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者: 双子星愿章节字数:50359万

微微一愣之间,当电梯开门声响起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异样……分明,心湖中有一点微微的波动。

顶层再上一层,是天台,洛琪珊和她的父母都在等着梵狄,关于婚宴的一些事宜,还需要最后定夺一下,叫梵狄来就是为商量商量。

“我就知道你很甜,果然没让我失望……小甜心”男人戏谑的声音盘旋在她头顶,带着些许轻佻和得意。

这时正是夜幕初临,游轮在暮色中驶向大海的深处。美轮美奂的灯光炫目迷人,站在甲板上呼吸着海上咸湿的空气,闻着属于大自然的气息,这是种心灵的享受和愉悦,能让人的心也变得宽广起来。

好干净的一张脸,犹如被清水洗过一样的清新自然。巴掌大的脸蛋上,黛眉微弯,小巧精致的琼鼻,纷嫩的唇好像是等人采撷的花骨朵儿。晶莹剔透的肌肤嫩得能滴出水来……

勿怪梵狄这么小心谨慎,自从梵氏公馆在这里出现的那天起,周围戒备森严,也曾有仇家意图不轨,但只要接近这梵氏公馆都会被发现然后清除。正是这样保持高度的警惕,才能让梵氏公馆到现在都平安无事。在这一行混的人,尤其是越有地位的人越是要加倍小心,明刀暗枪,必要防患于未然。敢在梵氏公馆外偷窥那么久,这样的人,必须连祖上三代都要查个清楚才放心……

/>

于是乎,十分钟后……

“……”

“劈你闪电侠”就是梵狄,“鹰王”就是山鹰,后边那些当然也是梵狄的手下所注册的小号。老大一声令下,今晚,梵氏公馆的人就专注于干这个事了,一起行动,在网上为口罩女摇旗呐喊助威。

两人同时开口,又都同时停下,然后梵狄就被自己嘴里一口烟给呛到了。

并非是水菡小气到要去纠结一个称呼,而是这实在太令人憋屈了……试想一下,哪个女人能心甘情愿地叫自己老公的旧爱为姐姐?尤其是在老公跟旧爱纠缠不清的情况下,这不等于是拿刀子捅自己么?

水菡不禁哑然失笑,这孩子,还是玩具最能吸引他。

梵狄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饮尽,喉间掠过冰冷的液体,这一霎,他的心在说:“何必为了一个游戏而伤神?她只不过是他一时兴起逗着玩而已,他梵狄岂会是玩不起的人?被他放在心上的女人,至今还没有出现过。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而近道就是要经过赌场的,梵狄心里无奈……刻意想绕过赌场,现在却还是不能避免。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想绕过,潜意识里的念头而已。

兰芷芯有点意外,但还是礼貌地接起来。

她曾试着要去憎恨他,可是办不到。强迫自己忘记他,也办不到。她受伤住院,他来照顾,她内心是万分感激也是高兴的,只是在她以为他心里还有她的时候,他却请来了看护照顾她,而他就几天不来医院,她的痛苦无人能诉说。

水菡瑟瑟发抖的小身子僵直着,哆嗦着嘴唇说:“对……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所以我没有……没有做……我食言了,对不起……”

刘医生眼露诧异之色……十八岁就要结婚了?但看眼前这男人气度不凡,想必出身不简单,这些也不是她一个医生能管的事。

这像是两人的蜜月之旅,在这张铺着龙凤呈祥的被单上,在这幅鸳鸯戏水的刺绣之下,两具白花花的躯体紧密契合着,抵死缠绵,喘息声此起彼伏。窗外是碧海蓝天,游轮在缓缓驶进港口,房间里却是比这夏日还要火辣十分。只是床上还不够,此刻水菡已经被晏季匀抱了起来。

晏季匀的表情严肃了:“兄弟,实话告诉你吧,根据我的目测,你想找个像你嫂子这样的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不过你也别灰心,或许这次你的中国之行会有意外收获。”

