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知音识曲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如今的梦嫣,如今的小芙,都让易峰很惊讶,因为这两女的修为实在有点惊人,只是百多万年而已,她们身上的气息居然不弱于云空天尊。

但是,强行提升太多,难免境界不稳,渡神劫时估计只有一条死路而已。而如今南宫雪琪只是帝级初期,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让她来稳定境界。

————————————

随着那十系神灵之力不断分裂,更加骇人的气势波动直接让空间顿时破碎开来。

韩烟儿神色紧张,听到易峰的言语后,无力地问道:“易哥哥,我们这是要死了吗?”

在巫妖怪笑之际,易峰果断地继续发动斩天剑攻击,可斩天剑却没有能够再次建功,因为巫妖的躲闪速度太快,几乎是已经化作道道红色电光在易峰等人眼中闪动不止。

事实也正是如此,霍鸣仙帝对原阳仙君骂了一句蠢货之后,就带着极品仙剑离开了。

正道修士那边却是将其中战况描述惨烈异常,甚至还传言易峰已经被干掉,所有人都是一片自信高涨,天天呼喊着夷平戎武星;而魔道这边则是一片死寂,本来以前还有不少魔道修士源源不断地加入到东方战线,现如今听闻东方危急,却是甚少有人敢于此时来寻死,甚至还有不少已经在这里的魔修开始逃走。

不过,在找到自己师傅之前,云枝和云邪觉得,还是先将南宫雪琪与冷依依送给易峰比较合适,毕竟找到师傅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魏阳不减速度,摇头笑道:“认识,是华庭宗的任谷长老带着几个晚辈弟子在猎杀妖兽。不过,那任谷脾气很臭,与我关系不睦,一见面就吵架。”

易峰也早有准备,身上的法宝也都收进了储物戒指,倒是不怕被看破太多底细。

易峰本是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在街道的路边摊上购买了一本盗版小说,没想到书页里面居然夹了个小巧别致的银色短剑。

易峰哪能让它说走就走,当它刚刚喷出水雾时,星辉剑诀再次展露出绚烂的光华,漫天而下的剑雨,瞬间就将蟹婴兽笼罩。

五位武门天尊可谓是气急败坏,当空连连怒骂。这次武门算是损失惨重,三州的大军被星河剑诀屠杀了一半不止,五位天尊也被炸得轻伤,就连那最强的依仗也用掉了,可这一切却只换得了易峰的重伤。

墙上说,按照贪婪指数,前三名的修士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奖励,而后所有人都可以进入下一关继续接受考验。

易峰估计那大鸟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便抖起胆子飞向了那悬崖的腰身的巢穴。那些流光攻击,却是比神界大陆的雨点要厉害很多很多,雨点不能穿透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的防御罩,甚至是在百米之外就被化为虚无,可流光却能让易峰的防御罩当即破碎。

易峰倒是很欣赏对方的坦诚,试探就是试探,对方根本没有用其他言语来掩饰,倒也算是光明磊落。

易峰暗自庆幸,若自己也急匆匆地来到这里,而忽略了第一、二重天宫,虽然自己依然可以比那些大主神要快,毕竟自己有着十系魂珠,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自己快,只怕是每个台阶上都有停留百年以上。

当魂力进步到天神级后,易峰就吐出了那颗正在不断挥发药力的极品神丹,将之交给了一脸热切的麒炎,道:“这颗神丹的药力只用了百分之一,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斩天去窥测了一下,报出的结果,也是吓了易峰一跳,这两只超级神兽麒麟,居然都是神君级别。这个建筑群的主人可是真够大气的,居然让两只超级神兽给自己看门护院,其本人的实力只怕是更加强大。

打定主意后,易峰祭出天火玉净瓶,向那团漆黑之处靠拢过去。

大坑周围纵横着道道裂缝,宛如蜘蛛网一般。

四位神界大陆主宰级高手,分别是一身白袍的老头,浑身充满了神圣气息,还有一位双目之中精光灿灿的老者,一双眼眸似乎能够洞悉一切,另外两位都是女子,相貌都不凡,生的如一对双胞胎一般。

斩天剑剑端之处,金光再现,周围还缭绕着道道火蛇,看上去骇人之极。

这个却是直接导致,阵法受到更为充足的能量支持,那黑洞的吸力也再次被加大,而易峰抵挡起来也相对困难了很多,对九系神灵之力的需求也加大。如此之下,九系神灵之力由于被调动太多,暴乱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不死令在幽冥死城中是无效的,在幽冥死域里虽然不死生物不会攻击你,但来到这里的高手就未必会对你客气。”

