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狗续金貂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同时,火燎城的防御阵法顿时启动,整个城池都被包裹起来,谁也不能自由进出。

而大家也惊愕地发现,这群修士居然是来打劫的,于是,不想就此束手被劫的仙人们纷纷反抗,但是在这火燎城中的修士,却是大多修为不高,因为大家谁都想不到,居然有人敢于打劫这里。

除非是将龙骨拆成一截一截的,兴许还能够用数量较多的储物袋将之带走。

易峰已经确定,那老家伙根本不具任何威势,先前是仗着以前在小星球上的布置来吓唬自己,现在的话,一切都已经明朗。

不过,斩天却是在此时提醒易峰,可以凭借速度上的优势,躲开这六位神兽的纠缠,径直攻击石柱即可。

那确实是身外化身的神通,而且似乎已经到了极致,抛开法宝不计,其化身的实力已经不比本体差了。

小悟空随即也进来了,只是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多了一位同门。

而那女子在易峰身后,也同时涌出她的神灵之力,却正好是对治愈伤势有奇效的水系神灵之力。易峰有着九系灵根,自然是对水系神灵之力不会抵触,而水系神力也配合着药力加速着让易峰恢复。

当剑雨完结后,易峰却是看到,蟹婴兽已经成了一滩模糊的血肉,而一只蓝白相间的迷你版的蟹婴兽却是浮现当空。

它都成这样了,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还如此看重这魔剑,只怕是这魔剑十分紧要。而这大个子怪物身前极有可能是神王级高手,连它都如此看重这把魔剑,只怕是这把魔剑没有极品神器那么简单了。

极品神丹进入冷依依腹中后,麒炎的神力也涌入了冷依依体内,将那极品神丹包裹起来,随后才引导极品神丹的药力缓缓透入冷依依身体各处……

两道流光都是本源之光,甫一接触便爆发出惊天之威势,天界那稳固无比的空间登时碎裂开来,一整条星系竟在瞬间化为宇宙尘埃。

本来在鬼头的攻击下,应灵子的灵甲已经多处受损,如何也承受不了墨蛟如此威势的全力一击。应灵子的元婴刚刚浮现,便被一个鬼头吞下去。

“你们当初罪孽深重,在九幽无数年又多了许多凶性与魔性,若是让你们破开至高神的诅咒,神界大陆只怕是又要风云变色了。”那位满眸精光的老者淡淡地说道。

这个可能不是没有!

冰霜巨龙虽然可以战胜三位人类渡劫中期高手,但易峰同样可以轻松战胜,它若是不发动天赋神通,还不是易峰的对手,只是易峰想要完全破开它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

在天咒神章的修炼只有八层时,易峰破解斩天剑中的诅咒,被诅咒反噬险些身死,这次诅咒依然反击了,可在易峰那一组组天咒印诀之下,根本难以伤到易峰分毫。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可那小花猫却是笑盈盈地将易峰的储物戒指吞了下去,让易峰一阵无语。

转身,易峰迈步就要离去,再也不愿与那银色小剑为伴一刻。可是,他还未走出两步,就听身后一阵震天之声激荡而出。与此同时,一股浩荡的威势弥天而起,易峰还未转身,便被那威势推倒在地,不禁发出一阵惨呼声!

这不是废话嘛!修为不到金丹期,就无法以金丹元火淬炼属于自己的飞剑!

这个情况让那帝君始料未及,因为他清楚,若是那紫色剑光再坚持一会儿,六合吞天阵就会破裂,敌人就有机会破阵而出了。

那神婴在不断凝形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沿着易峰的筋脉,自玄关突破,自动地向易峰的识海索取魂力,而那些无处宣泄的魔化魂力终于找到了闸口,宛如滔滔大浪一般地汹涌着扑向丹田,透入那神婴的眉心之处……

