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多姿多彩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joker吗……也就是说,他就是w的一半了,”男子以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低语,“哼,看来我的运气很好啊。”

“你放心,孩子没事,就是你最近压力过大,没休息好,所以有些营养不良。”

尤歌见他似乎也喜欢香香,她便笑得更开心了,先前的不愉快立刻被抛在脑后。

找工作这种事,谁都难以有百分百把握,容析元也难免有些担心的。

“少爷,我们都知道你俩领结婚证了,但一张纸能说明什么啊?关键还在于行动,您得让少奶奶感觉到她在你心目中是什么位置,您不说,她也不问,那当然会产生误会,当然感情会动摇了,结果就是您现在进不去那道墙。”

许炎跟尤歌打过招呼,视线就停留在佟槿身上,略显痞气地瞅着佟槿,看似随意地问:“你就是尤歌说的那位客人?为了带你出海,她特意找我租游艇。”

这一声晚安,其实承接的是希望明早醒来时还能平静甜蜜地说声早安。

心心念念的这一时刻到来,他趁机将这白嫩的身子据为己有,而尤歌在酒醉后的释放也很热情,不再伪装和压抑,由着最真实的意识去表达,尽情投入。

果然,尤歌说,容析元暂时来不了,他还在酒店会见客户,或许下午能来,所以,游艇就往南边开,下午容析元如果来了,他就会一直往南边,可以看到尤歌所在的这艘游艇。

许炎到是感觉松了口气,这下不会有人勉强他了吧,都表态了,老爸虽然生气,却也不会再逼着他。而苏慕冉,毕竟是女生,应该知难而退,今后,也不会再在他面前晃悠了。

“香香真乖,一会儿带你去散步。”

“不……不可能!”

“你们两个,新来的是吗?”郑皓月倨傲地说,假装不认识尤歌。

许炎果然是眼一瞪,皮笑肉不笑地说:“明早护士要给你打针,要不要我打个招呼让护士多多关照你一下?”

许炎走出了病房,脸上的表情才松了下来,清晰可见他双眉之间的苦涩。

原来,许爸爸跟这个姓苏的男人,是旧识,在许炎还没出生的时候,许爸爸就和姓苏的是邻居,后来两人都离开了原来生活的地方,姓苏的去国外做生意,很少回国,直到最近才回来,看到原来住的地方大变样了,地上建起了广场,周围还有高尔夫俱乐部,而老板,就是许爸爸。

容家到此为止,才算是真正的消停了,那些怀着一点小心思的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祸上身。就算容析元成了植物人,他们也很安份,因为老爷子又从乡下回来,重新执掌容家。

“……”好吧,龙晓晓对这个傲娇的男人很无语。

位于城市南端的一处独栋别墅区里,一栋象牙色的现代风格建筑,就是容析元的住所。

或许这是遗传吧,尤歌其实对珠宝制作的兴趣还是挺大的,在过去四年里,她没少研究相关知识,因此才会在先前大胆地扯下裙子上的两颗珍珠,就是她知道在那样不够明亮的光线下,珍珠的品质会得到更好的体现。

容炳雄闻言,嫌弃地瞪了儿子一眼:“你就只会这么烂的招数?这不明摆着让人知道我们动了手脚?另外再想法子,总之,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更不能到老爷子知道,不然……”

>????“我……”尤歌脸热,倔犟地转头过去不看他,嘴里哼哼:“谁说不可以两分钟睡着?”

郑皓月聚精会神,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这里了,看到这几位手艺精湛的大师小心翼翼地在为黑珍珠钻孔,她的心都绷紧了,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问题,千万不能爆……

佟槿一愣:“我吃过猪肉啊,怎么了?”

不过佟槿对她仅仅是不讨厌而已,走就走吧,他没放在心上,抱着馋馋又回到了刚才的海边。

幻想着那爪子变成自己的手指,摸上去那触感必定是惊人的美啊……某男不由得闭上眼睛yy一番。

尤歌只觉得头痛欲裂,好像被劈开了一条口子,藏在记忆里的东西终于破土而出了,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惊恐!

“你怎么知道只是名义上的夫妻?难道我们夫妻俩每天做过什么,还要向你汇报?既然你不了解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又凭什么以为你能得到她的心?”

尤歌紧紧咬着下唇,愤懑地说:“不管怎样,我们不能放弃,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我们几个人一起想办法,难道还斗不过唐虞梅吗?”

