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提纲挈领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半刻之后,从岛屿之中飞出一人来,正是那越钧帝君,他此时的表情显得十分难看。

复原过后的肉身,全部蒙上了一层宝光,生命元力竟是如实质的火苗一般。

易峰不想去这么快就去招惹霍鸣仙帝,便是吩咐手下的仙君去别的星域购置材料,虽然价值可能高点,但也比没有仙宝要强。

可已经来不及了,当巫妖身体中混沌之力开始肆虐无法被压制时,它狰狞一笑,先是从它身上涌出一股子强大能量,跟着它的身体就一阵黑白光芒闪动,它也当即消亡。

原阳仙君与杜凝玄仙两人都是冷汗涔涔,待霍鸣仙帝离开许久之后,才敢抬头。

驿星大城之中都布置了十分强大的防御阵法,莫说是一位天神不能瞬移,就算是可以瞬移的神王级高手也不能直接瞬移进出驿星大城。

不过,在凌王府中却是还有一位高手存在,虽然不是明火宗的弟子,却也算是她凌灵的客人。那人有金丹中期实力,在凌灵几人下山时相遇,对凌灵一见倾情,故而才随行来到圣京城中,赖在凌王府中不走。

易峰不知道任谷是谁,可从斩天的提醒中却是明白,任谷此时带着的几个晚辈弟子,就是之前被一群水狮兽追击的华庭宗门人。

依然是气息奄奄,可这次却不会再有女神下界赐下神丹,然而,不知怎的,易峰却是觉得自己这次依然会化险为夷。上次那么艰险的情况下,自己都扛过去了,老天既然让自己这么命硬,绝对不会让自己大难不死后又去死。

风灵力需要这样,漫天的星光之力,同样需要。领悟之后,易峰就有试一试的冲动,只是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实力而已。

可让梦嫣仙子有点意外的是,易峰等人为何被提前传送走了呢?是那行奇怪的小字的提醒,还是易峰被算计了呢?这些疑惑,梦嫣仙子却是找不到谁可以帮她解释。

现在走到这个大厅的修士中,每一个都收获不小,特别是在考验贪婪程度的那关,没有任何危险地收取神物,这可是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作为母亲,龙皇妃自然不会有任何私心,对自己修为的停滞不前,也没有任何怨言。可是,一段时间以后,不仅龙皇妃修炼而来的能量都被禾儿公主吸收,就连她本身有的能量也是一样。

“这易峰倒是个大方的人。人类修士大多贪婪,他却能对我妖族君级修士如此,可见其人却有独到之处。”当易峰离开龙星后,龙皇收起了圆镜,而凤皇笑着说道。

果然如易峰所想,飞出的大鸟确实是去寻找大蜈蚣的尸体了,可惜它什么也没有找到,在战场飞快地盘旋一圈后,便振翅而回。

本来就是,易峰又没有称霸寰宇的意思,天界祖神无法下界,他们的化身对易峰一点威胁都没有,易峰没有迫切得到寰宇天晶的动机。

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人能够回答麒炎,而易峰实际上自己也不能控制那神丹的药力,就连斩天都不能控制,但是斩天虽然不能控制药力的发挥,却可以让药力中的魂力进入易峰识海时,对易峰的灵魂冲击力降低。

事实情况是,方才被挑飞的南宫老怪,居然是将一件品级不高的攻击神器自爆了。

易峰虽然如断了几根骨头一般苦痛难耐,但也算是恢复了自由,缓缓地从大坑中爬起来,引起无数不死生物的关注,这可是它们第一次见到有修士撞到石碑上而不死。

只要完全炼化了易峰的本源之光,巨人便可以彻底挣脱祭台的限制,成为自由之身。

不过,易峰也没有想太多,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地办,还是先弄回来自己的储物戒指。

“你们先退下吧,记住,若是查到巨灵神族族长的消息,千万不要自作主张,就算他现在可能重伤未愈,你们也不是他的对手;若是遇到云空天尊的余孽,最好格杀当场,云空一脉虽然很强,但高手在那一战已经全部伏诛,只有些许实力不算很强的弟子侥幸逃走,这些人对你们还构不成威胁,千万不能给他们死灰复燃的机会。”中年修士摆了摆手交待道。

斩天剑再次恢复了黑白光流转不息的样子,将易峰那苍老的面容映照得十分明显。

——————————————————

神婴日后的作为,毕竟是需要易峰来负责的!以后神婴残杀生灵,易峰总不能对人家说:那都是神婴干的,与我无关!