走了一段路程后,血焰魔帝没有急着去目的地,而是在花海丛中随意选了地方,取出一方玉石桌子,摆上早就准备好的酒菜,竟是要与大家赏景饮酒。

“美人?难道那人质是个女子?”易峰奇怪地问道。

噬魂魔杖这样的极品灵器,虽然威势强大无比,但控制起来极难。时间短点,易峰还能扛住,可时间久了,易峰就会觉得噬魂魔杖在身边晃动了。

很快,闻讯而来的仙君被易峰诸般法宝齐出,将之拿下。鬼头大军中又多出两位君级强者,而玄级高手也是加了十几位。

可此时,易峰与韩烟儿虽然稳定了灵魂之内的翻涌,但还未完全炼化龙魂,根本不能停下来,否则二人势必会同时遭受龙魂反噬,搞不好灵魂就会当即爆开。

在这十年里,龙皇早已经为九魅狐妖解读了那段文字,循着那文字的指点,九魅狐妖也早已经打开了那个铁盒子,其中安放着的一块玉简里正刻录着那部功法的下半部。当然,虽然得到了想得到的,九魅狐妖也没有离去,虽然当时没有人能够拦住她,虽然她可以很快飞升神界彻底躲开易峰。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都破败成那个样子的八卦罗盘,居然真如斩天所设想的那般有露出端倪的痕迹,众人脸上的表情也充满了期待之色,眼睛都是明亮了许多。

斩天笑着分析道:“我看那些材料也只是炼制下品仙丹的品级,只要你分别将它们提纯,而后投入丹炉之中融合,一粒下品仙丹也就出来了,不必为此费心的。”

唯一可做的,似乎就是将两种酒水再炼制出来一批,而后继续淬炼肉身。

超级神兽本来就很稀少,极难遇到,而且还几乎都群居在族中,想要凑齐四种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实在是太难了。

对比极品仙器而言,易峰的肉身品质就显得太过脆弱了。

康州城顿时喧哗起来,惊天炸响更是不断激荡开来,整个大城似乎都在颤抖着。

两位五劫散仙相视一眼,均是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后,便朝传送阵而去。

以个体实力撼动天地之威,除非是逆天级别的强者,否则都不会有好果子。可就算是仙尊与魔尊,以及超级神兽家族的族长,也不敢说自己在仙界是逆天级别的存在。

而易峰则是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结果,虽然没有直接杀掉这位凤凰天尊,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也让它重伤,易峰便欺身而来,趁着凤凰天尊意识恍惚之际,斩天剑狠狠地拍在了它的脑袋上。

与东辰天尊一样,半晌未出手的云空天尊,此时也选择了观望。他与易峰非敌非友,自然不会为了易峰去得罪这么多祖神。

受伤的施展了天赋神通的巨猿化身与南宫老怪对上了暗黑祖神,两位巨猿分身依然对付光明祖神,易可儿与九魅狐妖对上了剑祖,小芙与小黑对上那位虚影祖神,易峰则是迎上了天机老头。

单是这一步台阶,就用去了易峰十万年时间,而他则掌握了大量的时空法则神通,却无法让时空魂珠出窍,取得如星辰魂珠、十系魂珠那样的蜕变,因为他根本无法将时空法则领悟圆满,除非消耗万亿年。要知道,天典书页之中,并没有时空法则的画面,少了这个催化剂,易峰只能凭着强大的魂力修为来领悟,自然会很慢。

好好的人不做,你去做什么妖呀!

但是,修炼了三十年,易峰还算是有点道心,自然不会去干那强行推倒的事儿。在坚持了十几天后,也就习惯了。

“血焰魔帝!”末原仙帝有点惊诧地呼了一声。

而不多时后,本来还想和易峰二人闲聊几句,革膺帝君忽然收到一条讯息,随即脸色稍变,便告辞离去了。

来人是小芙,也就是那位雪人族公主,在修真界时与易峰有了夫妻之实,在仙界还曾以雪人族的无极澜液救过易峰一命,而且双方的关系也在那时表明。

以易峰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小芙修炼了一种十分霸道的冰系功法,此时的实力几乎已经达到了天尊级的巅峰。

这个亏,小爷今日认了,小娘皮的,日后万莫犯在小爷手中,不然的话,小爷一定将你**,丢到大街上,让那些臭乞丐……易峰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了试试看。

易峰一头黑线,头皮更是阵阵发麻,尴尬地道:“这玩意我以后也要用,你都吸收了,我以后的灵魂进度就缓慢了。我的实力不行,不以后也丢人不是。嘿嘿。”

“云空天尊当初是不是有条九爪神龙当坐骑?”易峰试探性地问道。

而当剑芒继续前进到一定位置,几位妖皇却是有一位站了出来,爆喝一声后,他双手前伸,竟然以血肉之躯,生生地将威势已经减弱大半的星辉剑芒捏碎。

————————————————————————

祖神的恐怖实力,让云空天尊顿时蒙了,自己在祖神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不用想也知道,暗黑祖神肯定不会受黑**烟影响的。

