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一蹴即至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不过就是这么一犹豫的功夫,那边华少已经把自己身上的绳索解开了。然后拉过站在身边的温大美女,开始和其余人照着刚才的样子捆绑起来。而且边上还传来了大家起哄的声音,明显这种刺激的活动是大家都想看到的。

裴淼心痛苦呜咽了一会,周身也开始迅速狂热了起来。

裴淼心的小脸红了红才道:“我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怎么回事!”曲市长第一个因为被水溅到而弹跳了起来。

“他母亲本姓白,祖上三代都在国外经营珠宝生意。他外曾祖父那一代是中国最早一批随南洋到国外经商,然后辗转去了欧洲,开始经营自己的生意。到了他母亲那一代的时候,本来人丁就不兴旺的白家,更是稀稀拉拉就剩下她母亲一个人。那时候我父亲的事业刚好有了一丝起色,他随市政考察团一起出国学习的时候,在机场认识了臣羽的母亲。”

“可是刚才……二少奶奶怎么会受得住这样的打击,万一二少爷要是跟他母亲一样得了遗传的病,那二少奶奶跟她肚子里的孩子……”

“michelle!”郑惠华女士一声轻唤,拉回了裴淼心的一些思绪。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这周围的几个人都听到。

她当时就说过,自己并不在乎什么职位,回到a市也只是想处理完这边的人跟事再说,珠宝设计是她所热爱的工作,她并没有打算放弃,可是再在a市跟伦敦两个城市之间跑的想法并不现实,至少是这半年,她需要待在a市。

像他来时一样,完全不顾她的情绪,任性妄为到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这一声喊,就连本来沉浸在情海里无法自拔的曲耀阳都感觉到不对劲。

他从身后张唇含住她的耳垂,又吸又吮,感受着她的体温因为他的冲撞而越升越高。

裴淼心抿了抿颤抖到极致的双唇,垂在身侧的小手紧紧捏成拳。

“再说了,裴淼心生的不是个女儿?你可不要忘记了芷柔,当初你大着个肚子,在街上被年婷撞倒的时候孩子已经不保。若不是有药物的支撑,帮你一直撑到耀阳回来,妈妈再熬了一碗可以令人血脉喷张的补汤给他喝,他也不会在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完全忘记了你还是个孕妇的事情。”

“什么叫野种啊?”

……

曲婉婉震惊地睁大了眼睛,她像合上双腿,却发现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只能任那疯狂席卷而来的热浪,一点一点,侵蚀她整个神经。

发烧的难受和刚才剧烈的疼,都在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力气。

曲耀阳沉吟,“继承这间公司之后,你是不是一次都没到公司去过?”

这时候的a市,到处都被灰蒙蒙的天色笼罩,快要天黑了,也似乎,快要下雨了。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她的唇是肿的,脸颊也是肿的,不过这样就好了,这样已经足以让她对这个男人完全死心。

她侧眸之后转身,没有交代没有再多说一句,寻着来时的路匆匆,拼命跑了出去。

“我也知道这次无论再怎么掩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即使我想去掩,很多事情,也都再掩不住了。”

她不明白他缘何要提起从前的事情,“那已经是……”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以后像这样的包裹收到就直接丢掉。”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陆离止住脚步,回身,手点额头,“哈雷路亚,阿门!”

这一连串的声音惊骇了房间中的两个人。

可只这一个动作,头顶牟然便落了只大手,轻轻一压。曲市长笑得老谋深算,“你毕竟是宏科现在最大的股东,分拨了股份之后,到现在你的名下还有20(百分号)的股份,并不比‘摩士集团’的梁董所控的股份多得了多少。你主张换股交易,其实变相的,是想将你手中的股份转移到那女人的身上。你在保护她,爸爸看得出来。可是爸爸也想提醒你一句,你如果要分筹码到别的事上,最终害的就是你自己。你手中能控制的股份越少,你就越容易失去在董事会的话语权。”

曲耀阳点了下头,“谢谢爸。”

上楼以前,在厨房门口遇见曲婉婉。

才红着眼睛挂断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大作起来。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曲母仍然气不过,说:“这好好的婚事,怎么就黄了?”

