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鼻蹋嘴歪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一听这些不值钱的玩意,方继藩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忍不住感慨:“还是你们穷书生厉害,不值一钱的玩意,也能东拉西扯这么多,好啦,好啦,不要说了,为师听的头疼。”

张懋被方景隆拽着,好不容易挣脱开,脸上带着丝丝的惊慌,忙道:“老方,这种事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才好。啊,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事,今日还未去五军都督府巡阅呢,回聊,回聊啊……”

招招手,飞也似的逃了,堂堂英国公,竟说不出的狼狈。

弘治天子起初听得漫不经心。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弘治天子拉着脸,目光一撇,却又落在那篇文章上,他的目光旋即又开始变得深邃起来。

弘治天子很快镇定下来,上下打量方继藩,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其实并不算太坏,甚至令他感觉有点儿文质彬彬的。

这句话是极恶毒的,天王老子是谁,不就是皇帝吗,他方继藩满口天王老子,反了他了!

这个该死的败家子……方继藩也不知在骂从前那个家伙,还是自己了。

可一想到祖宗,方景隆又觉得心口有些疼了。

邓健反而是急了:“宫中的钦使已到了正堂,就等少爷去呢,伯爷一大清早便去五军都督府公干了,少爷得赶紧去才是,不然怠慢了钦使……”

方继藩一面说着,一面做出从怀里掏银子的动作,得给人家一点茶水费,虽然天天假装败家子,可实际上潜规则,方继藩还是懂的。

方继藩心里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答得好不好,这等策论题,说穿了全看对不对考官的胃口。

方继藩心里咋舌,现在这处境,还是谨言慎行的好,这位英国公看着不太好惹啊。

交……交卷……

“可不是吗?曾大夫现在扬眉吐气了,在方府里出入的时候都带风呢,神气活现的。”弘治皇帝回到了宫中。

刘健带着些尴尬,咳嗽一声道:“陛下……”

“千余人罢了。”弘治皇帝道。

“儿臣能治这作坊,虽不能说一定能治理天下,可至少对于这治理天下有莫大好处,却是板上钉钉的。”

弘治皇帝对于朱厚照,倒是谈不上心冷。

陈彤打了个激灵,立即道:“臣去取。”

这一看……他浑身打了个激灵。

接着,传阅给了李东阳。

紧接着……他露出了尴尬的样子,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咋说呢,真的是吹不下去了啊。

现在见到了朱厚照,顿时打起了精神,振奋起来。

紧接着,那个叫周文英的家伙,便气喘吁吁的跑了来。

“滚吧。”

等他浑身大汗淋漓的回到了公房时,方继藩也早已回来了。

听了朱厚照的保证,弘治皇帝却有些疑虑,不禁道:“朕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问题出在哪里,朕在这作坊里……”

“有了他们,这些药,统统都是交给渠道商去承销的,也就是我们给商户们药,他们给作坊银子,在父皇看来,作坊似乎是在挣商户们的银子,是吗?”

这刘大掌柜,很快就和弘治皇帝自来熟起来。

“这个……”刘掌柜上下依旧打量着弘治皇帝,却是笑吟吟的道:“这不太好说,你也知道,现在买卖做的艰难,处处都要银子,现在关中又发了大灾,小老儿说来惭愧的很……下月的备货,却不敢过于冒险……”

可听对方说到难处,尤其是关中大灾,弘治皇帝是有所耳闻的,忙是颔首:“不是朝廷已去赈济了吗?”

他勉强露出笑容:“也好,也好,你放心,三千瓶,到时自是如数交齐。”

张金生听罢,取了书信,忙是去了。

“还请陛下赐教。”洪健忙道。

那越军的游击席志荣脸色已是变了,他很明白,接下来他该做什么。

“臣洪健!忝为蜀军副将。”

慕太后动了怒气:“张煌言!”

紧接着,楚人和文武官员也鱼贯而入,重新行了君臣大礼,陈凯之看着这刚刚修葺好的大帐,道:“卿等的官职,暂时都保留,等灭楚之后,再以你们现在的官爵为基础,进行封赏,朕与胡人厮杀,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出关,以灭胡为目的;可楚人亦朕之骨血,却是不同,自此之后,再无陈楚之别,都好生用命吧。”

“陛下!”梁萧道:“人心已经散了,陛下到了如今,还不明白吗?现在,那陈凯之已说了,只要陛下愿意自己成全自己,便可保太皇子和宗室们不死,陛下……他的话……臣相信。因为臣知道,今夜之后,大陈皇帝的一纸诏书,到了我大楚的国都,足以引发大楚的动乱,大陈皇帝,只需带着数千人,便可直抵国都,大楚的臣民,都将跪拜在他的脚下,陛下现在还不明白吗?现在无数的性命,都维系在了陛下身上,陛下若是还活着,那么将会有无数人死,这些人,可都是陛下的至亲啊。就请陛下能够认清眼下的时局,自己,做个了断吧。”

突的,一个宦官冲进了大帐之中来,原以为他是想来禀报什么,却见这宦官猛地呕了一口血,便扑倒在了大帐门口,原来他的后背,一柄长刀直刺了他的心脏。

这些士兵,依旧一个个死死的盯着项正,面上没有丝毫的松动。

陛下难道当真不清楚吗?士兵们绝大多数,都跟着陛下远来于此,可又有谁,渴望和陈人作战的?