此时,斩天虽然不能对易峰灌顶,但也可以帮助他分析和理解阵法与禁制,只是需要的时间肯定十分漫长。

万般无奈之下,易峰虽然对禁制与阵法之道毫无兴趣,也只能耐下性子去修习。

“呵呵,在此之前,先把你们得到的两个铁盒子给我!”东辰天尊伸手道。

两件法宝一前一后被击飞,在易峰还未来得及调动其他法宝阻拦时,那妖婴却是连连喷出几道稍细一些的白色灵光,将易峰的前后左右全部封死,易峰飞速躲闪,可那几道白色灵光却是一直缀在身后。

只有召唤比召唤法师实力更强者,才会需要大动周章,异时空强者的实力越强,召唤法师需要准备的也越多,整个召唤的过程也会更加漫长。

刘一川细细一想,也觉得有理,这种能够直接破空下界的仙人,肯定是帝级高手中的绝顶存在,这一点是无法作伪的。

天地灵力还在飞速涌来,易峰已经要释放剑心了,虽然剑心此时尚未复原,但对剑诀的加持作用还依然存在。若是剑心与赤炎剑融合成功,再有天地灵力的推动,芸霜则是必败无疑。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全身透溢出来的强悍剑意波动,居然能够让周围的空间再次波动起来。这种单是靠气势就能让引动空间波动的情形,易峰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心中一凛,暗道今天遇到硬茬了。

“这几个箩筐可不简单啊,内部自成空间,你现在看上去只有那么点果子,其实数量远比你看到的要多。”斩天对易峰惊叹地说道。而后又提醒易峰不要说明此事。

星辰剑诀出自于天典,也在小莲心中解释了为何它会有着那么变态的威力。

未多时,那些光点有了变化,大厅中的一切竟是生生地扭曲起来,片刻后大家居然发现只有自己一人站着,而其他人却怪异地消失不见了。

强大的时间静止法术可以定住易峰,而那时间加速则可以让她的攻击以易峰根本无法躲闪的速度击中易峰,根本没得打。

这条黑龙倦着身子,宛如一个涨大了无数倍的大蟒蛇一般,面目狰狞,却是和墨蛟长相十分相似。不过,易峰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黑龙的龙威比吸收了龙魂的墨蛟也差不多少,很显然天生血统比墨蛟更加接近真龙一族。

易峰缓缓起身,而那奔来的修士居然是二话不说就直接发动攻击。

麒麟兄弟之所以会在易峰破开禁制之后还保护着冷依依与易可儿,完全是因为他们看到易峰并没有死掉。更为关键的是,麒麟兄弟知道易峰实力彪悍,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已经有了追随或交好之意。大家虽然是从神园里出来了,但明显是违背了主人的意愿,在如此情况下,自己必须要赶紧找个靠山,不然肯定会被原来的主人杀掉。

不过,最终易峰还是想出了个办法,只是这个办法与欢爱的差别不大,他一直没有说出来。此时,梦嫣仙子问起,他显得有些犹豫。

依然没有任何异常,密室里空荡荡的,静寂得有点可怕,宛如死境。

片刻时间过去,擂台之上,周围十米之内的地方,台面上都已结起了薄薄的冰,靠得近的台下弟子,都感觉到了一份凉气扑面而来。而正在缓缓腾空的芸霜却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凌华。

当自己速度不占优势的时候,就得尽量限制对手的速度,这个道理易峰还是明白的。

易峰在绿色湖泊之中总共待了两千年,才算是将整个湖泊的生命元液消耗掉一半,他身体之中大大小小的穴道之中,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内视之下,那些绿色晶体闪闪发光,组合起来宛如一片人形的星河一般壮观。

而在地形图上,自然也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在这个树林周围,全是一些颜色不深的小区域,应该都不太危险,易可儿等人应该就在附近的区域里,接受考验。

易峰倒是一直直线前进,虽然他清楚左右两边肯定还有更多宝贝等着自己,但他易峰的家底儿和实力,也不是很需要这些品级不高的神物,而且他还一直牵挂着三女此时的情况,更加不会多耽搁。

大军一直向南,一路却是风平浪静,所到达的星球上也没有凶魔肆虐过的痕迹。

而越过那个曾封印凶魔的星球继续向北,却是在几个星球上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再则,三位超级神兽来时,也根本没有带那么多仙晶与材料,甚至于连冷依依开出条件的十分之一都不足够。

“不行!这个条件是不可能的。”易峰刚刚说完,三位超级神兽竟是异口同声地回绝了。超级神兽的本命精魂,那可是比他们的肉身还珍贵的,在妖族之中,各大超级神兽家族也不允许族人将本命精魂赠送外人,特别是赠送给人类。

“明天?”易峰心中一惊,自己竟然在床-上昏迷了近一个月时间。

易峰听了星尘子之言,稍稍有些感动,还是自己师傅懂得珍惜、疼爱自己啊!