不过,远古战刀被易峰强行拘禁后,并未有二十息时间,它便爆发出强绝无匹的气势,宛如洪荒猛兽在此刻苏醒一般,浩荡的威势冲天而起,竟是将易峰震得虎口发麻,也有了种不能掌控的无力感。

几息之后,极品灵器级别的血灵镜也是被火焰焚烧得挺不住了,也回到易峰的体内。

那个二流仙门也有着两位初期仙君,以前与赤都华府关系很差,毕竟这片海域中,他们两家算是实力稍微强劲一点的,平时肯定是谁也不服谁,甚至经常发生摩擦。

斩天虽然是也记住了,但与南宫老怪一样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一下,毕竟内容太多仓促之下任谁也不能当即看出什么有用的讯息来。

而此时,在天空之中确实有一位仙帝正以手中的法宝落下惊雷。

而这片群岛幅员也十分辽阔,纵横至少近千里,全是形状奇特的岛屿,其中还盘踞着不少实力不到元婴期的妖兽。这些妖兽,最近一段日子以来,可是被易峰**惨了。

他不仅知道混沌之力不受时空限制,他还知道,如果功力或法宝太过逆天,其发动攻击一样不受时空限制。斩天剑完全符合条件,可这位神君却没有符合条件的法宝。

“小子,今日就让你见见神的厉害!”

随着斩天剑与戮天枪的降临,还有数十道流光一起落下。

韩父没有对易峰发火,却是很恭敬地道:“易坛主,韩云无意冲撞坛主大人,只是家教不严,让小女扰了大人清净,特来管教一二。”

不知道过了多久,由于四颗魂珠一直被不死生物们激烈抢夺着,受到死气冲击,受到不死生物大战的冲击,易峰的意识觉醒了。

先天灵力的修士不仅自己修炼起来速度奇快,若是与人双修,同样会让对方也进度大增,那六劫散仙便是打着这个主意,若不是有南宫雪琪之事要办,恐怕早就逼迫韩烟儿就范了。虽然那六劫散仙一直未言明,但从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色光,韩烟儿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暗道他对自己没安好心。

与此同时,斩天剑与魔剑一起出动,带着如潮般的镇天诀,杀将出去,而魔化神婴则是二话不说,直接准备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本来魔化神婴想用聚变的,一是聚变需要准备的时间稍长,二是因为聚变威力太大,易峰担心会毁掉了凤凰天尊的身体,也担心那六位新晋天尊猝不及防下受到影响。

九魅狐妖伸出素手,将易峰额头的几缕贴着脑门的湿着的发丝拨开,少女的体香杂着水汽涌入易峰的鼻息,胸前一片雪白已经露出了一半。

“你……哼!”小芙实在是被气得不轻。

也就是说,易峰二人面对的可不只是这千余人,而是南武门在附近星域的所有高手,容不得易峰二人怠慢,这也使得二人忽然生出暂避其锋芒的想法。

“咦?既然你不是我剑宗弟子,如何会认得我?我与你们云浮宗可是从无来往的。”梦嫣仙子奇怪地问道。

早在星空之中易峰就发现,这片神界大陆一直在不断扩大,随着岁月的流逝,这片大陆早晚会成为连天级高手都觉得广袤的存在。

任谷虽性情火爆,但却不是莽夫,易峰如此自信显然是有着足够的实力,任谷心思稍转便已经决定先逃走。只要逃回华庭宗,有那么多合体期高手存在,就没有性命之虞了。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而此时,易峰不禁又会想起那九块天碑的内容。

