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劳而无功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六个月后

酒,结果又被容析元趁火打劫了,不但如此,他还没戴tt!

“不是只有你们两个吗?”

容炳雄就算是擅长虚伪的人,此刻也忍不住想要骂娘了,想到刚刚所说的每句话可能都被容析元听到,容炳雄就感到胸口堵得慌,对于自己这个侄子的行事风格,他忽地有点措手不及。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那间秘密工作室了。

云珊就尴尬了,以为会没事,想不到许炎这是一副要追究的架势。

不一会儿,这艘豪华游艇就缓缓启动,驶向大海去。

容析元吻得正起劲,哪里舍得放手,不但没松开,反而抱得更紧,果真是个十足的无赖啊。

“没,没有。”尤歌立刻否认,但她憋笑的样子已经不打自招了。

可喜欢归喜欢,尤歌不能做事没交代。这一点,她自己也很清楚的,所以,她不可以就这样被消磨意志,该做的事情必须做。比如她上班的公司,可能需要请假两天……还有许炎,找不到她,他会担心的。

许炎接到尤歌的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听起来很生气,但尤歌却感到了浓浓的温暖。他会生气,也是因为担心她。他吼得这么凶,无非是因为太着急。

三人僵持之际,容析元的电话响了……

唐虞梅,是何家大公子的原配老婆,现年五十五岁。她不同于很多豪门的阔太太们那么热衷于将大把大把的钱砸在自己的脸上试图永葆青春,因此她跟实际年龄看起来是很相符的,只因为,唐虞梅从多年前就知道,无论她再怎么青春美貌都无法留住丈夫的心,既然这样,她何必为了讨好一个貌合神离的男人而那么费心呢?

许炎立刻给黑虎打了电话,吩咐他明天立刻去澳门。

霍律师是必须到场的,以尤歌娘家人的身份出席。而尤家,却是一个都没邀请,谁让那些人曾经都只是把尤歌当傻子,待尤歌脑伤痊愈归来后,他们想后悔都来不及。

后边一层一层围着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是表情都很一致——等待。

翎姐穿着薄薄的睡衣,正好贴着肚子,一眼就能看见是隆起的,腰也变粗了,胸部明显也比以前更加丰满……这些迹象表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膝盖,撞到了容析元那致命的地方!

尤歌赶紧跳下地,想跑掉,但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见他蜷缩在chuang上俊脸都皱成一团,似乎真的很难受?

容析元暗笑,他能看穿尤歌这强硬的态度下那颗柔软得心,她如果真狠心,现在怎么还会任由他靠在她怀里?

数羊吧?

“你这是在变相地夸自己吧?”

“你说什么?要跟别人玩?”他咬牙切齿,故意加大力度,惩罚似的,眼神尽是一片霸道的占有欲:“这个游戏只有我跟你才可以玩,其他任何人都不可以,听到了吗?”

不就是一种会发深绿光泽的珠子么,没什么特别的啊……尤歌就是这么想的。

那位金发美女悻悻地走开了,虽然她会主动靠近,可别人也是很识趣的,既然佟槿都说她的同伴在叫她,她只好归队。

“咳咳……只有这一件,你穿吧。行了行,别啰嗦,下去玩吧。”许炎推着尤歌的后背,跟她一起泡浸在海水里。

佟槿很多时候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非有人主动前来敲开他的门,否则他是很难走出去的。

佟槿很老实地说了刚才与女孩儿的对话,尤歌听着听着心都凉了半截,最后气恼地瞪着佟槿:“笨蛋,那女孩儿就是想跟你一起玩,你连这都不知道?人家是对你有好感,你一点都不懂把握机会。我真的要忍不住怀疑你是不是xing取向有问题啊?难道不觉得那女孩儿长得好看身材又好?”

可以预见,今晚宝瑞肯定又是焦点所在,只不过这次却是负面的,这对宝瑞刚刚在展销会竖立起来的形象,是种致命的打击!

第二天。

如果硬叫他回来,万一这路上出点什么闪失呢?可她就允许他在孤儿院住一晚吗?何碧翎也住在孤儿院的,尤歌不放心啊……

到了第四天,尤歌终于忍不住,决定有所行动了——她要跟踪他!

“……”容析元哭笑不得,原来她还惦记着呢。

“为什么?尤歌是尤兆龙的女儿,你明知道的,却还要这么死心眼儿?你对得起你父亲吗?还有,这个女人在加州的时候,跟许炎在一起住,别说你不知道!这样你还不肯放弃她,还要执迷不悟,到底尤歌给你下了什么药才让你变得这么糊涂!她现在指不定跟哪个男人亲亲我我呢,早就把你忘了,你还不肯清醒!”唐虞梅凶狠的表情很像是电影里可恶的巫婆,此刻她身上的高贵气质早就不见了,只有戾气。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容析元这几天虽然没再熬夜,但依旧是每天工作到很晚回来,都是白天处理公司的事,然后去秘密工作室里制作戒指,很晚才回家休息。

女人咳嗽两声,脸色越发白了,气息很弱,走路时也很慢。

人事部的詹沁为了这件事,向上头反应,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可是没用,上头直接叫她消停点,别蹦跶……

“可恶……早知道就不管你忙到多晚,哼……下次不煮东西给你吃了。”尤歌嘴里在碎碎念着,只是脸上那掩饰不住的一点欣喜骗不了人。

容析元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复杂之极,但他却不想收回自己说的话。他是真的想看看,蜕变后的尤歌,究竟还有什么令人惊叹的地方?

