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豁达大度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锵!”

“呼!”滕青山收回轮回枪。

滕青山听了心里一跳:“师傅的师祖?冀鸿统领,是师傅的二师伯!那,这人,应该是冀鸿的师傅。冀鸿都过百岁了,这老者也应该有一百多岁。”不过宗派内人员众多,按辈份算年纪,一般不准。

大殿之上!

“他们两个!”滕青山心中立即猜出来,“难道这二人,就是归元宗传说中的‘执法长老’?”在黑甲军这些日子,滕青山也听说过‘执法长老’,执法长老地位极高,仅仅比宗主略微低一些。

“四师哥。”那青姑娘也凑趣喊道。

“我有!”滕青山看向妹妹,“小雨,这里有五万两银子!你放到你那去,以后想用就用!”滕青山很清楚,在归元宗内,那么多弟子肯定暗地里也会攀比。如果穷没银子,也会被人暗地里瞧不起的。

单单这飞刀绝技,滕青山已经有信心杀死像‘司马庆’那种弱的先天高手了。

“好,表哥,你帮我这些东西先带住处,我去见一下宗主。回头再找你们。”滕青山和几人笑笑,便跟那青衣弟子走了。

“诸葛元洪!”

“我给你一个统领位置,你要不要当?”诸葛元洪微笑着说道。

眼馋赤鳞兽鳞甲的,不单单归元宗。在这火焰山山脚依旧有很多人逗留。

“如果,前世我就有这么强的实力,许多悲剧都不会发生了吧。”滕青山又饮下一杯酒,虽然有些伤感,可滕青山心境却很平静,“前世的世界,天地灵气稀薄,也没有黑火灵根这等奇物。”

“你们啊……”

哗啦!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也不抵挡那一掌,就是一脚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壮的多,瞬间腿部爆发的力量更加惊人。

“蓬!”司马庆整个人朝一旁山壁跌飞过去,他轻易双手『插』入山壁,同时整个人迅速地朝绝壁上方飞速攀爬。

岩浆四溅,连远在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都惊呼地连避让,可还是有少量岩浆溅过去,那炽热的岩浆落在人身上,那炽热高温会令衣服瞬间着火,还灼烧皮肤肌肉。可怜被溅上的武者们都痛的惨叫起来。

实力差的,退的多。

光头壮汉脸『色』大变,人在半空立即一个旋转,可刚转身,他眼角就发现一道幻影『射』来。

一寸长一寸强,不过,在地方狭小,彼此靠的近。那使用长兵器就有些吃亏。许多人在空间小、人密集的地方,枪法威力会下降。

强大的碰撞,产生震耳欲聋的可怕气爆声!崩裂的气劲,产生一股狂风。朝四周波及开,整个岩浆湖炽热的湖面都产生了一道波纹。

“咻!”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赞同。”冀鸿也点头。

“白『色』岩浆烫到极致。这黑『色』石头,外表看很普通,可是石头表面温度,最起码有几百度!”滕青山如此推断。

冀鸿环顾周围,其他高手们同样蓄势,冀鸿压低声音道:“青山,等会儿可要拼一把!如果得了黑火灵果,宗主很可能就给你!如果咱们只是得到黑火灵根……那玩意,宗主也看不上。所以,咱们最重要就盯着那黑火灵果!”

不管是青湖岛的高手,还是归元宗的高手,背着数百斤的东西行走在温度超过六十度的环境下,旁边炽热的岩浆流流淌着,时而一阵阵热气喷过来。即使躲得远,喷来的一阵热气,温度还是让高手们难受。

涌入这地底的武者,很多很多。

鲜血飞溅,幸亏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一口气狂杀,才终于震住大量疯狂的武者。最终,逍遥宫人马也只是挤到离岩浆湖十丈处,再往前,没人肯让了。因为现在在最前面的,几乎都是高手!

只是不想让别人奇怪。

里层的武者都站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数道身影便飞向了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岩石上。

“一!”杜九冷漠喊道。

……

呼!

“哈哈,还真有一个隐秘洞『穴』,这么隐秘,还真可能是真的。”

乌岱看看两边的人,傻眼了!

滕青山在那精瘦汉子朝隧道中跑时,也反应过来,也连追过去,只是当滕青山、杜洪跑到那隧道处,便看到精瘦汉子一转弯,便拐入未知的隧道。

他却不知道,那精瘦汉子已经成了赤鳞兽的腹中餐了。

这里,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须知,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

“如果你再逃,我就杀了你!”冷漠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响起,原本还想逃命的精瘦汉子心中一阵绝望,他明白,刚才突然袭击都没有逃掉,那现在就更不可能有希望逃掉了。他不是一个找死的人。

脑中思索着,哪里能逃命,可嘴上却说的欢:“滕都统,这条通道没多长。前面就是大裂缝!”

