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无上王座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我左顾右盼。希望买家快点到来,好早点结束这次会面。

男人被张兰兰这一威胁给吓得瑟瑟发抖,连忙摔坐在地上,闭上了眼睛。只见张兰兰从包里掏出了两样东西:一个黑色的迷你窃.听.器,还有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子。

我扯了扯张兰兰的手臂,在她看向我的时候,我对她努了努嘴。并且我把头转向了路边的那株会移动的曼珠沙华,示意张兰兰看过去。

张兰兰当时就回了一句:“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们在咖啡馆约了人,要谈业务。下午就走。”

我胸口堵着一口气:“不,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亲,你好,我是淘宝的客户,刚才你写了一条差评,我想了解下我们的产品是哪里令你不满意了,不满意的话如果产品没有使用那就可以退货的哦。”

好在近期的几单差评都是在本市,倒是省下我出差的麻烦,现在我已经从刚接触到这个工作,为常常有免费旅游而开心时,变成看到出差就烦了。我已经厌恶了出差了。

张兰兰摇了摇头,对我说:“没有,我把它给超度了。以后他也不会来纠缠你了,不然怨气这么重的鬼,真的很难制服。”

我都快被丹凤给气晕了,这回如果我再晕那绝对是被气晕的。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瞒着张兰兰,毕竟两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也好一起有一个计划。不然万一我不知道张兰兰什么时候完事,张兰兰不知道我有差评需要解决。两个人一直不停的磨耗时间,这就尴尬了。

此情此景,我的手抖了一抖,手上的桃花剑差点就跌落于地上。

那些杀人越货,绑架勒索。都是将伤害了人的尸体或者人质塞进车的后备箱里。

只见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宫建章突然间性情大变,走到吴兵的面前,就给了吴兵一巴掌。占着身高的优势,宫建章一把将吴兵给拎了起来,面带厉色的说道:“林梦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你嫉妒归嫉妒,别嫌命长活得不耐烦。如果谁再敢说一句野种,我就要了他的命。”

再对上宫一谦这关心的眼眸,里面有如一池春水在微波荡漾。我的眼泪突然间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干着胖子沙哑的说:“一谦,你来了。”

我暗中吁了口气。刚才我差点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来了,幸好张兰兰打断了我。

“来,给你,这就是房间里的备用钥匙,由于平日里需要不定期的打扫卫生,所以钥匙都在这了。”

我连忙取出了手机,拨打着宫廷一谦的电话,电话倒是一拨就通,可是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当中。我不死心的拨了一遍又一遍,依然如故的无人接听。

“不能动,张兰兰的身体充满了怨气。在怨气还没有化解之前,张兰兰的身心已经跟怨气合为一体,她会本能的对所有接触她身体的人会出手攻击。”

他说着然后不停的磕头,他的头由于用力之大,都磕得裂缝了,从他的头部流出来一些黑色的液体。

拖延时间,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应该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其实跟正常的人类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而我又知道张兰兰还在旁边帮我观察着。

看着跟白日里的房屋一模一样的场景,可是当我走到秋千架上,想坐下时。才发现,我眼中的一切都是虚的。

“兰兰,每次都是你陪着我一起经历这些超出自然的灵异事件,你会不会烦我啊。”

一小碗粥。在宫弦的作用力下,不知不觉的就吃完了。吃完粥后,我有一种莫名的尴尬感。要说是吃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事情做,也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粥已经见底了,宫弦却仍然是不知疲惫的用勺子盛着为数不多的米汤……

然后就像有生命一样,朝着我的方向奔过来。一路奔过来,还一路发出了“叽咕叽咕”的声音。我连忙后退了好几步,对宫弦这样的行为感到不耻。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不行,我得自救。我看了一眼车窗处正四处玩耍的游魂,已经顾不顾他们会不会对我们有害。我跟张兰兰必须下车。只有我们下了车后,宫弦才可以腾出手来画符,才可以对付得了那棺木里的恶灵。

殊不知我说的这句话,又引发了一场误会。只见陆雅索性放下电话,然后一直看着我,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冷笑。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便发现金龙一直看着我。而他看向我的眼神中带着一些诡谲的色彩,就像有什么阴谋要发生,可我却被蒙在鼓里。

