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细枝末节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我想亲手报仇,可我自己没办法报仇。”李珺苦涩道。

臧锋抱着一柄长刀,抬头冷视着滕青山。

真正看到那一战,才心服口服!

就在这时——

“臧锋……他在咱们年轻一代可没输过。”

“天『色』不早了,小云,你们俩都回去休息吧。”滕青山笑着说道。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神’并非到最后转弯才去控制内劲。

诸葛元洪说道:“没秘法,那就需要创造!各大宗派的秘法,当然都是一些先辈们创出来的。”

飞刀『射』出去那么远,控制内劲爆开,这又算什么?

在滕青山刺枪的同时,赤鳞兽的尾巴便到了滕青山身前。

“而且,我一旦爆发身体力量,全身皮肤都会变得隐隐有着暗红『色』!坚韧程度也明显提升。”滕青山这二十六天的变化,自己也都很惊叹。皮肤隐现暗红『色』,愈加坚韧……这令滕青山想到了妖兽!

同样,赤鳞兽,也以为滕青山看不到数十丈外的它!在它眼中,在完全漆黑的环境下,人类就是瞎子。第七十三章??灵根奇效

因为它,才诞生出赤鳞幼兽,赤鳞兽,才和这‘黑火灵果’息息相关。

“大概一百米高度,自由落体坠下,纯粹是靠身体,就能承受住。”滕青山暗自点头,“如果我使用内劲,减轻身体重量,下坠加速度要小不少。如果再配合卸力技巧,我大概能从三百米高度坠下,而无需靠外物卸力!”

随便抢一个大盐商,抢夺个上百万两银子,那是轻而易举。

如影随形枪法——十八万斤巨力!

滕青山那左手动了,那蕴含着惊人力量的铁拳,仿佛离弦之箭,猛地砸出!

“统领,我们现在怎么办?”黑甲军精英们都等待着关绿下令,关绿看着前方两条路,眉头皱着,随即瞥到远处一座山峰,冷声道:“我们现在,赶到前方那座山山顶,到了山顶,在仔细观察山下,看能否找到滕都统他们。”

“不过老夫没时间和你浪费了,滕青山,死在老夫手上,你也值得自豪了。”银发老者陡然冲向滕青山,同时连挥手中战刀。

“统领大人!”岩浆湖湖岸上,关绿等一群人惊呼起来。

……

“杀啊!”后面有武者喊。

滕青山环顾着周围,周围不少高手都在换靴子,好的钢铁战靴穿起来,很重。对脚的压力较大。所以除了军队,一般内劲高手,都是穿舒服的革靴。

“最起码过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惊,立即朝岩浆湖看去,只见岩浆湖中央,那长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灵果’,此刻正隐隐发出一阵阵红光,时而红,时而黑,每一次变幻,都有一次热气澎湃开。

呼!

呼!

“杀死他们!”

“回去!”冀鸿连一声低喝,三人立即转身,又朝青湖岛一方那边赶过去。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以后每天来两次。”那白发秃顶老者说着也转身,这三人便和乌岱一起,沿着回头路走,可刚走几步,就发现前面弯角处,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内。青湖岛一方古世友三人怔住了。

岩浆流旁边,不单单是一条道路,这地底还有着一条条隧道,不过越往隧道深处,越是漆黑,根本不知道深处有什么。

“前面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精瘦男子连说道。

就在滕青山三人在盯着岩浆湖啧啧称叹的时候,那精瘦汉子却一咬牙猛地朝旁边的幽暗隧道中冲去。

一丈多厚,足以容一人通过的通道,被滕青山一脚踹开。

当初滕青山面对碧寒潭蛟龙,也是一脚踹开,才能逃命。

呼!

滕青山化作一阵风,面对那仿佛炮弹一样从高空砸下的人体,一伸手——

知道对方身份,精瘦汉子哪还敢反抗。

“这个滕青山,还真谨慎。”精瘦汉子感受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个地方最好逃,可是……”

“黑火灵果都还没到手,想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着沿着来路走,“我们回去。”

“老杜。”滕青山一惊。

“从今天起,我们每天上午、下午各进来看一次,一旦成熟,就立即采摘。千万别被那赤鳞兽给抢了先!”冀鸿严肃道,“这地方生长着黑火灵果,赤鳞兽肯定是经常来这。而且,赤鳞兽应该到成熟期了,足有两丈多高……单个的后天武者根本威胁不了他。唯有先天强者,或者一群后天强者,才能对付它。”

“古世友!”关绿眼睛一亮。

……

滕青山大笑着,手中的轮回枪的一记‘火中取栗’,就好像那蝎子的毒针轻轻一刺,就令那重剑改变方向,使得司马峰那‘崩山九剑’的意境受到影响。随后滕青山就是一记大力的‘火上浇油’。

银发老者心底有了定计,便笑眯眯观战。

归元宗驻扎地。

滕青山笑着点头。

独臂汉子‘哐’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战刀。

滕青山、冀鸿到的时候,便是看到的这一幕。

“哐!”“哐!”“哐!”……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足足十二顶大帐,其中有两顶大帐是让那十名仆人休息的,以后煮水烧饭等,都是这些仆人负责。滕青山他们可以安心寻找黑火灵果。

“这灵根,不是白『色』,而是半透明的!”冀鸿压低声音说道,“第一幅图是未成熟,第二幅图是成熟后的!都看清楚了,别看到黑火灵果,都认不出。还有一点,这黑火灵果是生长在炽热的地方!”

