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墙头马上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但是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两个还在原地逗留,金浦大厦金浦大厦,到现在连个高楼都看不见,大厦到底在哪儿?

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但是也是记得张兰兰曾经对我说过,一个法术越好强的鬼,在生气的时候就越有能力让周围的气温下降。

就这样,我们跟小珏三人在家里哪都不能去,只要小珏一出家门,她的脑海就又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

“老爷的话你就听,我的话你就不听是吗?你真的确定我说的话没用吗?”

我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屋里的摆设却是那么的豪华。里面所用到的摆件及装修材料,并不亚于宫弦的家里。

确实,现在的阿明给我的感觉跟见到鬼了没什么两样。在这种地方里躺着一个人,跟我说这是正常的人,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的,虽然说在这种情况下,我除了相信他是阿明,我又能如何?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其乐融融,然而我不能理解。

“别担心,我会在旁边为你们护法,你们只要不要紧张的把这台手术给完成就可以了,不管听到什么样的声音,做了什么样的梦,林梦。你一定不要睁开眼睛。”

我快步走到张兰兰的旁边,亲昵的挽着她的手然后往下走。这下子我跟张兰兰是在一起的,总不会有鬼还来想不开找我的麻烦吧?

为什么宫弦让我握着项链不要松手,我就能走出去了。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响,摆着的东西被吴兵扔的一干二净,他站在喜堂的正中间,骂骂咧咧的说:“林梦才是我未婚妻,现在嫁给一个什么叫做宫弦的男鬼简直可笑。”

刚才我们进来时并没有关门,此时我跟张兰兰两人这使劲的敲门声把隔壁大妈给引了过来。

“虽然麻烦,可是好在发现得早,张兰兰她性命无忧。”

听了我的话以后,沈小姐的眼中立即就充满了欣喜的神色,忙不迭的对我说:“当然了当然了,只要你能让这一切恢复正常,我立马就消除差评。”

耳边冷不丁的传来了张兰兰的声音:“梦梦,这个沈琳怎么出去那么久还不回来。如果要是没有错的话,她的那个小平台应该是露天没错。”

可是没有,宫弦只是牵着我的手,就迈开了腿就走,我也只好傻傻的跟了上去。

王鑫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脸上带着犹豫,但是随后他还是拿出手机把差评改了,然后示意我继续说。

“这个东西你拿着,等会我会让小慧附在我的身上,如果说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接把这张符贴在我的头上,然后拿我的手机给一个叫张兰兰的人打电话,其实我知道这些事情你们本来可以不做的,但是你们都是善良的人,所以还是要麻烦你们了!”

所以我一点都不害怕,尽管会有一些小心怵,但是比起要是不把她弄走,天天纠缠我。那我还是安安分分的陪她周旋。

我抓了抓头上的乱发,有些苦恼。说好了不去胡思乱想,结果自己又来想个没完没了。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面前一个女鬼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老爸应该会知道,你问问他就行了。”

“怎么可能……”曾大庆满脸的不敢相信。

宫弦此时的处境并不妙,他放手,我跟张兰兰会死,他可以得以脱身。可是他若是不放手,他身上可以用作武器之用的冰块已经所剩下无几,待那些冰片耗尽之后,他就没有了跟对方对抗的武器,那时死的就不是我跟张兰兰两人了,恐怕连他都会受到牵连。

他身上的冰层一直在不停的融化,他脸上的水渍一定是汗珠而非冰块融化的水珠。因为那些冰块融化以后,是直接化为气体形成雾而非水汽。

就在我看着张兰兰的时候,忽然间,我发现她身上的冰慢慢的融化。不仅如此,从她的身上还飘出了一缕一缕的黑气。

可是我仍然还是强壮镇定,对陆雅打着哈哈,糊弄的说:“哪有的事儿呢,我只是真的是太累了。”

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陆雅“哎哟”的声音。我连忙回过头,发现陆雅赌气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手中那些价格不菲的裙子被她连同袋子一起扔在地上。

我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心累,有时候人的运气一差起来,真是谁也拦不住的。不过好在这会儿灯开了,周围的气氛也就没有那么阴冷了。

于是我越想越觉得有些悲观,面带苦涩的对张兰兰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感觉自己的嗓子一瞬间干哑的难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就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堵着一样,怎么都难受。

就算我有了白玉镯,但是一谦也有了陆雅。唉,不过为什么没有白玉镯,我反而更没有这样的信心去面对宫一谦呢?