尤歌在许炎的保护下,并没有被灌醉,但还是有些微醺,中场去洗手间的时候没让许炎陪同,独自一人。

虽然知道尤歌怀孕,容老爷子也没有直接跑去隆青市,他就当这件事是秘密,既然容析元不宣布,他也不再容家人面前提起。

不得不说,容析元这招棋下得太精妙,故意让何家的人误以为他跟何韦彤要进一步发展……要说演戏,要说布局,谁能有容析元这般的水准与胆魄?他胜在沉得住气,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只为了能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将何韦彤绳之于法!这比先立案再慢慢调查要强,真正的是快准狠!

“析元,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吗?”郑皓月惯有的温柔声音,在夜风中显得很动听。

“哈哈太好了,有口福啦!”尤歌开心地笑,一下子仿佛所有的阴霾都抛之脑后。

四年回来,香香不是孤单的,它有这么多子女陪伴,它一定过得很好。

“咳咳……霍大哥,前几天我听霍叔叔说,他想给你介绍女朋友,可你不想去见,你是太忙还是对相亲没兴趣啊?或者,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尤歌只是随口一说,却不知自己真的猜对了。

尤歌察言观色,看出霍骏琰的不悦,以为他还是反感被人牵线,赶紧地又转换了话题……

唐虞梅到是很大方,为容析元专门配制了一份营养食谱,还有一些昂贵的补品,全都用上,她也希望儿子能早点恢复活力。

一大包食物出现在尤歌面前,她这才回过神来,红通通的双眼望着他:“谢谢大叔。”

“哈哈,这回主编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刚才万盛商场的开业礼,比起眼前这条新闻,简直不算什么,等我拿到这个独家,回到报社,我也能扬眉吐气了!”男人像是见到了无数金山似的,压抑着激动。

在容析元这犹如x光线投射般的注视下,郑皓月心头一紧,却还是极力保持着镇定,越发温柔地望着他:“析元,不用太担心,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其实我也认为,尤歌已经不是董事长,可能被人绑架的机率很小了,兴许是她一时贪玩走丢了。你也知道的,她以前走丢过几次……”

所有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出卖和背叛过她的人,不会想象到这样的经历会给尤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容炳雄到是没急着解释,他老婆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狠狠地瞪着容彩兰:“怎么说话的?你哥怎么可能赶尽杀绝?没看报道说歹徒是开了六枪吗?”

“m的,唐老巫婆装的监视器,比瑞麟山庄的还多……”

可该怎么拒绝郑总的要求呢?龙晓晓真为尤歌捏了把汗。

尤歌清澈的大眼亮了亮,脑子里立刻幻化出各种精美点心的图片……香港早茶,那可是举世闻名啊!

可苏慕冉就是有种小强精神,越挫越勇。眼见许炎面无表情没反应,苏慕冉笑着凑近他耳边……

苏慕冉本来就是家里为他物色的老婆人选,她一直都是喜欢他的,可现在听她说要找个外国人当男友,许炎这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了,怪怪的。

霍家的别墅门口,一个纤细的身影伫立良久,冒着寒冷,她是在等待什么吗?

此刻,霍骏琰的心情很平静,很温暖……他忙碌一天回家,从外地赶回来的,风尘仆仆,晚饭都还没吃,但回家就有龙晓晓在等待,有她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这种暖透的温馨,他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感动不已。

许炎窝火,手上加大了力度,狠狠地咬牙:“你什么眼神?那天分明是你先*我,还说我是*,你才是女*!”

“苏慕冉,你是闲得牙疼吗?我现在要上班,没工夫跟你闲扯。”许炎穿着便装冷着脸的样子,颇有点道上大哥的气势。

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容析元已经很自觉地去拧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开始除掉身上的障碍物。

龙晓晓只得点头,看向母亲……

生理期的女人跟平时是两种状态,无论在脾气或是身体状况都有所差别,尤歌就是属于很明显的类型。

没过多久,霍骏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外边进来,不由得眼前一亮。

龙晓晓使劲憋着笑,怕扯到伤口,不然她早就笑得蹦起来了。尤歌终于将容大帅哥彻底降服,龙晓晓这个好闺蜜,打从心里高兴。

尤歌满以为中午会是一顿大餐,但她又一次料错了。

“你都没肉了,你也要吃肉啊。”

心知肚明,可就是不能说不能问。

“容先生,请说说关于劫案的事吧,听说歹徒朝您的车开枪了……”

“你……”郑皓月花容失色,眼神闪烁不定:“析元,开完会了?”

