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蔚然大观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我以为自己会睡意浓浓,却没有想到任由我一直在床上辗转却是难眠。无论如何我都睡不着。

“如果我心理承受能力不强,或者是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遇见你,又或者宫弦没有那么善良的帮我,我或许要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望着下了车后一路跑着过来的张兰兰,我的心中一阵的温暖,没想到我无意之中交的这一个朋友,一直冒着生命危险,随叫随到。

“杨先生,你是不是见鬼了?你妹妹做不是好好的躺在床上吗?你怎么朝着外面马路上的女子喊妹妹?”我连忙伸手拦住了杨先生。

我不敢再呆在外面,只觉得似乎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我连忙转身回到了木屋里,想从屋时将门栓住,可是我却发现此木屋里没有门锁。也不知道平时阿明自己一人是如何住在这种地方的。

所以我早就在想如果丹凤能够认出我来,我该如何让她通知人来解救我。

于是我陷入了沉思,这个杭州离我这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再说了,经过上次的那个事情,我是更不敢自己过去了,无论如何也要等张兰兰跟我一起。

却没想到对于宫弦这样的老狐狸,我对他做的任何动作,都会让他异想天开。

厨师走到我们的面前,手中是一成不变的蜡烛。他这张脸,是我无数个噩梦的源头。

阿明将他的床让给了我,他又搬了一床被子铺在地上。然后我们就各自躺下睡觉。

他一边开车,时不时的转头看着我,他的每一个转头,都让我感觉一阵毛骨悚然,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撞到了什么东西,我们两个人都要玩完。

“这些草还真是阴魂不散呢,这又长了出来了。”我喃喃自语。

外面雾蒙蒙的,雨水蒙面,我根本无法看清外面都有什么东西。沈琳也不知所踪,雨点打在身上脸上的刺骨的冰,还有那种一下一下的疼。

说实话,在这磨盘山的范围内,再发生点什么我可是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的。倒是不发生点什么才会觉得奇怪呢,我总觉得这儿已经是属于邪崇的地盘了。

毫无思想准备的大陈,由于他还牵着那根赶牛的绳子,也被牛带动着牵扯着他,让他站立不稳的左右晃了好几下,然后就摔倒于地上。被那头已经撤开了四蹄开跑的牛拖动着拉行。

于是我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就想吃各种各样好吃的。你会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只见她转过头,看着曾大庆,然后问道:“爸,我的两个姐姐是怎么死的?”

宫弦冷笑着说:“哪有什么不可能的,三胞胎本来所需要的养分就很大。一开始第一个胎儿估计就是十分的强硬,自己吸收了三个人份的营养。可是却没想到自己吃进去的都是一些毒药。第二个胎儿就不用说了,很明显的都能看出来,它的求生意志使得在第一个胎儿吸收太多了毒药,挣扎不动的时候,就干脆要把第一个胎儿给吃掉了。因为她潜意识的就感觉到那个胎儿就是营养。”

他的话让我深深的懊恼,原本还想着我能帮宫弦,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帮了倒忙。

我苦苦的思索却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他们斗法时间已经那么长了,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宫弦与人斗法,之前他出手时的那些招式哪儿算是斗法,根本就是他动动手指就让对方消失了。那个棺材里的邪物到底是何来头。

陆雅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辩驳什么,反倒就是我不识相了。我帮陆雅将她弄在地上的坐在陆雅的旁边,然后也坐到了凳子上。

我们可不想抱着一个人头被人扭到警察局里去。警察局那样的地方,肯定不是我该去的。

张飞的心情很沉重。我们也好不到哪去。这一个个差评解决的艰辛,我应该什么时候才能习惯。如果说学校按照正常的上下课时间关门,那么是正常的,没有错。可是在这边都灯火通明,吵吵嚷嚷的时间里,整个学校竟然黑漆漆的。没等我仔细观察,刚刚拉着我去旁边的那个老板就露出了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然后问我说道:“你要找的,是不是曾大庆?”

