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水调歌头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他拱了拱手,也自离去,翻天帝一笑,等许了走了,笑眯眯的说道:“如今我已经把妖神经推演为天妖化身经,小三郎只要学全了天妖化身经,就是古往今来第一天妖。许了你能否压制的住这个儿子,都还未见得一定。”

天地间也只有翻天帝知道天妖化身经的秘密。

“ok,当我什么都没说。”霍骏琰明显有种松口气的神色。

“……”

他想愤怒,想咆哮甚至想狠狠发泄一通……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竟没有再去质问尤歌,更没有责备,他什么都不说,直到行程结束,游艇将尤歌三人送回码头……

这副口吻,谁听了会舒服呢,这么刺耳,一点不顾别人的感受,高高在上习惯了,惯出毛病来了。

“你的身体比你更诚实……”他的呢喃,让她浑身似火。

容析元得逞了,那瓶红酒没有白白浪费,他和尤歌成功地弥补了新婚夜的遗憾,激情澎湃,从浴室到沙发,从沙发到chuang,地板……*美妙的旋律时有起伏,比夏天还热,比烙铁还烫……

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连眼睛都在笑,怎么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荡。原来她一直都只属于他一个人,她一直都是干净的!虽然跟许炎一起生活四年,可她却能把持得很好,没有沉溺进去,这说明什么呢?

心,就这样变得踏实起来,脚步轻快,嘴角上扬。

容析元一直都觉得尤歌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可这次的事怎么她就变得不讲理了?翎姐是他的亲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怎么能不闻不问?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发烧了说胡话吗?赶紧地给冉冉道歉!”许爸爸着急啊,不停给许炎打眼色,只可惜儿子是铁了心要这么做。

许炎一愕,下意识地摇头,这位男医生眼里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容析元没好气地瞪着佟槿:“你小子少得瑟,知道你会带孩子了,我也不会太落后的,怎么着我也不会比你差啊。”

许炎的痴情,龙晓晓是一路看过来的,她知道这男人心里装着尤歌,知道他为尤歌做过什么,她出于一种朋友的角度,真心为许炎感到惋惜,假如能有一个女孩子走进许炎的内心,龙晓晓觉得,不只是她,尤歌也会欣慰的。

“老爹,这么晚了你来干啥?我明早有手术,我要睡觉了。”

“谢谢,我没想到自己也可以变成这样。”晓晓很感慨。

喜事?嗯,确实是喜事,容析元带着另外的女人去国外了,这对许炎来说能不是喜事么?

/>

佟槿轻轻地唤着翎姐的名字,她听到了,转过身来,一眼就看到尤歌。

翎姐冷静之后,人就变得很倨傲了。

容家,以及博凯集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老爷子近几年十分重视宝瑞的发展,这是块红烧肉,谁吃到嘴里都是油啊。

但苏慕冉又没理由将钱再塞给他,此刻他凌厉的眼神分明带着警告。

许炎这货暗暗发笑……看吧,救生衣真是一箭双雕的好东西,既能保证安全,又能遮住尤歌胸前那一片诱人的嫩白,免得被其他男人看了去。

“别让他死了。还有,立刻派雷来香港,刚刚这群歹徒绝不是普通的杀手,必须抓到人,一个都别想跑!”容析元这双猩红的眼睛充斥着狂卷的风暴。

而更让尤歌担心的问题是,何碧翎这次来,打算住哪里?该不会又是想住在这儿?

“现在她不让位,将来公司还会有更大的损失!”

他的勇猛依旧,热情如火,轻易就能点燃她。望着她在身下瘫软成一汪水,他有种自豪感,满足感,睡沙发的事,便不再放在心上了,全当是小女人偶尔发发脾气,不予计较。

可容析元说这没什么,说尤歌只有95斤,太瘦,说她应该再长点肉。

都是容家的人么?一出现就受到大家如此的“礼遇”,成为瞩目的焦点,她是不是也该算是蛮特别的?

说实话,像容析元这么强势的男人,肯为一个女人熬姜水,这是平生头一回呢,也是他目前的底线了。

容析元正闭目享受呢,闻言,懒懒地回一句:“不急,现在才7点多,我再过半小时出门。”

翎姐也被佟槿逗乐了:“你这小子,一向很自恋,现在还跟以前一样。”

尤歌带的只是一条普通的连衣裙,不是大牌,更不是名家设计,可穿起来也是清脱俗,很适合她的气质。

还好下午两节课,完了之后跟健身房的同事一起吃晚饭。这样又是大半天时间过去,好不容易挨到了8点,苏慕冉准时出现在电影院门口。

有时看到他在婴儿房里敲敲打打的,尤歌就会感到一种浓郁的幸福感。看着小巧精制又可爱的婴儿chuang在他手下逐渐成型,完工,想到将来宝宝出世就睡在这里,尤歌的心都会融化,满满的都被温暖包围着。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容析元正琢磨着,身后蓦地传来调笑的声音……

尤歌闻言,却是淡淡一笑,不慌不忙地说:“看来你在澳门待习惯了也变得喜欢幻想了……我还要办公,你出去吧,下午开会的时候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给你说话。”

许炎将房间门关上,神秘地一笑:“你看我穿得这么帅气,怎么能不为你也准备准备呢,来看看……”