“没时间。”滕青山冷漠道,“我们走!”

“表哥还真勤奋。”滕青山瞥了一眼远处下方庭院,表哥滕青虎正在练习枪法《烈火五式》。

“两位统领大人。”那杨塔恭敬道,“这些战马,交给我的人吧,大人们进来歇息。”他一挥手,立即一群仆人跑过去牵马。

能力举一万斤,方是一流武者,可那只是一流武者的底层。

这天地自然,很是神奇。

问女人年龄,是有些失礼的,那关绿眉头微微一皱,而冀鸿却说道:“还不足三十!”

随即在朱崇石等一群人的目送下,滕青山等二十人骑着战马,飞奔着离去。

在这红石帮,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得到了热情的接待。

“你先退下。”诸葛元洪说道。

该决断的时候,必须决断!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铁衣门?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妖兽有智慧!

当冲到山顶,那妖兽面对那悬崖,毫不犹豫,一跃而下。

“这妖兽跑到哪去了?”滕青山耳朵听了许久,除了风声、枯枝落叶被风吹的声音外,察觉不到妖兽在奔跑。

滕青山听得大惊。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杜洪面『色』严肃:“都统,咱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受重伤,他运气好,从腰部裂缝刺穿的一剑没要了他的命!而其他人都还好。”黑甲军军士因为都穿着重甲,不中招则已,一中招,一般都是必死的。

孟田迅疾的在屋顶上飞奔,滕青山也闪电般在后面追着。

一柄飞刀!

“刚才咱们还想跟人家动手,还真是找死啊。”那些汉子们都有些后怕。

绿衣心底一颤,可还是弹起来。

那店小二一听,无奈笑道:“客官,说起这个啊,那金家庄,唉,还真是惨。大概一个月前吧,那金家庄,每天都要无缘无故有一个人不见了,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连血迹都看不到!”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客栈后院一间大房间内,聚集了数十号人,为首的正是那位孟老。

“青山,来,干。”那朱崇石笑着举杯。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没卵子的孬种!!!”

那大量的拒马桩,而且前后一层层,黑甲军即使冲破第一层,也会被后面阻拦。根本无法冲锋。结局只会是被对方一拥而上,将马上骑士给弄下来,到时候,就完了。

“哈哈……玩战马?哈哈,有了这拒马桩,我看你们怎么冲锋!”大当家大笑着,“兄弟们,给我杀!”顿时,众多马贼跳下马,朝前面冲去。拒马桩让战马无法冲锋,可是人类奔跑,却影响不大。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擒贼先擒王!

徐阳郡范巫城第一帮派‘巫山帮’五千马贼抢劫不成,反被打劫了价值上百万两银子宝贝。这个消息,仿佛风一样迅速传遍了徐阳郡各城各大势力!

二十名士兵包括伍长,一人一千两银子。

“你滕叔叔,比你爹我要厉害多了!”朱崇石笑着一『摸』自己大儿子的脑袋,“以后,你也得好好习武,成为像你滕叔叔一样的英雄豪杰。”

“我也要!”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也连道。

“青山兄弟。”朱崇石向滕青山点头一笑,随即环顾周围,立即吩咐道,“将盾牌都收好,快点,都上马,出发!”随着一声令下,顿时车队又再度浩浩『荡』『荡』出发了。第三十七章 她是谁?

“都统大人,这是这住宅大门和各个厢房钥匙。”那黑甲军军士递出钥匙。

“我不准,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青山是都统,我当然得听。”滕青虎嘿嘿笑着。

富甲天下的财神‘朱童’的第九子——朱崇石。

“你都没学过,骑什么马?好好和你娘呆在车里。”朱崇石喝道。

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雨滴砸在他们身上,就发出震动撞击声。

“宗主,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冀鸿询问道。

“这,融合《烈火枪诀》,再创出更厉害的枪法?而且,短短数月时间,这……”冀鸿摇头苦笑,“我还是不敢相信,滕青山他达到这层次了!”

“这次,为那位九少爷‘朱崇石’保护送货的事情,就交给滕青山!让他再选两个百夫长,以及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诸葛元洪淡笑道,“十万两银子,我派滕青山带领人马,那位九少爷算是赚着了。”

大当家沉默了起来。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

血石坡下,此刻正聚集着浩浩『荡』『荡』的强盗马贼,特殊的是,只有部分马贼骑马。

……

对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意境,一点体会都没有。

……

“终于到了!”滕青山忍不住内心的狂喜,“这才不足半年,我竟然这么牵挂家!”滕青山有些惊讶,同时心中也很满足。前世他根本没有家,而今世这滕家庄,有他的父母,有她的妹妹,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他的族人们。

“李二叔。”滕青山也笑着打招呼。

“这是咱们家老爷吩咐的,以后滕家庄购买材料,一律八折。”这李二笑着说道。

“外公,我和表哥他只能在家吃个午饭,过一会儿还要赶路去江宁郡城。”滕青山连说道,“所以,就不用摆宴了。”

“青山兄弟,那统领大人限你十天查出,而你查出这秘密,连一半时间都没用到,统领大人估计也没借口再找你麻烦了。”那万凡祥笑着说道,旁边的杜洪低声道:“万兄,声音小点,被统领大人听到,你就惨了。”

“新任都统?”其他人都彼此看去。

“会不会,从其他营,调一个百夫长过来,当咱们都统?”刘和低声道。

田单瞥向远处,忽然一惊,低声道:“统领大人过来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