我走上楼梯,这小区里面竟然没有电梯。还好曾大庆家里住的楼层不是特别的高,不然这次差评解决的真的就是权当锻炼身体了。

金龙笑了笑说:“无所谓,你们愿意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你们两个女人在我一个陌生男子的房间里要住着,你们要是没意见,我当然也没意见了。”

“是不是宫一谦要跟陆雅结婚了。”这话说出来,我都被自己冷漠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张兰兰摇摇头:“陆雅说,只要宫一谦跟她成婚完,当天就将药给宫一谦。后来见宫一谦实在是不同意,然后两个人讨价还价,只要宫一谦这几天都陪着陆雅,陆雅开心了随时都可能把解药给你。”

张兰兰抓住我的手,轻声说:“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不过客人也真的是将我们当成全面手了,我的精神状态很差劲,而且想到反正东西卖出去也没有提成,还不如得过且过,最好客人不买东西。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我感到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心想,昨天那个男鬼不是只在我的梦中出现吗?为什么会对我的身体上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毕竟虽然她也捉鬼无数,但是对于男鬼宫弦,还是有一些忌惮的。

见我不说话,张兰兰又说,“今天跟你做手术的应该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毕竟你的这件事情,我也不好让太多人在场,一方面是不方便我行事。第二方面是我怕有人口不言,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指不定你我都要被抓去博物馆当生物活体研究。还有第三方面就是,人家这个周末上班,费用也是很高的,给你隐瞒这件事情,封口费肯定也是不少的。”

“后来啊,……”

“那后来呢,还发生过什么异常的事情吗?”张兰兰继续问到底。

我都佩服起她的胆量来了。才听了一小段,我都觉得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缓解缓解才听继续听下去,却没想到张兰兰竟然不怕。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我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阿明的身边。阿明一边驾着车,一边对我说:“林梦,你也知道,马车是很容易驾驶的。你只要抓好了缰绳。然后想要马车朝哪个方向走,它就朝哪个方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于是我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就朝着房间的方向走过去。但是曾大庆却说道:“诶,林梦。”

不知不觉之中,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意识,可是我的腿却往大明的身边靠拢。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忍住整个胃部的不适应,闭上眼睛希望可以不注意这个诡异的东西。可是我的眼睛才刚合上,没有了视觉,剩下的几个感觉都变得格外的敏感。

顺着直直的方向走过去,没走几步就到了这个名叫“梦之都”的宾馆。前台到了我跟张兰兰走进了,态度特别亲切的说道:“您好两位,请问是准备住房吗?我们这是一家经济型的酒店,酒店的特色就是主题房间。每个房间的房型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也保证,房间里面的任何设备都是当天退房当天消毒。被子枕头套都会更换,保证您有一次舒适的体验。”

那个叫高强的小伙子直截了当的就答复了张会长:“后面二天也就是收尾的工作了,我让小林在那盯着,我就先回来了。”

吴先生瞥了我一眼说:“当然了,事关我夫人,为什么不信。你要是说我不应该相信他们的话,那我还更不应该相信你们呢。你听我继续说,我之前就喜欢抓鸟来红烧来吃,这次对我来说更是小意思。我抓到剩下五只鸟的时候,却出了意外,箱子封的太密了,等我打开的时候那五只鸟就已经闷死在里面了。这不,我刚刚出门就是打算再抓上五只回来,晚上一起炖汤。”

张兰兰长大了嘴巴,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可是还是根据我的指示跟我一起蹲在了地板上,打开了行李箱,对里面的东西翻翻找找。

“小妹妹,我们玩什么呀?”大明看了看周围,这里除了大树之外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了,难怪她会觉得寂寞呢。

这样,里面的元神也就是有力也无处逃了。

只是我又觉得大为不解,当我在磨盘山的山路上时,那个灵魂似乎是只能从我的后背往我的身上附体,可是这里他们所拍摄出来的视频上所看到了,这个灵魂却又似乎是想要从我的正面进行附体的动作。

大明跟小功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里写满了不同意,可是我知道时间宝贵,于是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5点钟了,我的心里大为着急,按现在的时间来看,离今天的结束已经剩下不到7个小时了,我得尽快找到张兰兰跟大陈才成。

说完她对我笑笑,然后就朝着我走出来的方向,也就是那条巷子往里走。

“不错,宫弦,我本不愿意与你为敌,可是这两人对于我太重要了,我的大法就缺二个人来做药引了,你也知道,这里要想遇到一个活人那是难上加难,这好不容易天降下来二人,你说换作是你,会不会交出去呢,况且这还是你要找的人,我可不会傻傻的相信你会放过我。”

“钟明,如果你一开始就放了那二人,说不定今日本宫心情甚好,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也说不定,只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来挑战我的底线,你这不是找死吗?”

