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蒲柳之姿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那人迅速靠近。

一枪连一枪,一个漩涡连接一个漩涡!

真正看到那一战,才心服口服!

谁想,困住自己的,竟然是最普通的,达到后天巅峰!

“不知道我妹妹小雨她在师叔这,学的如何?”滕青山说道。

除了实力外,和他们‘宗主亲传弟子’身份也不无关系。

“怎么是他?”臧锋脸『色』大变,“我本来就是统领!即使提拔滕青山为统领,最多让他当第四统领。第一统领,应该在我们三人中选!以我实力,第一统领,应该是我才对!”臧锋那双凌厉的双眸眯起。

滕青山也知道‘诗剑仙’李太白。

有进步,滕青山便很高兴了。

赤鳞兽四蹄悄无声息地走出了老巢,一双比铜铃更大的红『色』双眸,蕴含的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蓬!”

“嗤——”

“找寻鳞甲,不是用强,咱们得靠这。”滕青山一指头脑,“放心吧,关统领,我有把握的。”

滕青山搜索第一处——地底!

随便抢一个大盐商,抢夺个上百万两银子,那是轻而易举。

很明显,银发老者完全处于下风!

瞬间增加六万斤巨力!

轮回枪猛地刺入!

嗤!

呼!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归元宗有二人——滕青山、冀鸿。

这时候,一道寒光也掠向滕青山,正是那名脸上有着疤痕的老女人,滕青山脸『色』大变:“这三个人,想要先对付我!”滕青山曾杀死过孟田,声名在外,大家当然想先要对付《地榜》高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嗯?”冀鸿看着他。

那些远远在外层,看不到岩浆湖发生一切的武者们,还高喊着,试图往前冲。

“大当家,你快逃!”其中一个壮汉嘶喊着,竟然在中刀的时候,还死死抱住青湖岛那位师伯的脚。

乌岱将腰间的弯刀给古世友看。

“是,是。”乌岱连应道。

那秃顶老者脸上也浮现一丝冷笑:“哼,那归元宗走了大运,竟然抢先发现!不过,这黑火灵果是咱们青湖岛的。”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话得说一声。”一道略颤的声音响起。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在白『色』岩浆下,那湖中央的黑『色』石头不但不融化变形,连颜『色』都没变化!绝对不是一般的石头。”滕青山明白,那黑『色』石头应该也是个宝物。

在前世时,那些特工都无法靠近滕青山。今世十岁时,马贼埋伏等,无一能躲过滕青山的察觉。那头赤鳞兽虽然只是看一眼就立即缩回去,可是滕青山还是瞬间察觉了。

“我现在下去,肯定被他们抓住,我这点实力,逃不出归元宗的抓捕!没其他办法!”精瘦汉子一仰头,一咬牙,便抓着藤曼迅速地朝上攀爬,他毕竟也是一个武者,攀爬速度很是迅速。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十余丈,直接落地。

“都统大人,如果那人要逃呢?”第一小队说道。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而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却是走向那低矮崖壁。

“从今天起,我们每天上午、下午各进来看一次,一旦成熟,就立即采摘。千万别被那赤鳞兽给抢了先!”冀鸿严肃道,“这地方生长着黑火灵果,赤鳞兽肯定是经常来这。而且,赤鳞兽应该到成熟期了,足有两丈多高……单个的后天武者根本威胁不了他。唯有先天强者,或者一群后天强者,才能对付它。”

蜕变的赤鳞兽,鳞甲连先天强者也难攻破。

一棍比一棍快,一棍比一棍重!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这股意境……”滕青山交叉使用着这两招,在不断应付司马峰的同时,竟然体会到当初练习‘三体式’那种阴阳交替的意境,“这两招,应该,应该是这样!”在滕青山手里,两招枪法缓缓变化着。

“看来我小觑天下高手了!嗯,这里高手众多,且等等看……待得这边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师傅!闯『荡』八年,也该回去了!”燕铁心中暗道。

那三名武者惊恐看着这个独臂汉子,其中一个脸『色』煞白,捂着自己右臂,右臂手腕处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经断了。

滕青山转头看去,只见大量武者朝西边跑去。

“燕铁,这个叫燕铁的好厉害,竟然击败了冯无血。”

“青山,统领大人还说,那黑火灵果会长在炽热的地方,我看这火焰山,哪里都热。”滕青虎一笑道,“咱们怎么找?”

