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河东狮吼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薛莹一愣,露出惯有的妩媚表情,眉头轻挑了一下,笑问道:“难道姐姐还要绑架不成?”

顾千城亦配合的放松,下到一半,棋艺渐涨的顾千城忍不住抱怨:“你的棋艺太差。”顾千城被封老爷子高超的棋艺养叼了。

北齐人一路遥望,直到凤家军走进支灵川,看不到身影他们才折回,然后在暗处埋伏,静等秦王入陷阱。

“如果我们照做,赵王就没有再出兵的理由。”师出无名乃兵家大忌,就像哪怕所有人都知赵王是造反,可赵王还是要扯一块遮羞布一样。

“本王料你们也不敢。”秦寂言并没有让众人起来,而是将这一纸檄文丢掉他们面前,“别说没有什么太子遗物,就算真有太子遗物,本王这个太子的儿子还活着,他有什么资格来要太子遗物。”

冰块拿来了,顾千城用帕子包住冰块,敷在封似锦伤口周围,借此来消肿……

此时,秦王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承欢等人得到援助,周边的火力顿减,有副将看到言倾马背上受了伤的唐万斤,立即叫来小兵,本想帮言倾把伤者抬下去,却被言倾拒绝了,“他伤得太重,不宜挪动,我送他回去。”

从宫里回来,顾老太爷就病倒了,可是他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他反倒兴起了更强的求生欲。

光有几分聪明和几个打手有什么用?

猪头六爱财,可更爱命,秦寂言明显不是好惹的,虽然他心痛即将到手的赎金,可现在这个情况,也容不得他来硬的。

结果,不仅没有拿下顾千城做人质,反倒被顾千城挟持了。

可是,危机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转机,救了圣驾又居住在宫里的五皇子,可谓天时、地利皆占了。

要知道那天晚上,下药的人还有她,要是最后查到她身上去了,那岂不是更惨。

只听见“哗啦”一声,一阵电光闪过,秦寂言的匕首根本没有卡在冰墙下,而是顺着冰墙往下滑,只在冰墙上留一道不算深的划痕。

他就不信了,一个顾千城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左右案情。

“这倒也是。”老皇帝点头,他的怒火来得快也去得快,当即满脸笑容的道:“一般人确实入不了你的眼。当年给你选伴读,让你挑四个,你偏偏看不上其他人,只挑了两个。”

“是。”秦寂言从善如流的应是,至于他会如何做,那就不是老皇帝能管的。

顾千城全身发寒,身子止不住颤抖……

顾千城从丫鬟手中接过一块帕子,开始检查孙妈妈脸、耳鼻、双手和颈脖处……

一连数息,在顾千城看来已经过了很久,可在旁人的眼中,不过是一个呼吸间的事,少女并不有发现顾千城的异常,她们此刻还沉浸在血腥的取子画面里。

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干笑一声。言倾不愿与他多谈,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秦寂言所拟的谥号,有许多是先太子不曾做过的事,而且与太上皇对先太子的评论相背,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怕是先会气炸。

再说了,自古给兵权易,夺兵权难。好不容易把凤家的兵权夺了,皇上又怎么可能轻易给还凤家。

居然是景炎的人!

最后还是顾三叔出面,说他们愿意承担,只是现在没有这么多银子,请允许他们一年还一些。

所以,不能给,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出去,反正他已经和顾千城撕破了脸,顾千城也说过无论如何都不会帮他。

也就是说,除了今天一直在六扇门的十几个捕快,再无其他人知晓秦寂言和顾千城可能会来的事。而知晓此事的人全部跪在大厅,一一交待自己的行踪,而且每个人都能为自己找到证人。

顾千城不在意,知晓封老爷子是装晕,顾千城冷静下来,说道:“太上皇,封老晕倒了,求求您,求求您宣太医救救封老,要是封老在宫里出事了,封大人和封似锦该多伤心呀。”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景炎此刻正与北齐交战。秦寂言半夜闯进军营,又不肯停下马,摆明了是来者不善,军中的将士会放过他才有鬼。

双方碰面,秦寂言扫了一眼便收回眼神,脚步不停地往外走,景炎的属下却一个个呆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秦寂言,甚至秦寂言走远了,这群人还一个个转身盯着秦殿下的背影瞧……

“言将军说得是什么话,什么要不要挟的,真是难听,本王只是让我那好侄儿,乖乖退兵。毕竟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赵王死也不承认,自己拿百妊的命要挟朝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赵王叔在这里,本宫有什么好怕的。”秦殿下神色平静地看向赵王,以及站在双方中间的普通百姓。

她不求情还好,越求情秦殿下越生气,“这不是小事。”顾千城的事,什么时候是小事了?

“一群废物,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绑起来,大小姐要是发疯伤了人,我把你们全都卖到矿场去。”顾国公气得大骂,打手不敢再迟疑,再次扑上前……

她和顾千城根本没有办法比。要是她被父亲训斥,哪怕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受了委屈,她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和父亲的打起来。

“不必。”秦寂言摆了摆手:“把凶器与血衣交给顾家。”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呢,秦寂言今晚要是做了什么,不等天亮景园的人就会知道。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那事老皇帝事后也查了一下,不然,官府当初也不会判顾千城胜。要知道,在这个皇权至上的年代,就算顾千城有十足的证据,老皇帝只要一开口,她就什么都不是。

锦衣卫首领似乎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几张纸,呈到面前,“皇上,这是属下在顾姑娘房间发现的东西,只是初稿。”

“你确定,她事先不知晓?”老皇帝不怎么相信的道。

左右,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百余来了官员,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开恩科选拔新官员。

只要他对五皇子露一点口风,五皇子肯定会同意。不过……

实在不行,也能派人和他说一声吧?

