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甘瓜苦蒂
作者: 与江杭章节字数:65583万

他管着天牢,可天牢的犯人却在他手上全丢了,要是一个都找不回去,他也就不用活了,安统不求立功,只求事后皇上的怒火能小一些。

那丫鬟摔倒的姿势不是装的,脸上的痛苦也不像装的,顾千城真没有想到,那是一预谋的摔倒,直到她被唐万斤挡住去路。

要知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狠。

支灵川地形奇特,左右两旁都是雪山,常年积雪只有中间有一条小道,可供两匹马并排通过,在北齐算是一条非常特别的路,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大军选择走支灵川,凤于谦一行人是没有办法。

两条路都是一样的危险,走支灵川只有这一段路危险,走其他的人沿途能让人埋伏的地方,多达十几处,每天都要走得提心吊胆,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意外”掉了。

不管出什么事,有两个人去接应,总能多一份保障。

没有让暗卫紧张太久,顾千城手中的刀不断地挥出去,赵王派来的人根本无法近顾千城的身,不多时对方身上就带了伤。

“原来你没有要立后呀,他们都说你要立后,我还以为是真的呢,吓死我了。”唐万斤夸张的拍了拍小心脏,看秦寂言不高兴,十分有眼色的上前,把龙宝抱走了,“皇上你忙,我把太子殿下抱走。”他好多天没有跟龙宝玩了,真的有些想了。

有大秦皇后这个身份,倪月可以活得长久一些。

三小子打开盒子,闻到久违的肉香,一个个吧唧着嘴:“总算又能见荤腥了,上次吃了一次后,我就一直惦记着这个味道。”

有卓绝的轻功在,秦寂言顺利走到冰柱的顶多,飞快的扫了一眼,确定这里有出路,便放心去解缠在上面的绳子。

“大小姐,老婆子哪里敢骗你,句句属实,大小姐要是不信,老婆子这就带你去看。”粗使婆子见顾千城不信,立刻急了。

只有百姓安居乐业,民间富足,百姓才不会起义造反。

“长生门圣女?”凤于谦真没有想到,这差事这么简单,看到倪月的刹那,甚至愣了一下。

倪月时不时看向远方,只可惜等到她被凤于谦刺伤,被关进牢笼,也没有等到长生门的援兵来了。

“陛下要不放心,可以让两家的孩子陪着进宫。”凤老将军这是不把封老爷子推进宫不甘心。

“现在只希望圣上能看在千城的面子上,多多照顾我们顾家。”如果放在昨天之前有进宫的机会,顾老太爷也许会想着靠上老皇帝,帮老皇帝反击,然后游说老皇帝立五皇子为储,可现在?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顾国公倒是想了不少办法,老夫人甚至求到自己的娘家,求到顾贵妃的面前,可是……

只是告知一下,不问他们同不同意就直接前来,这不就告诉他们北齐人,他秦寂言要来,谁也挡不住嘛。

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请”下去,好好照料!

声音的主人,季诺,此时正站在窗前,背对着北齐皇帝,看不到他的脸,只露出一个美丽的背影,可仅从一个背影,就能给了无限的遐想,让人不由自主的在脑中幻想,这个男人长得有多好。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秦寂言坐在马车里,连撩起车帘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在他眼中,外面的局势远没有面前这盘棋局来的重要,因为……秦寂言把顾千城送到树林,便立刻折回火焰要生长的地方。

顾千城此时已痛得全身痉挛,自我催眠的暗示早就失去了作用,她现在恨不得痛晕过去,可是……

“嗯。”秦寂言抬手,示意身后的太监上前,将举在手上的圣旨,递给封大人:“朕拟了两个谥号,封大人看看。”

当务之急是救人!

封似锦看了一眼,心中暗道秦寂言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热茶端来,温温的正好入口,封似锦喝了一口,才继续思索棋局,每一个字都落得分外小心,慢慢占了上风。

“啊……好浪费呀。”顾千城心疼的快哭了。

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

有她在,至少他们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困住,也不会被龙凤双城的阵法迷惑。

野生的梨味道很涩,甚至带着一点酸,可顾千城就一副吃得很满意的样子,秦寂言见状便张嘴咬了一口,这一咬秦寂言皱眉了。

至于老皇帝对他怀疑和捧五皇子打压他的事,秦寂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呵呵……”顾千城听罢,冷笑,“暴露了吧!”