尤歌现在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她也一直在观察沈兆的表情,被她发现他的眼睛有过一秒的异常收缩,神色分明不是最坦诚的状态。

容析元还不至于像郑皓月那么紧张,但身为主心骨,他总需要对目前的状况做出有效的改善,否则就显得很菜了。

其实有时候,距离成功就只有一个眼神的障碍。先前人们因为知道这是国内的奢侈品,因此不抱兴趣,更不会去仔细看商品的工艺与品质,现在因好奇而来,人越来越多,真正肯仔细看了就会发现,除了这个品牌在国际上不响亮之外,它哪都不比别人差。

苏慕冉却淡定地说:“这叫兵不厌诈攻其不备,怎么你不知道吗?”

“喂,你等等!”

如此暧昧的姿势,引起了尤歌的好奇,她不知道小姨和大叔在说什么,她想过去看看是不是他们在吵架。

葛斌闻言,眼底不由得掠过一丝欣赏。他故意那么说的,但尤歌并没有慌乱,而是不卑不亢的态度,这已经可以在他心里加分了。要知道,在专卖店里当营业员,随时都可能遇到富豪们前去消费,有的甚至会趾高气昂,目中无人。如果营业员遇到这样的消费者,心理素质太差的话,就会不知所措。

话到这里,突然,视频被按下了暂停,画面停止不动了。

但即使这客厅里坐着男男女女不下二十人,可却没有一团混乱。大家所坐的位子也都是有讲究的,论辈份坐的,当以老爷子容臻翰为首。

容析元面不改色,眼神却更加冰冻:“我不是说过吗,将来就算我们结婚,尤歌也会是家里要照顾的对象,我会保她一生衣食无忧,但我的妻子会是你,为什么你还不满足?”

“苏慕冉,我警告你,别借酒装疯,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许炎这话,现在看来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了。

容析元的脸色又沉了几分:“难说。别看何宏森现在是在惩罚唐虞梅,可不管怎样唐虞梅都是何家的大少奶奶,这案子,何家必定会尽全力封锁消息,不会让家族的颜面蒙羞。”

女人闻言,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只是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神情:“当年的事,我不想多做解释,可是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如果析元不是成了植物人,他可能会留在我身边吗?你们或许我的行为没有意义,但我却不那么认为。只要能每天看到我儿子,哪怕他毫无知觉,我也是高兴的。”

尤歌不由得想起了前几天容析元不在家睡的时候,可那后来也证实了是他要工作,在秘密制作戒指……尤歌不愿将过去的事情与此时此刻的情景相联系起来,但这心里就是难以踏实,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可尤歌却不想这么做,她渴望的爱情是建立在互相信任上的,是心灵的默契和精神的契合,她讨厌将自己变成一个疑神疑鬼的人,那样太累。

但正因为如此,朋友二字,对他的意义才是非凡的。只有面对尤歌这样单纯无害的人,他才不用提防什么,他也知道尤歌心里,“朋友”有多重要,她渴望有朋友,只因她的灵魂一直都被孤独所包围。

晚上他回家来也没跟尤歌说话,又恢复了那种冷漠和疏离。两人之间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进展,现在又被打回原形了。主要原因是容析元一想到尤歌自己买避孕药吃,他就无法释怀。

“上次不是叫你收回保镖了吗?”

好像有什么东西凝结了,结成冰?尤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为什么在听他否认时,她却感到有些言不由衷?

尤歌连忙下地,一步跨过去,坐在璇宝贝身边,温柔地搂着孩子,心疼地说:“宝贝怎么了?”

“切蛋糕吧。”

微凉的空气里,满满都是尤歌欢快的笑声,她的快乐感染了容析元,让他那颗冷硬的心,渐渐有了温度,在尤歌面前,他会变得很轻松惬意,好像原本灰暗的内心世界被注入了一丝光亮。

开业典礼热闹非凡,前来参加剪彩的也都是大人物,平时只能在电视新闻或报纸杂志才能见到的,今天却齐齐出现在了“宝瑞”旗下万盛商场的开业典礼,这足以彰显“宝瑞”在商业的地位非同凡响,本市第一纳税大户的名头可不是吹嘘的。

尤歌皱巴巴的小脸露出几分祈求:“小姨,外边好多人啊……都是我不认识的人……我可不可以把香香带上。”

尤歌的内在还只是个孩子,遇到这种事,她会感到不安,没有安全感,她很不想出去面对那么多人,可她也从小姨身上感觉到了,她必须去,没有选择。

“咯咯咯……我不取笑你……咯咯咯……你别咬我啦,手指好麻……”尤歌是很敏感很怕痒的,这样被他咬着,不但不疼,反而是酥麻酥麻的,热乎乎的好似有电流从指尖窜入肌肤,令人忍不住心悸。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