张兰兰无奈的陪着我又折回去,当我们回到了房间以后,发现朱咏飞竟然已经不在了。张兰兰气的不行,一直嚷嚷道:“刚才我扔到了朱咏飞身上的那几张符纸,还没来得及画好,因此虽然说是因住了他,但是却困不了多长时间。而刚才我又由于担心你,所以跟你跑了出去,并没有对朱咏飞做进一步的处理。”

我心想,怪不得呢,整个人都阴气深深的,原来是经常做这样的手术,但是想来也奇怪,为什么他们就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呢?

可是除了中间的一二层,别的地方都没有人住。我来到宫家那么久,更是都没有上去看过。

“看来找你们来是对了。”张飞接着往下说。

这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三轮车司机除了询问我累不累,需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以外。就不再跟我说一句话。

可是宫一谦还没回我,他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男声,这个声音听着我感觉有些耳熟。“我带他来的。”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画中的女子看着我冷冷的笑着,她的眼神中冷而狠厉。她的眼神随着我的移动而移动,我也不客气的回瞪着她。再一次发现了她的踪影,我确定,这件事情一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不知不觉之中,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意识,可是我的腿却往大明的身边靠拢。

是谁那么狠毒,连死都要让我死得很难看。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张兰兰。张兰兰却只是撇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我说:“走吧,要是我的判断没错,金先生应该就在这栋楼里面了。而这边不可能住太多的人,因为只要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这边跟别的地方的不同,那么就会惊动附近的高层。那么一些比较重要人就会优先居住在里面,所以如果我没猜错,那么那一栋楼一定是被金先生给买了下来。”

虽然我知道张兰兰这些表现都是装出来的,但是也还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为了避免露馅,于是我就跟在张兰兰的旁边,什么话也不说,就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笑着对宫一谦说:“哟。这个时候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的陆雅小未婚妻呢。”

张会长也并没有向我们做介绍,见状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张兰兰起身跟张会长告辞。我也连忙站了起来。张兰兰跟张会长又是一翻客气话说了好一会儿后,我跟张兰兰才离开了张会长的会所。

“那我们现在下一步做什么?”

况且我觉得我的身体已不受我的控制,我的心里一再的告诫自己不能去将窗户打开,可是我的身体却做出去朝窗户那走去的强烈的欲望。

正在全神贯注地制药的张兰兰,听到了我的喊话,连忙抬头朝我看来。只见我此时已经朝窗户那走了好几步了。将手伸开都可以碰触到窗户了。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小钰如此的深明大义,就越是显得我冷酷无情。

“什么叫从地底下冒出来的,本来就是从地底下走出来的呀。”小女孩弄不明白大明话中的意思。

此时我坐在飞机上,左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待在右手上的戒指。这个戒指,让我想到了宫弦,无论如何,也无论我怎么对待宫弦。我都不得不承认。

当时我就是一阵汗颜,我也是惊呆了,现在的父母未免也太开放了点。这么小的孩子都带来泰国看人妖。

我也觉得我的举动确实是太不正常了,也许真的是因为这个吓到他了。

我边说边往外走。大明与小功也上赶忙着跟上来。

“啊啊啊啊——”

这时我的心是那么的绝望,已不是刚才的那种针扎的刺痛,而是整颗心都痛到无法呼吸。

钟明跪在那儿,看着是那么的虔诚,可是忽然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作的,忽然间他的双手上就同时出现了两个人,我定睛一看,失声叫了起来:“兰兰,蓝先生。”