“人死为大,他怎么说也是我父亲。”顾千城声音渐小,也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可。”秦寂言自然不会绝。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可偏偏顾老太爷很清楚,五皇子是有二心的,而且心思还不小。五皇子这次被老皇帝看押起来,必然是做了什么惹得老皇帝极度不满的事。

老太爷忧心忡忡,可他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脑子也不像之前那般清明,怕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便将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招来,打算问问两个儿子有什么法子。

“父……”大老爷想要辩解,却被二老爷悄悄拉住,大老爷一脸不忿,却只能忍着。

就五个草包,也想拦住他们,简直是好笑了。

“嗯,”顾千城点头,提起裙子快步跟上。

虽然他们自己也是伤痕累累,有几个少年直接累得爬不起来,可他们却是真正的凭自己的实力,打赢了武力值明显高于自己的土匪。

没有错,承欢几个人想以受伤为由,赖掉今晚洗衣服的活,可结果却被顾千城一人一脚踹到水边。

“半夜三更的,千城你一个女孩子会不会怕?”三夫人忧心自己的儿子,可也不担心顾千城出事。

“可以。”顾三叔还在犹豫,顾千城就开口了。

顾千城自己就是大夫,秦寂言虽然没有明说,可顾千城还是想到了……

“呃……”秦寂言大手覆在她的小腹上,一脸失望的道:“我都这么努力了,怎么还没有孩子呢?”

她真的不是有心的,只是老皇帝和太子的事就在眼前,她条件反射性的就想起此事,完全是本能。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顾承意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根本没有轻重,扑向顾千城的时候,用力太过,撞得顾千城差点摔倒,幸亏顾千城反应灵敏,扶住桌子才没有摔倒。

“莫不是葡萄吃多了吧?”想到下人来报,说顾千城一天照三餐的吃葡萄,一盘一盘的吃。

单增也不肯再退,待到手臂的酸麻舒缓后,又打马上前,缠住呼延千霆,只是这一次呼延千霆不再与他单打独斗,而是将其困在局中,命亲兵左右包抄。

呼延千霆和单增同时怒目相对,凤于谦也不惧,立于北齐的包围圈中,依旧面不改色,“我家王爷是要去皇庭,不是要攻打北齐。”所以,你们两个打什么打?

“醒了?”秦寂言见顾千城醒来,立刻放下手上的手,殷勤的将人扶起来,同时帮她按揉腰间,“有哪里不舒服吗?”

“武毅手中肯定有忠心蛊的母蛊,我之前问过唐万斤,他说蛊虫对他无效,等会武毅要是交出母蛊,就交给唐万斤吧,武家旧部以后就交由他管了。”和唐万斤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可是顾千城相信他。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大家在京城为官,彼此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不说可并不表示旁人半点不知。皇上要对付他们,他们就不客气的把皇上的人拉下水。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可并不是有道理的事,她就一定要做。她是人,她的精力有限,她大部分精力都要放在自己的专业上,棋道于她只是消遣……

顾千城一刹那看迷了眼,到嘴的话也忘了说,就这么看着秦寂言的笑颜失神:秦殿下笑起来真好看!

“呃……”顾千城一怔,义愤填膺的道:“秦王太不厚道的。”简直是无耻,居然公报私仇。

赵王年纪渐涨长,常年征战身上有许多暗疾,这一次受伤将诸多暗疾引发,需得调理很长一段时间。

“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带三万人马出城。”秦殿下比言倾更了解军中的粮草的数量。

刚开始还好,可擦着擦着秦殿下的气息就不对了,顾千城正想后退一步,哪知秦殿下却反应及快,将人抱入怀中,“抱一下,很快就好。”

只是,跌入火海中又受伤的景炎,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冲出去。

自从被景炎派人送回来后,顾千城就坐立难安,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她这会怕是会不顾一切冲出去,然后又被景炎的护卫打回来了。

水底氧气稀薄,就算子车能闭气,可也无法长时间呆在水里。

顾千城的身体弱得一塌糊涂,可她肚子里的孩子却健康得不行,要说不是因为择子,子车都不相信。

他把顾千城交给子车保护,结果子车是怎么做的?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好好好,我不笑,说正事。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什么办法?”秦寂言随手端起桌上的燕窝,试了试温度,确定正好能入口,便一勺一勺的喂进顾千城的嘴里。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他的人,他自己会保护!在秦寂言丢下龙宝,带人前往长生门时,景炎也悄悄带人前往长生门。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边嚼着草顾千城边寻找药草,先把自己头上的伤处理一下,至于身上的伤顾千城倒是不在意,只是皮外伤,疼了两天就好了。

顾千城虽然没有洁癖,可也受不了自己现在这副模样,简直是脏得无法见人。

到中午时分,小舟便驶出了内城的范围,一路朝下流分支走去。

“君无戏言!”秦寂言郑重点头,以示重视,药王谷主再无顾忌,当即就退下去配药。

她也想宰了秦寂言,可是……舍不得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