当杨义的人头悬挂在了辕门时,越来越多的人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开始私下里彼此联络。

如往常一样,那连绵的大营,瞬间开始安静了下来。

遭遇袭击,他们可以接受。

长刀出鞘。

不过现在,效果还算不错,至少,除了零散的人没有跟上,绝大多数人,依旧斗志昂扬的策马奔腾。

一下子,无数的陈人个个面如死灰,他们太知道这河水泛滥之后的恐怖了,一旦水淹,便是赤地千里,遭殃的,又何止是一个洛阳城。

梁萧睡得迟,不到日上三竿,本是不会起的,此时一听到这动静,却是一轱辘翻身而起,他趿鞋而起,坦着大肚子,匆匆的走出大帐中去,抬头,果然看到那翻滚的乌云,仿佛将整个大地都压得透不过气。

他不禁忧虑起来,和胡人的密谋,已经开始,尤其是在得知陈军被围之后,项正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和胡人合作,可现在呢,等他出了兵,胡人便没了消息,这令他有些放心不下:“莫不是这些胡人,背信弃义,在消灭了陈军之后,依旧还觊觎关内,朕很担心,胡人会夺取关中,这关中千里沃土,朕垂涎已久,若是让胡人取了去,那么,我大楚可就腹背受敌了,胡人狼子野心,和他们合作,却要小心。我大楚的夜行营,也没有消息吗?”

各国的进展确实是神速,不过,因为本来大陈内部就空虚,仅有的一些新军和勇士营,也只是在济北和洛阳而已,所以他们出兵,所过之处,几乎没有遭遇任何的抵抗,因此,关内还算安定,即便暂时那些州县被楚军或是越军占住,却也没有太多的妨碍。

国师已是乱臣贼子,是必须要处死的。

不过事情能如此顺利,却也令陈凯之心里渐安,西凉算是稳固,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去收拾关内的局面了。

“不会错。胡军覆灭了!否则,为何我们的斥候,放出去至今没有消息,若是他们当真遭遇了胡人,胡人和我们乃是盟友,难道还会扣押他们不成,一定是我们的斥候被汉军截住了。而这些使者,又怎么可能平平安安来到这里,大汉胜了!”

虽是在关外生活,却和大陈一样,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保持着一样的习俗。

何秀打了个冷战:“饶命!”

有人统计战损,有人则时不时的接到从各营送来的奏报,一般鸡毛蒜皮的事,都可直接处理掉,不需通报陈凯之。也有一些随军待诏的翰林,正在签发各种命令。

“陛下还命人,前去了西凉方向,要向西凉的军马,带去陛下的旨意,他们若是归顺,便也罢了,只诛那该死的国师;倘若不从,只怕休整之后,还有死战……”

他们曾在军营里读诗,他们曾在军营里,读无数汉军们曾经的事迹,他们在夜课里,学习到了马革裹尸的马媛,也有餐风饮露、十年持汉节的苏武。

“传令第九营!”陈凯之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剑,开始下达命令:“随朕驰援!”

这时,胡人们才惊骇起来,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竟是中了这汉人的奸计。

因为在他们原有的印象之中,只要破了汉人的防线,汉人们往往如待宰的羔羊,宛如一扇破门,只要轻轻一踹,便可将其击垮。

此时,已是愈来愈近了。

莫说是士卒,便是将军和武官们,也俱都是垂头丧气的样子。

到了次日,天穹依旧还是晦暗,若是登高遥望,便可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汉军营依旧灯火通明,而在外围,里一层、外一层,便是胡人的营地,连绵不绝,一直到天边的尽头。

赫连大汗亲自带着亲卫,靠近了汉军营,关外虽是白日酷热,可夜里却是寒冷,此时虽是清晨,凉意却还未散去,赫连大汗裹着一件虎皮,显得威严无比,他抬头,便能眺望到,汉军的中军大帐没有在中军,而是在最前沿的位置,那大帐之上,龙旗飘扬,迎着夕阳,傲然矗立。

赫连大汗冷笑:“那就不必他们了,等歼灭了这支汉军,便趁机将西凉人也一并歼灭,本大汗不需要儿子,本汗即便有儿子,那也该是草原上的勇士,何须那样的窝囊废!”

郎朗的读书声,竟是自营地里传出来。

赫连大汗面带笑容,只是这笑容背后,却不免有几分无奈,那陈凯之,真将胡人看透了,汉人的狡诈,也在这陈凯之身上,俱都显露出来。

因而,索性舍弃了一切,也不甘愿随那西凉天子和国师给胡人做儿子,咬了咬牙,跑了。

陈凯之皱眉:“此事,朕也略知一些。”

王翔立即意识到,自己是非写不可了。

在金色的帐篷里,赫连大汗暴跳如雷,这些不值一提的战斗,虽是牺牲极小,可对士气的打击,却是不小的。

那数之不尽的战马,自新五营的侧翼杀出。

此战,何止是事关国运,更是维系着千万万人的命运,陈凯之一身金甲,事实上,他并不愿意穿戴这样的重甲,给人极不自在的感觉,可他却清楚,唯有如此,方才能显示尊贵,也唯有如此,才能让见识们拾起更大的斗志和信心,他们的皇帝,就在他们中间,那个裹着黄金甲的男人,便是!

苏叶这个人,陈凯之是知道的,此人确实是西凉重臣,堪称是西凉的四朝元老,地位超然,据说他在任内阁大学士期间,对那国师专权,不敢有任何意见,闷不吭声,因而在西凉国内,有不少人心生不满,却又因为如此,那国师对他还算不薄,甚至还专门跑去见当初的西凉皇帝,将西凉国的公主下嫁给了苏叶的孙儿。

这使整个参谋团里,意见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赫连大汗与那赫连大松又对视一眼,似乎想要征求赫连大松的建议,赫连大松道:“大汗,他说的没有错,这火器的威力,臣弟在洛阳时也有耳闻,实在厉害。”

两个半赤着身的女奴吓的花容失色,忙是收拾了地上的狼藉,屈身而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