“呃……确实可以一试。”易峰先是一顿,稍稍思量一下,也觉得有理,自己当初也有过类似的经历,以龙魂来化解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而暗黑祖神说完话后,云空天尊霎时就觉得周围的空间完全被禁锢起来,自己这位曾经神界大陆的第一高手,竟然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易峰虽然一身功力因为筋脉没有完全恢复而不能调用,但也不惧这合体后期的银甲地龙王,毕竟他的灵识没有受到一分折损,以灵识就快要驱使魔宝战斗,更何况还有实力进步明显的小黑帮助。

而见到自己的王者正在当空战斗,而且似乎没有占到上风,地龙谷中则是飞起了无数地龙前来帮助。

“这是什么石头?”看了半晌,易峰在心中默默对斩天问道。

“呃……可能是雷母石。”斩天稍稍顿了顿,给了个模糊的答案。

“什么叫可能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么近你还判断不出来吗?”易峰没好气地回应了一句。当然,这句不带有任何火气。修士对一般事物的判断,用了这么久,应该是可以看清楚的,不认识的话,也不会说可能是什么。

“估计是什么?”易峰连忙追问一句。

不过,单凭一把上品仙剑,一位渡劫期的剑修还不足以将连破穹击伤,这人肯定还有更加强大的本事。

他为什么厌恶易峰,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易峰同样很优秀,但却是魔道之人;也可能是因为梦嫣仙子对易峰的暧昧态度,这种态度让他几乎有种要杀掉易峰而后快的冲动。别人不知道,可凌虚剑宗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追求梦嫣仙子许多年了,梦嫣仙子之前还对自己似乎有些情意,可自从易峰出名后,梦嫣仙子就对自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让他很是恼火。

战刀古意昂然,凛冽的杀气在其前方形成万丈刀芒,率先劈入了小芙冰封的空间,登时爆发出一阵璀璨夺目的光华。更让易峰纳闷的是,这么一位在上界都有着高贵地位的上位神兽,怎么会在这里呢?

“小黑龙怎么又来了,不想要命了吗?哦……原来是请帮手了,呵呵。”这三眼碧水猿笑着说道。脸上依稀有几丝调侃之意。

在蒸腾着黑**雾的水潭之中,有着几朵黑色莲花,一看便知是暗系灵物。

直到此刻,无数仙人的第一波攻击浪潮才席卷而来,可极品仙剑分出的剑光个个都有极品仙器的攻击力,那些仙人的法宝飞入剑之领域后就当即被剑光击中,品级稍低的直接就崩溃,就算是极品仙器进来也要受创而退,除非是神器方能攻到易峰三人身边,可是这些仙人们哪来的神器啊。

凌虚剑宗设置在幻灵星的分坛密室中,又成了一片灵雾蒸腾情形。

“也不用太担心,我猜他肯定不敢贸然对你动手,而且他不可能有实力看透你丹田内的情况。就算是他看得透,但你在之前已经将身怀混沌之力的事情表露出去,他只会认为你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是疗伤的,而不是用来禁锢你功力的。一会儿你只需要从容一点,我再帮你不时鼓动下混沌之力,他必然会被震慑。”斩天分析了一句。

易可儿情况稍好,看着就是有点情绪低迷而已。易峰可以想到,在那个万分危急的时刻,易可儿必定会化成本体状态,故而不会受到太过沉重的打击。可是,就算是本体状态之下,那到光圈的威力那么强大,也会让易可儿十分难受。

