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井以甘竭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该死的莫庭,居然敢威胁我。

蓝弦,你知不知道,你就像一个宝库,你身上有挖不完的宝藏,越和你相处就越是被你吸引……

果然,一进入客厅,莫庭把身上的外套往沙发上一丢,坐在沙发上,一个深呼吸后,才用着稍稍平静的语气道:

“蓝弦,擦擦脸吧,额头上有汗水了,这毛巾是特制的,放心不会掉妆。”

墨云天看着蓝弦将额头上的汗擦干净了,点了点头,示意身边的纪经人将东西撤走。

更没有给蓝弦制定计划,蓝弦负面消息出来时,星娱也没有第一时间替蓝弦摆平……

顾子寒一个深呼吸,压下心中的痛,勉强扯出一抹应酬的笑:“算了,不说这个了,蓝弦可能快到了,我很期待这个蓝弦到底有多么的优秀。事先声明,能演好电视剧并不表示在电影也会有出采的表现,到时候她要是不合格的话,我也不会客气……”

好孩子呀,做的好呀,说出了政府的心声呀。

“莫总?你怎么会在这里?”蓝弦的双眼睁的老大,这一次蓝弦真的不是演戏,而是吓倒了,莫庭太神出鬼没了。

首映式结束后,天皇大手笔的包下了盛世皇庭,邀请整个剧组的人云参加庆祝酒会。

“云天,以后会有更好的在等你,你值得这世间最好的女人。”顾子寒只能如此安慰着。

这蓝弦到底有什么魅力呀,竟然引得这莫总几次三番为她破例,这一次更是嚣张开专机来看她,这蓝弦得好好巴结一下,说不定会成为娱乐圈嫁入豪门的新范本,在功的从一个艺人挤身上流社会……

颜末将手中的纸巾丢进垃圾蒌里,神色平静的说着:“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淋到了雨。”

“你一定会拿奖的,相信我。”莫庭轻轻拍着蓝弦的手,让记者再拍一组照片后,就与蓝弦进主委会安排的位置走去。

绽放的大师karl同学不知怎么抽了风,找新代言人麻烦。

莫庭喘着粗气,一脸不爽的看着身边的女人:“笨蛋,我说爱你是说假的吗?既然爱你当然要为你着想,你那么生涩,不用想也知道是第一次,你这么保守,我怎么可以趁你不清醒的时候,占你便宜……”

“蓝小姐,诚如你看到的,r&m集团一年会有几次盛会,到时候也许需要你配合出席,上面写的r&m集团很清楚是指总公司,r&m集团总公司的宴会你是清楚的。”公关经理在说到r&m集团的宴会时,有着淡淡的矜持与自傲。

当她到达演播室后台时,正好听到沐菲在发脾气:

“白雪,我蓝弦说出去的话绝对不收回,现在、以后,永远我都不会对这个圈子这种潜规则妥协。现在你要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选择放弃我,而我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

一路无声,直到来到星娱的大厅。

电视前,观众只看到蓝弦的好脾气与温柔,一点也没有炒绯闻的意思,反倒不着痕迹的宣传自己新接拍的电影。

……

“阿庭,你真认为那个长的不怎么样的女人能展视我的衣服?”这个人就是绽放的首席设计师—karl,一边说话时一边朝莫庭的身上靠去。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

可是,他们没想到更惊吓的在后面。

“莫总……”

“蓝弦,你决定了吗?”白雪略一犹豫,对于那个坏秘书的角色白雪也是欣赏的,这个比较挑战演技,也能显示蓝弦的与众不同,不然白雪不会将它挑出来。

更何况,这一类的偶像剧都是边拍边播的,他们最多等个两个月就行了。

最后当然是蓝弦了,与男女主角不一样,蓝弦的问题很简单,是临时加的,之前蓝弦并不清楚是什么。

“亲姐妹是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吗?难道她们都不用长大,不用为自己的人生和家庭负责?”蓝弦反问,而她的答应与记者的问题相差十万八千里……

“蓝弦,没事的,明年还有机会,明年我们可以拿影后。”邵阳与颜末第一时间挤到了蓝弦的身边,两人眼中都是不敢相信,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还有莫庭在身后帮忙,这一次可是十拿九稳,就在颁奖前,他们都确定了。

莫庭的车子一出现,剧组的就明白今天要收工了,不能再拍了,莫大帅哥的耐心不是一般的差……

蓝弦回头,就迎向莫庭若有所思的眼神,蓝弦一阵冷寒,感觉莫庭那个眼神,好像在算计什么,就如同她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雄心壮志突然被打断。这首歌蓝弦很熟悉,这是融柳今年发布的同名专辑《融柳的爱》主打歌——融柳的爱。

他明白,邵阳与颜末的话让蓝弦生气了,可邵阳与颜末并没有说错,那个圈子本就是如此。

就在此时,导演的电话响来,导演一看来显立马示意众人安静:“喂?对,我是,好好好,我明白了,我就去和编剧沟通。”

蓝弦想白雪喜欢的书莫庭应该也会喜欢,毕竟男人都一样……

蓝弦,你到底是谁?