霍骏琰也不在本市了,据说是去了香港查案子,临走前说了会时常跟尤歌保持联系。其实他要去查的案子就是关于尤歌父母的,不知是有什么进展,以至于要跑去香港。

天还未亮,万籁俱静。尤歌熟睡的样子就像婴儿般纯净可爱,粉红的小嘴嘟着,一只手还轻轻捏着拳头,轻浅的呼吸很均匀,身子蜷缩着,像只慵懒的猫儿。

这么吃下去,尤歌的脸蛋都有些变化了,略显圆润,并且这体重还有增加的趋势。

“没事啦,一会儿沈兆会来帮我把容析元送走。”

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这是豪门丑闻啊,是容家引以为耻的事情,因为报道一出来,容析元显然就成了被人唾骂的渣男负心汉,而支持尤歌的声音很多,虽然她或许并不知道。

事实再一次证明,八卦这东西,只要你置之不理,人们顶多也就热议几天便降温了,不过是满足了一时的口舌之快,其实谁又真的明白当中的曲折?

不一会儿,这一杯水就喂光了,容析元还做了个舔唇的动作,而尤歌只能说这人的脸皮太厚,无赖的精神发挥到极致了。可是,不能否认,她心里甜滋滋的,就像这红糖姜水那么甜。

他这两天锲而不舍的,只为打动她,取得她的原谅,他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就算是昨晚他趁她喝了酒之后做了那个,但仔细想想,她和他又不是第一天做了,他如果跟翎姐之间有点什么,他就不用来这里睡而是睡在翎姐的房间了。

尤歌身后出现两个彪形大汉,面无表情,就跟木头块儿似的,尤歌惊悚地回头,刚要叫出声,却听眼前的男人说……

是啊,严格说起来,许炎只是尤歌的朋友,但跟容析元一直都是情敌,凭什么他要帮忙?朋友之间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像这样的情况,许炎完全没理由要挺身而出,他应该置身事外。

“嗯,咸菜还挺好吃……”

“还有卤蛋?嗯……不错……”

===========

卢老先生不禁哑然失笑:“你这丫头,就顾着吃,你还是先吃完再跟我说话吧。”

卢老先生微微一愕,但很快就不动声色地以笑容掩饰过去了,心里却在说……好啊,许炎这小子还没告诉尤歌关于他家的背景,看来他是真的很在乎尤歌,只怕是担心若尤歌知道之后会用有色眼光看他吧。

看来老爷子今晚又勾起了对儿子的想念,要看看影集才睡。近段时间老爷子经常翻出那本老旧的影集看,并且人也越来越沉默,就好像有点抑郁似的。

容老爷子让管家先下去了,他独自一个看影集,缅怀着他最心痛的大儿子,怀念儿子小时候的乖巧温顺,沉浸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一觉到了天亮之后,醒来的第一件事竟是给律师打电话。

容析元搞不懂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他不是不待见尤歌吗?为何又要来这里过年?

“你没听到尤歌说的吗?你别过来!”龙晓晓冲容析元大叫,她此刻也顾不上会不会因此丢工作,她只想保护尤歌。

容析元想冲上去抱着尤歌,可又在看到她的眼神时停下了脚步。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霸道的总裁了,他现在更多的会去考虑尤歌的感受。

何家三人这才震惊了,反应过来这是容析元和霍骏琰联合起来做的!

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坏坏的有点淡淡的痞气,但他自身又有种天然的贵族气质,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而又充满魅力的气息。

“是卢老先生邀请的,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接到了邀请函的。”容析元不温不火地说。

抽屉里到底装了什么不见了?能让容析元脸色这么难看?

“糟糕!嫂子,刚才那女的是不是跟我一样的手机?”

容析元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尽量让自己的脑子放松,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但无奈他的现状可以说是内忧外患,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全凑在一起了,他这脑袋怎么闲得下来?

面对热闹的展销会,看着星光梦幻般的大牌摆在眼前,尤歌抬眸望了望透明的玻璃窗外……爸爸妈妈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能看到的吧,宝瑞终于有了进军国际市场的大好机会,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奢侈品展销会,宝瑞不可以有失……爸妈,如果你们还在,我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明天我打算将香香生的狗狗拿去卖掉两只,毕竟,别墅里狗太多,照顾不过来,卖掉是最好的办法。”

很多养狗的人自以为很爱狗,可是真正能体会狗狗感受的主人,太少太少。而尤歌,从没把香香当狗,她是将香香当亲人看待。

果然事情很顺利,香香和它的孩子们,成为了尤歌最大的弱点,被容析元抓住,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肯定是他得逞啊!

