一边的春儿,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给她留了便条说了些告别的话,悄悄地穿了衣衫,便离开。

杨戬又好气又好笑:“他算什么狗东西,人呢,人在哪里?”

春儿不由地笑了,不过她也有几分好奇,轻轻地用手抚开流苏,定神一看,看到一个小女孩儿双眸紧闭,瓜子脸儿凝起,啊呀地大叫一声。

江炳道:“因为杭州造作局有话要问他。”

赵紫蘅见沈傲目瞪口呆,眼睛都肿了:“再后来,那家店的店主就说,报官太麻烦,就叫我们两个在店里做活,我爹在后厨里给人烧火,我被人叫去给苏小姐端茶递水。那苏小姐对我好极了,不过她似是有什么心事,昨天夜里总是哭,我就问她,姐姐你哭什么。苏小姐就说,女人的命运为什么都不能由着自己。我看她可怜,就安慰她,她哭我也哭,然后我才知道,苏小姐要被人拿去送人,我……我就取代她……”

商议了许久,也寻不到个办法来,最终还是夫人拍板,先将新娘子全部送到祈国公府来,由沈傲迎着他们到新宅去。

沈傲翻身下马,立即被人拦住,嘻嘻哈哈地恭贺、品评一番,这才肯放沈傲进去。

沈傲笑『吟』『吟』地道:“往左边拐角处第二个舱就是沈傲的船舱,至于他到底在不在,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他的身边有禁卫保护,你们可要小心,最好能够立即将他制服,不必和他啰嗦。否则引来了船上的人,到时候就走不脱了。”

唐严握着书,只微微颌首,道:“好,你能中试,与你平日的勤恳分不开,坐下吧。”面『色』不动,犹如老僧坐定,仍旧捧着书来看,连正眼都不看沈傲。

吴笔笑了笑:“大人,家父身体还好。”

沈傲应下,将密旨收好,老人又道:“仁和县乃是杭州下辖县城之一,与杭州府毗邻,县令叫郑黎,他倒是个老实人,也算我的半个门生,我已写信给他,叫他对你多多关照,不过那个昼青,你可要小心在意,此人最会巴结奉承,又是蔡京的人,你防备一些总不会错的。”

徐魏想了想,点头道:“吴兄什么时候走,通知一声即可。”

回到厢房里,气氛又有些拘谨起来,还是沈傲大方,看着床榻前一排儿坐下的四个娇妻,心里大乐,坐在四人中央,解下自己的外衫,道:“快睡吧,睡吧,天『色』这么晚了,咦,怎么睡呢?喂喂……为夫有言在先,你们的夫君是很纯洁的,让我一人陪着你们四人睡,我的压力很大的。”

立即有几个与王黼不睦的官员道:“沈学士说的没有错,这是定制,微臣等人确也收受了一些土特产,都是些人参之类的特产。”

对这个程辉,沈傲接触不多,只是看此人生得玉树临风,平时的穿着虽然朴素,可是举止之间,却有几分君子之气。这个人也不知怎么的,年轻轻就养成了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有一种让人礼敬的气质。

沈傲呵呵一笑,上下打量刘胜一眼,其实刘胜这个人,他早就打过交道,人确实敦厚,只是办起事来比不得刘文干练,这种事还需要历练,慢慢地也就能独当一面了,刘胜缺的是一个机会。

众人哄闹着进去,那门口的门子见了他们也不拦,引着他们去了大厅,吴笔据说也去看榜了,还没有回来,倒是吴家的老夫人拄着拐杖出来迎客,吴文彩陪着老夫人,忙不迭地叫人看茶,吴家今日自也是兴高采烈,虽说历代中试的人多,可是登榜进士及第也不过寥寥几人,吴笔争了气,吴家上下与有荣焉。

吴文彩不由地愕然了一下,随即道:“沈公子如何得知?”