封老爷子虽然身子健朗,可终是老人,跪了这么久身体也有些吃消,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一场,要不是封老爷子悄悄拉了她一下,顾千城还真以为封老爷子晕了过去。

有老皇帝暗中敲打,这几天秦寂言除了例行公务外极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程家的案子上,而很快程家的案子就开审了。

只是,秦寂言身手十分灵活。面对景炎手下的攻击,不仅仅是他,就是他胯下的战马,也没有受一丝伤。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秦寂言是什么人,怎么会给一个小小的将领面子。

“你们不是皇上的对手,别做不切实际的梦了。”景炎摆摆手,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领头的将领不甘心,再次低声劝说道:“少主,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还有吗?我没吃饱。”顾千城拿着空碗,眼巴巴地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不由自主的放缓脚步,半蹲在顾千城面前,“姑娘,你没事吧?”至于腹中的孩子,老管家一点也不担心,有择子在,只要顾千城还有一口气,孩子就会很好。

不会致命,顾千城暂时还不想杀人。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她下手有分寸,只要救治及时,那两个人死不了!

别说站在现场的顾国公,就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顾千梦也吓得不行,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直哆嗦……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那个不知死活的风遥,也会安全。

“本王一向很好,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年纪大了的女人,还是当心些好,万一有个意外,可就再也醒不来了。”秦寂言反客为主,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

北齐太后刚降下的怒火又有上升的迹象,幸得摄政王反应快,抢一句话,“太后娘娘,您看,您是不是先坐回去?”

“你确定你没事?”秦寂言很怀疑……

“呵呵……”老管家嘲讽的笑道:“凭你们,有资格与长生门合作吗?”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秦寂言!”顾千城气得大吼。

好吧,秦寂言不高兴,打就让他打吧,反正她再生气也没有用,秦寂言打都打了,还能收回去不成。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而且,最后还是他出手,那太监才保住一命,不然他早死了。

“取你命的人。”暗三现身,一枚石子飞射而出,直接穿过向导的右手腕。

“是!”副将听到这话,双眼一亮,一个个摩拳擦掌,只待明日一战。

顾三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通过关系找熟人搭了线,不吝银钱的开路,终于说动了守门的人,顾三爷如约也接顾千城。

“没事的三婶,我不怕。”她早已习惯与尸体找交道的生活,这段日子在顾国公府,她反倒各种不适应。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顾承意拉着顾千城的手,一脸恳求地看着顾千城,要顾千城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你在我这里要是瘦了,我会愧疚的。”景为说得诚恳,顾千城姑且信了,不甚在意的道:“放心,过两天就会胖回来。”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多说……

大秦人在一旁看热闹,他们自己人打自己,简直没有天理了。

“之前以为会,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秦寂言大大方方的承认,换来顾千城毫不客气的嘲笑:“殿下,你真得想太多了。你答应给武毅一个机会就足够了,而机会这种东西,本就是稍纵即逝,武毅没有抓住也不能怪我。”

京城,怕是不平静。

现在秦寂言说,他事先不知,老皇帝派人传诏他回京的事,可见这事透着蹊跷。

这下换封老爷子不解:“你,你知道自己的缺点,为什么不改进?”

“你认为我说得不对?”封老爷子看顾千城压根不听教,火气又冒了上来,以为他是什么人都教训的吗?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知道,一位姓程的将军。”顾千城捏被子的手一顿,抬头看向承欢,却见承欢双眼呆滞,一脸苦涩。

“叫你们老大出来。”秦寂言又一次重复道,这一次语气明显不耐,可同样声音也大了不小。

君亦安对长生门的恐惧完全是刻在骨子里,就像是被训练有素的狗,见到主人本能的就会听从命令。

“哦?你能办到?你要能办到,我记你一个大功。”秦寂言没把顾千城的话当成玩笑,他很清楚顾千城的能力。

“记大功有什么好处?”顾千城侧过身,笑眯眯的索要好处。

这个时候却没有人说他,顾千城甚至让出位置,好方便顾二爷喂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558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