到时候我就去投靠宫弦吧,希望宫弦看在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上面不要太嫌弃我。也不要来个什么六亲不认就好了吧。

情急之中咽下的水,和睁开眼睛刺痛的感觉。让耳膜那里传来的撞击感更加强烈。然而,疼痛只是一阵一阵的。可是来自于各方面的压迫感,却深入我的大脑。

“你就是恨不得我把陆雅带走,然后你就可以去找宫一谦了是吧!我跟你说,我是不会如你的愿的,我势必要一直纠缠你。直到我玩腻了为止。”说完话,宫弦就离开了房间。

我对张兰兰说:“走吧,我换个衣服就可以出门了,我也不用化妆了,反正在这边也没有人认识我。”

“你快说啊,你也知道我们大老远的跑过来,这都近九点了,再磨蹭说到明天早上也说不完。”

我挫败的只好给张兰兰留言。将我此行的经历以及目的告诉了张兰兰。请张兰兰随时跟我保持联络。

“那倒不是。只不过这段时间我来这边工作,所以暂时住在这里。”阿明笑着回答我。

“难怪,这种地方除了想隐居做野人。还真的是请我,我都不来。”

我打趣着对阿明说。

“这个万马奔腾的挂饰怎么了?”我摸了摸啊那个下万马奔腾的挂饰。然后询问阿明。

我只要装作一副倾听者的模样,那就够了。

我想让大明赶紧离开,只要大明不在我的身边,对方的毒计就无法得到实施。

透过我们手机上的亮光,我看到大明听了我的话之后,他的脸色是一会儿一会儿白的,真是好笑。

但是张兰兰刚刚也已经警告过我了,事情本来就是我的,我还有什么怯场的理由呢。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敲响了金先生房间的门。

我被张兰兰给逗乐了,紧张的情绪一扫而光,但是却还是佩服宫一谦,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紧跟着我的那辆车。

“出城后,我感觉没多久,他们就停了下来,可能也就大概两个小时那样吧。”我抬头望天,回忆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我一边假意跟小钰说着话,一边将我跟张兰兰刚刚聊的内容给小钰看。

小钰怔怔的看着百宝箱,然后又怔怔的看着电脑:“我同意你们的方案。毕竟刚刚兰兰也对我说了,不试就永远没有机会。”

大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我与张兰兰的话他是听不明白的,他也跟随着我们的脚步走了过去。

于是我正想找点什么话题跟他聊聊天,好安抚下他的惊疑。

看着陆雅这小人得志的样子,我理都不想理她。特别是陆雅在“太奶奶”这三个字上面,还咬的格外的重。我知道陆雅这种表现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没有精神去跟她计较那么多。

因此这一次的心魔对我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有惊无险的我又陷入黑暗之中。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唉,钟名,你住在这里,该是最知道我的脾性,根本就是懒得管你们,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自问很了解我吗,我不怕你们为非作歹,却最是讨厌被人欺骗以及受人要挟。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

早知如此,刚才我跟张兰兰跑什么呀,那时就直接跟他们请求帮助,这个时候说不定他们早已经把我们送到了磨盘镇上了。

我已经可以明确张兰兰是对华先生有意见的了,甚至张兰兰已经对他不满了。张兰兰素来敢爱敢恨,也是最见不得那些负心汉。华先生这种想法,张兰兰又这么直爽。哎,要不是张兰兰估计有看在我的情况下,才忍着脾气没有当场发飙。

我义正言辞地要求宫一谦删掉手机里的这样的应用。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却在凌晨时分时,我跟张兰兰被一种脚步声给惊醒。

于是我又改成了给张兰兰发消息,至从张兰兰跟我联系上之后,她都是通过给我发短信的方式与我联系,会不会是她那边此时不方便打电话,所以改为了短信联系呢。

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磨盘镇的马路边上,郁闷的看着大明,他也是即打电话又发短信的。