唐虞梅到是很大方,为容析元专门配制了一份营养食谱,还有一些昂贵的补品,全都用上,她也希望儿子能早点恢复活力。

容老爷子这几天都住在瑞麟山庄,享受着天伦之乐。老人的心情开朗了,人也精神一点,越发慈祥,越来越有人情味。

老爷子一边走一边笑着说:“我先回房吃药,明天早点起来动身。”

冯奎狠厉地横着两个手下,不耐地说:“你们最好老实点,现在最要紧是将人带到地方,中途不能出任何差错,不是你们享乐的时候。别说老子太正经,老子是不想晚上收不到钱!要找女人,你们拿到钱了去找什么样的不行?现在,谁给老子添乱谁就滚蛋!”

当时她并无所觉,可事后想想就越发觉得像是那么回事。但她心底对于以前的种种,依旧有着阴影,特别是感情方面,她像鸵鸟把自己的真心都藏起来了,她始终无法认定容析元对她究竟是什么。

“老公……”温柔的声音响起,容析元一听,赶紧将烟给灭了。

“大……大少爷,您别开太快啊,我……我……”

“是!许医生。”

苏慕冉正呆呆地看着他……怎么她的可乐会在他手里?那是她喝过的啊!

卡片之后故意不去电影院,而实际上却是他根本没看到。

苏慕冉再次愣住了,眨眨眼睛,忽然噗嗤一笑……

“我是对你有信心,嘻嘻……”

p;?? “霍骏琰,你回来了!”龙晓晓惊喜地喊出声,在看到他的一刻,她好像感觉没那么冷了。

太小的孩子就不允许去烧烤,只负责吃就好,大一点的孩子,十多岁的,可以在大人的带领吓体验烧烤。

霍骏琰和龙晓晓是单独来的,可在这一群人精面前,依然是被看出了破绽,那就是,两人手上戴着同款的小叶紫檀手链!

但苏慕冉已经因为那天许炎“耍*”的事而愤怒,心里有疙瘩了,所以今天见到他,她也不像平时那么兴奋。

说到底,苏慕冉对许炎的喜欢,是比她自己想象的深一点,所以,她此刻开始了思想斗争……该不该跟“*”打赌呢?万一他又耍*怎么办?

许炎大言不惭地说:“我没有一定要你打赌,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以后我也不会再提这个事,过期作废。”

苏慕冉看到许炎这表情,她感觉很爽,终于有他害怕的事了?哈哈哈……

“晓晓你别激动啊,小心伤口!”尤歌佯装生气地按着龙晓晓的肩膀,表情严肃地说:“你要听从安排,这次,由我说了算,你别想有异议,哼,你家的事,以前都不跟我说,太不够朋友了,如果早说,我拿钱给你还清债务了,不就没昨天的事了吗?所以啊,现在你只能听我的。”

周丽萍当然看出来这尤歌和晓晓之间亲如姐妹的情谊,不禁感慨万千:“有时候,自己的亲人还不如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尤歌禁不住咯咯地笑,感到浑身轻松……总算是说清楚了,误会消失,她和许炎之间就没那么多的隔阂,起码还能一起聊天,至于他以前受到的伤害,她只能希望时间去淡化。

还好早上喝了容析元熬的姜水,经痛的症状减轻了一些,再休息休息就不会疼了吧。

香香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沉闷,可着劲儿地逗主人开心,一会儿打滚撒娇,一会儿伸出爪子在尤歌胳膊上挠挠,一会儿又缩在她身边四肢朝天……

这就是容析元的霸道和狠绝,容老爷子也被说成是不相干的人了,这足以看出,容析元已经决定要保护尤歌到底。

尤歌身子一软,钻进他怀里,紧贴着他厚实的胸膛,娇软的声音糯糯地问:“大叔,可不可以永远陪着我?”

...这俩维修工当然就是沈兆和其中一位保镖,而正在屋子里假装检查网线的人,则是许炎,留在外边车子上的人是佟槿。

可现在,容析元却不肯离去,计划还怎么进行?

容析元挣脱了两个大男人的手掌,跑进了客厅,没见到人,却听前边不远的地方传来一声惊叫,是尤歌!

“你是谁啊?”龙晓晓刚一出声,却见许炎神色怪异地一回头……

kk机灵,立刻溜了,却是一头的汗啊,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乱说话,否则就罪过大了,好险!