“好逼真的人偶。”张兰兰也出声赞叹。

张兰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我,然后嘴角扯出了一个极其血腥的笑容:“你放心,没有理由让我白放一只鬼走掉的。等着吧,刚刚华先生不是这么说的么?”

“你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你立刻离开我,这段时间我都不想见到你。”我凶巴巴的对宫一谦下令。

悦来客栈总共三层楼,每层楼有九间房间,我们选择了住在第三层。

没想到宫弦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张兰兰进屋里去休息去了,我则坐在了秋千上想着心事。我的思绪一会儿想到了宫弦,一会儿又想到宫一谦,一直在他们两人之间不停的交换着。有时想着宫弦对我的霸道,有时又想到宫一谦对我的好。这让我的情绪又低落起来。

半个小时不到,隔壁大妈就为我们送来了热呼呼的饭菜,我一看当场就“哇……”了起来。大妈的厨艺看来不赖啊,而且还很大方的给我们烧了一只鸡,看那颜色、味道就让我很有食欲。

“这会不会是一家黑店?”我问。问完后就后悔了。我应该问这会不会是一家鬼店!店里卖的都是仿古或真的古物,有的货品正常,评价也很好,有的货物却是那么神神叨叨。

我勉强的对陆雅笑了笑,低头直接给张兰兰发了个消息。张兰兰给我发来一张她在养伤的自拍照,别提有多励志了。

宫弦摆出了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我还是对宫弦那天帮着陆雅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怎么样都没办法踏出这一步。于是我也一直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虽然我知道在这里面基本都是张兰兰的功劳。最后实在是华先生的盛情难却,我无法拒绝。

说完,她就伸过手来试探触摸我的身体,可是只见她的手带着一股冷气,然后硬生生的穿过了我的身体。

他左手中拿着摇铃,右手中抓着符纸。腰间别着笛子。一边走一边不停地甩着摇铃,铃声“叮铃叮铃”的不断的回想在我的大脑里。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张兰兰就一把拉住我说:“我们走吧,连夜就赶回家。虽然说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比待在这里好,具体的情况路上我再跟你讲。”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让宫家的人知道我去了哪儿,所以我只是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我的单位,然后我们再换的士过去。

听到此,我与兰兰彼此对视了一眼,这个倒是个有用的消息。

这让我再回的怀疑了刚才那条短信的真实信,心里觉得此处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控制着这里的一切,操控着一切。若真是如此,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本来我当初是要去应聘文员的,但无奈应聘不上。只好在外面做收银员。之所以隐瞒职业,是怕大家说闲话,他们肯定会问了,附近那么超市你还跑到外面做收银员?外面的工资能高多少?够付房租吗?

“带了。”她从她的小背包里抽出了一把桃木剑,和一些黄色的纸符。“我爷爷法力很高强的,带这两个就够了。”

而我们的周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我顾不上他们,连忙就近路边拦了一辆车。然后吩咐车上的司机送我们去一旁的宾馆。

令我奇怪的是,随着我的动作,灯光也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而电工也一直挑着眉看着我,证明我这个不是幻觉。

过了一会,门外的敲门声突然间就停止了。我松了一口气,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又让我的神经紧紧的崩起来。

手中的空调遥控器被我按的啪啪作响,甚至好几个键都已经被我给按的明显的凹了进去。但是周围的空气非但没有变化,反而似乎变得更冷了。

对于我的无视,宫弦明显是怒了。

“哼……”

看来今天真是一个对我诸事不顺的日子,什么烦心事都来找我。虽然是心里在抗议着,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敢含糊,差评对于别人来说不算什么事,对于我来说却是催命符啊。

我想了又想,却就是想不出我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算了,反正明天就可以见到本人了,明天看看再说吧。

“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