“碰运气!”滕青山说道,“那头赤鳞幼兽,很狡猾,找到它很难。黑火灵果是死物,我们或许就能碰到,耐住『性』子吧,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滕青山明白,现在即使发现黑火灵果,也无法采摘。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群人已经下山,正沿着山脚,朝当初扎营处走去。

不过黑甲军军士的气势,的确很可怕。

他的左臂是断的!

赤鳞幼兽?黑火灵果?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那说话的大汉顿时一瞪眼,便要发火:“你这……”他旁边的伙伴立即拉住他:“那可是铁衣门高手!”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这天地自然,很是神奇。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知道有个黑『色』怪物,这些人当然乐得来探查。

杜洪笑道:“都统,这些小二有什么见识?天下间肆意『乱』传的谣言,多的很,不可全信。”

信鸽传信,在九州大地上是很普遍的,当然,一般是宗派,或者一些大富商大家族才有资本专门去训练信鸽,并且在各地有情报点。

一个先天强者,对一个宗派的意义,那无需多说。

虽然说滕青山的父母,不是归元宗弟子,不能算最信任的那种。

段侯连催促道:“秦狼兄,在屋顶最容易看到那怪物,我先去找一个好地方了,先走一步。”说着,段侯脚下一点,仿佛一片鸿『毛』,轻飘飘的却很是迅疾,直接到了屋顶,而后几闪一下,也消失了。

“都等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来?”段侯嘀咕着。

“想逃!”段侯一跃而起,紧跟上刚跃出庭院的黑影,就是一甩手——

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妖兽躲在在这。

“我也不认识。”滕青山摇头道。

“哈哈,是赤鳞兽,是赤鳞兽!”一道大笑声响起,靳涛脸『色』大变,此刻大笑的正是段侯。

这么一个防御变态的妖兽,竟然只是一头幼兽。

只听得一声爆响,前方就是一片血雾。

杜洪面『色』严肃:“都统,咱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受重伤,他运气好,从腰部裂缝刺穿的一剑没要了他的命!而其他人都还好。”黑甲军军士因为都穿着重甲,不中招则已,一中招,一般都是必死的。

“青山,你真厉害啊。”滕青虎和滕青山并肩走着,兴奋说道,“咱们滕氏宗族,也出一个,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的了,我爷爷他们知道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呢。”第四十五章 血人

“杜洪,速战速决,杀光他们的人!”滕青山一声暴喝,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扑向那孟田,手中长枪带着冰冷的寒芒,直刺孟田。

滕青山惊讶,他却不知道……孟田是何等的震惊。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呼!”

滕青山的确不怕热,不管冬天夏天,对他都没影响。须知,连碧寒潭那等可怕低温,滕青山体质都能承受。像这样热度,滕青山虽然穿着玄铁内甲,又穿着黑甲军制式的黑『色』劲装,可的确是一滴汗都不流。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青山兄弟,走,咱们进去先吃饭。”朱崇石笑着和滕青山说道。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手持轮回枪,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

滕青山长枪诡异之极,不管杀谁,都只需要一枪!滕青山一口气连杀八人,这八人都是对方中的内劲高手。不过在滕青山的‘如影随形’枪法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一抖长枪,原本砸墙壁的长枪,瞬间化为刺式,“咻!”宛如一道闪电,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第四十一章 千军万马

朱崇石看看前方,又回头看过去。

胆敢抢劫黑甲军押的货物、金银,就不可能放黑甲军的人活路,必须全部杀光。否则黑甲军来报复,就惨了。

朱崇石喝道:“保护好马车!”顿时,周围那些护卫们,有大半人都持着巨型方形盾牌,包围在马车周围。用盾牌,将马车完全保护好。

“杀!”马贼们狰狞地挥舞着刀枪,杀向滕青山。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两名百夫长,一人一万两银子。

滕青山的一颗心,坚定如磐石!