浴室里的镜面已经被水蒸气所蒙住,使我无法透过镜子来观看到我身后的是什么东西。

半个小时不到,隔壁大妈就为我们送来了热呼呼的饭菜,我一看当场就“哇……”了起来。大妈的厨艺看来不赖啊,而且还很大方的给我们烧了一只鸡,看那颜色、味道就让我很有食欲。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好在当最后我跟张兰兰走下飞机时,并没有瞧见那个男人的踪影,这让我们心安不少。我们两人相视而笑,都被我们聪明的决定而开怀,可是很快的我们就开心不起来了。我们对于此地的天气还严重的低估了。虽然我们两人都提前的看了天气预报,也大致的知道此处的温度情况,可是还是大大的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这几个小时的路程,天气又了骤然大降。

面前就是一堆尸体,在我神情高度紧张的时候。当时我蹦了起来,脚踩到了地上复杂的枯木。

张兰兰连忙大声的喊道:“你不是赶尸人吗?你倒是赶紧把他们定住啊。”

这是一个老奶奶说,“哎呀,那不错嘛,你玩电脑一定很厉害吧。来帮我看看我家电脑,不知道怎么打不开了,孙子回来还要玩呢。”

女孩爽朗的伸手说:“你就是林梦吧?我叫张兰兰,跟你联系的那个道士是我爷爷。他有急事来不了,所以我代替他来。你放心,我的法术也不错。”

为了不跟那个女鬼纠缠,我也索性装作睡觉的样子。但是躺着躺着,一阵困意袭来,我握着小月的手,就是能够让小月要睡醒来了我这边能知道。

我再次强调,“快走。”

项链摆在手中才没多久,就已经是一片湿润。应该是刚刚那些结成的薄冰变成的水,还能升起一些腾腾热气。见到这样的场景,我心中大喜,这样好啊,这样的话我也就可以有办法走动了。

没想到他接了电话以后,一听说我是淘宝客服的就挂了电话。

宫弦手一招,管家就立即吩咐下人上菜。

“看来我的老婆今天学习的兴趣高涨,连饭都不想吃就想要去练习了对吗?”

那些问题,我是真的不想纠结。

这样一想,我立马又有了十足的底气,瞬间就从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绵羊,变成了气势汹汹的大灰狼。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如果当时我怕宫弦是因为我怕死,那么我现在已经不怕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有害怕的情绪?

宫弦明显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英俊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惊讶,有些错愕的看着我。

自从再一次接到了张兰兰的消息,得到了与我同行的三个男人当中有可能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之后,我就更加的为刚才,随意的透露出张兰兰已跟我建议起联系的事情,透露出去而感到了懊悔。

不但如此,我又有了那种被人死死的盯着后背的感觉,难道是刚才的那个邪物又追过来了吗?

所以我将话题谅又引回到了宫一谦的身上。我只对宫一谦感兴趣。

我一直用浴袍裹着自己的身体,紧张的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的方向挪动,但是我的身后却传来了雨女幽冷的笑声:“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你是一个结过冥婚的人,我要是把你给吃掉了,那么就能够变成你的样子。到那个时候,身上沾染了你的气息,要想将你的男鬼丈夫给吃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张兰兰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说道:“却是,我已经把她给收掉了。不应该还有残留的魂魄呀。”

我也是惊呆了,张兰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力气那么大。直直的就将我摁在梳妆台的前面,根本就不容许我反抗。我也索性就任由她们去折腾了,反正我也不指望跟宫一谦能有什么好一点的进展。

听课杨美玲的话,张兰兰也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旁边。从一堆化妆品中也挑选了几样自己需要的放在了面前。不过对比之下,我面前的种类就多的太多了。

我紧张的叮嘱着宫一谦:“一谦,你注意看路。别管后备箱了,一会我回去再看看。”

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只是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搂紧了我,带着往哪里去,我已经听不清楚他在我耳边喃喃说了些什么。

我不敢在电梯里再多停留,连忙出了电梯。出去电梯后,我抬头一看,这里竟然是十七楼?

我也有尝试着以聊天的方式,询问过我的同事,问问他们是如何处理差评,又是遇到一些什么样的差评,有没有让他们印象深刻想忘也忘不了一差评。

虽然是很不乐意,可是我还是接下了接听键。小米可是我的衣领父母,背地里议论议论还行,表面上还是得与他搞好关系的。这样我上班时的工作氛围就好了许多。

小女孩点点了头,她不再挣扎,而是看向她的母亲,脸上一脸的开心的笑容,道:“妈妈,我们永远都是母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