滕青山看着前方那一条炽热泛红的火热岩浆,岩浆『液』体缓缓流动,同时还时而泛着泡泡,那可怕的温度甚至于令杜洪他们都鼓动体内的内劲。

“是!”第一小队军士应命。

“哪冒出来的高手!”古世友心底纳闷的很,他名列《潜龙榜》第一,又是《地榜》第四十八,挑战他的人当然很多。他也乐得接战,不过,他凡是出手,必定令对手重伤、残废,乃至死亡。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在这么多武者中,高手也有很多。一个个都认真观看着,上千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

司马峰本身移动速度不算快,只见滕青山脚下灵活,围着司马峰肆意地施展着枪法。滕青山的‘火中取栗’就好像一条毒蛇咬人,而‘火上浇油’那会瞬间爆发威力的枪头,就是一头毒龙。

……

“即使查不出,他一旦来了,黑火灵果我就难夺了!嗯,大事要紧,待得我夺了黑火灵果,再灭了这个滕青山!哼,再毁尸灭迹,诸葛元洪肯定查不出!诸葛元洪啊诸葛元洪,谁让你帮魏巫崖的,这次怪不得我了!”

“如果以‘烽火燎原、火树银花’为主体融合,结合炮拳,应该是群攻一招。而如果以‘火尽薪传’为主体,那就能够结合‘虎炮拳’的意境,创出一招单体攻击最强的枪法!”滕青山很清楚。

滕青山下山,回到扎营处。

火焰山范围太广,滕青山他们在沿着山脚回住处的时候,遇到了同样下山的冀鸿等一群人。

滕青山一怔。

“都统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叫的?”杜洪喝道。

“你有何事?”滕青山看了他一眼。

“黑火灵果!我势在必得!”独臂男子目光冷厉。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当然是被我杀的。”滕青山说道。

段侯朗声道:“哈哈,先天强者还没这么简单就能达到!从后天到先天,那是必须靠自己的!不过大家也知道,咱们这后天都是‘炼精化气’,想要步入先天,就要神与气和,方能炼气化神!这所谓的‘神’,就是精气神的‘神’,这玩意很玄,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想要成为先天,跟‘神’有大关联。而这‘黑火灵果’据说就能孕养人的神,使得人脑子里的‘神’更强。更容易步入先天!”

“哼。”那靳涛冷哼一声,便到一旁取了他的战马,连夜离开了金家庄。

滕青山一笑,便离去了。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这消息是滕青山他们亲自禀报的,绝不会有假。”诸葛元洪微笑道,“这黑火灵果,对后天巅峰武者有大益处。吃了,达到先天的希望将大大增加!二师伯,这次咱们的目标,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还有那赤鳞兽!”

诸葛元洪淡笑道:“黑火灵果,对赤鳞兽非常重要,吃了黑火灵果,它才能蜕变。所以,到时候它也会跟你们争!如果赤鳞兽没吃黑火灵果,成熟期的赤鳞兽,身高过两丈,虽然也强,可你们还有滕青山一同联手,还是能杀了那赤鳞兽的。那成熟期的赤鳞兽,它的鳞甲一旦穿在身上,非先天强者,将无法攻破。是无价之宝!”

只是,李金福却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他了?他李金福,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滕青山今年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他李金福进入黑甲军,滕青山才四岁左右。

滕青山看着冀鸿,笑道:“统领大人,这关统领不会暗地里针对我吧。”

不过滕青山拥有绝对权威,他说停,大家当然不敢不停。

“怪物在这!”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秦狼兄,你追那妖兽,有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或许,能够判定这妖兽是哪一种妖兽。”段侯说道。

就在这时候——

“哈哈,是赤鳞兽,是赤鳞兽!”一道大笑声响起,靳涛脸『色』大变,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

“别说了。”靳涛压低声音道。

那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才变成连先天强者也忌惮的妖兽。

一大群人从后面涌了出来,正是滕青虎、杜洪等黑甲军军士们和朱崇石等人,朱崇石一看地面上的断臂,不由脸『色』一变,立即转头喝问向旁边那些观战的汉子:“那孟田,和滕青山呢?”

“断我一臂,此仇一定得报。”孟田心中大恨,“还追我,哼,他的速度,怎么及得上我!”孟田自信的很。

他错了。

“对方死了八十几人,还有十几个人见势不妙,逃掉了。”杜洪说道。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唯一会有破绽的一招,就是毒龙钻!

孟田脸『色』一变,他自持是名列地榜的超级高手,是有身份的前辈,而且也八十多岁了,才这么说的。

“呼!”

很快,那绿衣沿着楼梯上来了。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吱呀!吱呀!

随着时间流逝,待到夕阳西下,天『色』昏暗下来,滕青山他们已经到徐阳郡边境处了。

老规矩。

“你们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边挤挤,让出一张桌子来!”

那二十几名汉子都立即握住兵器,只是一个个都心怀戒惧。他们看得出来,来人身上能穿着重甲,一旦打起来,他们吃亏。

……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徐阳郡范巫城第一帮派‘巫山帮’五千马贼抢劫不成,反被打劫了价值上百万两银子宝贝。这个消息,仿佛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徐阳郡各城各大势力!

“大姐说的对,我也心里有些害怕。”另外一名紫衣美『妇』人说道。

“是,是。”短衫汉子连退去。

六月酷暑,上午时的太阳已经有些毒辣了。

“嗯!”那男童连点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