没有了诅咒的约束,易峰与斩天剑更加心神契合,一念之间,斩天剑就飞到了他的手中,那七个金色大字也瞬即沉入斩天剑中。

四下里,所有神界大陆修士都是一阵色变,随即开始议论起来。

可此时,易峰与韩烟儿虽然稳定了灵魂之内的翻涌,但还未完全炼化龙魂,根本不能停下来,否则二人势必会同时遭受龙魂反噬,搞不好灵魂就会当即爆开。

而此时,就是小黑的表演时刻了。

易峰本来也就没有抱太大希望,跟着就将天火玉净瓶收起,而那淡紫色的星辰真火也随即退到丹炉下面,继续烘烤着丹炉。

女魔对易峰的元阳十分满意,笑一笑后,又开始以灵识入侵易峰的识海。

整个宇宙层次太大了,大到任谁都无法完全掌控,大到任谁都不敢说自己是无敌的。这位神君在神界背景是很强大,但他自己很清楚:神王后期算什么?对于普通神人而言,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对于天尊而言,就是一文不值了。

那神君先是一怔,随即也想到了这点,可他却是在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情况,他就带点低级神符来。要知道,低级神符在仙界可是不会被排斥的。而低级神符对于一位神君而言,太过渺小,任哪位神君也不会收藏低级神符在储物法宝中。

易峰十分清楚,也只有进入空间乱流之中,也能摆脱高等天级高手的锁定,才能避免再次被本源之光攻击。

可修士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纵然是用去百万年,班德大主神也觉得很值。

易峰没有丝毫客气,虽然肉身不在,但他却依然可以布置出融合领域来,没有办法给对方那庞大的身躯以重创,但却可以将之束缚在原地。

先天灵力的修士不仅自己修炼起来速度奇快,若是与人双修,同样会让对方也进度大增,那六劫散仙便是打着这个主意,若不是有南宫雪琪之事要办,恐怕早就逼迫韩烟儿就范了。虽然那六劫散仙一直未言明,但从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色光,韩烟儿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暗道他对自己没安好心。

“这步台阶倒底是何种伟力,何种神通的体现?若是用来对敌,绝对可以将敌人永远封困,只怕是天级高手也难以轻松突破。”易峰心中震惊的揣摩着。

易峰微微有些尴尬,不过少许思量后,他还是从容不迫地回道:“许多日子不来,我很好奇大家都商量出什么破敌之计了,也好早做准备。”

这种偏僻星域,不是任何神界大势力的地盘,武门在这里可以横行无忌。

如此看来,此战是早晚的事情,易峰二人没有退路了。

杀了那么多南武门高手,武门颜面大损,根本没有放过易峰二人的理由,除非二人能够表现出天尊才有的实力。魔化神婴一击而破裂神界空间,并不足以震慑武门这个神界的庞然大物。

此时易峰忽然奇怪,那血莲花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竟让魔化神婴如此不舍呢?

而此时那修士魂珠已经缔结,当即就醒转过来,眼眸也悠悠地睁开了。

易峰刚要拦阻,就已经见到几只鬼头实力猛涨,涨到自己都无法看清的地步。

可这种可能貌似不太合乎情理,以魏阳合体中期的实力,要擒下易峰根本费不多大事儿。

易峰此时更加迷糊,自己成为剑宗外籍弟子,只有自己与那梦嫣仙子知道,这天灵宗又了如何得到消息的呢?自己不会说,很显然是梦嫣仙子故意透露出去的。

但夜统领同时也很纳闷,怎么来的只有两万人,剩余的一万人哪去了?

而他身体在灵酒和灵丹的作用下缓缓恢复着,却是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让他痊愈。易峰也发现了,自从自己的肉身品质到了下品仙器级别,那灵酒的作用已经很微弱了。

东辰天尊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巨灵神族族长的虚影再次浮现出来,而那月牙玉却是蓦然绽放辉光,一股子无形的能量波动将易峰笼罩了起来。

易峰壮着胆子又悄然靠近过去,那些小怪物依然不理会他,他却是在雷母周围转了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一点怪异之处来。

而在元畅开口解释之前,易峰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不过,这颗被白雪覆盖的冰冷星球显得要正常很多,没有什么美丽的精致,只是一片苍茫的白雪,以及白雪覆盖之下的森林。

没有多久,一个黑点从那空间黑洞之中跌落下来,而空间黑洞随即便合拢起来。

虽然很为易峰担心,但她却是不能找到易峰,只能默默记下这一天,随后也在众魔道高手的护持下离开当空。

更加诡异的是,小岛飞速旋转之间,却是牵动出黑白两色光华的流传,竟然在半空形成一个庞大的阴阳鱼,隐隐中风雷的嘶吼声从中传了出来,声势甚为惊人。

“我这里也只有几个果子待客了,嘿嘿,不过这些果子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能量,口味儿却是非常不错的。”三眼碧水猿还算客气地说道,而且还略显尴尬。

确实,这些果子中没有多么强的能量波动,也只是味道十分不错,香脆甘甜,细细咀嚼后,口中还留着余香,经久不散。

一直传送了整整一年时间,期间经过了数百个神界驿星,易峰才算是在花了数十万块神晶后,将各系领域的布置要领弄齐备了,都刻录在玉简之中。

因为也有着顾虑,易峰二人基本上不会在一个驿星上停留两个时辰以上,他们虽然确实是在不断靠近神界大陆,行踪却有点难以捉摸。

“既来之则安之,你也不用担心,好好保护自己吧,我先睡会儿去。”斩天此时却是很不负责地说道,而后便是没有了声音。

易峰望着眼前的一片荒漠,心中一阵赞叹。这仙阵转换了场景,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捉摸。弯下身子在脚下抓起一把沙子,感觉并不是虚幻,一切都和真的一样。

观其脸色,似乎还有一丝狂喜的神情流露出来。

至于那些神通法术,易峰就更不会在乎了,沙鼠妖得了也未必就能有多大出息。

有斩天的提醒,易峰倒是也能够适可而止,几息之间他的灵魂境界就猛涨到了大乘期,跟着便是苦痛的煎熬。

噗!!