疑惑探头去望,一身浅褐色西装的男人正好从里边走了出来。

她犹自气着,“请你不要跟我说话,芽芽都被你教坏了。”

爷爷笑得简直合不拢嘴,不停伸手去抚她的小脸,“芽、乖,乖……”

裴淼心从走廊尽头的开水房打了热水过来给爷爷擦脸,听到芽芽在同爷爷说话,赶忙过去将东西一放,伸手拉她,“芽芽,在家里的时候麻麻跟你说了些什么?太爷爷他累了,他需要休息,你不要总是又唱又跳的,吵到太爷爷休息,知道吗?”

“嗯,这里好像是会员制的,入会除了要查年收入还要合乎其他会员的身份地位,我很好奇,你是借了谁的名义站在这里。”

“不必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没事儿到这来混时间的,您要有空,找别的女孩陪您,您看成么?”

******

苏晓拉不住她,她脚上的步子飞快,想是顺着这路下了高速,就能在最近的车站搭车过去。

她别过脸不去看他,挣扎的动作到也减轻了一些。

裴淼心跟着易琛进了门,一整个高科技现代化的家居装潢,从进门开始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用一只遥控器控制。他在前面走,遥控器开了灯,遥控器关了窗帘,遥控器控制了室内温度,竟又是同一只遥控器按开了客厅的超高级低音炮音箱,好听的轻音乐霎时充满了整个白与金属质感相交的房间。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她本来并不欲去接起,可是想想还是把电话接通,“刚才我去过你家……”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所有人一怔,就连曲市长跟曲母都是一僵,转头愣愣看向正在说话的裴淼心。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他皱眉细想了一下,如果不是刚才被陈行打断,也许他就看清那道身影了。只是可惜,当时他正顾着与她讲电话,完全没大去注意旁边的情形。

“大部分的事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到时候张太太可有空过来参加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这是我拖朋友从苏州带回来的帕子,奶奶您是苏州人,所以我想,您一定会想念家乡的东西。”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她总以为,自己那年离开,他当一切都好。

可是,当年他既然没有回来,那这许多年,他去了哪里?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捏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却怎么休息了这半天,头还是这么晕?

……

“喂……”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裴淼心没敢继续去看曲耀阳的眼睛,却听见他继续对着电话里的莲姐冷哼,说:“你以后说话别这样阴阳怪气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故意拿脸色给二少奶奶看。”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裴母眉心纠结,只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与曲臣羽之间的这段婚姻,但她一向宠爱女儿有加,若是她能真正得到幸福,她其实是愿意她嫁给曲臣羽的。

坐在餐桌前的曲耀阳一眼就看清她所有动作,皱了眉,“鸡蛋,不是要放吗?怎么又不放了?”

她重新拿起水杯接了小半杯水,回房的中途又听到他不痛不痒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夏母走到门边,赶忙敲了敲书房的门,和颜悦色的模样望着曲耀阳,“耀阳,还没有睡呐?这太晚了工作不利于第二天的精神,差不多了就早点睡,不要折腾。”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早一点结束,早一点放开自己,那才不会有这么的疼。

……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

曲耀阳本来沉思的面容因为她的出现森冷了几秒,但也只是那几秒过后迅速恢复正常。

裴淼心见后面已无座位可坐,只好将手里的东西往后备箱里一放,这才坐进了副驾驶座去。

曲耀阳大抵是真的头昏,没在原地站很久就扶着扶手坐在了梯级上。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眉角,半带抱怨的语气,“今天真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她抓准时机,从车子里奔了出来,不由分说,扬手就给了裴淼心一记巴掌。大庭广众下的一记巴掌,顿时让街边本来行走的人们停下来,睁眼望着这边的情形。

果然还是厉冥皓的一招制敌,迅速将聂皖瑜强行拽上了出租车。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曲耀阳欣慰地看了看妹妹,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后转乘打电话给小张,让他把车开回来接小姐回家去。

她赶忙将手机往自己怀里一扣,“没事,小张,别送我回家了,送我去……”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我不是怀疑他。”裴淼心摇头,“而是人有时候站的位置太高了,很多东西都会身不由己。我知道与‘玉奇’换股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但是身为‘宏科’最大的股东、董事会的主席,他的任何一项决议都必须经由董事会商讨决定,完全不由他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曲耀阳决定同我换股,就必然得经过董事会。曦媛你了解‘宏科’的董事会吗?你知道董事会里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吗?”