杨戬的这番话将赵佶逗笑了,赵佶笑着道:“你说的也是,这二人文思不同,却都是登峰造极的人才,百年难遇啊,今年的恩科能取这两人,朕也就知足了。”遂打起精神,又提起朱笔,在程辉的卷上画了个圆,在其他的卷上点了个朱点。

周正想了想:“好吧,那就叫刘胜去,若是他有什么怠慢之处,你告诉我,我亲自处置他。”

苏柏连忙道:“去请刘公公。”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国公去了上朝,夫人便又将周若叫来,周若今日的脸『色』羞得红艳艳的,无论夫人说什么话,都心不在焉,夫人心里就有了计较。

对着床榻的,是梳妆台,台上搁着菱花铜镜,还有梳篦、胭脂等物。倚着窗,望着天外的漆黑苍穹,周若心里甚是酸楚,抿了抿薄唇儿,低声呢喃道:“今日是不会有星辰了。”

周若要羞死了,真让这家伙唱出来,天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这家伙没脸没皮的,还真不好对付,连忙道:“不……不用唱了,我……我知道你的心意了,行吗?”第四百一十三章:表妹的心思

夏去秋来,瑟瑟秋风刮面而来,街道上落叶纷纷,别有一番风味,科举已是越来越近,沈傲反倒不再看书了,在他看来,临时抱佛脚是没有用的,学问靠的还是平时的积累,因而趁着旬休,回了一趟周府,夫人那边先是将他叫去,今日佛堂里,只有夫人一人,沈傲陪着她说了会话。

为了终考的事,唐严亲自将沈傲叫到崇文阁去,现在,沈傲是他的未来女婿,唐严自然关心他的前程。

吴笔苦笑道:“这天气又闷热,蚊虫又多,搅得人心烦意『乱』,哎,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朝廷要只进行春闱和秋闱了。若是这个时候教人进考场,只怕那卷子收上来,全是胡说八道。”

沈傲转过头去,这一次脸『色』一沉,目光咄咄『逼』人地看着刘慧敏,道:“刘慧敏,我问你,你将酒具藏在哪了?”

赵佶恍然大悟,不由自主地:“原来如此,只是沈傲是如何得知的?”

当时的马特人就在中亚一代,而周穆王的西行,确实给沈傲带来了佐证,周穆王时期,由于国力强盛,周王朝在西部的影响已扩展到很远的地区。穆王又致力于向东南方发展,通过巡游,使许多地方国家部落归顺于周的统治,这个西王母国,只怕就是数千年前归顺于周王朝的一个中亚部族国家。在当时的周人看来,一个国家岂能有女王,又岂能让女人上战场,他们通过想象,干脆将这个国家部族喻为西王母国。

赵佶哈哈一笑,摇着扇子道:“原来审案这样的好玩,沈傲,你的观察很细致,想不到你不但精通琴棋书画,连审案的才能也有。”赵佶的眼眸中不由地掠过一丝欣赏之『色』。

沈傲道:“我一直在国子监里读书,这一点有许多人可以证明,至于你,也可以排除嫌疑,那个卖宝的是盗墓贼,而且还不知道酒具的真正价值,暂时也可以排除在外。也就是说,能对宝物的价值了若指掌,又能产生觊觎之心的,就只剩下安燕和三个伙计的嫌疑最大……”

终考的考场,是在太学,唐严领着众考生过去,到了考场门口,那太学国子监祭酒便笑『吟』『吟』地迎过来,朝唐严道:“唐大人来得这么早?”

沈傲与几个要好的同窗绪了话,无非是问些国子监的近闻,打听来的消息都是鸡飞狗跳的事,见没什么大事,沈傲也就没兴致了,努力收了心,认真去听博士授课。

说着,吴笔一副愤恨模样地道:“只可惜朝中有『奸』佞作祟,那少宰王黼,还有刑部、户部几个尚书,一口咬定了只是小水患,不愿拨出这笔银两。”

狄桑儿又是怒气冲冲地打断他:“你……你不许胡说八道,我才不是小妞。”

沈傲道:“我叫沈傲。”

同窗们面面相觑,却一个个善解人意地朝沈傲抱拳:“沈兄,在下有事先走了。”

方才瞬间的动作,沈傲挨了一拳,可是小丫头也没占到便宜,香肩被沈傲重重捏住,腾地俏脸都红了。又突然被沈傲用身体一下子撞过来,她的后脊狠狠的贴在墙壁上,大口的喘着娇气。

赵佶定神一看,顿时愣住了,这哪里是画,只是一片空白,倒是白纸的上首,是一手龙飞凤舞的大字,上面书写着‘江山万里图’五个字,下落处还有题跋,写道‘学生沈傲进献御览’几个蝇头小楷。

沈傲忙道:“学生不敢,学生原本是想作一幅画献给皇上,只是要下笔时,却是踟蹰了……”

就在大雨不歇的这一日,消息如晴天霹雳般地传出,宫中旨意下来,令太师蔡京官复原职,即刻入朝,总揽政事。

到了这个时候,皇帝第一个想起的是谁?花石纲是谁鼎立支持的?