“能不能行,我不知道。但是,老魔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你照做就是了。这可能是老魔最后一次尝试了,你最好尽力,不然我们一个也走不了。”麒炎摇头说道。

更为让人吃惊的是,连破穹曾在合体初期时孤身游历修真界,在正道修士盘踞的星球上,被十几位合体初期修为以上的正道修士围攻,他却是在击杀所有敌人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就逃了开去。

易可儿与梦嫣仙子也是如易峰一样,对这些骨头没有兴趣,而越是前进,易峰等人见到的白骨就越多,最后冷依依也不再收取了。

冷依依不知道的是,以前就有不少人将这样的骨头带入仙界,结果很快就化为乌有,就算是有人及时用来炼制法宝,也很难成功,成功了的也是在不久之后就毁掉了。

片刻时间过去,擂台之上,周围十米之内的地方,台面上都已结起了薄薄的冰,靠得近的台下弟子,都感觉到了一份凉气扑面而来。而正在缓缓腾空的芸霜却似乎对此无动于衷,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凌华。

没有多久,镰刀法宝果然又震吼了一次,也让生命元液几乎见底儿,可在这次之后,它却一直沉寂了许久,原本竖立着的身姿也平躺了下去,宛如经过浴血厮杀已经耗尽力气陷入沉睡的猛兽一般。

万一几件神器暗藏杀机,到时候估计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斩天剑在那乱石堆周围鼓捣了半晌,周围也没有任何变化,易峰便是放心大胆地将几块神石收了起来,而后易峰又在原地观察了片刻,依然没有任何异动。

难道这里是某位天级高手祭炼出的独立空间?而这里之所以万古长存,会不会是因为蕴含了天级高手的本源之力?易峰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夜前辈,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易峰有些惊讶地对夜统领问道。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女魔嫣然一笑,伸出纤细洁白的素手将两个玉瓶接过,道:“算你小子识相。有这两朵黑暗圣莲的收获,也不枉我与那魔女一场激斗。也幸亏你小子机灵,在我引走魔龙后知道去取这暗系灵物。不过,你也得了一朵黑暗圣莲,那条小黑龙恐怕也被你杀掉,你也算是得了应得的,此事我们算作两清。但是,我要问问你,你体内的血灵镜是从何而来?”

就连在一边观战的九魅狐妖都不禁惊呼一声,几乎不敢再看下去,因为没有意外,易峰将要被那骨矛刺破胸膛,跟着肯定是肉身崩溃。

“既然你们带的不足,我方才说的条件减去一半吧。”冷依依跟着说道。

星尘子看到易峰的那一笑后,心中还未来得及宽松一些,自己那已经晋级总决赛的小徒弟,居然倒在了台上,他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人如出弦的利箭一般射了出去。

此时,魔道东方星域的戎武星上,魔尊与南宫雪琪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红色星系,依然没有多少喜色。

“父王,我不能嫁给连破穹。”说完,南宫雪琪就转身离开了。

易峰虽然上来了,但是觉得现在局势太过混乱,自己根本没有实力在许多祖神分身面前抢走盒王,便也只是发动镇天诀攻击着。

高位上的掌门与应成子也知道执法长老的难处,相继立起,纵身飞到比斗场中。

作为这个星域的统治者,几乎所有星域中有点实力的仙门都依附于霍鸣仙帝,他这一死不要紧,整个星域也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况。

辰震仙帝对易可儿可是十分好奇,可是,他与易可儿相处一段时间后,这好奇则是变成了恐惧,跟着也如普通弟子那般,对易可儿避而不见。

易可儿得意地收起雷刺,还用拇指抹了下自己小鼻子,她知道,自己哥哥就怕自己用雷刺,只要雷刺出来,自己哥哥就会就范,每次都不例外。

“你那噬魂魔杖要控制不住这些实力不断暴涨的鬼头了,快将之收起来。”

逃跑也就算了,那仙君后期仙人却是对着辰震仙帝自爆了一件极品仙器。辰震仙帝本来可以不用如此狼狈,可那极品仙器自爆的距离太近,此地又是康庄仙门的驻地门口,他经过短暂的思量后,就硬着头皮去强行制止那极品仙器的自爆,他虽然没有能够完全制止那极品仙器的自爆,却让那自爆的威力降到了最低,故而方才易峰等人只是感觉身形晃动头脑恍惚,并未受到多么沉重的打击。

南宫雪琪向韩烟儿赔罪之后,就郁闷地回了自己的院子,再不出来。其他人经历方才一事,自然是没有人敢为难韩烟儿。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