三人有说有笑的从游轮上岸了,这几天将会在香港度过。

小柠檬哭得一塌糊涂的脸蛋,在他身上蹭啊蹭,哽咽的声音说:“爸爸好了吗?爸爸哪里疼,我给爸爸呼呼……”说着,这小家伙真的嘟起嘴往晏季匀脖子上先前水菡注射的地方吹着气,很认真。

尾随着程瑞出了酒店大门,邓嘉瑜悄悄跟上去,她想要知道晏锥他们换什么地方住了。可她不知道,人家不是要换哪里住,而是要立刻离开日内瓦。

晏季匀俊脸顿时黑了,暗暗发誓,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摘掉“混蛋爸爸”这前边俩字!

小柠檬软软地耷拉着脑袋,刚睡醒没什么精神,也就没跟晏季匀闹别扭,任由他穿衣服。其实这小家伙还是记得上次在晏家是晏季匀帮忙打到了坏人,所以对他的抗拒少了许多,但这还不够,晏季匀知道小柠檬惦记着什么,他早就准备好了。

水菡很安静,惨白的小脸上,眸光黯淡,怔怔地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反反复复出现的都是先前在婚礼上晏季匀决然而去的背影……她都已经那样乞求了,可他还是要走,如果不是因为她突然肚子痛,他只怕早就不见了。知道她没事,他又可以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见那个重要到能让他在婚礼上丢下新娘离去的人。

很多地方对于结婚有着不同的风俗习惯。有的是以婚礼为重,只要办了婚礼和酒席,就被人们认可为夫妻,甚至会在婚礼之后很久才去领结婚证。可大多数地方还是以结婚证为主。婚礼被看成只是一个附带的仪式。归根究底,婚姻是要得到法律的保障才能生效的。那张被某些人嗤之以鼻的结婚证,实际上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嘿嘿,老婆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一会儿你注意看,看上什么菜,咱记下那个厨师是在哪个餐厅工作的,以后等你生完孩子做完月子,我就带你去吃个够。”杜橙如今是毫不掩饰对妻子的爱意,说话间语气温柔和煦,即使这是进入冬天了,可他给予童菲的却是春天般的温暖。

“是不是饿了?”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无论你曾经多么了不得,都逃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爱睍莼璩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大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过是这世界渺小微弱的声音而已。人生无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接踵而来。

“别去买药了,陪陪我。反正都痛习惯了,我知道再痛一会儿就熬过去了。”他说得很轻柔,只因为所剩下的力气不多了。即使再怎么强悍的男人那也是人,不是铁打的,当身体不适时,也会有软弱的一面。而他此刻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她的温暖。

“怎么难道不是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仪式开始之前,你和晏锥在化妆间里聊了一会儿,那么巧,他出了化妆间之后就开车离去,而我告诉你我有事要离开时,你突然就肚子痛了,可是到了医院,你却又安然无恙,肚子也不痛了……如果换做你是我,你会怎么想呢?难道不会想到这是以肚子痛为借口来达到留人的目的?你将我留下了,给晏锥制造了机会,不管你们是否真的事先商量好,我都不得不说,你们……真有默契。”他冷然嗤笑,极尽讽刺,看似平静的俊脸,凤眸中却是跳跃着赤红的火焰。

晏锥走了,家里父母也误解她,婆婆的误会,想必爷爷也对她很失望吧……她有种被孤立被抛弃的感觉。

莱皇宫。

小柠檬醒了,习惯地依偎在水菡怀里,小声嘟哝:“妈妈刚才去哪里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哥,你也挤兑我。”晏锥苦着脸,这一秒,真像个纯真的孩子在向家长诉苦。

心如刀割,比死了还痛,比以前任何的痛苦都要强烈!她能背负着家族中那么多的人命继续当晏季匀的妻子吗?