他原本以为蓝弦和at的执行长吃饭,又特意把消息传回国内,是为了让莫庭着急与在意,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呢。

听到莫庭的回答,蓝弦嘟了嘟嘴:“不去,晚餐不好吃,我肚子饿……”

“蓝弦,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等到莫庭终于停手,蓝弦也笑够了时,蓝弦才记得狠狠的瞪了一眼身上的莫庭。

而且,这样的蓝弦,更让莫庭放心,进入他的那个圈子,蓝弦不会被人给卖了,还傻傻的帮人数钱,他周边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当墨云天目送蓝弦离去,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走出来时,却发现蓝弦已经离开了剧组,回住的酒店了。

毕竟,这世间有多少人能来参加自己的葬礼,而她何其有幸。

这份合约签了下来,她才可以真正做到平步青云,无视娱乐圈的潜规则,有r&m集团保驾,没有人敢动她。

而这这正是莫庭所要的,毕竟他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娱乐头条可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他这一次宣传了中山装,但也难保回国后,被上面的人批……

对于这一次的金鸡千花奖,蓝弦很是重视,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很早就与绽放的设计师约定,量身定制了礼服,又特意提前告知莫庭,那一天要陪她出席金鸡千花奖……

紧接着,就看到沐菲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礼服裙,优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花花公子的伎俩,蓝弦气的磨牙,可脸上却笑的灿烂。

说完,转身背对着莫庭,站在床边解开身上的浴巾,手指略有几分颤抖,背对着莫庭可以让蓝弦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紧张。

好整以暇的看着蓝弦颤抖的手指而肌肤上不正常的红晕,莫庭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一般,蓝弦只有在紧张的时候才会玩这个游戏,而这个游戏蓝弦从来玩不过三关……

蓝弦诽腹着,同时充分表现出一个新人的被大神提携的无措,手脚有几分慌乱。

好莱坞方面最终还是没有选择林宗儿,不是林宗儿不够好,而是在看到了,两个更好的后,林宗儿实在是让瑞选择不下去,最终好莱坞决定,别亚洲其他国家吧。

王亦诗的丑闻爆出来,最大的得利者可是蓝弦。蓝弦不仅一扫之前丑闻的影响,好莱坞那个角色,也没有人有能力与她一争了……

牙疼了老半天了,今天终于可以去拔,同志们,祈祷阿彩拔智齿顺利……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世间没有狗仔们挖不到的新闻,绽放与蓝弦的签约仪室虽然只邀请了几家主流媒体,但是蓝弦与莫庭的八卦第二天还是出现在各大娱乐报纸头版头条。

不过由于拍摄的角度各有不同,蓝弦与莫庭原本是放松的一笑经过报社的工作人员处理就变成了会心的一笑,充满了jq的一笑,那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的情意被拍的极为唯美……

“白雪,你有没有感觉到一种山雨玉来的氛围?”蓝弦放下手中的报纸张,不舒服的按了按太阳穴。

给读者的话:

不过她蓝弦只是平民小百姓,她不想和这些豪门贵子多接触,同样也不屑把自己身上小老百姓的习惯给改了。

白雪:……

……

蓝弦接过水却没有口,大方的道:“没事,也许是意外,我不是好好的吗,导演这一条过了吧?”

直接来到了好莱坞大导演琼斯预订的商务套间,房间已经布置成一个小小的面室间,对着外面几个接待的外国人,客气的点了个头,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谄媚。

封后了,见家长了……蓝弦演艺圈的路也就要完结了,完本基本上就在这一两天了,不知为啥,好舍不得呀……“总裁?”莫庭的超级特助,莫庭口中的风子秘书推门而入,看着黑暗的办公室,也不敢开灯,顺着莫庭手中那忽明忽暗的香烟找到莫庭的所在。

“给我们安排一间包房,送两瓶酒进去……”

蓝弦可不能被丑闻给毁了。

叶灵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便再次挂起职业的微笑,招呼众记者……

而不待那几个人删除短信,这条短信就从他们的手机里自动删除了,就是技术再高的黑客,也查不出一丝痕迹……

橙色年代老总念出的那一刹那,音乐响起,而那个叫周婷的艺人,亦是激动的从台上站了起来……

可心里,莫老爷子却是高兴翻了,蓝弦呀,除了出身和工作外,其他的配莫庭也可以了。

可想了半天,突然发现……

至于送吗?蓝弦真不敢奢望莫庭会来送她,这一次,她真的让莫庭生气了……

一踩油门,车速再次提升,一辆轿车,莫庭硬是开出了跑车的速度,而他身后是放着喇叭,大喊的交通警察:

咬了咬牙,莫庭起身,再次开启冷水,任冰冷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心中的欲火浇灭……

“莫庭,你今天有心事?”看着对面,握着刀叉不对的莫庭,蓝弦也放下手中的餐具寻问着。

夏绿,整件衣服只有一个色彩,那就是绿色,清新的如同晨间树叶的那种绿色,让人眼前一亮、忍不住心动的动,但同样karl也认为这世间没有人可以诠释这套礼服,因为这世间已经找不到一个如同绿色一般干净清新的人。

车子缓缓行驶在马路上,莫庭握着方向盘一个左转,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立马踩着刹车,拿出电话给莫老爷子的传令兵打了个电话。

看完蓝弦的资料后,莫老爷子点了点头,决定去看一看那蓝弦,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居然能让他家孙子动心,还为她不惜做自己讨厌的事情……

蓝弦本不想理会,可不想却有人送了一个话筒给她,而且一副,我警告你,小心点的神色。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蓝弦和融柳拥有共同的地位。

“白雪,你说r&m集团凭什么找我代言,我有什么值得r&m集团投资。”蓝弦问出最本质的问题。

他该明白的,他与皇兄的不同之外就注定了他的死亡,没有了父皇的宠爱,他就什么都不是,而皇兄不同,即使没有父皇的宠爱,依旧没有人敢动他分毫。

看着这样的轩辕晗,知心从与婉如离别的悲伤中醒了过来,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三天了,轩辕晗越来越好了,他的体力及意制力相当的好,老大夫也啧啧称奇,那样重的伤,居然三天就平稳了下来。而知心呢?她是越来越混乱了,感觉那心里所有的魔障都跑了出来,越想越乱,脑海里闪过的一伙是娘、一伙是秦府、一伙是郑怜心、一伙是轩辕晗。娘的笑,娘的死,秦府人的嘴脸,秦府人的灭亡,郑怜心的嘲弄,郑怜心的狠,轩辕晗的虚情,轩辕晗满身是血的样子。

“定北,先扶定南下去,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其他的,我会和闻人宰相谈的。”不给?你进宇府不就是打算了把他送进来的吗?

“宇敏之,你要保宇家,你要守故人之托,这些都没问题,而我要,你当明白。”

知心抬头,不解的看着轩辕晗“秦府”,她怎么感觉这个地方怪怪的。

轩辕晗带着知心,不顾门房的阻拦,走了进去。“告诉你们夫人,秦知心来访。”

“你说什么?晗王府今夜暗卫出去频繁”那一厢晗王爷向是突然注入了新血一般,活力十足,而这边,曦王爷却突然像受了什么沉重打击一般,气氛低迷沉重。

“你们,行吗?”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知心,就要过年了,我想请你去我家过年,好不好呀,我有告诉爹和娘哦,他们答应了耶。”扭捏了半天,靖暄才慢慢吐了出来。

到了族长的家,知心让下人去请黑言舒过来,这事,他来解释更为洽当。

“好,既然知儿为你求情,那就算了。”拥着知心就往回走,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在人家地盘打了人家一般。

“晗儿,别忘记了,一个月后你就要去迎娶郑国公的孙女了,我们可是答应了郑国公,虽是侧妃,但却是已正妃之礼迎之的,那秦知心正妃的位置可是不会久坐的。”看着还有些摇动的轩辕晗,司徒大将军说出了重话,晗儿与秦知心早在最初就无可能的,晗儿的腿未好,她秦知心只是个挂着名的王妃,现在晗儿的腿好了,她秦知心还有什么资格站在晗儿的身边呢。

如同承诺一般话让秦知心幽幽睁眼,看上了轩辕晗眼里没有一失虚假后,便挣扎着起身。久躺又没吃什么的秦知心此时哪有力气起来呀,轩辕晗怕她不小心伤害到了自己,便急忙上前。

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晗说这话是因为他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与不信任吧,她,表现的是那样的明显,晗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一路急追而来的吴清和隐在一旁的影,在山下与轩辕曦的打斗了一场,在全胜后,两个急速往山上跑,可还是差了那么一步,他们到的时候就看到了火药爆炸了,只余尘土飞扬,吴清像疯了一般,拿起手中的长刀,疯狂的砍了起来,私毫不顾对方的招数,就那相使的厮杀着,轩辕曦的人马看到这样的吴清,越战越胆怯,再加上无敌的影,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轩辕曦的人马已不成气候了,轩辕曦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在剩余的护卫的保护下,边战边退,往山下跑去,吴清欲追,却被影一把拉住,往炎药堆里走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