星空剑诀依然强大,这片被神龙天赋神通完全封锁的空间,紫色剑芒居然还可以飞射,但速度下降了很多,而且威势似乎也受到了极大限制。

易峰不能动弹,很想大口大口喷出淤血,但就连这都难以办到。

怎么办?倒底怎么办?梦嫣仙子不住地在心中问自己。

“抱歉了易峰,我不能,我真的不能……”梦嫣仙子默默两行泪,如晶莹的珍珠一般汇集在一起汇成河流,缓缓地从脸颊滑到圆润的下巴,而后又一滴一滴地滚落。

这日,正道大军全军压上,南宫雪琪却是与已经负伤的鬼灵不断后退,此时却是已经退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因为后面就是魔道最为核心的星域,其中有着无数魔道的大宗门,整个魔道资源最为丰盛的星球,也大多数都聚集在后面的星域之中。

时间也就这么悄然流逝着,不久之后,原阳仙君就带来了第一批仙器,虽然大多都是中品仙器,只有很少一部分上品仙器,但也能够让康庄仙门的弟子装备精良不少。而且,似乎是为了讨好易峰,原阳仙君带来的仙器品质都不错,即便是下品仙器也比一般的下品仙器要强一点。

血焰魔帝对易峰是越来越好奇了,他感觉易峰的见识实在太广了,居然比他这个实力高深的魔帝还要厉害,实在让人不得不多想一些。

场面触目惊心。

当大军赶到地方时,那魔气蒸腾的星球上十分平静,宛如一滩死水。

一番商议后,夜统领却是让易峰带着一万多独立军向东方而去,说是支援东方战局。易峰听血焰魔帝说出了真实用意,也不在意,反而敷衍道:“我的仙识确实与众不同,但未必就能比那人更厉害,你可不能对我寄予太多希望才是。”

上午奉献2更,下午再加三更,晚上能出几更,就看大家的支持力度了。一更,求收藏、推荐……

“这也不能怪九魅呀,毕竟当时我并不在现场,手下人担心控制不了神府太久,故而出手逼出其中之人,倒也不是有心要害你那夫人。你也说了只是险些害死,并不是害死了,事情还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九魅狐妖依然镇定地说道。

最为关键的是,它们都不见得就一定能够拿下易峰等人,因为易峰身上的怪异之处太多了,特别是九系神灵之力、混沌之力、斩天剑三者的存在,都不是普通高手可以拥有的,连这些强大的东西都有,天知道人家是不是还有更为强大的保命本事呢?

即便是斩天剑中流溢出混沌之力,也一样很快就被压迫回去。

“呃……”易峰稍显迟钝,而后直接将血灵镜祭了出来,故作疑惑地问道,“仙子也知道这是血灵镜?这个法宝,乃是我无意间拾到的,当时残破不堪,我见其材质特殊便将之收起,没想到没过多久,它自己居然自动恢复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哈哈……我的乖徒孙醒了没?老头子来看看你。”

于是乎,在易峰的丹田之中,出现了一个令谁在之前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易可儿在星空之中找了很久才发现易峰的位置,气呼呼地冲了过来。

噬魂魔杖的问题很容易就被发现,因为根本不隐秘,就是噬魂魔杖本身品质不高,那些鬼头大军实力过于强大,使得噬魂魔杖难以控制。

不过,修真界修士都知道,实力不到分神期纵身星空之中,绝对不能长久。故而,有本事跨越星河的修真高手至少都有着分神期的修为。不过,易峰是个特例,他的四系真元力的强度远超分神期高手的真元力。

易峰也有飞行法宝,而且是上品灵器级别,乃是他击杀敌人的战利品,取自于一位渡劫期高手的储物法宝。

韩烟儿此时一脸迷糊,只知道易峰似乎是动手打架了,却不知道为何。

****

易峰听到仙丹二字时,就没有再去听斩天说什么了,直接就将仙丹取出来。

搬出师门也没有用,陆长风就真的绝望了,他不禁与师弟赵刚对视一眼,二人却是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想到已经没有退路,心中发狠的易峰,还是挥剑而出。他高举斩天剑,身形一跃而上,在漆黑的苍穹下挥舞着飘零剑法。