童菲不由得吓了一跳:“晏少,你这是怎么了?”

“可以结婚了。”杜橙忽地接了一句。

“嗯?你拜托我?不

“护士?”沈云姿愕然,随即想到了什么。

一次两次,晏季匀还受着忍着没发作,当多几次下来他就不能再忍了。

下洋溢着夺目的光彩,还有那白希紧致的肌肤,波光潋滟的双眸,眉目间流露出的成熟女人的风韵,使得她独坐一处也能成为焦点,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

欧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

洛琪珊似乎已经摸到了晏锥的一些脾气,他有时很凶,但不会真的把她怎样,就是装得像。

杜橙笑笑,转身上楼去了。

“不,老板,我不会腻的……”

这些佣人一共有十来个,都是在晏家工作了很长时间的,有的甚至是从小看着晏季匀长大的。现在要离开,他们也舍不得,但他们都知道老爷子一向都是言出必行,说一不二,既然他已经决定,他们也不必坚持。

“咳咳……爷爷,我去楼上书房看看。”晏季匀说完就火速闪开,急匆匆上楼去了。哭泣的女人,不管是年轻还是年老,都是让人头疼的,晏季匀就将这头疼的问题交给爷爷去处理,反正,陈嫂是爷爷当年收留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

邱健有时脾气很急躁,见水菡这么快就推辞了,他心里那个焦急啊,长臂一伸,指头重重地点在水菡额头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说:“你个傻丫头,真是笨!你以为我是会拿公事来开玩笑吗?我能叫你单独拍,是因为我事先就对你的能力做出了评估,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能办到,所以我才会这么做,你听好了,我不准你推辞,你必须给我接下!”

他说得对,她吸引人的资本不就是因为她是夜场中罕见的一个保持着处.女身的脱衣舞娘吗?她不应该主动勾.引晏季匀做那种事,她应该要显得矜持,害羞,才能让男人觉得她可贵,才能在他心里保持一个特殊的印象。

沈蓉想开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着晏锥回来……是的,他一定会回来,一定……

他是风么?为何沈贝感觉他是那样难以捉摸?对他来说,难道这里只是一个临时旅馆?男同床浑走。

这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晏锥也是愁眉紧锁,还在耐心地给洛琪珊解释这其中的曲折。

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亚撒今天所做的事情,她不会忘记,更不会抹杀他的恩情,只是她会将这一切都埋葬在心底。感激的话,她是无法当着他的面说出口,但她会记得这一天,记得他为她出头打那个肇事司机时的威武,记得在他怀里时那昙花一现的温暖……

犹记得六年前,他像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出现在她工作的酒吧里,好比黑夜里照进来的一束阳光,格外灿烂耀眼。她记得在某天,在她工作时,有客人企图调.戏她,但她的不假辞色,推拒的态度,惹得客人不满,差点被人家用酒瓶砸了头……

那时的兰芷芯就深深地记住了这个有着一张迷人笑脸的年轻男子,怦然心动。她跟那些只看重亚撒外表的女人是不同的。她不是肤浅地迷恋,她是真的打从心底里感激和喜欢这个具有正义感的男子。

一边走一边警惕地回头张望,就怕被亚撒发现了。还好这货似乎睡得很沉……

她不想承认自己之前的郁结心情都是因那件事,现在知道没那回事,她确实压抑不住内心的喜悦,一不小心笑了,被亚撒看见。

“你们别打了……住手啊……别打……”水菡焦急,却又不敢大声喊,怕将外边那群人都招来了那就更麻烦。

“哎哟……哎哟……哎哟好痛……”水菡捂着肚子,表情痛苦,一双眼睛却紧盯着两个男人。

她也不是有心要破坏气氛,她只是不想带着这个大大的问号去结婚。她一向认为晏季匀不是那种会违背自己意愿去妥协的人,那么他之所以肯娶她,应该是说明对她有感情的才对。她心里这么揣度着,但她想要通过他的确认来让她变得更坚定……其实只要他在这种时候轻轻点一点头,她就会高兴得忘了所有。