被星辰真火包裹着的星芒剑光,被斩天剑发出后,激射向对面的三眼碧水猿,虽然裂开空间,可到了三眼碧水猿的身前,却是被三眼碧水猿伸手就捏碎了。

可令人惊讶的是,盒王虽然是高级,但不知道是因为修士们的攻击太过强悍,还是因为盒王中的寰宇天晶气势太猛,那铁盒子居然暴烈开来。

由此可以看出,这寰宇天晶果然是高级无匹,若是将之真与斩天剑融合,祖神来攻击,只需要挥动斩天剑就能将之神通法术抵消,而斩天剑的攻击范围内,确实可以无物不破,灭杀祖神也绝对不是夸张,怪不得斩天让易峰无论如何也将寰宇天晶拿下呢。

“那家伙才被刺了一下,就大呼小叫地说我蓄意谋杀他,现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哥哥,我们出去玩吧,天天都在这里,真闷啊。”易可儿忿忿然地说道。

虚影渐渐清晰,竟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模样,不过,依然感觉那么不真实,就像是传说中的鬼魂一般飘渺。

围观之众,至少有百人,这公子哥竟是为泄自己私愤,连累百人枉死,这心肠实在是恶毒之极。

而三劫散魔速度却是实在太快,即便是血灵镜作为极品魔宝,其释放出来的血色剑光,也只能击中三劫散魔留下的幻影,而三劫散魔的本体其实已经攻到易峰身边。

吉雄被小莲的话给噎住了,脸色越发显得难看,心中却是一直在思量对方二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有如此强横的实力,估计也是在神界修炼不少岁月了,肯定知道武门的强大,既然如此还敢对武门下手,死到临头还嘴硬,倒底有什么依仗呢?

如此围攻,以多欺少本就不是什么体面的事儿,自己作为南武门当家自然不能一开始就出手,手下们能够拿下对方二人最好,如果拿不下自己再出手不迟。

综合种种情况,易峰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灵魂竟然要化虚。

若是沙鼠妖现在动手,没准还真能拿下易峰等人,可惜他向来谨慎,此时不敢动手。

沙鼠妖听此,眼睛中微光闪动一下,转而就笑着道:“原来是你的朋友啊,是我冒失了,勿怪,勿怪啊!”

见到这个山洞时,易峰几乎毫不犹豫地就钻了进去,在穿越洞口时,易峰却是明显感到了洞口处有一阵怪异的波动。由于太过急切,他并未感受得太过仔细。

也就是说,易峰对斩天剑认主与对混沌剑灵认主,需要的魂力和精血不同。可易峰也同时纳闷,认主也不需要这么多精血和魂力吧。若是需要这么多,当初刘一川岂不是早就被吸成干尸了。

很明显,现在是斩天剑正与那混沌金剑争夺混沌剑灵的控制权。

易峰不知道的是,那位妖族神君曾经说过,就算是龙皇能够请动天尊来,成功率也绝对不会超过三成,当然,这可能是那神君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故而言之。