来人却是回道:“魔尊大人既然不会杀我的两个晚辈,我为什么要去见他呢?再则,我迟早都会与他见一面,只不过不会是以这种情形去见他。他应该知道,我是不会接受威胁的。不过,我可以试着先救走一位。”

四更到了,五更会在18半以前。推荐炫舞夜大人的《异能师》,很强大的一本都市异能。5更了,求收藏、推荐,今天估计有八更以上。。

而且,随着相处时间的加多,禾儿公主不可避免的对袁清生出了几分感情,甚至每每想到袁清会死去,都会暗自抽泣。

在禾儿公主与袁清大婚三个月后,龙皇去找了易峰。

在斩天诉说完毕后,易峰又问了问关于自己胸口挂着的灵符是什么东西,斩天则答道:“那是护体灵符,不过,它的灵力已经耗尽,现在只是一块在世俗界价值高昂的玉石而已。还有就是,那个女娃骗走的玉镯,乃是储物手镯,对于普通低级修士而言价值不菲。那个化灵丹已经被我抹去,不会对你日后的修炼产生副作用。不过呢,我建议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找那女娃的麻烦,因为她已经是筑基后期实力了,随便动动手指头,便能把你压死。”

最后两个字易峰拉得很长,当“死”字落下,他提起速度,单手成掌拍向公子哥。

不过,一段时间以后,魔龙就发现自己的速度比人家快的十分有限,照此下去,想要追上对方最少需要个十天半个月。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屡次三番……”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正与墨蛟战斗的应成子,以及刚刚解决掉两只妖兽的其他四位分神期高手,感受到噬魂魔杖的魔威后,尽皆脸色大变,纷纷抬头去看。

“弟子云邪拜见师尊!”云邪深深地鞠躬行礼,低头之间,一颗热泪滴落下来。

“这块神符,我现在也无法将之破开,我想它原本应该是用来镇封我的灵魂的。”云空天尊蹙着眉头说道。

没有思量太久,云空天尊将那镇魂神符收了起来,转而对易峰说道:“今天来,一是为了找我的两位徒儿,二则是先让你见一个人。革坦,出来吧!”

事实伴随着革坦的出现和言语,已经是昭然若揭。

让易峰很纳闷的是,以前也有许多仙界修士进入过神园,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些传送阵呢?对了,不是没有发现,或许是发现了却没有启动传送阵的玉牌,而那些玉牌必定是这次才亮相出来,恰好被这一批的修士发现。

易峰体内透溢出的强悍气息,自然是由于修炼两种神通而控制不好能量所致,特别是修炼裂变神通时,虽然易峰只是以非常少量的九系神灵之力或混沌之力,但依然是暴露出了非常强的气息波动。

“一是我自己自杀,二是你亲自动手来杀,可对?”不等革坦仙帝说完,易峰就猜到他想要说什么了,只是心中有点好笑。

纳兰帝君估计是真的怒了,他的领域之威却是强到令人心悸。就是信心十足的血焰魔帝,此时也是脸色大变。在那光系神器的加持下,纳兰帝君的领域居然是加成了三倍不止,难怪他可以成为傲视群雄的一方帝君。

不是为了稳定心神,而是为了和斩天将具体施救过程研究一下,争取把一切可能出现的情况都考虑到,不要出现意外才好。一个意外,便就会断送了龙皇妃的香魂。

这些神物实际上就是禾儿公主在神园中所得,比起龙皇大人一直准备着的材料好了许多倍。禾儿公主以那般高贵的身份去神园犯险,其实也就是为了给自己母亲做点事,尽一切能力在飞升之前救活自己母亲。

易峰奇怪的是,那药水倒底是如何配制的,竟然效用强大至斯。当然,没有人能够给易峰答案。正在思量的他,也再次被带入到下一个门内。

郭师兄对着易峰大吼一声,人却是连连发出风灵刃,方才聚集而来的天地灵力瞬间被抽空,而他身体中的真元力也是急遽减少,转眼便只剩一成残留。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