可是她才承诺过别人,不会轻易裁剪掉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那就必须遵守承诺。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窃笑或是震惊。

裴淼心抚着肚子坐在原地,等到曲臣羽同曲市长说完了话下楼来时,她只是抿着唇冲后者摇了摇头道:“她大概还是不能接受我吧!”

玩游戏正玩得欢的曲子恒斜着身子一笑,说:“不能吧!这刚还在扯我哥呢!这会儿又扯我干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

难过吗?

他中毒了,大脑里发出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越是克制着不要去想,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脑海里的一切。

“大哥,你醒醒吧!好不好,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咱们这个家容不下你们的,别说是妈的心里接受不了,就算是爸爸……以着他的脾气你应该能料到他会做些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破坏咱们这个家安定统一的人存在的……”

裴淼心看着停在路边的那辆深黑色轿车,后座的车窗正好缓慢下降,露出曲市长那张冷凝到极致的脸。

“爸,对不起,恕我不能从命,虽然我不知道您想要‘宏科’的股权做什么,可是那是臣羽留给两个孩子的东西,我只是暂时代为行使权益,他们不是我的。”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他的失忆当中竟然隐瞒的,是这件事情。

听到聂母的哭声,曲市长狠狠一摆衣袖道:“怎么回事儿?老二媳妇,你给我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皖瑜到底跟你有什么交情,你哪里不好约,干什么要把人约到那样的地方去!”

可是曲耀阳压着她的力道极大,双唇吮完了这边的红樱桃又去吮那边。她眼睁睁看着他先前抓握住自己的那只大手顺着平滑的腰线向下,隔着薄薄的小内一把抚向她所有敏感的来源——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明明是你要来找我,嗯……”

牵着芽芽的手从医院里出来,裴淼心用自己的手机给护工王小姐打了通电话,让她快点过来接下自己的班,她下午要带女儿到新的幼儿园去。

“怎么你以为我是故意到那去落井下石还是看你笑话的吗?”他质问的语气已经让她觉得不痛快了。

裴淼心胀了一肚子的气后沉闷出声:“这关你什么事情?”

“你在乎芷柔又怀了我的孩子?”他对着她的背影,自说自话。

他说:“我只说一遍,不管你信与不信,夏芷柔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当初你离开a市以后,我之所以会跟她结婚,除了她当时故意设计陷害我,让我以为是自己将她弄到流产而心存愧疚之心而外,她还运用过媒体向我、向曲家制造舆论压力,让本来极其反对她进门的我父母不得不点头同意,不然便将引起民愤。”

那个穿着玫瑰红色上衣、湖水绿腰链与裙摆的女人,漂亮得像是一只刚从水里挣扎上岸的美人鱼。

四年来,他依然背负着曲家长子的身份,一面用心经营着公司,一面又要照顾家中的老小跟弟妹,哪怕一个人被工作和生活的烦躁压得喘不过气来时,他总会时不时地想起她,以及她身上浅淡的薄荷香气。

那时候他似乎连母亲说的话都听不见了,只不外乎是他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在对他说的:曲家的长子嫡孙得有长子嫡孙的样子,哪怕做不成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也绝对不能让曲家的长辈跟亲戚看不起,丢了本家的脸面。

他不知道这是否称之为爱情。

可是裴淼心几乎是在清醒过来的刹那,除了用力推搡他外,还几次试图扬手去打他。

刑俞晴的办事效率又快又准,十分钟后,曲耀阳已经行驶在前往目的地的高速公路上。

“如果你是想怪我……”

“我也想他们,可是我爸妈那边……我再找机会同他们说吧!或者,我亲自过去一趟,把两个孩子接回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