偏偏两只妖兽还旁若无人地大战着,这个诡异的情形,让一众人类修士有点茫然。

易峰此时双手已经满是鲜血,全身也不知道多少伤痕。易峰就奇怪了,自己这中品灵器级别的肉身都难以坚持,这些石子却是安然无恙。

想要冲过去,不仅需要意识反应快,还需要有着极高的身体速度才行。

不过,易峰也同时发现,自己是可以后退的,而后面的压力就小很多。

不过,从它那依稀之中还能看到的惊惧表情中,易峰知道其实这家伙是外强中干,未必就敢真的扑向自己。而易峰也就是抱着来看看的态度,并没有想把这里怎么着了。

而此时黑风老怪的表情是那么安静与祥和,并没有一丝峥嵘。这黑风老怪一世凶魔,也不知道屠杀过多少修士,此时忽然像个迟暮而又和蔼的老爷爷一样,一时真让易峰难以接受。

不看还好,这一看却是将梦嫣仙子吓了一跳,因为在易峰的丹田之中,那颗泛着紫光的星辰珠居然在不住地吸收着易峰元婴溃散出来的能量,从而光芒大盛。

梦嫣仙子这下再也忍不住了,谁都知道,修士的元婴一旦消散肯定是必死无疑。她虽然无法确定那颗珠子倒底是什么东西,但不能让那珠子继续吞噬下去。

可是,易峰真元力感受他的心情而涌动,使得他那筋脉顿时被撕扯,痛感霎时从全身传来。

易峰倒是不用南宫老怪来解释何为负极能量,见他如此不堪情形,连忙将之扶住,自己的九系神灵之力也涌入南宫老怪体内。

一旦动起手来,传送阵肯定是用不了,而指望在星空之中逃亡,易峰的速度虽然很快,但也不可能在几个时辰内就脱离这个星系。脱离不了这里,魔尊若还有安排,那么易峰三人就危险了。

传送很快就开始,也很快就结束,整个过程用时不到两秒,而密室中的那个传送门也被越来越多的流光击中,最终轰然散开,成为漫天荧光。

没有答话,易峰驱使斩天剑就攻了过去,他现在功力不足,必须抢攻。

易峰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易可儿三女若是等不及了,进到这里来的话,事情就难办了。大个子怪物畏惧自己的混沌之力,可三女却没有,易峰也不能将混沌之力的防御罩扩大,势必会险三女于险境绝地。如此就不美了!

在高台周围,已经站满了修为不一的仙人,说是水泄不通也不为过。

易峰无奈,此时若是不上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等于扫了人家场子,故而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台去,不过,一路上却是频频对大家歉然笑笑。

城主府受到攻击,越贤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脸色稍变的他,当即带着两位越玄神宗高手匆忙赶来,可易峰已经用斩天剑轰碎了阵基,笼罩整个大城的淡金色光幕蓦然间便消失不见……

那修士的真元力虽然浑厚,但与易峰那四系真元力相较而言就在品质上差了不少,再加上斩天剑乃是神器,他与之硬拼岂能得到好处,手掌上此时已裂开,甚至还有鲜血汩汩流出。

其他高手也是纷纷应和,就像此时有悖伦理纲常一般大逆不道,但也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

众人此时才发现,易峰的攻击力居然如此强悍,也难怪能够破开年轻渡劫中期修士的真元防御。

——————————————————————————————

随着吉雄加入战团,易峰二人的压力越来越大,就连魔化神婴也只能加入防御。

而在北方则全是绵延不绝的山脉,由于越是往北温度越低,甚至以雪人族皇者这般合体中期实力都无法穿越这片山脉到达更北方,那里倒底有着什么,却是根本没有人能够知道。

这种日子虽然天天都有肉吃,但相对于南方盘踞着良田沃土的人类而言就显得太过贫瘠、清苦。

当霍鸣仙帝带着老友来到城主府门前时,也就见到了强盗团的几位仙帝高手,霍鸣仙帝当空怒吼一声:“大胆贼子,居然在我的地盘撒野,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霍鸣仙帝与恒铎仙帝,一出手都是极品仙器,而且都是极品仙器中比较好的,威力十分强大。

如此男儿,如此豪情,不正是所有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吗?易峰不是只说,他的实际行动已经和正在证明着他的胆气、勇气和实力,更多的是那种凛然不惧的精神!

————————————————————————————

易峰先是远远躲开,对斩天问道:“什么是混沌剑灵?”

易峰却是还算客气地回道:“刘师兄一走许多年,如今也是一位大乘期高手了,真是可喜可贺。刘师兄可是回来悼念师傅他老家的?”

没有给易峰太多思量的时间,裂天镰带着金色大蜈蚣冲了过来。

让蓝骄帝君稍稍宽心的是,阵旗之中的独立空间一直没有异动,而其中的情况,也只有他才能看个通透,革膺帝君就算是本事再高,也断然不能窥破其中一丝端倪,除非是天神下凡。

可六人被唤醒之时,由于强行中断了休养,都是脸色十分难看,口中更是鲜血外涌,情形好不凄惨,直看得革膺帝君连连摇头。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