不知道为何,我不希望宫弦受伤,甚至是不愿意看到他受到手下背叛的模样。这个钟明,若是有可能,我定不会象原谅变幻兽那样原谅他。

“我们三个人都是警校的学员。尤其是大明,他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可是他却有严重的晕血症,你们想想有晕血症的人怎么能担当警察的职务?”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华先生居然是这样想的,这一点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我竟然还对华先生抱有幻想,觉得他能对自己的夫人那么好,没想到,都是因为容颜在作祟吗。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这样的安排甚合我意。我最是不喜欢跟陌生人同行用餐。

也许大陈正在打扫着他那久无人居住的房子,小功四处观赏着这山谷里的宁静,大明呢则不一次又一次的练习着及治疗着他的晕血症。他们的生活一定是即安逸又平静。

我在大明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迟疑,小功也走过来加入到我们的讨论当中。

当我跟张兰兰准备妥当出门时,我们这才发现大妈给我们找来的交通工具还真的就是一辆牛车,可是令我跟张兰兰惊得嘴巴合不扰的却是我们的向导竟然就是大妈她本人。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吃完饭后王先生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她刚才的举动你都看见了吗?都是为了那个雕像,她管那雕像叫宝贝。”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第三条就是,如果要是以上的两种的碰见了,还没有来得及出电梯。并且看到了人在里面,不要跟她说话。”

丹凤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现在都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大人也不管管的。”

丹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啊,那有什么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了?”

好在那个男人先是犹豫了一好一会儿,可能也是想去尝尝做头等舱好好的享受享受吧,反正最好他还是同意了空姐的提议。

商场离机场并不远,可能也不过就三四公里的距离吧,里面卖的东西价格如何已经不是我能思考的了,我现在满脑子都只想给自己加上一套大衣。好在我也还真的不缺钱。虽然对于这样盲目的没有计划的购买,倒是花了一些冤枉钱倒是真的有点肉疼。

这种间接的受害者,也不知道她心里会不会不平衡,若是她心理不平衡,那我们的工作就有些难做了。

“张兰兰,你总算是出来了,你累了吧饿不饿?”我关心地询问她。

的士司机的最后一句话,我倒是确定。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怎么可能怀孕呢?我从来都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关系。除了宫弦那男鬼外,但他是鬼啊,这……不过仔细想想,我的姨妈确实很久没来了。

他的声音特别大,泡沫星子都吐出来了,吓得我心噗噗乱跳。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装的很淡定,“那好,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了,你可以走吗?”

而我们的周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我顾不上他们,连忙就近路边拦了一辆车。然后吩咐车上的司机送我们去一旁的宾馆。

随着小月的眼泪淌在手镯上以后,那个手镯的颜色就由之前的惨白变成了正常的白色。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空气沉闷到不行。也没有什么光亮,但是这个镯子还是隐隐的能透露出一种亮色。

来到小区外面,我问她:“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宫弦说他无法见我出一次任务,就等于去阎王那转了一圈。让我一定要学会自保的技能。

说完这话,我刷的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宫弦目光沉沉的看了我很久,终究还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大手一挥,周围又是一阵白茫茫的迷雾。

也不知道盯上我的会是一种什么样的鬼魂,看来他的灵力也不是特别高,如果高的话那他想附身于我的身上不会那么困难,简直就是身体在空中飘动即可。可是通过几次的试验,我发现如果停留在某一处固定不动五分钟以上,那种后背被人紧靠着的感觉让过来了。少于五分钟的话那人就似乎是找不准方向,无法靠过来。

看着杨美玲一本正经的模样。我还是果断的当做什么也不清楚,已经做好了牺牲脸蛋的准备。就一边看着杨美玲在我的脸上涂涂抹抹,还有这一桌子玲琅满目的化妆品。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也有些莫名的自信感,也更加的渴望能够见到宫一谦了。乐极生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