“如果觉得卖掉香香两个狗仔还不够,那干脆我将香香也卖了,有人出过高价呢。”

霍骏琰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可对方因为耐不住寂寞,在他出差办案时勾搭上了别的男人,之后跟他分手,这件事,对霍骏琰造成了伤害,以至于他往后那几年都没谈过感情的事,唯一让他心动的女人只有尤歌。

容析元却出奇地平静,削瘦的脸颊露出嘲弄的笑意,但他不说话,任由唐虞梅在叨念。

龙晓晓还没出院,听到这消息,兴奋得紧,早早地就放话了,她出院之后要当伴娘。

尤歌还不能从悲伤中自拔,9年来,一直活在那场车祸的阴影里,使得她潜意识产生的恐惧屏蔽了那段记忆,而今天,被人揭开来,她再也不能逃避了,她只有面对残酷的真相。

现场香气四溢,不是任何香水喷的,全都是自然花香,光是这些鲜花所花费的开支至少都是上百万,其他的就更不用细算了,只会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

尤歌走着走着发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看看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更看不到尤建军的身影,也没有那些宾客了,只能听到传来的订婚礼主持人的声音。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恶心至极,他们那双邪恶的目光落在尤歌身上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什么?你来真的?”许炎看似惊奇的表情,但又藏着泄窃喜。

容彩兰也是这么想的,立刻接过话头:“说得没错,我们不支持容析元,这些年一直都是支持二哥,可是假如出人命了,我还怎么在外人面前抬得起头啊?就是因为今天出了这个事,所以我连晚上的酒会都不敢去参加了,肯定要被人问得烦死!二哥你大权在握,又是副董事长,还怕争不过容析元吗?迟早董事长的位子是你的,干嘛这么急。”

佟槿一直都盯着别墅里那两间亮灯的地方,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

现在已经快到深夜12点,三人窝在这里,对着别墅挖空了脑袋,一个个心里都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但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臆想一下,要救人,并且是个植物人,这难度太大了,先要摆平别墅的安保。

容析元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力道很大,差点将她摔倒在地。

精光,如同一个敦敦教导的师长:“你不是成天想着要夺回公司么?现在我给你机会了解宝瑞的内部现状,你难道不想把握这个机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需要我讲?”

这段日子以来,家里很清静,佟槿时常往孤儿院跑,就连除夕都是在孤儿院里过的。他热衷于帮助翎姐扩建孤儿院,为了这件事,他现在宅在家的时间明显减少,他见到翎姐的时间可比容析元多太多了。

容析元本来就窝火,现在见尤歌和许炎还在说这些气死人的话,他压抑的火苗更旺盛了。

锦程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就是许氏家族,许炎的老爸!尤歌已经知道了,但这不会影响她上班的情绪,她该做什么还是会照旧。

晚上八点钟,苏慕冉已经在机场了,九点半的飞机。

随着一声疾吼,龙晓晓被霍骏琰狠狠拽回去,因为用力过猛,她整个身子都撞进了他怀里……

站在路边,霍骏琰怒斥:“你想找死吗?想过马路又不看车!”

“嘻嘻……老公最棒了……”

两女有说有笑,没留神外边进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龙晓晓和周丽萍都惊呆了,今天这是什么运气?先前是有神秘人为她付医药费,现在尤歌又说要将她转去特护病房?

电梯到了,许炎率先走了出去,之所以没立刻回答,是因为他要考虑一下……

>

可是,紧接着尤歌又说:“大叔笑的样子就跟香香一样的很可爱。”

尤歌语塞了,喉咙泛堵,眼里的酸涩越发浓郁,此时此刻,她感觉与容析元有种心灵相通的默契,仿佛能感受到他内心强烈的思念,还有他眼中那熟悉的光芒,多么温暖,蕴含着神奇的力量,透过眼神传递给她……这样的奇妙的东西,就是爱啊。

容析元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迈着步子一边伸手解开衬衣的纽扣,胸前一片光洁的肌肤露出,魅惑得要命。

“我的办公室,锁上了就没人能进得来,怕什么,你看那边落地窗外多美?”容析元这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充满了蛊惑,在她耳窝处喷薄着热气,不遗余力地撩动着她的心弦。

他总是爱这么直接地问她,逗她,而她每次也都毫无例外地会感到含羞,脸都情不自禁地红透,可嘴上还得硬气一点:“我说不喜欢的话,你以后会不会让我消停?”

然而记者们不会因此罢休,想要挖掘到最有利的消息,必须够拼。

容析元却没有立刻去澄清什么,虽然他很想说,但他的脑子没糊涂,现在是风口浪尖,假如尤歌是他妻子的整个消息传出去,只怕今后她的处境会更不妙,起码要将某些隐患除掉之后才行。

他心里那个气啊……才结婚就沦落到这地步?被她这么急着推开,他浑身不舒服,不知道哪里憋着一股气发不出来,真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都被塞了什么进去!

“少奶奶,少爷的洁癖不仅是在爱干净卫生上,这些年,少爷从没在外边找女人,因为,在少爷心里,那些女人不干净,他不会碰。”

话是这么说,但她闪烁的眼神却难免有被人戳穿心事的嫌疑。

但这却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这么重要的行动,她需要搭档!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