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旨意发出,召蔡京立即主政,这个政,首先就是弹压学生,稳住朝局。

脸皮真厚啊,这才是真正的人不要脸则无敌!沈傲心里感叹一句,开门见山地道:“不知国使来访,有什么事吗?”

杨真毕竟是老官僚,对这等外交事物分析得头头是道:“所以那国使抵京,老夫就觉得今年只怕不会太平,勒令人严防闹出事故来,谁知千算万算,这事儿还是出了,契丹正好借机向我们索要更多的岁币;不过这事儿也让人奇怪得很,在往年,辽国发生了灾荒,才会派人来挑衅,再以此为借口增加岁币。可是今年根据老夫得来的消息,辽国南院几个道都是大丰收,他们如此急切着要增加岁币,不知又是什么缘故。”

沈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撇开话题道:“不知上高侯在不在?”

杨真心里叫苦,先请上高侯坐下,上高候看见沈傲,便道:“我认识你,你是沈傲沈才子!哈哈,想不到今日在这里撞见,祈国公府上的酒宴,我就坐在外厅里,还和你喝了一杯,沈才子是否还记得?”

上高侯眼眸一亮,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沈才子原来也有这种喜好,便道:“金莲坊,沈才子知道吗?那里的番商是最多的,这些人最不守规矩,沈才子要看,下次本候带你去,遇到几个不长眼的,就让沈公子看一场好戏”

上高侯听罢,大怒道:“道歉?扬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已渐黑,春儿在闺阁里是不能见的,只好怏怏不乐地带人打道回府。

周正颌首点头,又叹气道:“先不管这些,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第三百九十一章:敬酒

宾客们一个个入场,沈傲保持着笑容,脸都要僵了,可是这客人却仿佛迎不完似的,每一个客人过来恭贺,周正就带着沈傲去客气几句,还不忘给沈傲介绍:“这位是光禄寺刘龙刘大人……”“这位是右仆『射』佐令龚大人,沈傲,快叫龚世伯。”“他便是我和你经常提起的平都侯,快行礼……”

唐严道:“提亲的事,你抓紧一些,早日禀告你家中的长辈,不能再耽误了,你是我的学生,最受我的器重,能寻你做我的女婿,我心里也很高兴,学生是半子,女婿也是半子,我唐严没有子嗣,往后便将你当作自己的亲儿子对待了。”

就在不久前,唐家的厢房里一只小窗悄悄地推开一线,唐茉儿往外偷偷地看了一会,一旁的唐夫人低声道:“我的小祖宗,哪有人看男方来提亲的,这要是让人看见了,不知要怎么取笑呢,你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最忌讳不守规矩的,到时候又不知要吵闹到什么时候。”

沈傲这不过二字出口,唐严眼皮儿一跳,怒气冲冲地打断道:“不过什么,不过你不想娶她?我家茉儿品行相貌哪一点配不上你?”

高进看了高俅一眼,见高俅无动于衷,心中有些发急了,梗着脖子道:“我何罪之有,明明是这个沈傲殴打了我,我……我……”

他的脑子有些发懵,接下来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了,平时都是他欺负人,不曾想他在今日反倒要被人欺了,挨了沈傲一顿打不说,现在连这推官也要治他的罪。

高进看着赵宗,吓得快要魂不附体,连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起来:“我……我不……不过来。”

天『色』渐晚,这街坊里的行人尽皆被驱散开,禁军们点起了火把,将街道堵住。

沈傲在心里鄙夷,看来这个王八蛋公子是做惯了这等事的,否则那七八个家丁不可能如此熟稔,『奶』『奶』的,专业混黑社会的啊。

家丁们一时六神无主,顿住脚,其中一个道:“小子,我奉劝你一句,快将太岁爷爷放了,否则教你吃官司!”

唐茉儿见沈傲关心自己,连忙点头道:“沈大哥,我不怕,你不必管我。”

沈傲抿嘴笑:“这些钱学生还是有,倒是不必劳烦杨公公。”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