假意的大方,绝口不提她自己曾是容析元的未婚妻,好像那是没发生过的事。郑皓月这份表面功夫做得太完美了,这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失恋的女人。

容析元一直紧盯着尤歌,想看看这小女人究竟能不能办到,他也有点好奇,她是怎么有那种信心的?他在想象着尤歌会用什么方式拿走一件东西,拿走的是什么?难不成真的她要用“偷”?可除了偷,她还怎能做到?

“那还有郑皓月呢,她一直住在别墅的……”

“什么?郑皓月?少奶奶您不知道吗,少爷和郑皓月没有住在一起的,少爷这几年都是住在原来那间佣人房,就是您现在住的那一间,郑皓月是住在三楼客房,少爷跟她之间没戏。”

“那昨晚他也没回家,是工作太忙吗?”尤歌忽地脱口而出,没留意到自己这么问,才像是一个紧张老公的妻子。

这时,许炎过来了,他灼热的眼神里只有尤歌一个人,其他的美女,他好像都看不到。

“老公……”尤歌轻柔地一声呼唤,差点让容析元骨头都酥了。

龙晓晓甩甩头,轻轻拍着自己那颗跳得狂乱的心,调整一下情绪,冷静一下……

时候,兴许我和尤歌会出现在你与别人的婚宴上,到时,我们夫妻俩一定包一份大礼给你。”

容析元这回没有将尤歌抱进围墙去,而是抱进了主宅的楼上,卧室。

尤歌瞬间僵直了身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好像被他说的话震撼到。他这是在认错吗?是吗?

公司有规定,招聘的这两个名额都是女职员,这一堆女人站在这里,可谓是争奇斗艳,各有千秋,当然也就有会滋生出竞争与嫉妒。

葛斌才是主管销售的,所以他的意见相对来说更重要,假如他跟詹沁之间意见发生冲突时,也将会以他的决定为主。只可惜,到目前为止,两人都还没挑到满意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对于尤歌这种高学历的人,葛斌反而有点不信任,他见过太多拿着学历而在工作上一塌糊涂的年轻人了,尤其是,尤歌这么美,说实话,很容易给人一种“花瓶”的错觉。

看来上次在泰华酒店见到的戴口罩的女人就是尤歌,他竟然与她擦身而过。她是故意的吧?故意要在今天的场合用这样的方式露脸,卖出项链,等于狠狠抽了他一耳光!

尤歌灵动的大眼眨动,纯美无害的笑容挂在脸上:“小姨,不用伤心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真要感谢当年绑架我的人,如果不是那个人,我可能到现在都还是一个懵懂的孩童。命运真是奇妙……”

...一天*的搜寻无果,第二天还在持续着,全城的轰动效应早就传开了,不仅本市,就连邻市的,外省的,甚至涉及到当地的一些外国人,都加入了寻找尤歌的行列中来。

其实容老爷子心如明镜,知道容析元与容桓不合,包括其他人对容析元的态度,他都清楚,更明白假如不是他还活着,后辈们只怕是会拼个你死我活。

醒过来了,这意味即将承受着什么?容析元站了起来,两手揣进裤袋里,深浓的眼底掠过一道骇人的寒芒,径直走向门外,顺便吩咐了一句:“把香香也带上,它该看看。”

尤歌……尤歌……尤歌!你为什么就算不见了我还不能安宁?

“唐虞梅,我到是有点小看你了,你为了能将析元留在身边,不惜允许那个西班牙女人进何家的门,跟你共事一夫?”

尤歌白嫩的小手抚上他浓黑的眉毛,眼底尽是心疼,柔柔地说:“那应该是你太操劳了,压力太大……你就放松放松,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今天是星期天,尤歌和容析元都可以睡懒觉,小两口抱着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和谐。他睡着的时候像个单纯的孩子,完美无瑕的俊脸露出罕见的纯纯的微笑,嘴角那一丝满足,不知是不是因为抱着尤歌?

开会嘛,很正常,尤歌接着看第二封邮件。

而此时此刻,他又在哪里呢?

尤歌无奈地摇头,香香可能是因为旧地重游,所以才会调皮的吧。

翎姐的声音传来,温柔如水。

善解人意,体贴细心,这样的女人,确实是让人很难产生抗拒。

这可把容析元给吓到,赶紧地过去了,抱起奕宝贝。

可是奕宝贝醒了见不到麻麻,哪有不哭的,哇哇哇呜呜呜……真可怜啊,脸都涨红了。

容析元浑身一热,下意识地搂住了这香软的小身子,她身上的馨香传入鼻息,让他忍不住心头微微颤了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