马车车轮‘吱呀吱呀’的滚动着,宽敞的马车内,这一辆马车内只有朱崇石和他的两名妻子,至于孩子,则是和仆人待在了后面一辆马车里。

这也是朱崇石为什么会停留在江宁郡城的缘故。

滕青山一伸手,张开五指。

“别屁话,有命在,以后什么弄不到?”大当家一把夺过去,随后挤出笑容看向滕青山,“都统大人,这景玉佛!可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绝对的稀罕宝贝。就是拿银子都难买到呢。这玩意,最起码值个十几万两银子。”

滕青山在家里呆了一个时辰,随后带着妹妹青雨,二人共乘在青鬃踏雪马上。和滕青虎一道,在众多族人的目送下,离开滕家庄,赶往宜城。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收钱?”旁边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没资格收青山的钱啊。青山他现在可是都统,按照军职等级,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级!”无论是官府还是黑甲军,都是归元宗控制的。

所以,城主、郡守们心里会自然地低上一点。

第二天晨练。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诸葛青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她是谁啊?”

“我昨天,也听哥提起你呢。”滕青雨说道。

“哥,从这里到楚郡,有近两千里路,路上危险很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滕青山身旁,眼中满是不舍。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海外岛屿上居住的人,生活穷苦。”朱崇石感叹道,“在海外各岛漂流数年,我是一辈子也不想再出海了。”

“嚷什么!”一声大喝。

“哦?”光头大汉眼睛一亮,“黑甲军?多少人?”第三十八章 命令!

滕青山脸上也『露』出笑容。

而如今这天下间,最出名的无疑是扬州盐商第一人‘朱童’,如果说朱童到底有多少钱,估计没几个人说清楚。

这天下间崇拜‘朱童’的人太多太多。

冀鸿顿时笑了:“分家产?哈哈……有趣!大的宗派,有争夺宗主,他朱家,也有家主之争啊!”

“大当家,做了?”独眼汉子眼睛一亮。

“停!”滕青山一伸手,车队停下。

那支马贼团伙,可早盯着滕青山他们,半途都有不少监视的人,随着他们要半途而逃。

“是一个叫董延的年轻人为首的悍匪。”桂庆感叹道,“那董延,在我华丰城,对一般平民而言,名气不大,可富商、帮派的圈子里,却是无人不知。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子,跟他斗的,就是赢的,也是惨胜。”

十二岁就毒杀一富商全家,的确够狠够毒。

“是。”刘三笑着应道,可心底却有些失望:“听闻滕青山老弟成了都统,没想到却没能见到!下一次要见到滕青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这是他的根!

“哪来的骑兵?马贼?可就两个啊。”

“青山,青虎!”

“李二叔。”滕青山也笑着打招呼。

没其他人,只有滕青山一家四口。

“青山啊,下次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滕永凡询问道。

滕青山淡笑道:“放心,宗派那边,也不会『乱』来,他也要让我们服气的。”

滕青山他们几人,遥看那十几骑消失在官道尽头,扬起一片灰尘。

奇经八脉的八条经脉通彻,就是九层大成。

“哼,别那副死了爹娘的臭样子!”冀鸿目光凌厉,“就是当代,我问你,如今《地榜》排名第三的,是谁?”

不过……

每个月从其中弄个一斤,归元宗根本发现不了。

整个裤子一撕到底。

嗤!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厉声喝道:“去,快去,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就是他,他是内贼!!!”

凄厉的声音响彻在屋内,令滕青山几人心中一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