安静地坐在化妆间,水菡穿着婚纱,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匀,他正在为她化

此刻,对于水菡来说,她唯一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有母亲在身边。至于父亲,她从小就没见过,她可以不去纠结这个问题,但她极度渴望母亲的消息。

艾米丁仰着脖子哈哈大笑,那张奥凸不平像被石子碾过的脸上露出讥讽:“亚撒你真可悲,你知道吗,要推翻你的人,不是我,是你的……”

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碗。

这不代表洛琪珊就不关心父母了,她心里随时随地都是挂念着双亲的,只是,她对父母的爱,不会局限于名利财富方面,她相信父亲是清白的,重点是父亲要洗脱嫌疑。她相信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她需要做的是照常上班和工作,不受影响,这就是她对父母最好的回报了。

“你?”晏锥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你是说今晚要好好犒劳我?”

杜奕铭扁扁嘴,嘴里哼哼唧唧的,似是不服气。

杜橙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先前老婆说过的,悄悄跑回来的小肉墩儿。

对于她来说,只是暂时离开医生这工作,她休息一段时间会另作打算的,到时候是去别家医院,仍然是当医生。

就在晏鸿章的故事讲得差不多时,洛琪珊的父母来了。

贺雨燕妖艳的红唇勾出一抹狐媚:“既然他们有事要办,我们来开牌也是一样。亚撒,亮牌吧!”

童菲心里一疼,怜惜芊芊,正想说点什么,忽见肖恩站了起来,飞快地坐在了芊芊身边,垂头望着她,轻言细语地说:“你怎么了?是不是听到我有喜欢的女生了,你不高兴?其实……其实我喜欢的不是别人,就是你。”

杜橙没留意自己最后那句话对童菲的刺激,她就是未婚先孕嘛……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梵狄精冷的目光落在小颖的背部,他的瞳孔在收缩,透出一股森森的寒意……这是一个女孩子的背?梵狄觉得这真是自己见过的最丑陋的背了,这是一个花季少女所拥有的么?

海水冰冷,浸透的寒意刺骨,小颖瑟瑟发抖,梵狄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她,两人被枪指着,往海里走去,海水已经淹没到膝盖了……

都这时候,他还是那么霸道,连自责都说不允许。

嫣嫣蹲在行李箱面前,小手撑着脸蛋,纯净的蓝眸眨呀眨,纷嫩的小嘴巴在嘟哝:“妈妈,我们去哪里旅行?什么时候走啊?”

兰芷芯订了明天的动车票,是一大早的。nike本来说要送她,但是她婉拒了。暂时还不想让nike亲眼看到嫣嫣,毕竟他跟晏季匀有交情,万一不小心泄露点什么呢,还是谨慎些好。如果她安顿下来,nike再过去找她,两人就算是正式交往了,到时候她才会让nike见嫣嫣。

小柠檬虽然才三岁多,但玩拼图却比一般的大人还强。这是因为孩子聪明伶俐,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几乎整天都在家里,只能玩这些,实在是太单调的生活了。

最棘手的问题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怎么办?

洛琪珊绷着脸,素净白希的脸颊上,黑亮的眸子转了转,然后向晏锥摊开手:“手机,借用一下。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的手机掉水里了。”

她记得,这女人是某公司总裁的老婆,也是总经理,两口子经常在大凯旋吃饭。

晏锥早有准备,知道今天自己或许逃不过一醉,在吃饭之前便喝了一点口服液预防着。

洛琪珊心里的愤怒就在这一刻难以压制……警察如果早来几分钟,张骏就不会被抓走!

呼……晏晟睿长长地吁口气,目光却不经意落在了大门……下边缝隙出透出来的一点光亮,显示外边有人经过,会是谁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0359条评论
  • 最新评论