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记忆犹新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许了不好有所偏颇,也只能哼了几声,算是赞同了老师意见,在他玉鼎天更呆不下去,只是做了两日,就自离开。

容析元在翎姐动手术之前是严格保密她的行踪,以防节外生枝影响到手术。但现在手术成功,容析元将翎姐接回家住,也是另一种全面的保护。

在展销会即将来临的时刻,出现这样的报道,无疑是会让人抓狂的,会对某些对宝瑞不了解的人成为随波逐流的跟风者,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品牌,却在人们的口水中被蒙上了阴影。

这时,店门口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尤歌在看到时,不由得惊了一下……是郑皓月?她怎么来了?

这是属于许炎的私人游艇,—1层是休息室,第二层是厨房,最上边一层就是一个偌大的酒吧和餐厅。

感情这东西怎能勉强?许炎当然懂这个道理。上午容析元不在,尤歌虽然也玩得开心,但比起下午容析元在的时候,那又是两种反应。

糟糕,那刚才的一切,容析元全都知道啦?

“嗯?”赫枫神情一凛,蹭地一下站起来,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化,散发出一股寒气。

尤歌已经躺在了医院,安静的病房里,她纤细的小手上插着透明的管子在输液。精致小巧的脸蛋上泛着异常的红晕,高烧还未褪去。

沙发很大,玩具熊机器人可以放在沙发上然后抱着入睡,毛茸茸的触感很舒服。

“啊?”尤歌愕然,随即不客气地瞪他:“我不会伺候人洗澡,你自己洗。”

而佟槿也在打电话……打给容析元,汇报自己的“战绩”。

郑皓月见尤歌没有反驳,越发感到畅快,有种整人的快感。她虽然怀疑尤歌来宝瑞的动机,可是她也想趁此机会打压尤歌,想着尤歌被她踩在脚下,她就忍不住得意和兴奋。

可旁边那张护士就看得差点傻掉。平时很少见许炎笑过,原来他笑起来这么好看。

两个老邻居重逢,喜悦是自然的,但就是姓苏的现在生病,在医院里,许爸爸只能来这里跟老邻居见见,聊天胡侃

带孩子的爸妈就知道,有时自己睡着了,小孩子就会用自己的方式企图叫醒大人,有的是抓头发,有的是挠鼻子,有的是咬衣服…

...散会之后,会议室里只留下三个人——郑皓月、霍律师、尤建军。

而现在,许炎查到那些企图害尤歌的人就是澳门的,那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职业凶徒,要查他们,势必要进入赌王的地盘,如果事情顺利就还好,但如果不顺利,或者凶徒中有人身份特殊而惊动了赌王,这就不太好玩了。

这位造型师真会说话,几句话就能让人心花怒放。

尤歌呆了几秒之后,蓦地笑了,好像所有的距离都在这一笑中烟消云散,她很欣慰,许炎主动找她,这代表两人之间的友谊依旧吧。

容析元狠厉的目光一沉,伸手抓过那人手中的电话……

孩子听不懂尤歌的话,却像是有种心灵感应似的,咯咯咯咯地发笑。

这个事实,不仅让容析元和许炎都震惊,更愤怒的是赌王何宏森,他的地盘上出了这种事,传出去会让外界耻笑。别人虽然不会明目张胆地议论,但一定会暗地里笑话的。这还不算最重点,关键是,有人敢在赌场里毒杀一个被赌王保护起来的人,这岂不是说赌场出现了重大安全漏洞?

说着,许炎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叠钞票,塞到苏慕冉手里……

许炎双眼一瞪:“怎么用不着?这是海水,不是小河沟,万一你游着游着腿抽筋而是我又恰好去洗手间了呢?所以,没得商量,必须穿。”

尤歌在忙活,将新鲜的海虾从桶里捞起,把虾背上的黑线抽掉。她做菜是很仔细的,所以吃她的菜可以很放心,干净卫生。

“光明正大?你搞错了吧,我和尤歌已经是夫妻,不管任何人来插一脚,都只会是第三者,你难道愿意被人指着脊梁骨么?”容析元说到这个就有点怒意,面对一个摆明了喜欢他老婆的男人,他没对其一顿狠揍,就算是奇迹了。

这才是唐虞梅的终极杀手锏!

尤歌看着容析元和佟槿的胃口都不错,她也倍觉欣慰,那几年在国外的生活都是自己下厨,使得她对中式西式餐点都挺拿手的,这就为现在的婚姻生活打下了基础,起码能做一顿像样的饭菜吃,而不是佣人走了就只能吃面和鸡蛋。

嗯?容析元蓦地抬眸:“游艇?你跟谁租的?”

尤歌一听,火苗子就窜上来了,想不到他居然这么干!

说实话,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被吓得转身就跑,那算是胆大的。

容析元的身体是没大碍了,但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某些竞争对手更是唯恐天下不乱,趁此机会大肆诋毁容析元。对那些人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巴不得能将容析元往死里踩。

唐虞梅下意识地顺着容析元的视线,转过头看向身后,骤然变色……原来,许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楼梯口,手里正拿着一把手枪,皮笑肉不笑地望着唐虞梅,懒懒地说:“疯婆子,你要敢开枪,我保证你也活不了。”

“这不是折腾,听说女人在例假的时候,这里不是会胀痛吗?我帮你揉揉。”某人一本正经地说着,肆无忌惮地大手果真又开始揩油了。

又是新游戏?尤歌的脸蛋更加红了,就知道这男人一肚子坏水儿!什么新游戏,准不是好事儿!

尤歌和容析元都站了起来,去门口看看,心里却是都很好奇的。

“没说时间……不错不错……哈哈哈……”许炎得意地看着容析元,像在看一个笑话。

这也是容老爷子最后一次修改遗嘱了,他不会再做变动,经过这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及刚刚得到消息知道尤歌怀孕了,容老爷子觉得,这次修改的遗嘱内容是他最满意的。

“一言为定。”

只一瞬间,这屋子里的气氛就降到了冰点,何碧翎脸色大变,惊得说不出话来,而何宏森和何矩也都被容析元这看似奇怪的话语给刺激到,场面变得僵硬而尴尬。

尤歌和佟槿在低声交谈,冷不丁了听到旁边那女孩子拿着手机发微信说:“哪个王八蛋又在捣乱吗,你们几个吧主留意一下,只要发现恶意的评论马上就删掉,一个都不留!我现在在吃饭,吃完回去上网再找你们……”

容析元莞尔一笑:“翎姐你多虑了,学历真的不能代表一切,你不是没用,你只是暂时需要静养,好好把身体养好了再做其他打算。怎么你忘记我们说过的你的梦想吗?孤儿院的担子还需要你去挑起来,但要等到将那些追杀你的人连根拔出来,这样你的安全没问题了,就可以走出这栋别墅,到时候想做什么都可以。”

翎姐感激地点头,上前去拉着尤歌的手,亲切和蔼的模样,果真是像极了一家人!

尤歌炸毛了,她对香香的感情岂容质疑?

霍骏琰错愕地看着尤歌,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不对劲,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有点别的意思啊?

男人禁不住嘴角抽抽,暗暗摇头,望着尤歌纯澈的眼睛,不知怎的,他竟会生出一缕久违的疼惜……她太单纯了,容析元所做的事情真的对吗?

怀里的香香还在不安地挠着爪子,时不时舔舔尤歌的下巴,它四处张望着,似乎也是对于今天这人多而陌生的场面感到不适应,狗狗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警惕。

“嘿嘿,说得对,这么水灵的人儿,别可惜了……”

“m的,哪来的死狗,扔出去!”凶残的男人目露狠光,一把抓起哀嚎的香香,打开车窗就要往外扔。

郑皓月蓦地攥紧了拳头,气得发笑:“尤建军,你别妄想挑拨离间破坏我跟析元的关系,不管你说什么都不能推卸责任,尤歌如果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你们,都是支持我坐上位的,现在的形势是什么,还看不清吗?容析元最大的软肋就是尤歌!亏你们还一个个自诩精明,这都看不出来?现在容析元的心思都在尤歌身上,分身乏术,正是我们的好时机,将公司里那些还对他支持的元老们,全都拉过来站在我们这边,这才是眼下需要做的。你们可能还不知道,老爷子这个月已经是第六次跟梁律师见面,根据我的猜测,很可能是老爷子要立遗嘱,你们全都盯着点,老实点别让老爷子起反感,哄着他,都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大家都处在激奋的状态,就跟打鸡血一样难以平静。在没看到容析元之前还能淡定,可现在,却是一分钟都不能等了,决定立刻采取行动!

“我跟你一起去?这样好吗?我现在不是宝瑞的人,检验货品,这种事,不适合我在场,万一又出个什么纰漏,我岂不是说不清?”尤歌不但聪明了,还变得比以前更懂得隐忍,思维成熟多了。

车子里,容析元沉默,尤歌坐在他身边,低头不语。气氛沉闷尴尬,一点都没有新婚的喜悦。

容析元能将秘密工作室安排在赫枫的地盘上,那就说明他有相当的底气,对赫枫有信心。

也因此,互相之间的竞争就更大了,暗中较劲的情况比平时更热烈。

但显然苏慕冉是下了决心,他如果没有明确表态,她还真会走。

“这……”霍律师懊悔而又歉意地说:“还真是的,对不住啊儿子,老爸忙着办案子,把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记了,不过不要紧,有晓晓的生日蛋糕,我们现在就给你补上,还不到12点钟呢!”

霍律师再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他是多么渴望儿子早日成家啊,这一次就看龙晓晓的功力了,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适当帮帮龙晓晓,毕竟,他的儿子他清楚,不是那么好搞定的。

所以,这一次聚会比想象中珍贵,因为谁都说不准下次什么时候再见,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事业,生活,要等凑齐了聚会,确实不容易。

“……”

这是因为,许炎上次去看尤歌的时候,在河边看到她和霍骏琰“接吻”,虽然那是假像,但他不知道啊,这心里还是有疙瘩的,而尤歌知道他怎么想……

尤歌停下脚步,没回头,只是随口回答:“我现在失业。”

容析元很无奈,他的身材堪称黄金比例,她居然说他重,什么眼神儿!

“呃……我觉得你肯定比一只大猪更重。”

抛开某些恩怨来说,尤歌意识到,容析元真的是优异的管理者,宝瑞在他手里更像是良驹遇到了伯乐。

“想不到我会吃盒饭?”容析元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将一份盒饭给尤歌,打开自己那一份,看着里边的鸡腿。

尤歌穿的是裙子,这简直太便宜容析元了!两人在急促的喘息声中合二为一,前所未有的刺激,兴奋,品尝着这一特殊的“午后甜点”。

尤歌衣衫不整,眼角含春,眉间流动着属于女人的妩媚风情,不经意的流露,只有被男人滋润过的幸福女人才会这样。

“可你说不喜欢啊,那我只能考虑要不要再继续。”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